十字架道路

語音(普通話): 甚麽是十字架?十字架是一個十字架形的木架子,是古代處死罪犯的一種刑具,是極端羞辱和痛苦的標記。甚麽是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他既按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使徒行傳第二章23節)。甚麽是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道路?”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爲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爲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第二章6~8節)。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是一件事,主耶穌的十字架道路卻是他選擇的謙卑、順服的人生之路。主耶穌的被釘十字架是他揀選十字架道路的必然結果。今天,我們基督徒不用釘十字架了(除非主憐憫我們,命定我們作一個殉道者),因爲主耶穌已經爲我們死了。我們基督徒也已經上了十字架了,因爲”在基督裏””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加拉太書第二章20節)。基督徒今天卻當跟從主耶穌走十字架道路,因爲”主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馬太福音第十六章24節)背十字架是甚麽意思呢?行刑官將十字架擱在被判釘十字架的罪犯的背上,叫他背至行刑地點(死地)。主耶穌這裏叫我們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他,顯然是比喻。現在就讓我們在主面前來看看這比喻的真意,以及十字架在我們身上的具體工作。 A、十字架是按著神的定旨先見,藉著無法(無知)之人的手加在基督徒身上的十字架是羞辱和痛苦的象徵。基督徒要背起十字架來跟從主,是主耶穌的命令,是出於神的旨意;正像主耶穌之走十字架的道路出於神的旨意一樣。神是藉著無法之人的手,來侮辱、譏笑、苦待、逼迫基督徒。這就是基督徒的十字架。很多基督徒指那誤會我們,逼迫我們的人爲魔鬼,錯了,那些人是無知的人。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求神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爲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魔鬼不會叫我們背十字架,它會”體貼”我們的肉身,叫我們可憐我們的自己,或用苦難、死亡來恐嚇我們,叫我們逃避十字架,違背神的旨意。對於誹謗我們、誤會我們、逼迫我們的人,我們不但會指爲魔鬼,而且我們會恨死他們,而對於(魔鬼藉著)來”體貼”我們,”同情”我們,”誇獎”我們,”吹捧”我們的人,我們會打從心裏喜歡他們,說他們是神的使者。我們錯了。誹謗我們、逼迫我們的人,無論是由於他們對我們的誤會,還是由於他們對我們無緣無故的恨,他們都是人,是有寶貴靈魂的人,是主耶穌曾經爲他們死,並且一直盼望他們悔改回頭信靠他的人。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爲釘他的人禱告,司提反臨終前爲用石頭打死他的人祈求,不是今天外交官們的外交辭令,那禱告是非常真誠的。事實上神也聽了他們的禱告,有許多在五旬節時,”覺得紮心”悔改信主的人,就是跟著喊叫”釘他十字架”的人。有份于逼迫司提反,替用石頭打死司提反的人看守衣裳的掃羅,後來甚至成爲基督福音大廈的一個基石,成爲使徒保羅。以色列人不斷的逼迫保羅,可是保羅並不以他的本族人民是他的仇敵,相反他說:”我在基督裏說真話,並不謊言,有我的良心被聖靈感動,給我作見證,我是大有憂愁,心裏時常傷痛;爲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羅馬書第九章1~3節)我們的主以及他的使徒們對那逼迫他們的人,置他們於死地的人,不是恨他們,而是從心裏愛他們。背過十字架的弟兄姊妹都會知道,有人無緣無故的恨我們,辱駡我們,逼迫我們,作假見證陷害我們,我們能不能打從心裏愛他們?應該承認,我們憑著自己不但不能愛他們,甚至沒有辦法不恨他們。我們會感到做基督徒真難;哦,不但是難,簡直是不可能。因爲我們的主要求我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爲那逼迫你們的禱告。”能不能遵守主的命令,做一個合乎標準的基督徒呢?能的,靠著我們自己是不能,可是靠著主我們就能。當十字架來臨時,我們的自尊、我們的面子、我們的名譽受到損害;我們的人身、我們的財物受到侵犯;甚至連我們最親近的人,我們的弟兄姊妹,我們的妻子兒女都誤會我們。這時候我們會痛苦,會覺得比死難受,會憎恨那些逼迫我們的人。只是這時候請我們記住;一、這是主給我們的十字架,這些事出於神的旨意,出於神的手,出於神的恩典,出於神對我們的愛。這些無法、無知之人不過是神手裏的工具。二、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馬書十二章19節)我們可以將我們的一切冤屈告訴神,甚至可以在神面前哭、喊,只是”不要自己伸冤”,”不要以惡報惡”。在人面前,靠著神默默的忍受。開始時我們好像不習慣負軛的牛犢,總想掙脫我們身上的軛。可是越掙越緊,沒有辦法,只好接受下來,靠著主學習忍受。在忍受十字架痛苦的過程中,我們會發現,我們與主親近了,我們的心裏明顯的感到聖靈的同在。主帶領我們來到平安、喜樂、安寧、靜秘的豐富之地。同時我們還會看到逼迫我們的人遭報,看見他們今天的痛苦,想到他們如果不悔改回頭的可怕結局。我們會可憐他們,甚至可以爲他們禱告,照著主的心意愛他們。我們還會看見,他們之中,有的人會悔改,成爲我們的好弟兄,好姊妹。這就是神的恩典!這就是神的救贖!神不但救我們脫離罪的懲罰,還救我們脫離罪的律,救我們脫離我們心中對人的”仇恨”。 B、基督徒的十字架與跟從主的關係馬太福音第十六章21~24節:”從此耶穌才指示門徒,他必須上耶路撒冷去,受長老祭司長文士許多的苦,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於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主耶穌在這裏對門徒指出,他走的是十字架的道路,門徒若要跟從主,也一定要走十字架的道路,背起十字架來跟從主。從《聖經》中我們看見,主耶穌的十字架是來自長老、祭司長、文士對他的逼迫(實際上是來自不愛光,倒愛黑暗的罪人對他的逼迫)。在主耶穌被釘十字架,復活、升天以後,逼迫就落在跟從主(跟從主的靈)的衆門徒身上,落在彼得、雅各、約翰、司提反、保羅……等人的身上。你如果要跟從主,要傳福音,就一定要背十字架,要忍受逼迫。你如果要避免逼迫,逃避十字架,你就沒有辦法跟從主。在我們這個時代裏,跟從主的基督徒的十字架是衆所周知的。我們的十字架可能來自社會,也可能來自家庭;可能來自現代的長老、祭司長、文士,也可能來自我們自己的父母、兄弟、姊妹、婆婆、媳婦,甚至可能來自信主愛主的弟兄姊妹。我們的十字架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人與人之間的差異;十字架有大有小,有輕有重。有的人是來自社會的十字架很重,而來自家庭的十字架較小,有的人是來自社會的十字架較小,而來自家庭的十字架較重。我們親愛的主知道我們各人的力量,他不會將我們背不起的十字架放在我們身上;(從根本上說,我們憑著自己是沒有力量的,只是主會給我們夠用的恩典;面對力不能勝的十字架,不要害怕;仰望他的恩典,因爲他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爲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第十二章9節)文化大革命前,人們總說我們是”帝國主義的走狗”。我對一個老弟兄說:”人們說我們是帝國主義的走狗,是由於歷史原因,人們對我們産生的誤會,我們有責任對人解釋清楚,並以我們的好行爲來消除社會對我們的誤會。”老弟兄無可奈何的對我說:”沒有辦法的,不相信你可以試試看。”文化大革命,我被揪出來受審查時,我就照著自己的辦法去向紅衛兵們解釋;”甚麽是基督教的信仰,””耶穌的貧苦出身,””真信仰與帝國主義無關。””馬列主義對待宗教信仰的原則,””毛主席著作對宗教信仰的論述,””政府的信仰自由政策,”等等。可是紅衛兵們不理我這一套,他們第一次鬥爭我時問我:”你是信甚麽的?”我說:”我是信耶穌的。”他們馬上就憤怒了:”哇!到現在還敢信,真是反動透頂!”他們憤怒的責問我:”耶穌是誰?”我見他們這麽憤怒,心裏傍惶,不知道該怎麽樣對他們解釋,不敢回答。他們見我不敢回答,逼得更加厲害,一齊大聲反復地喊叫:”回答!回答!一定要他回答!””回答!回答!一定要他回答!”我被他們逼到沒有辦法,只好回答他們:”我的神!我的上帝!”整個會場沸騰了,一個紅衛兵的頭頭罵著下流話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竹枝鞭子劈頭蓋臉的抽下來,可是我的心卻平靜了;主的靈充滿了我的心,不再傍惶,沒有害怕,不須再作任何解釋,一切交托主手。其後儘管他們又折磨了我很長時間,剃十字頭,用繩子吊,有人甚至喊叫要割掉我的耳朵。可是這些外面的風浪一點摸不著我的心,我的心在享受著深沈的平靜和安息。哦,是的,用不著解釋,對猶太人的種種誤會,我們的主從來不作解釋。這是神給我們的十字架,出乎神的旨意;我們沒有必要去作甚麽解釋,藉此來減輕或逃避我們當背的十字架。有一個傳道人對我說:”我們基督徒要帶頭遵守政府的一切法令,只做善事,不做壞事,就沒有人會來再逼迫我們。”我覺得這話最多只對了一半。我們基督徒應該只做善事,不做壞事,可是,是不是就沒有人會再來逼迫我們了呢?我們的主傳道醫病,廣行善事,爲甚麽他還被釘十字架呢?主耶穌說:”世人不能恨你們,卻是恨我,因爲我指證他們所行的事是惡的。”見證世人所行的事是惡的,是主耶穌受人逼迫的根源。有聲無聲的見證世人之非,也是跟從主的基督徒部分十字架的來源。十字架不是我們這個時代跟從主的基督徒的專利,從使徒時代直到現在都是如此。英國是將基督教立爲國教的國家,按理說在這樣的國家中,跟從主的基督徒應該沒有逼迫,沒有十字架了吧!不,《天路歷程》的作者本仁約翰,因爲指證”國教會”之非,指出他們把凡是在英國出生,都算爲基督徒的做法是錯的。指出這樣的國教會的信徒是仍在罪中,不能得救的。只有真正的信靠主耶穌基督,離開將亡城,進窄門,走天路的基督徒才能得救。國教會也像猶太人逼迫主耶穌一樣逼迫了本仁約翰,一次再次的把他下在監裏。國教會不單逼迫了本仁約翰,他們還把許許多多見證他們的不是的清教徒驅逐出境,流放到北美洲。蓋恩夫人是一個天主教徒,是與馬丁路得同一時代的人。她並沒有像馬丁路得那樣指證教皇之非,只是叫人不要停留在外表對神的敬拜,要走裏面的道路,要在心靈裏面尋求與神交通,尋求神的同在。對於這樣的見證,天主教的主教、長老們也受不了,他們也一次再次的將蓋恩夫人下在監裏。十字架不是我們這個時代跟從主的基督徒的專利,也不是我們中國大陸的基督徒的專利。只要你跟從主,在西方的自由世界,你一樣要背十字架。你若要逃避十字架,在我們中國大陸照樣可以逃避。今天,在我們中國大陸就有不少傳道人身上是沒有十字架的。在文化大革命中,你如果能夠離開主,跟著紅衛兵們胡說八道,也可以不背十字架的。“人爲人子恨惡你們,拒絕你們,辱駡你們,棄掉你們的名,以爲是惡,你們就有福了。……他們的祖宗待先知也是這樣。……人都說你們好的時候,你們就有禍了;因爲他們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這樣。”(路加福音第六章22~26節)對一個跟從主的基督徒來說,有十字架是正常的;若人都說我們好,沒有了十字架,卻當注意:我是不是離開了主,與世俗調和了? C、十字架與罪、己十字架本來是對罪的懲罰,可是我們的主是聖潔的羔羊,他的被釘十字架,不是因爲他的罪,而是代替我們的罪。我們若跟從主,就有十字架要背,主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爲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爲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我們感謝主的恩典和憐憫,他承認我們是爲著他背十字架,爲他”喪掉生命”的。只是,我們與主不同,我們是自己有罪的。許多時候我們不是爲著主背十字架,而是爲著我們自己的罪而受管教。許多時候我們一方面是爲主背十字架,一方面又是爲著自己的過犯受管教,二者兼而有之,很難分得清楚。我們自己也不須要分得那麽清楚。主若讓我們看見我們自己的過犯,我們就認罪,就悔改;主若沒有讓我們看見我們自己的過犯,我們就靠著主的恩典默默的忍受。因爲無論是神對我們的管教,還是與我們的罪無關的十字架,都是出於神的恩典,出乎神對我們的憐憫。說到十字架與我們的”己”的關係,讓我們再來讀一次馬太福音十六章24-25節:”於是耶穌 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爲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爲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從這段《聖經》中我們看見,”背起十字架來”跟從主是會”喪掉生命”的,所以主要求我們要捨”己”,如果我們不願意捨”己”,”要救自己的生命”,我們就不能跟從主。顯然,主耶穌在這裏所指的”喪掉生命”不是指喪掉肉身的生命,而是指喪掉”己”的生命。喪掉”己”的生命是甚麽意思呢?主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約翰福音十二章24-25節)主耶穌在這裏也是說到生命的得失問題,在說到這個問題之前,他用了一個比喻:”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一粒麥子裏面包含著可以無限延續的麥子生命,這延續有一個條件,必須”落在地裏”,受到地裏的水份及其它因素的作用,使麥子漲裂(死了),裏面的生命才能出來,發芽、生長、延續、發展(結出許多子粒來)。我們基督徒也是這樣,我們已經從神而生,神的寶貴生命就藏在我們的心靈裏面,我們的外面卻有一個屬乎亞當的,天然生命的外殼,就是我們天然生命的”己”,我們的意志、我們的心思、情感,我們肉體眼目的情慾、我們今生的驕傲。我們這樣的天然的生命如果不落在十字架的環境中受對付的話,神在我們裏面的寶貴生命就會受到禁錮而不能成長,不能出來。我年輕時,逞強好勝,事業心強;十八歲考進北京師範大學物理系,十九歲,”因有右派言論”被勒令退學回到家裏耕田。一九六一年,我二十二歲時清楚得救。那時,我已經沒有復學的希望了,可是仍然不死心,仍然非在世界上做一番事業不可;憑著自己在世界上去奮鬥、掙扎,甚至祈求神救我脫離困境,爲我開啓成功之門路。教授、科學家是做不成了,就埋頭文學想當作家,作家看起來也當不成了,又日夜埋頭在中醫書裏,想當名醫。心靈深處有主的呼召要我做一個傳道人,可是,我還沒有受過對付的心思的領會卻不是想做一個背著苦架,默默地跟從主的傳道人,而是想做一個大有恩賜,可以在世界上揚眉吐氣大傳道人。世界上的書我看得很多、很認真,唯獨不看《聖經》。我想,現在我還年輕,事業要緊,至於《聖經》,等六、七十歲以後再來讀也還不遲。這時候的我,是完完全全以”自己”爲中心的天然的人,就像一粒沒有落地的麥子,沒有裂口讓生命出來,是生命無法長進,主無法使用的人。一九六三年,主給了我一個很清楚的呼召,要我停止我自己的奮鬥和掙扎,奉獻我的所有時間。奉獻我的所有時間意味著,我再也不能看其他的書,只能看《聖經》和屬靈的書籍;不能尋求其他的出路,一定要接受在公社的生産隊裏耕田的苦軛。我害怕,我不肯順服,繼續我自己的奮鬥和掙扎。我最想不通的是,爲甚麽連學醫都不能:”我主,祢知道我這樣耕田,一天只能掙到三、四角錢的價值,而且年年缺糧,整年勞累卻連粥都喝不上;我怎麽樣來生活?我將來怎能麽樣來養活我的兒女?我們今天傳福音不能靠著福音來養生,我靠著做醫生來維持生活,白白的來傳福音給人,有甚麽不好?我不是唯利是圖,有錢的收點錢,困難的送醫送藥,一邊醫病,一邊傳揚祢的救恩,爲甚麽不行?路加是醫生,也不知道有多少傳道人是醫生,爲甚麽我就不能?”我很多理由,我不肯(不敢)順服,原因有二個:一、小信,只看見環境,不認識神的大能;二、我的”己”沒有受到十字架的對付,仍然是我的天然,我自己的意志的硬殼,沒有破口,神的生命在我身上沒有出來的路。我繼續我自己的掙扎和奮鬥。可是,奮鬥-失敗,奮鬥-失敗,奮鬥-失敗。……做生意,貨被沒收;搞副業,歷盡千辛萬苦,到頭來卻欠下生産隊裏大筆副業款,使本來就困難的家庭陷入更大的困難;偷渡,被抓進收容所,被關得皮包骨頭才放出來;醫病,千方百計醫好的病人,只過了幾個月,病一復發又死掉了。其他的挫折更是難以述說。我有一次在外地寫信給家裏的兄弟說:”如果我今天買下一擔鹽,打算明天來賣的話,我相信明天鹽一定會生蟲。”難以數算的失敗使我看見,我頑強的意志只徒然增加我的痛苦,所謂我的聰明,實際上是愚蠢。我慢慢的軟下來了,我在失敗中親近主了;每一次失敗之後回到家裏,打開《聖經》都感到格外的新鮮、親切。直到二年以後,即一九六五年,神在一次很大的亮光之中將我擊倒了。我看見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的神在呼召我,要我跟隨他,事奉他,他要將他的事託付我,我卻愚昧無知得不敢答應他的呼召,怕他不能負責我的生活,死死抓住自己的所謂事業不放:”我親愛的主,我感謝祢的恩典,感謝祢的選召;求祢赦免我的小信和愚昧!”在受到難以數算的,環境的十字架對付之後,這時,裏面的生命才將我”己”的硬殼漲裂了。從那以後,我收起了所有的醫書,接受了主給我的十字架:”哦主,是的,耕田,不管怎麽困難,我要順服祢的旨意;只要祢以爲好,我就在生産隊的管轄下耕一輩子田。”因爲在說到十字架對”己”的生命的對付時,覺得很難解釋得清楚,所以說到上面一段經歷。當我們回顧過去時,覺得有許多十字架也不是從我們跟從主時開始有的,而是在我們一信主以後,甚至在信主以前就已經有了。(我們還在母腹中,神就已經揀選我們;我們還不認識他時,他就按著他的慈愛和智慧在我們身上工作了。而當我們立志跟從他,將十字架接受下來時,十字架已經顯得輕省了。)神要藉著十字架來治死我們”己”的生命,這是《聖經》中的一個真理,也是我們許多基督徒的經歷。要治死我們的”己”,神不但藉著社會的十字架,也藉著來自家庭的十字架。許多時候,來自家庭的十字架還更顯沈重,因爲最能夠摸著我們的心,最能夠置我們(的己)於死地的,並不是那些誤會我們,憎恨我們的外人,而是我們的親人,我們信主、愛主的弟兄姊妹;”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裏的人。”(馬太福音第十章36節)有一本書名叫《馨香的沒藥》,是蓋恩夫人的自傳,說到她背十字架的經歷,非常具體、清楚,很值得讀一讀。 D、十字架是具體的曾經看過一個臨解放離開中國大陸,很有名的教會領袖寫的一部書,其中有一段話說到:以前,如果有人誤會我們,逼迫我們,我們就說這是神給我們的十字架,要忍受,後來看見大陸的教會和弟兄姊妹的遭遇,覺得這是錯了,受了欺騙。所謂背十字架就是停留在基督的死裏面。(我手頭沒有資料,這是大概的意思)是我們錯了嗎?是彼得、雅各、約翰、保羅等等歷世歷代的信徒都錯了嗎?不可能的。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我父阿,倘若可行,求祢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神是無所不能的,可是他卻不能免去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痛苦。主耶穌對門徒說:”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們也要受。”主耶穌的十字架是具體的、痛苦的。我們的十字架也是具體的、痛苦的。如果我們那個弟兄,藉著”啓示”停留在基督的死裏面,這樣一”停留”就可以免去十字架的羞辱和痛苦的話,我們倒要懷疑這”啓示”到底來自何方,因爲我們知道千方百計的要叫我們逃避十字架的羞辱和痛苦的是誰。哦,是的,十字架是羞辱、痛苦的,可是我們的主卻是沿著這條路登上榮耀寶座的。彼得、雅各、約翰、司提反、保羅,歷世歷代跟從主的弟兄姊妹,也沿著這條路回到主那邊去了。這幾十年來,特別是文化大革命期間,我們中間的許多弟兄姊妹也沿著這條路回到主那裏去了。我們今天還活著存留的人,要跟隨我們的牧人,主耶穌基督的腳蹤,並前面的羊群,我們弟兄姊妹的腳蹤,沿著這條十字架的道路走下去。我們沒有弄錯,是主的恩典和憐憫,使我們能夠有份於他的患難和國度。感謝主!讚美主! E 、十字架與親近神“基督徒”就是”基督人”,是主耶穌用寶血重價買回來的,屬於基督的人,是舊人”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的人(加拉太書第二章20節)。對於基督徒來說,最重要的事莫過於親近神,與耶穌基督聯合。主耶穌命令我們:”你們要常在我裏面。”(約翰福音第十五章14節)主耶穌應許我們:”到那日你們就知道我在父裏面,你們在我裏面,我也在你們裏面。”(約翰福音第十四章20節)因著主的命令,許多基督徒都在實行親近神。可是我們發現:我們實在無法遵行主的命令;我們想親近神,我們的心思意念卻總是流蕩,總是在思念世事,我們經常沒有辦法靜下心來作一個簡短的禱告。神是一個有強大吸引力的中心,我們也強烈的感到這個中心對我們的吸引力,只是在我們和神中間隔著許多障礙,使我們無法向著中心去。這些障礙就是與罪,與世俗、撒但聯合的,我們的”己”。我們求主憐憫,求主在我們身上成全他自己的應許,求他除去我們親近他的一切障礙,他除去障礙的辦法就是十字架!當環境逼到我們”力不能勝”的時候,就會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哥林多後書第一章8-9節)當患難重重的壓著我們時,我們感到無比的軟弱無力,這時就使我們親近神變得非常容易。蓋恩夫人說:”神給我們十字架,十字架給我們神。”神的作爲與世人是相反的;在我們這個世代,商人們都用漂亮的包裝皮來包裝他們好的甚至是壞的商品,我們的神卻是用苦難,用十字架來包裝他給我們的莫大的祝福。世人看不見,以爲是愚拙;我們屬主的人卻要求主開我們的眼睛,使我們能看見。一個在主裏面有學習的基督徒會喜歡十字架,其實他不是喜歡十字架的羞辱和痛苦,而是喜歡要得著包裹在十字架裏面的寶貝–神的祝福,神的自己!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