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7,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神靈超級市場 1

語音(廣東話): 今天我們探討的,就是中國一些民間宗教的來龍去脈,我便稱這些民間宗教為「神靈超級市場」,即是說有很多神,當然你可選擇,喜歡拜這個就這個吧。就好像超級市場,很多貨品可供選擇。中國的民間宗教,就是帶有這種超級市場的味道,很多個神,你喜歡拜誰就誰。他們是從何而生呢?我們會探索這些中國宗教的根源。中國宗教根源,讓我們先看看的,就是中國正統宗教的一個地方,就是「天壇」。天壇是正統中國宗教的地方,但很奇特的,就是當中沒有偶像,在天壇是沒有偶像的。那麼大的一個天壇,天壇的面積比任何寺院都大,但當中卻是沒有偶像,而在這個最偉大的建築物「奇連殿」中,我們看看,都是空的,沒有偶像,只有一個牌放在中間,而那個上蓋的設計非常美,全都是用木梢裝篏出來,一根釘子都沒有,當然,建築技術很高,但內裏面卻跟一般民間廟宇不同,就是沒有偶像,而只有一個牌,牌上寫著「皇天上帝」,很多人去到天壇看到都覺得好奇,咦?為什麼這個「上帝」,這個名詞,會在中國的正統宗教裡出現呢?因為一般我們聽見「上帝」這個名詞,就以為是基督教傳來,但其實不是,而是中國古書,自古已說到我們的祖先原本就相信「皇天上帝」,「皇天上帝」是什麼呢?「皇」就是至高無上的意思,即是至高的天,即是宇宙至高之處的最大主宰,稱為「皇天上帝」。原來以前那些西人傳教士來到中國,他們熟讀中國古書,說真的,好像利馬竇、李提摩太,這些宣教士,他們的中文程度真是比我們還好,因為他們將十三經都背熟,隨口便可背出來。他們研究中國古蹟裡時,發現中國古書裏有一個最高主宰,就叫「上帝」。所以當他們將基督教傳至中國時,發現在中國古書早已講及這個名詞,跟基督教的最高真神,意思類似,所以便用「上帝」這個字,來翻譯聖經所講的真神。

原來「上帝」這個名詞,我以前讀高中的時候,讀中國古書才發覺,我高中畢業那一年,我買了一本「書經」來看,「書經」一開始就講到「上帝」這個個字,講到舜典,舜典就是那個舜帝、順帝。當時,舜帝讓位給那個順帝,稱為「禪讓」,然後這個順帝便祭祀「上帝」,「上帝」這個字在頭幾行已出現了,叫做「垂淚上帝」。「淚」是以淚來祭「上帝」,這本「書經」提及古代的聖人祭「上帝」,那究竟中國古代的那個「上帝」觀念是怎樣的呢?這個《詩經》中王矣篇裏有提及,這些,基督徒最好記錄一下,因為人家說:「唉,『上帝』是外來的,只不過是洋貨來吧!」,你便可即時背這段文字給他聽,你說在中國《詩經》講到,不只基督教,我們祖先都講過。很容易背的,只有十六個字,他說「皇矣上帝」,「皇」即是最高,「矣」是一個感歎詞,即是:最高的上帝呀!「皇矣上帝」;「臨下有赫」,就是說你在天上往下望,「臨下」即喺從上往下望,是有顯赫的光榮;「監觀四方」,就是說,你監視觀察四方的世界;「求民之莫」,你追求的就是人民的幸福。這段詩經,講的那個上帝跟聖經的那個上帝好相似。第一,上帝是至高的,「在至高之處的真神呀,你從天,超越世界的往下望,是有顯赫的光榮,表示有榮耀的,你監視觀察四方的世界,你追求是人民的幸福。」如果你試下以唱戲唱出來也行的(王呀矣上帝,臨下有赫… …叮噹叮洞叮~~~唉,王矣上帝,叮噹叮洞叮~~~臨下有赫… …叮叮洞叮~~~),那你都可以自己作些譜把它唱出來,這個詩經,講到上帝是至高無上,超越的,臨下,他是個超越的真神,並不是凡神等所講的神,而且他能夠觀察到全世界四方,即是天下之意,全個天下,他又為人民的幸福設想的。另外,還有一段,都是來自《詩經》的,在文王篇講到古時的偉大聖人,就是周文王,「周文王,他說「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他說:這個偉大的文王啊,你要很小心地事奉上帝。「昭」字,即是說很明顯地事奉上帝。咦,原來中國古聖人也會事奉上帝,周文王,你知中國這些古聖人是什麼?舜、順、禹、湯、文武、周公、孔子,這些古聖喇,舜、順:舜帝、順帝,禹:大禹,商湯,然後文武就是周文王、周武王,然後周公,然後孔子,這些就是古代的聖人,講到這個古聖人,要小心服侍上帝。原來,他們祭天之時,天壇是用以來祭天,但天壇沒有偶像?因為天就是沒有形象,最高的真理是沒有形象,咁呢天壇所祭祀的就是最高的真理,就是上帝,沒有形象的。那麼這些聖人,他們明明是君王,他們負責祭祀上帝,他們祭祀時非常小心,不會犯錯,就是這樣。《書經》又有記載,《書經》是什麼呢?《書經》就是古代中國的一些檔案文件,即是歷史檔案文件,最古老的歷史文件。現在的文件厚厚的,古時的並不是厚厚的,只是一本《書經》,孔子把它編輯而成,就是聖人所講的話,那些聖人都是君王。某個聖人叫做湯,湯不是現在英語的(Thomas),而是商朝的那個湯,商朝當時的革命要推翻夏傑,你知道這個夏傑是一個暴君,看戲都總是這樣,不是夏傑、就是商紂,都是壞人,那麼好人就是商湯,商湯起兵誓師,「誓」字,即是誓師出發。即是打仗之前,革命之前跟軍隊說話的意思,他說什麼呢?他說到一個「罪」字,夏傑,夏傑是一個非常殘暴的君王,有罪,夏傑有罪,他說「夏氏有罪」,他犯了罪,與畏上帝,我是敬畏上帝的,不敢不征伐他,因為他犯罪,我是敬畏上帝的人,敬畏上帝的人一定要征伐那些犯罪的君王,「正」字是征伐的意思,不敢不正,不敢不正(征),是征伐他,征討他是撥亂反正的意思。原來中國這些古書不斷提及上帝,亦講到我們的聖人是信上帝的,所以首先某些人說:「唉!基督教是外來的洋鬼子東西!」,那你即時背這幾段詩給他聽,不對呀,我們的祖先都信上帝,上帝不是外來的,我們祖先原本就信。

講到我們偉大的聖人孔子,孔子就沒有用「上帝」這個字,用「天」字。原來「皇天上帝」就是綜合兩個觀念,天和上帝。商朝時期用上帝觀念,商朝甲骨文已經時常出現「上帝」這個觀念,很多時「帝」字,有時用「上帝」這個字,即是說中國最遠古的文字,早就已經記載上帝,而這個「帝」字在甲骨文來說,甲骨文是象形文字。如果你看過甲骨文的那個「龜」字,就是真的一隻「龜」模樣,但是「帝」字呢?是什麼樣呢?因為上帝沒有形象,所以那個「帝」字像一個祭壇,這是根據一個專家名叫葉玉琛去研究,認為「帝」字就是祭壇的模樣,那麼因為上帝沒有形象,只能畫一個祭壇,上面在放些柴,就成為古代甲骨文的「帝」字了,這是其中一個解釋。有些人解釋「帝」字,就是花蕊的意思,好像性命的根源,那就是郭活躍的解釋等等。不詳細說了,再說就會睡著的。好的,古時最早商朝用「上帝」這個字,到周朝開始就轉做「天」這個觀念。而「天」,亦是具有位格,即是有性情,所以孔子曾經講過「天何言哉」,即是孔子說:「唉,我都不想說了」;「語欲無言」,弟子就問:「夫子你不說的,我們就沒有可聽。」他說:「你們看這個天,天都沒有說話」,「天何言哉」呀。「天」都沒有說話,「四時行然,百物生然」,你看四時變化萬物生長,天是「做」的,不是「說話」的。所以「天何言哉,四時行然,百物生然,天何言哉」下面還有一句,即是天還需說話嗎?行動嘛。即是,有時你看那些議員,說話多,還是實踐多,你就該知道選那一個,他們都是說就說得天花龍鳳,有沒有實行?「天」沒有說都會做,「天」知道萬物生長,多犀利。孔子對「天」,是讚嘆的。

孔子一生遭遇很多艱苦,你看孔子有沒有成功過。沒有,怹只是做過很短時間的魯國大夫,很快就憂患地離開,覺得魯國不合禮,四圍走,周遊列國,希望將古代聖人的道理傳下來,怎料每個國都不聽他說,使他沒趣,所以他結果沒有什麼成就。孔子在生時沒有成就;所以你現在沒有成就都不用怕,死後就有成就,孔子就是這樣。孔子都沒有成就,你們是知道的,孔子亦沒有錢財,所以現在你說什麼股票的輸清了,不要緊,孔子都沒有,根本沒有買。我就是這樣,根本沒有買.所以沒有蝕,全都跌到要死,就是我沒有事,感謝神,因為我沒有買股票,我沒有錢,沒有錢自此就無事。我買樓只買一間就無事,買幾間,就叫負資產,你買一間便無事,你住那間跌到多低你都住在當中,都沒有關係。好,孔子一生事業上都沒有什麼成就,但他晚年時,講一句說話,「無人了解我,莫我知也乎」,無人了解你嗎?那麼始貢問,為什麼無人了解你?年青人才會這樣說,你老人家都這樣說。他說:「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常達之,我且奇天父乎。」他說:「我其實一生看來就不似是有很明確的成就,但我從來無怨,我不怨上天,不責備他人。」「尤」字指責備人,孔子不會說:「唉,我現在那麼悽慘,上帝阿,為什麼?」有時失戀又罵上帝,自己錯了又罵上帝,買股票買錯了又罵上帝,「上帝不提醒我。」不是你太貪心嗎?有些人真是可以的,他祈禱後買,每次都行。我認識一個人,完全不認識股票市場,竟然在這個期貨市場上發達,為什麼呢?因為他每次都祈禱,突然聽到上帝說「沽貨吧」,真是很奇怪,第二天,他就沽貨,每一個人都說:「不會吧,現在升得那麼起勁?不要沽貨!」又是真的,不沽的話又多賺十幾,心理作用,回去聽見上帝說「沽吧、沽吧」,那就聽上帝的話沽了,一星期後,全個股市大跌,真是奇妙,每一次股市大跌他都沒有事。那就是先禱告才投資嗎?很多人沒有先祈禱去投資,股市大跌就不要罵上帝。孔子很棒,事業無成,如果上天,即是上帝保守怹的話,他應該覺得,「如果我是聖人,為什麼我不成功呢?」但他沒有這樣說,「我不怨恨上天,亦不責備他人。」

「下學而上達」,因為我做人,最重要是做好本份,「下學」現實上做好自己本份,「上達」就是達到一個更高的道德境界。我做人最主要講求人格,不在乎事業。做人到一個階段就要明白到,明知沒有好我都要做好人,這才算有道德,如果做好人就有好報,有何道德可言?明知沒有好報都做好人,就很偉大了。」孔子就是這樣,所以我知道我有道德,未必會成功,但最重要是有人格,我這種奮鬥,天就知道,「知我者其天父」,上天是有道德,上天是善良,所以他知道我這種奮鬥。」這就是孔子所謂的那種奮鬥精神,道德奮鬥精神。孔子對天很尊敬,從這些話可知,天會知道他的,接著他說這是祈禱,弟子問他有沒有祈禱,如果你得罪天祈禱都沒有用,我不做這些,無可禱也。

另外,有一次,究竟有沒有向天祈禱這東西呢?「丘之禱久矣」,「丘」即是孔子,孔子叫做孔丘,我祈禱久了,你不知道嗎?所以我發現這個偉大的孔子是有祈禱的。其實他不是不認識上帝,不清楚祂是誰。因為沒有上帝的啟示,「天何言哉」,上帝沒有說話,上帝沒有特殊啟示,但是他都知道敬畏最高的真神,這個就是我們的祖先。

我未信基督教之前,都是這樣,我未信之前,由於讀這些古書,我都相信個天即是我們古人信的「天」是一個偉大的,有性情、有位格的真神。由於他是這個偉大的真神,我都向祂祈禱,特別在考中文大學之前,考到現在誰都考到,但當時幾乎誰都考不上,很難考到,但成功考到。後來我就向上天說:「我知道你存在,因為天地萬物沒有 袮,只能夠偶然出現,我知道 袮是存在的,我只想知道我怎樣可以認識 袮。」我就求祂!啊﹗給我一條路,讓我可以跟祂溝通,我求祂讓我可以認識,我就是這求,不久,就遇到基督徒,他就捉我去教會,被我挑戰,不斷爭論,爭吵,沒有一個基督徒能說服我,,因為我講儒識道,中國宗教,中國自由,全都不能跟我爭論,但後來我發覺基督徒有一種很奇特的心靈,就是他能夠溝通上帝,以至到他們很喜樂,而且溝通之後就會發瘋,經常跟周遭人講,又充滿愛心去幫助人,明知沒有好報都做好人,就專做這些事。我發覺爭論,他們不及我,因為他們不懂中國文化,但他們有種心靈能通往上帝那邊,這引發我後來要追求為什麼他們能遇上帝溝通,而為什麼我花了多年時間練功都未能溝通到上帝?我知道有上帝,我甚至向上帝祈禱,我敬畏這個真神,但我從我的練功,不能去到上帝那邊,因為上帝是超越宇宙,我練功到高峰是可以跟宇宙同為一體,但都是在宇宙裏,不能夠超越宇宙,而且我更發現我有罪,因為你不想上帝都覺得自己是個好人,但一想到上帝的完美時,就知道自己都很壞。我沒有做壞事,不過我都有想過如何做壞事,想下心都已經知道;我沒有殺人,不過看到壞人都想砍他一刀;我沒有姦淫,不過會想得很精彩。這些就是罪,人的罪,面對這些罪,我們是,我知道我不是真的神聖,雖然我都很想做聖人,但我不能夠真的做到。由於這個罪,我無法跟上帝溝通。但是後來基督徒讓我知道,原來上帝可以主動找尋人,不只是人尋找上帝。儒識道都是一種偉大的哲理、文化、修養工夫,教你去找尋最高真理,他都有一點領悟,我那時都經過這些領悟,但他不會通到上帝那邊,他只通到一種領悟宇宙變幻無常,領悟宇宙有個偉大的道,有個規律,有個本體;又體會到人有良知,這就儒識道的哲理。但是,他不會與上帝溝通,當我想溝通上帝時,我發覺人不能走到,幸好上帝那邊走過來,這個就是耶穌基督,是祂作為一個中間的通道,上帝道成玉身來到人間,那時我遇到耶穌基督,我才知道原來基督就是上帝到人間成為一條通道,打開天門,藉著基督這條道路,我就通往天這個世界,那我就成為基督徒了。基督徒並無排斥中國文化,中國文化仍然是很偉大,不是說基督教是對的,其他就是錯。其他都很好,但那些文化的好,是一些人哲理的好、修練功夫的好、道德的好,但是通往上帝是要靠基督,這就是我當時發基督的特別之處。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