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威-定要戴頭盔

sermon-sharing

威-定要戴頭盔
弗6:17上

頭盔作用

屬靈軍裝第二部份的第二件兵器是「並戴上救恩的頭盔」(弗6:17上)。頭盔當然是保護頭部,頭部是身體很重要的肢體之一,腳若被釘刺傷或許未必有生命危險,而且復原機會較快,若頭部受重襲即時會有生命危險,即使復原亦需較長時間,且後遺症很大,因此保護頭部是重要的武器裝備。

當日羅馬士兵戴的頭盔是一種用皮作的帽子,但這些皮是經過強化,有一定的堅硬度,頂部裝上一塊金屬作的牌子或突起物作保護作用。士兵知道敵人逼近或要上戰場時便會戴上頭盔,拿起利劍迎敵。

中灰心箭

頭盔的屬靈意義很明顯,是要留意我們的頭部。頭往往是我們的心思、意念、想法、理智部份所在。

細味我們信仰生活時有陣子我們不能完全明白某一些信仰內容,但並不會導致我們放棄整個基督徒生活,正如我們不能用有限的頭腦很完全解釋三位一體的神學,但我們仍確信神是獨一真神,卻有三個位格:聖父、聖子、聖靈,同等、同榮、同尊。我們不能分析到神怎可能同一時間內可以完全聽到千千萬萬信徒的祈禱、呼求,並且更能逐一回應那些祈求,且有美好、奇妙的安排,但我們卻能用信心面對且經歷。這些在我們理性範疇中不能完全了解的事,並不會影響我們對整個信仰的信心及事奉,但甚麼驅使一些人放棄信仰生活呢?除了犯很嚴重的罪而又不肯放棄這罪便會放棄信仰,另一個原因是感到疲乏、困倦或對戰爭的結果──或許是目前的結果──感到絕望,便會使不少人放棄信仰,而撒旦常用灰心、失望攻擊我們,當我們常有負面的思維、疲乏的情緒便很易「中箭」。

撒旦常會給我們暗示,今天教會的光景如何?不少基督徒甚至牧者是孱弱不堪,再堅持下去有甚麼意義?事實我們見過不少曾與教會有密切關係、曾熱心事奉的人後來放棄了信仰或事奉,因為他們覺得持守下去也沒有甚麼結果。

希伯來書的作者給當時信徒的勉勵:「我們若將可誇的盼望和膽量堅持到底,便是祂的家了。」(來3:6下),「我們若將起初確實的信心堅持到底,就在基督裡有分了。」(來3:14),「我們既然有一位已經升入高天尊榮的大祭司,就是神的兒子耶穌,便當持定所承認的道」(來4:14),他不斷提醒信徒要堅持下去,信徒當時接受了基督作救主,對新的信仰充滿了新鮮感及喜樂,但隨著歲月的流逝,新鮮感已沒有,再加上面對自己的同胞、家人的迫害,視他們為叛教者,搶奪他們的財產,逼迫他們,而他們領受彌賽亞會來臨,可是目前卻沒有任何跡象這國度會出現,漸漸變得灰心喪志,於是開始懷疑自己信仰的抉擇是否正確、會否輕率了,有些人甚至再回到舊日的信仰中。因為他們心靈感到疲憊、憂慮,加上試探、逼迫臨到,似乎每件事均不順利,於是便想歇息、放棄、退出戰役。今天撒旦同樣也用這種方式攻擊我們的心思與觀點。

撒旦會指出聖經中有不少應許但好像很多都不兌現,現實的光景挑戰著我們的信心。《詩七十三篇》便是最好的例証,當中詩人很深感受惡人得逞且享高位,目中無神卻節節勝利,為何如此(詩73:1-11)?他自己做得好反而遭受苦待,神好像不理,因此也質疑自己的信仰是否仍要持守下去,「看哪,這就是惡人;他們既是常享安逸,財寶便加增。我實在徒然潔淨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無辜。因為,我終日遭災難;每早晨受懲治。」(詩73:12-14)

在事奉上亦常使人感到灰心,辛辛苦苦培養、關心的人可能因為一兩句他不歡喜的話而反對你,甚或離開教會,因此一些牧者會退下來。

撒旦會引導我們全神貫注在這些使人產生失望,局部的事情、細節中而忘記全面真理,我們只看到一兩棵樹木而看不到整個森林,我們忘記了自己的身份,迷失了人生的方向,甚至相信所受的傷害是白受的,勞苦是徒然的,我們覺得惡勢力太大,敵人太強悍,我們不能應付,更遑論打敗他們呢!

救恩頭盔

使徒保羅便提醒我們要戴上頭盔,保護我們的思維,不可讓灰心佔據我們的心靈空間,「耶穌設一個比喻,是要人常常禱告,不可灰心。」(路18:1),「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加6:9),我們要從聖經各卷中作密集的觀察,印記在我們的思想外,更依靠神作出應有的堅持。保羅提醒懦怯的提摩太:「因為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提後1:7),也是今天對我們的忠告。

保護我們思想的頭盔是「救恩的頭盔」,救恩是指甚麼?我們即時會想到主為我們釘死、復活、拯救我們脫離罪惡,但若單以此作解釋便忽略了使徒在此更深的含義。其實「以公義作護心鏡遮胸」及「平安的福音作鞋穿上」便是指主的救恩,保羅在《帖前5:8》給我們更清楚的解釋:「但我們既然屬乎白晝,就應當謹守,把信和愛當作護心鏡遮胸,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救恩的頭盔」其實是指「得救的盼望」,它不單是指我們已擁有的救恩,乃指得救的「盼望」,也是聖經常論及「榮耀的盼望」,我們用來保護頭部,抵擋撒旦攻擊的頭盔乃是「榮耀的盼望」。

主耶穌在結束地上的使命臨別前也教導、勉勵門徒有關這方面的真理,《馬太福音二十四章、馬可福音十三章、路加福音二十一章》主預示未來環境、政治、道德是越來越惡劣,「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太24:6),主從沒有說這世界會漸入佳境,反之是每下愈況,祂提醒我們「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24:13),而主給我們盼望就是人以為最絕望、幾乎要放棄時,他們將忽然看到這位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人子降臨──在榮耀中降臨,而我們也得著榮耀的盼望。

聖經指出我們的「救恩」、「救贖」並不是單拯救我們免去永遠的刑罰,「祂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現在仍要救我們,並且我們指望祂將來還要救我們。」(林後1:10),這經文指出救恩的時態是有過去、現在及將來:我們首次認罪接受主是我們的救主,那刻救恩便在我們生命中展開,神赦免我們過去所犯的罪,免去永遠的刑罰,我們「已經」得救,因信而稱義;但信主的人仍會有犯錯,主的救恩今天仍臨到我們身上,我們「正在被拯救」的人是持繼進行;但仍有最終、完全、最後、充分的解救──榮耀的得救,我們有一永恆、永不朽壞的生命,不再被罪糾纏,這是我們在基督裡因信已得著了!

過去式是稱義

現在式是成聖

未來式是得榮耀

這是最終的、完全的、絕對的救恩。

其他的使徒也教導我們不要單看現今惡劣的境況,好像徒勞無功下而灰心、放棄,使徒彼得的勸告:「那賜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裡召你們,得享祂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彼前5:10),使徒約翰:「親愛的弟兄啊,我們現在是神的兒女,將來如何,還未顯明;但我們知道,主若顯現,我們必要像祂,因為必得見祂的真體。凡向祂有這指望的,就潔淨自己,像祂潔淨一樣。」(約壹3:2-3),啟示有更多這些安慰,這些教導存在我們腦中,這便是「救恩的頭盔」。

剛才我們看到撒旦要我們看到世情、環境惡劣,我們怎樣努力也改不了甚麼,詩人也灰心,但一個轉捩點:「我思索怎能明白這事,眼看實係為難,等我進了神的聖所,思想他們的結局。」(詩73:16-17),於是他的眼睛轉向神便超越了惡劣的環境,「除祢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祢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但神是我心裡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遠。」(詩73:25-26)

同樣哈巴谷先知看到當時惡劣時勢,神好像不理,他也質詢神,「祢為何看著奸惡而不理呢?毀滅和強暴在我面前,又起了爭端和相鬥的事。因此律法放鬆,公理也不顯明;惡人圍困義人,所以公理顯然顛倒。」(哈1:3下-4),「行詭詐的,祢為何看著不理呢?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祢為何靜默不語呢?」(哈1:13下),這豈不是今天我們心中同樣的疑問嗎?但同一個轉捩點:「我要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樓上觀看,看耶和華對我說甚麼話,我可用甚麼話向祂訴冤。」(哈2:1),最終他要接受一殘酷現實,「我只可安靜等候災難之日臨到,犯境之民上來。」(哈3:16下),那是痛苦的事實,他改變不了當時的環境,但因看到神仍掌管一切,這只是暫時的事實,最終得勝的是神、是公義,隨即便有一段信心的凱歌:「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哈3:17-18)。故此我們不單看目前環境,更要放遠我們的目光看全面,我們更要好好研讀神的話:整全的真理,聖經並沒有應許我們在世上可走一條舒適易走的路,我們的信仰是真實的,它從未給我們不真實的應許,只有政客才會提供虛假的承諾,但聖經卻提醒我們要戴上救恩的頭盔,將神話語存留在我們思維中,以抗拒灰心的箭。

因此我們不被撒旦攻擊叫我們灰心,「戴上救恩的頭盔」便是緊記整體的聖經教導於腦中,明白我們最終得勝,「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裡把他們奪去。我父把羊賜給我,祂比萬有都大,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裡把他們奪去。」(約10:28-29),「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羅8:31下),我們便可打敗撒旦。我們不屬這世界,但卻會關注這世界,我們在神的榮耀中有盼望的喜樂!

當我們轉眼仰望耶穌,學習祂、以祂為榜樣,我們同樣可得勝,「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來12:2),記著我們用「所盼望的福音」回應仇敵及惡劣的環境,加上主的保護,勝利是屬於我們的。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