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析讀大衛(30) ~重掌王權

sermon-sharing

析讀大衛(30) ~重掌王權(撒下 18:1-20:26)

押沙龍被殺,大衛能重掌王權,但他正式再執權前發生之事我們仍需了解,從而有所反省:

1. 政情親情
當押沙龍被殺後,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自薦向大衛報信(撒下 18:19),亞希瑪斯便是之前曾將投向叛軍亞希多弗的計謀報告大衛的報信者,是次戰爭得勝後他想再擔任報信人,他視這是喜訊,但約押卻深知這對大衛而言應是噩耗故阻止他(撒下 18:20),反叫古示人報告,因古示人屬於埃及南邊的黑人,是外族人,因不同民族好像是置身事外般,這人報信會較適合。亞希瑪斯不知就裡仍再三堅持(撒下 18:22),約押疼愛亞希瑪斯──稱他為「我兒」,他指出這次報信不會得獎賞,甚或會遭責難,故阻止他,豈料亞希瑪斯仍執著,故約押無奈批准,因他充滿熱誠,心中有火,故此他跑得很快,甚至超越了古示人(撒下 18:23)。可見一個人有明確目標、有熱熾的心,他工作的態度、速度及表現與那些聽命去做事的人是有一定程度分別。

大衛從守望人的報告中知那人跑來有其獨特的姿勢而推斷出來者應是亞希瑪斯(撒下 18:27),而大衛亦相信他是報喜訊。亞希瑪斯回答大衛詢問時說:「耶和華你的神是應當稱頌的,因祂已將那舉手攻擊我主我王的人交給王了。」(撒下 18:28下),大衛的回應不是因可以即時重掌王權而興奮,他關注的卻是親情,自己兒子的安危,他即時追問押沙龍的情況如何(撒下 18:29),亞希瑪斯沒有直接的回答大衛,只是含糊其詞。古示人到達後同樣不直接指出全面實況(撒下 18:31),大衛同樣再問相同的問題,「王問古示人說:『少年人押沙龍平安不平安?』」(撒下 18:32上),古示人仍不作正面回答,只是婉轉地告之押沙龍已死。大衛一知這消息即情不能禁,悲從中來哀哭、呼號,「王就心裡傷慟,上城門樓去哀哭,一面走一面說:『我兒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押沙龍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撒下 18:33)。可見大衛重視的不是他的江山,不是他的王位,不是他的權力,乃是他的孩子,他不因動亂平息能重掌王權而開心,反之為押沙龍死而難過。可惜他這份情於押沙龍在生時卻隱藏,死了才流露,這是我們該警戒。

「我恨不得替你死」這是很多人對所愛的人遭到不幸時所發出的呼聲,也是絕望者的一種奢望,一定無法實現。大衛對押沙龍的愛甚至不理會其子對他的迫害,對其妃嬪的暴行,對國家帶來的禍害,這是否陷於溺愛,甚至是盲目縱容呢?

但大衛這種表現使原本因勝利而帶來的歡樂即時稀釋了,「眾民聽說王為他兒子憂愁,他們得勝的歡樂卻變成悲哀。那日眾民暗暗的進城,就如敗陣逃跑、慚愧的民一般。」(撒下 19:2-3),子民原本得勝凱旋而歸,回京能重上軌道,應該歡呼慶祝,但大衛卻毫不保留地在眾人面前哀號、呼喊,而使人民歡樂的心情受影響,他們只能暗暗地,甚至好像敗軍般黯然進城。

約押知悉後大為不滿,因為他們為大衛出死入生,助其恢復江山,但他竟完全沒有理會他們的感受,於是他進見大衛──那時他仍不斷哀哭(撒下 19:4),他嚴厲地指出大衛的不對,勸諫他要好好把握時機安撫人民,重振民心(撒下 19:5-7),若留意這短短的對話中「今日」出現四次及「現在」、「今夜」,可見約押的壓迫力是很大。他要求大衛以君王的身份而非父親的身份面對此事情,因大衛這樣的表現好像使其忠心將領、跟隨者救了他的性命及兒女妻妾的功變過(撒下 19:5),因為他們違背他不殺押沙龍的命令,約押指控他敵友不分、輕重倒置,甚至指責他「我今日看明,若押沙龍活著,我們都死亡,你就喜悅了。」(撒下 19:6下),隨即甚至喝令大衛當出去安撫軍民的心。約押好像無禮不分尊卑,不理君臣及叔姪關係,喝令大衛按下那份悲傷情緒去安撫子民(撒下 19:7),但體會約押的心情,他是忠於國家及大衛(故他也聽從大衛指使害死烏利亞)。他知這情況持續下去將對國家不利,因此才有此表現。當你關心一個人、一件事,看到他出問題,你怎會柔和的慢吞吞地分析?約押甚至指著神起誓指出問題嚴重性,結果大衛無奈地依從其”指令”而作(撒下 19:8),但約押如此作卻為自己種下禍根,日後不得善終。

這段記載給我們看到人生往往充滿了難以言喻的矛盾與弔詭,大衛是君王也是父親,押沙龍雖是叛軍,且對他迫害,對其妃嬪無禮,但始終仍是自己疼愛的孩子,故仍關心他的安危,這便是一些領袖同樣面對的問題。加州馬鞍峰教會《標竿人生》的作者華理克牧師兒子自殺身亡,雖然是因其病引致,但作為一間這麼大教會的牧師是否有較多時間去照顧其兒子呢!戴卓爾夫人垂危但兒女也不願回到其身旁送她最後一程,原來是因為彼此間關係惡劣,她很早便將兒女送往寄宿學校,少交往,甚至女兒責罵她「是一個好的首相,但卻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故一些日里萬機、肩負不少責任的領袖會否顧此失彼呢!大衛因著政治形勢不得不按下憂傷的情緒被動地面對子民,但卻沒有發表任何勝利宣言,之後便回京城。

2. 重掌王權
2.1 被動邀請
大衛聽了約押的指正、勸諫後接見人民,而以色列人眾支派的人回想大衛過去的功勞,而他們又曾膏押沙龍,怕被追究,而亦因押沙龍的陣亡,而需要王的帶領,故邀請大衛回宮(撒下 19:8-10)。

2.2 主動邀請
但大衛卻覺得好像沒有面子,因他本身是猶大支派,但現今邀請他回宮的竟非本鄉的人,故他差派祭司撒督及亞比亞他向他們提示,請他們加入邀請行列(撒下 19:11-12),而及後這兩班人便爭寵而互相爭拗了(撒下 19:40-43)。

2.3 另立元帥
大衛主動邀請曾作押沙龍元帥的亞瑪撒作元帥(撒下 19:13),他用感情為切入點,他指出彼此是骨肉之親,事實亞瑪撒是他的姪兒(撒下 17:25),與約押一樣,他甚至起毒誓若不起用亞瑪撒願神重重懲罰他。大衛好像很寬容那曾敵對他的元帥,其實是有兩個目的:他心中憎恨約押,深覺他越來越對他不敬,不聽其命殺押沙龍,又指責他要他面對群眾,故他希望有人可取代其位置,亞瑪撒是一個好人選;他如此作又可顯出他心胸廣闊,可接納異己,使曾參與背叛他的子民可安心再歸回他麾下,事實他能達到這方面預期效果,「如此就挽回猶大眾人的心,如同一人的心」(撒下 19:14)。

2.4 寬恕示每(撒下 19:16-23)
他逃亡時曾侮辱他的示每帶領其家屬迎接大衛求他寬恕,大衛表面寬恕但實質仍恨他,及後叫所羅門將他了斷。

2.5 後知受騙(撒下 19:24-30)

當大衛逃亡時米非波設的管家洗巴送禮物予大衛,又誣告米非波設見大衛落難心中興奮而他有機會恢復掃羅王朝,大衛於是便將米非波設一切財富送予洗巴(撒下 16:1-4)。

但當大衛回京城途中米非波設也到耶路撒冷迎接他,王見到便不滿地質詢他為何不忠於他、不與他一同流亡(撒下 19:25),米非波設指出他不是不想,只是因自己是瘸腿不良於行,而又受洗巴用計阻止故才無法成行,並且詆毀誣蔑他,事實口講無憑,米非波設會否因見到押沙龍已死才如此呢?但v.24清楚指出當大衛落難時他沒有修腳、沒有剃鬚,更沒有洗衣服,他用現實生活習慣的常態表達他對大衛的懷念,而這種表現是哀悼死去的人所遵守的禮儀,這些情況並不能一下子可裝出來,可以一眼看出來,故大衛也接受這似是事實。

大衛急速的切入他冗長的申訴而作出一個判決,「王對他說:『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我說,你與洗巴均分地土。』」(撒下 19:29),”何必再提”是不想再聽下去,因他有很多事要處理,真的無暇再聽下去,結果是要他們平均分配那些已全數轉給洗巴的財產,即將米非波設原有的財富將一半分予洗巴。

其實這判決是否公平呢?若洗巴真的說謊引致大衛將財富誤判予他,那麼他便應將財富全數歸還於米非波設;若米非波設真的如洗巴所言則他應一無所有;現今各佔一半表示大衛對兩者所講的半信半疑。此刻沒有較多時間詳細審查,故只作出此判決,這也是政治上的手腕,使兩者均有其所得。

米非波設表達他視其財富是身外物,只求大衛平安而回便於願足矣!「米非波設對王說:『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的回宮,就任憑洗巴都取了也可以。』」(撒下 19:30)

2.6 追賞恩人(撒下 19:31-39)
昔日他流亡時基列人巴西萊曾送食物及用品予大衛(撒下 17:27-29),他回朝時巴西萊也迎接他,大衛邀請巴西萊同往京城同住,好好服侍他,但巴西萊明言自己年紀老邁,已八十高齡而婉拒,只將其僕人送予大衛代表他服侍大衛,結果他們彼此親嘴便各回本城。

可見大衛是受恩回報的人,他臨終也吩咐所羅門要好好恩待其後人,「你當恩待基列人巴西萊的眾子,使他們常與你同席吃飯;因為我躲避你哥哥押沙龍的時候,他們拿食物來迎接我。」(王上 2:7),這也是我們該學習的,更值得我們欣賞的乃是巴西萊,他是一位忠誠的支持者,並不是為了甚麼政治上的投資要有好的回報,他婉拒大衛的邀約便是明証。

2.7 示巴背叛(撒下 20:1-22)
示巴是便雅憫人,他趁以色列人與猶大人爭執而煽動以色列人離開大衛,背叛他,最終被剿平,他逃到亞比拉城,卻被一個婦人與約押談判後將他殺死而保著城,不因他而被摧毀。

而這事亦是大衛回耶路撒冷重掌王權同時要面對的暴亂,要調兵遣將去平亂,是其政治領導一種考驗,結果有約押領軍而平亂成功。

2.8 妃嬪被禁(撒下 20:3)

「大衛王來到耶路撒冷,進了宮殿,就把從前留下看守宮殿的十個妃嬪禁閉在冷宮,養活他們,不與他們親近。他們如同寡婦被禁,直到死的日子。」 (撒下 20:3)

大衛逃亡時曾留下十個妃嬪看守宮殿(撒下 15:16),可悲地因押沙龍接受亞希多弗的建議於宮中平頂上、在民眾前與她們親近(撒下 16:21-22),以示他接掌王權。這些妃嬪是被動、被迫,可惜當大衛回宮卻下令將他們禁閉在冷宮,由守衛監守,直至死的日子也不得再見大衛,如同寡婦般。這反映當代女性的卑下、可憐!但大衛那樣無情、對這些因他而受害的妃嬪冷漠,也叫我們難受。
2.9 殺亞瑪撒(撒下 20:4-13)

大衛因要挫約押的氣焰及拉攏人心而立押沙龍的元帥亞瑪撒為元帥,在面對暴亂時大衛命亞瑪撒於三日內招猶大人給他協助,可惜亞瑪撒未能成功,及後約押便用計將他殺死,他與亞瑪撒親嘴而用刀將他刺透,甚至腸也流到地上,約押終除去其眼中釘,這也是宮殿內鬥的一個例証。

約押的行動卻成為約押悲劇下場的一個原因,大衛臨終前囑咐所羅門很多事,但第一件事便是要所羅門殺約押,「你知道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向我所行的,就是殺了以色列的兩個元帥: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和益帖的兒子亞瑪撒。他在太平之時流這二人的血,如在爭戰之時一樣,將這血染了腰間束的帶和腳上穿的鞋。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頭安然下陰間。」(王上 2:5-6)。事實這兩件事只是一個借口,因為約押殺那兩人並非太平之時,仍是在戰爭中,只是他用的是詭詐手法而已!最重要的原因他沒有直言,約押沒有聽他的命令,殺死押沙龍,亦曾多次指責他、命令他──要他召回押沙龍回宮;他為押沙龍被殺而難過,約押又命他壓下悲情,甚至喝令他面對群眾,故他死前也要所羅門完成他的心願──殺約押。及後約押支持眾人皆以為是王位的繼承人亞多尼雅,而被所羅門所殺(王上 2:28-35)。一代悍將,曾為國家、大衛立下不少汗馬功勞的人亦不得善終,這又是另一政治悲劇人物,大衛如此作也叫人心寒。

最終大衛重掌王權,聖經再沒有甚麼重大的記載有關他的事,而大衛的一生亦很快而終結。

以上我們看到大衛重掌王權前發生的一連串事件,整個事件反映出人性的卑污、醜惡,但當然仍有濁中清泉,願我們能小心分辨之餘,仍能保持純潔的心。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