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八月十六日──約伯記-26 (全能者)-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1 以利戶又說、 2 你們智慧人、要聽我的話.有知識的人、要留心聽我說。 3 因為耳朵試驗話語、好像上膛嘗食物。 4 我們當選擇何為是、彼此知道何為善。 5 約伯曾說、我是公義、 神奪去我的理. 6 我雖有理、還算為說謊言的.我雖無過、受的傷還不能醫治。 7 誰像約伯、喝譏誚如同喝水呢。 8 他與作孽的結伴、和惡人同行。 9 他說、人以 神為樂、總是無益。

因為耳朵試驗話語、好像上膛嘗食物」(3節)──一個人口中的言語,在聽的人耳中,就成了試驗的話語;一個人的心如何,他的話語也是如何。如同約伯曾說「我雖有理、還算為說謊言的.我雖無過、受的傷還不能醫治」(6節)──說這話,就好像論斷神的不公,再次高舉自己的「義」。

故此,以利戶說,約伯的話是譏誚的言語,與惡人沒分別。約伯的不信,全因他所受的,與惡人一樣──「善惡無分、都是一樣.所以我說、完全人、和惡人、祂都滅絕。」(9:22)又因見自己的損傷,更相信「祂用暴風折斷我、無故的加增我的損傷。」(9:17)

10 所以你們明理的人要聽我的話. 神斷不至行惡、全能者斷不至作孽。 11 他必按人所作的報應人、使各人照所行的得報。 12  神必不作惡、全能者也不偏離公平。 13 誰派他治理地、安定全世界呢。 14 他若專心為己、將靈和氣收歸自己. 15 凡有血氣的就必一同死亡、世人必仍歸塵土。 16 你若明理、就當聽我的話、留心聽我言語的聲音。

神斷不至行惡、全能者斷不至作孽」(10節)──祂「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7)「神非人、必不致說謊、也非人子、必不致後悔.他說話豈不照著行呢、他發言豈不要成就呢?」(民23:19)「因為我們知道誰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又說、『主要審判他的百姓。』」(來10:30)所以──「祂必按人所作的報應人、使各人照所行的得報」(11節)。

神必不作惡、全能者也不偏離公平」(12節)──因為「公義和公平、是(祂)寶座的根基.慈愛和誠實、行在(祂)前面。」(詩89:14)「這樣、我們可說甚麼呢?難道 神有甚麼不公平麼?斷乎沒有。」(羅9:14)

誰派他治理地、安定全世界呢?」(13節)──「誰曾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他的謀士指教他呢?」(賽40:13)

凡有血氣的就必一同死亡、世人必仍歸塵土」(15節)──「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詩90:3)

17 難道恨惡公平的、可以掌權麼.那有公義的、有大能的、豈可定他有罪麼。 18 他對君王說、你是鄙陋的、對貴臣說、你是邪惡的。 19 他待王子不徇情面、也不看重富足的過於貧窮的.因為都是他手所造。 20 在轉眼之間、半夜之中、他們就死亡.百姓被震動而去世、有權力的被奪去非借人手。 21  神注目觀看人的道路、看明人的腳步。 22 沒有黑暗、陰翳、能給作孽的藏身。 23  神審判人、不必使人到他面前、再三鑒察。 24 他用難測之法打破有能力的人、設立別人代替他們。 25 他原知道他們的行為、使他們在夜間傾倒滅亡。 26 他在眾人眼前擊打他們、如同擊打惡人一樣。 27 因為他們偏行不跟從他、也不留心他的道. 28 甚至使貧窮人的哀聲達到他那裡、他也聽了困苦人的哀聲。

難道恨惡公平的、可以掌權麼?」(17節)──「恨惡公平的」──即神的敵人;「那有公義的、有大能的、豈可定他有罪麼?」(17節)──我們能說是神做錯了嗎?

約伯從始至終都認為是神錯了,他本完全(9:21)、舌上沒有不義(6:30)、祈禱也是清潔的(16:17),確要受這一切的災,實係不公──「我素來安逸、祂折斷我、掐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又立我為祂的箭靶子。」(16:12)

使貧窮人的哀聲達到他那裡、他也聽了困苦人的哀聲」(28節)──然而神豈有如約伯所言,是「善惡無分、都是一樣.所以我說、完全人、和惡人、他都滅絕。」(9:22)嗎?

「耶和華有恩惠、有公義.我們的 神以憐憫為懷。」(詩116:5)「耶和華不輕易發怒、大有能力、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鴻1:3)因此,「神是真實的、人都是虛謊的。」(羅 3:4)「神就是光、在祂毫無黑暗.」(約一1:5)

29 他使人安靜、誰能擾亂〔或作定罪〕呢、他掩面誰能見他呢.無論待一國、或一人都是如此. 30 使不虔敬的人不得作王、免得有人牢籠百姓。 31 有誰對 神說、我受了責罰、不再犯罪. 32 我所看不明的、求你指教我.我若作了孽、必不再作。 33 他施行報應、豈要隨你的心願、叫你推辭不受麼。選定的、是你、不是我.你所知道的只管說罷。 34 明理的人、和聽我話的智慧人、必對我說、 35 約伯說話沒有知識、言語中毫無智慧。 36 願約伯被試驗到底、因他回答像惡人一樣。 37 他在罪上又加悖逆.在我們中間拍手、用許多言語輕慢 神。

祂施行報應、豈要隨你的心願、叫你推辭不受麼?」(33節)──災禍開始之始,約伯口中雖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1:21)可是往後約伯對於持續不散的災病,他的堅忍已逐漸被磨損,說:「神奪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27:2)「祂用暴風折斷我、無故的加增我的損傷。」(9:17)到了這個時候,他還能如當初般回應說:「難道我們從 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麼?」(2:10)

默想:你怎麼看「祂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33:9)?對神的主權,你能絕對的降服嗎?你能看清楚約伯的問題嗎?那麼,你怎麼看你過去、現在的困苦、艱難、災病呢?當你被困在苦難中時,你在人前、人後所說的每一句話,浮現出你生命中的哪些狀態,這是神要調整你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