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北朝鮮的監獄內幕:母親竟弒子以求生存


28年以來,金海蘇(Kim Hye Sook)在北朝鮮歷史最長的集中營裡受盡折磨。她目睹了對罪犯的處決,大範圍的飢餓甚至還有母親為了生存而不得不殺害自己的孩子。

在監獄裡受盡折磨
金也許是逃離北朝鮮的人中在集中營監獄裡呆的時間最長的一個。她說:「剛進監獄的時候我13歲,而當我出來的時候我已經41歲了。」那是1975年的一個早上,北朝鮮政府的特工隊突然闖進了她的家,強行拖走了她們一家所有人。「我們一家人都被抓到了監獄,」她回憶道,「一些人被帶到了山裡,其他人則被關押到了不同的勞改營。所有這些都只是因為我祖父在朝鮮戰爭的時候逃到了韓國。」

第18號再教育中心
金和她的一些家人被送往了第18號再教育中心,這個監獄也被稱作「Bukchang」「我失去了7個親人,包括我的祖母、母親、兄弟和丈夫。」金說道。

現在為了隱藏身份她都得帶著墨鏡。「我戴著墨鏡是因為我還有家人在勞改營裡,」 她說,「我的兩個姐妹和一個弟弟還在那兒。」Bukchang 大約關押了5萬囚犯。它是北朝鮮政府六大關押政治犯的集中營之一。據人權組織估計,約有20萬左右的北朝鮮人民在這些秘密拘禁囚犯的集中營裡深受著折磨。「早上,我得上教化課,」金說道,「下午集中營裡的孩子們被派去煤礦推手推車,我們這些孩子都沒有任何安全設備。」

受著奴隸般的待遇
金說她被迫每日工作16到18個小時,而且期間沒有任何休息。「很多人死在了煤礦中,無數次的礦難造成了很多人受傷,有的人沒了胳膊,還有很多直接被活埋了,」她回憶道,「那真是太可怕了!」「他們對待我就像對待奴隸一般,甚至更糟。我睡得很少很少,這是完全不人道的,」她說,「但是我從不埋怨。我遵守所有的規矩。我知道我得想辦法活下去。」在集中營裡,囚犯們沒有足夠的食物。根據金的描述,一個7人的家庭每個月通常只能拿到10磅的玉米。

大範圍的饑荒
「1996年是恐怖的一年,這一年許許多多的人死於飢餓。人們沒有東西吃,田地裡幾乎寸草不生。」金說道。「你環顧四周,看到的是集中營裡橫七豎八堆著的屍體,」她繼續道,「一開始的時候,我被這個景象嚇壞了,但是慢慢地我也麻木了。」

當被CBN新聞問及是否曾在那段日子裡覺得生活沒有意義,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時,金答道:「是的,在那28年裡我無數次地想過要自殺,但是集中營裡的看守很嚴,總有人在看著你。」「每個囚犯都要負責看管和監視其他4-5個囚犯,」她說,「所以,一旦有什麼事發生,其餘的囚犯會馬上報告警衛,因為他們不想給自己惹麻煩。」

公開處決
金還告訴CBN新聞說,她曾親眼目睹過無數次的公開處決。「被處決的犯人往往是因為犯了很小的錯誤,比如偷食物,」她解釋道。「警衛們會把其他的囚犯都聚集起來觀看處決。這是一種威嚇。」她說,「等大家都聚集後,他們就會下達命令槍決囚犯。」但也許最讓人寒心的不是這些,而是金對於那些跟她一同被關的囚犯怎麼為了緩解飢餓而殺害自己子女的描述。

母親弒子
「有一次,一個母親將她9歲的女兒放到一個鐵鑄的大鍋裡煮,」她說,「因為女孩的身體太大不能放到鍋裡,她母親就把她的腿和頭切掉了。」「還有一次,一位女士殺了她16歲的兒子,並且將她兒子切成片,然後拿去跟屠夫換玉米。」她說道。金表示談論這麼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讓人非常難過。「我不願意談這些,但是我想讓這個世界知道這些事實,聽到我的陳述。」她說道。

含淚的敘述
2003年,她從Bukchang逃了出來。為了安全起見,關於她逃往的細節都一直處於保密狀態。現在她生活在韓國。這個夏天,金髮行了她的回憶錄,名為《集中營:含淚的敘述》。書中包含了我們之前談到的那些故事的照片。

拆除高牆
九月,金飛往華盛頓就她在Bukchang目睹的鞭打、饑荒、殘忍的處決向美國議會的一個專家小組作陳述證明。「我想告訴世界的是:我們要拆除這些勞改營,我們要讓其中的囚犯得自由。」金陳述道。「每一天都有人得面對死亡。每一天人們都在自相殘殺,」她說,「我的存在就是北朝鮮沒有人權的明證。」

資料來源:CBN
翻釋:Lena

主啊!我們呼求你的憐憫和慈愛,
憐憫朝鮮百姓所受的痛苦和蒙蔽;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你對朝鮮人民的愛,
求你赦免這片土地上的悖逆之罪!

求你的靈充滿這地,求你的救恩臨到金正恩、張澤成,
聖靈澆灌在朝鮮所有軍政教機關,開他們的眼睛,
認識耶穌基督是唯一的直神,永活的救主,萬國的盼望。
教當政者回轉,離棄罪孽完全悔改。

主求你發出命令,射出火箭,拆毀仇敵的祭壇;
興起朝鮮的摩西,賜給他權柄能力,帶領你的百姓歸回。
主願你的火車火馬環繞,為你的百姓開路,
我們宣告出埃及記12章的事實同樣要發生在朝鮮;
這夜是耶和華的夜,在朝鮮!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