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新聞文摘 – 十月

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2年十月 / 猶太曆5773年

「現在我得以昂首,高過四面的仇敵。我要在祂的帳幕裡歡然獻祭;我要唱詩歌頌耶和華。」(詩篇27:6)

四面楚歌

過去幾週以色列在中東的情勢越來越危險。在北邊,伊斯蘭教激進派的「真主黨」宣誓效忠敘利亞與伊朗,並已儲存了大量的火箭瞄準以色列。伊朗的官員與武裝設備,現在每天都不停的被運送到敘利亞境內,而敘利亞更加劇地在殺害自己的國民。在以色列的西側,「哈瑪斯」最近與伊朗簽了合作條約,若伊朗這個「什葉派」伊斯蘭教國家開火攻擊以色列,承諾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協助伊朗。而在南端,埃及已將其坦克及其他軍事武器運送到西奈半島,以便對抗在西奈半島活動的恐怖份子。這些恐怖份子威脅埃及,幾乎跟他們威脅以色列一般。但若是以色列其他的敵人發動戰爭攻擊以色列,埃及也可能會透過在西奈的部署,而加入攻擊以色列的陣容。

根據最新的關注消息,「穆斯林弟兄會」似乎正在動員,企圖推翻約旦的國王「阿布杜拉」(Abdulla)。「穆斯林弟兄會」向「阿布杜拉二世」下了通牒,告訴他在十月份以前,若是他不屈服於他們的要求,將「哈希姆王朝」(Hashemite Kingdom) 轉變成「憲治君主體制」(Constitutional Monarchy),就會面對街頭要他退位的壓力。根據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的情報報告,觀察者們都越來越擔心伊斯蘭教徒與「安曼」(Amman – 約旦的首都) 阿布杜拉王之間的衝突已接近頂點。

對以色列而言,東邊約旦的動亂乃表示伊斯蘭在以色列四圍邊界的這個活結最後會變成死結 ── 面對北方、西方、南方的敵人,加上境內的巴勒斯坦人口中不可預知的情況。另外,已遭受伊朗脅迫的沙烏地阿拉伯,擔心在「阿拉伯之春」驚人的毀滅力量下,若在他這個石油王國北方的鄰國 (約旦) 也垮台之後,接下來就輪到他了。據傳,沙烏地阿拉伯的王族們對於這項嚴重的危險也有點晚覺醒並感到驚慌。他們理解之前他們全將注意力放在幫助敘利亞的反叛民兵推翻「阿薩德」政權,而忽略了潛伏在自家門前的敵人。去年阿拉伯媒體中有數千篇的文章,預測若穆斯林弟兄會在「大馬士革」(敘利亞首都) 與「安曼」奪取政權之後,下一個對象就是「利雅德」(Riyadh,沙烏地阿拉伯的首都)。(德巴克檔案,9月21日)

阿布杜拉王有何選擇?以下是其選項:
他能屈服於穆斯林弟兄會的要求,將其王國交出來被轉變成「憲治君主體制」,並藉「弟兄會」已催促多年的選舉改革,將執行權轉讓給由「穆斯林弟兄會」主領的政府。如同埃及的情況,在約旦,弟兄會希望在自由選舉中獲得三分之二多數的席位。 他能抗拒「穆斯林弟兄會」的要求,並命令其保安、情報、軍事力量瓦解這個反對勢力。這個選擇有可能使人口種族分岐的約旦陷入內戰的大屠殺之風險。最大的危險來自「貝都因」(Bedouin) 族,在過去這幾年,他們對「哈希姆王朝」傳統的忠誠度已經減低,此外,還有佔了60%人口的巴勒斯坦人。 他能尋求各種中間人的談判達成妥協。有些消息來源指出,好幾個媒介嘗試居間談判,卻毫無果效,因為「穆斯林弟兄會」派遣了他們最激進的領袖們去談判,這些人幾乎沒有妥協的空間。根據約旦皇家法庭的消息來源,阿布杜拉很快將親自與穆斯林弟兄會的領袖們見面,以為平息持續多年的爭辯。大部分的觀察者認為他任由「穆斯林弟兄會」掌控一個情勢,現在才處理他們乃有點太遲。

在以色列從頭到尾的歷史,這個小國總是能夠指望美國立場分明的扶持;但現任的美國總統卻視以色列為「害蟲」,並將以色列的求援聲視為「噪音」。撰寫這篇文章時,很想把許多人私底下對這位美國領導者的想法寫出來,但我們必須將他交在神的手中。神有其他保衛以色列的方式,而不需要依賴美國目前的領袖們。

伊朗將接管敘利亞?
伊朗自大的領導者最近才剛在聯合國發表了他的演說。若是伊朗的政府體系確實遵照其應有的方式運作,這位總統的任期,將於明年夏天結束。 伊朗的法律抵制他再連任,所以在他卸任以前,似乎定意儘可能的嚴重破壞中東。

根據《德巴克檔案》,有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伊朗的革命衛隊」(Iran”s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 簡稱IRGC) 已經躍進了敘利亞的內戰戰場,承擔任務要將「亞拉瓦‧沙比亞民兵」(Alawite Shabbiha Militia) 轉型成一支新軍團,照「耶路撒冷聖城軍旅」(Al Quds Brigade,Al Quds是阿拉伯語,意思是耶路撒冷) 的模式重新訓練、組織他們。「耶路撒冷聖城軍旅」乃是「伊朗革命衛隊」在國外舞台進行恐怖行動的秘密手臂。

根據軍事消息來源報告,當「亞拉瓦‧沙比亞 民兵」轉型成功,「阿薩德」額外的就有一支具有5─6萬名專門的亞拉瓦軍人 ── 「敘利亞革命衛隊」的核心組織供他使喚。消息來源又指出,「德黑蘭」向敘利亞保證會提供適合「耶路撒冷聖城軍旅」使用的武器。所以,除非「阿薩德」在過渡時期被推翻(明顯的有可能),敘利亞的這位統治者加上伊朗的政府,將指揮在中東最大的特種作戰武力。

為了執行這項計畫,每天伊朗都以飛機從「伊朗革命衛隊」的基地,大批的將人員與武器空運到敘利亞。大部分的飛機降落在大馬士革的軍事機場;有些則降落在敘利亞的其他據點。這些飛機載有大量的「伊朗革命衛隊」及「耶路撒冷聖城軍旅」的軍官與教練,以及足夠的武器供「沙比亞戰鬥人員」的訓練及之後出去作戰的使用。《德巴克檔案》軍事消息來源透露,到了本週的一半以前,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人員會增加到2,200人。

為了將其人員與配備運到敘利亞,伊朗必須飛經伊拉克。雖然美國,包括「歐巴馬」總統也出面調停,仍勸不動伊拉克總理「諾李‧亞瑪里奇」(Nouri Al-Maliki) 容許伊朗取捷徑行經伊拉克的領空。「亞瑪里奇」顯然不願聽美國的勸告。這是這位伊拉克的領導者深深認為美國懦弱無能的另一個證明。

在此緊張的時刻,「德黑蘭」願意冒險從自己國家抽調在戰鬥職務的軍官、將領與武器,證明伊朗的策略家們所獲得的兩個結論:(1) 他們估計美國和以色列已擱置了對伊朗的核方案動用武力之計畫。而且(2) 即使他們真的發動了偷襲,伊朗部隊數千名在敘利亞邊境的士兵會傳叫隨到,必能威脅以色列。

一點也不錯。而且這是使以色列生存的危險如此實際的其中一件事──也許比其歷史中任何其他的時刻更迫切。之前有一次或兩次,這個微小的猶太民族國家似乎(暫時)就要殞滅了,卻總是存活了過來。現在再次地,活結漸漸收緊到一個地步:失去了西方其往昔的恩人,她只有一個地方可去──在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面前屈膝。

以色列會使用「電磁脈衝武器」嗎?
對本文的作者而言,以西結書38-39章敘述萬國來侵略以色列的這件事似乎不太可能發生, 鑑於經文所形容的狀況──尤其是仰賴馬匹為交通工具──實在不吻合現代的世界。事實上,電影「末日迷蹤」(Left Behind) 描述從空中,而非從地面侵略以色列。若是那樣的話,「馬」與「劍」(以西結書38:4) 顯然乃是比喻。

然而,在近期的《今日以色列雜誌》(Israel Today)中,卻提到若以色列攻擊伊朗,她很有可能使用令人畏懼的「電磁脈衝」(Electromagnetic Pulse, EMP) 炸彈。EMP炸彈不會使人類致命,但在地表上空引爆時,會發出一種強大的脈衝,足以使在地表上一切的科技發明受干擾而無法使用。那表示從車子到飛機到電腦都將故障。若對伊朗使用這種炸彈,會將使伊朗回到「石器時代」。在這樣的情況下,伊朗將沒有任何「能使用」的飛機、坦克、飛彈、炸彈、潛水艇 ── 或任何依賴電子科技的武器。

所以,從邏輯上來說,若伊朗想侵略以色列,他只能使用馬匹及原始的武器。最近《倫敦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說以色列明顯有可能考慮使用這這種方式阻止伊朗的核武發展。

「電磁脈衝」會產生一種非致命的「伽瑪能量」(Gamma Energy),這能量會與電磁場發生作用,產生強有力的電磁震盪波 (Electromagnetic Shock Wave)。這震波能破壞電子產品,尤其是用於伊朗核武廠的儀器。而且,這震波會癱瘓伊朗的電路及交通與財經的通訊系統,導致經濟崩潰。

最近,曾在中東工作過的「喬‧蘇沙羅」醫師 (Dr. Joe Tuzara) 說:「萬能牌在以色列的手中 ── 牌上寫著電磁脈衝(EMP) 。若以色列選擇使用她其中一種『耶利哥三型飛彈』(Jericho III Missiles),在高海拔區域對伊朗北部中心引爆一個電磁派衝的彈頭,那在地面上不會發生爆炸或輻射效應…但是,伊朗在『佛多』(Fordo)、『拿坦茲』(Natanz)及其他分散在別地方的濃縮鈾離心機 (enriched uranium centrifuges) 將會被凍結數十年。」(資料來源:israpundit.com,9月9日)

「納坦雅胡」把美國拒絕畫的紅線畫了出來
我個人收看了9月27日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在聯合國的演說。他說得相當好,並得到好幾次的掌聲,雖然從攝影機的角度,看不出是誰在鼓掌,但是猜得出絕對不是伊斯蘭教的國家。述說了歷史、提到以色列長期存在於應許之地,並且下決心絕不會再度被連根拔除之後,「納坦雅胡」提起伊朗的核武問題。他說一個核子武器有好幾個構造,包括一個引爆器 (雷管)。他說,試圖去找「雷管」而將它毀滅並不是明智之舉,因為在一個相當小的地方它很快地就能被製造。反之,焦點應當放在阻止伊朗累積大量的濃縮鈾,那是炸彈所需的主要成分。然後他展示了一個說明圖。

圖上畫了一個上方有根導火線的舊式的圓形炸彈 (形狀有點像個圓球朝上的燈泡) 。這個炸彈有三個部分,每個部位都清楚顯示伊朗目前的核武已發展到什麼地步。圖中最大的部分,是佔了整個任務70%的低等級的鈾濃縮階段,而且已經完工了。第二部分代表佔了 20%任務的中等級的濃縮鈾階段,伊朗仍在進行這個階段。最後的10%,代表炸彈完成以前的階段,明年夏天以前伊朗可能就會完工。

他說大問題是,在哪個階段我們再也無法阻止伊朗的核方案?他宣佈紅色警告線必須在伊朗進入最後階段以前畫出,而那距離伊朗完成核武只差幾個禮拜而已。換言之,紅線必須在第二階段完成前就畫出。

「納坦雅胡」敘述了在歷史中,有多少次由於畫了紅線,而避免了戰爭,而非引起戰爭。然後他說:「我相信若清楚的面對紅線,伊朗就會打退堂鼓。」本文作者的觀點是,因為其實伊朗要的是核戰的「混亂」(他們相信那會使伊斯蘭教的救世主「馬哈迪」(Mahdi) 現身),所以紅線並不會使他們打退堂鼓。但是我不敢與「納坦雅胡」總理的邏輯與推理作比較。希望他是對的。

最後「納坦雅胡」呼籲那些在場的人「重新委身」,保衛世界各地那些為人們所珍惜的各種傳統價值觀。

「那使太陽白日發光,使星月有定例,黑夜發亮,又攪動大海,使海中波浪匉訇的,萬軍之耶和華是祂的名。祂如此說: 『這些定例若能在我面前廢掉,以色列的後裔也就在我面前斷絕,永遠不再成國。』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利米書31:35-36)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 Lonnie C. Mings )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透過聖經的視野,他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陳冠妤翻譯、CFI潤稿,特此致謝!
警醒守望
2012年十月/ 猶太曆 5773年

「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羅馬書8:26-27)

橋樑建築師
聖靈在教會動工時,會感動全體會眾積極參與- 每部分的服事都是重要的。我發現在神國度裡有建築師和工程師。換言之,我發現了那些看見了計劃以及那些實際讓計劃活現出來的人。肯定的,我們必須有這兩者。神有方法使我們連結起來,以完成最後祂渴望達成的。使徒保羅對以弗所的信徒說:「全身都靠祂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以弗所書4:16)

來看看「傑克遜」 (Stonewall Jackson) 的故事。當軍隊需要橫越山溝,他便聆聽工程師討論甚麼是興建能抵達另一邊山溝之橋樑的最佳材料。才聽了幾分鐘,「傑克遜」便回應說:「給我一些原木」,他不是個在行動前花費許多時間作預備的人。特別在戰爭中,有時領導者必須簡明地說:「給我一些原木」。

在其他的時候,神要我們等候祂的方式去對抗敵人。那是以祈禱而催生的最重要戰略。世界上有很多信徒被動員進入代禱行列。在代禱行列的我們在懇求時需要用許多時間聆聽。一位真實的代禱者知道要停下來聆聽聖靈催促我們為甚麼事祈禱。

「甚願我的民肯聽從我,以色列肯行我的道,我便速速治服他們的仇敵,反手攻擊他們的敵人。」(詩篇81:13-14)

一些禱告信,就如這一份,是幫助你祈禱的指引。但若是你只是單單隨著我們的建議去祈禱,可能會是不完滿的。 請以這些祈禱信作為藍圖 ── 一項幫助你和世界上其他的代禱者一起強化禱告的工具。期盼聖靈賜給你進一步的任務,去強化屬靈爭戰線。

我們被教導要用靈禱告,因為我們不曉得怎樣禱告。還有,神不想讓敵人知道一些事情,所以聖靈為我們代求。代禱就是聖靈和我們的靈聯合去攔截撒旦的計劃。這是在地上成為天地間的橋樑、以破除那些攔阻神旨意與作為的一股強大的力量。 (「給我一些原木!」)

「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 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羅馬書8:26-27)

「幫助」這詞彙的意思是 「一起緊握」。讓這對你是個鼓勵,知道神差遣聖靈來與我們合力,使神的旨意成就在地上。

每個人都蒙召代禱 – 攔截敵人的計劃。當你們用時間去代禱並向天父祈求時,請記得要聆聽。我們極需知道要為甚麼代求,所以在末後的日子神能成就祂在地上的工作。

覺醒
許多的領袖呼籲沉睡的教會要覺醒。我們需要復甦為以色列的禱告,並成為耶冷撒冷城牆上的警醒守望者。讓我們聆聽聖靈所要說的話。

「再者,你們曉得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羅馬書13:11-12)

每天的任務
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啊,愛你的人必然興旺。願你城中平安,願你宮內興旺。」(詩篇122:6-7)

• 為猶太人能夠自由地禱告向神呼求
猶太人若試圖在聖殿山禱告是會被捕的。我們應當求天父為他們開啟能在主的聖山上禱告的門戶。「一些聖殿山的機構採取一項行動,呼籲管理當局在耶路撒冷最神聖的地點全然地將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分隔。」 (www.israelnationalnews.com)。我們明白猶太人在他們的地土上禱告的需要,但不同意在以色列境內分割任何區域。懇求神在祂無限的智慧裡,在聖殿山的場地賜給一處祈禱的位置。

• 為邊界的保護禱告
敘利亞的戰爭已漫延至戈蘭高地、有新的船隊載運可疑的貨物駛往迦薩、一架來歷不明而無人駕駛的偵察機(無人駕駛的飛機)由地中海方向飛來侵入以色列的領空時被擊落。請為全部的邊界禱告
── 包括沿海地區能受到神的保護。

• 為人民禱告
迦薩不斷地向以色列發射更多的飛彈,而 真主黨威脅要佔據加利利地區。

感謝神,因為總理決心保護此蒙福之地和人民的未來。媒體批評並報導對總理政見的爭議。我們得知他的內閣有分歧,有些人要求提前選舉、甚至將國防部長撤職的地步。

• 齊心為約旦禱告
阿拉伯之春正在影響約旦並挑戰阿卜杜拉國王的政權。自1967 年戰爭以來,約旦對阿拉伯鄰國展示極度的尊重和克制。 我們應該祈禱穆斯林弟兄會無法成功地顛覆約旦。

• 繼續為美國禱告
美國總統大選對以色列有著莫大的關係。美國需要重新支持以色列,不單為以色列緣故,更是為了她自己的安全與福祉。

「若非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非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詩篇127:1)

「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世記12:3)

在耶路撒冷守望,

本文由「羅比及湯米‧柯爾曼」(Robbie & Tommie Coleman) 所撰、Juliana Chan 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
—————————————————————————————————————————-
「基督徒以色列之友」(CFI) 簡介
「基督徒以色列之友」 (Christian Friends of Israel, 簡稱CFI) 是個慈惠、非營利的福音派國際性基督徒事工,總部設於耶路撒冷,並在全世界都有代表的辦事處。CFI主要的目標,是教導教會其希伯來的傳承 以及聖經中教導我們對猶太人的職責,並透過在以色列的各項外展事工,成為以色列的祝福。這些目標乃是透過我們各項外展的事工和月刊與季刊而達成的。CFI 在耶路撒冷有個配給中心,已幫助了大約二十五萬個新移民。 CFI耶路撒冷總部的網站:http://www.cfijerusalem.org ; CFI中文網站:http://www.cfitaiwan.org。

CFI在以色列的外展事工:
「禱告城牆」事工:連結列國的基督徒以禱告遮蓋全以色列的城鎮、村莊、集體農場及屯墾區。 「飛彈災民」事工:協助受飛彈攻擊的社區居民。 「翅膀蔭下」事工:將安慰及實際幫助帶給受恐怖分子攻擊的受害者與家人。 「未被棄絕」事工:協助「納粹大屠殺」的生還者。 「在後的要在前」事工:協助榮民及以色列社會中最貧窮及受忽略的人。 「未來指望」事工:協助在以色列有需要的衣索匹亞裔猶太人。 「大衛的盾牌」事工:協助在以色列軍隊服役的士兵。 「初熟的果子」事工:協助主內猶太裔及阿拉伯裔的肢體。 「希望之門」事工:協助在以色列各式各樣貧困的人。 「預備新婦」事工:提供新人婚紗禮服。 「敞開城門」事工:協助需要幫助的新移民。 「傳播媒體」事工: 提供全球的基督徒CFI的刊物、影音教導資源及網頁資訊。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