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1,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125 析讀大衛(18) ~ 死於非命

析讀大衛(18) ~ 死於非命(撒下 6章)

因押尼珥被約押所殺,掃羅之幼子伊施波設亦被屬下殺死,結果南北兩國對峙局面終暫時完結,大衛能統一天下成為整個以色列民族的君王。

大衛登基後兩件事藉得我們探討:一是建都耶路撒冷,二是搬約櫃回來引致烏撒之死。

1. 建都耶城(撒下 5:6-10)
當大衛統一全國後,他第一件事要作的便要找一個合適地方作首都。昔日掃羅以他的家鄉基比亞作首都,那是一個沒有怎樣重要的地方,大衛有聰明的計算,若他選希伯崙作首都,會使北面的以色列人不滿,若以自己的家鄉伯利恆為首都,則未免太輕率,因那是一個小城,故此他選擇了耶路撒冷,此城位於迦南地,有高山環繞,地勢高聳(聖殿只是在伯利恆的部份),那可以鞏固自己的政權,在軍事上能有好的步署,故此這選址很重要。

「耶路撒冷」是古老的城,大衛年代已很出名,遠在約書亞分地時已將此地劃予猶大支派,但該城地勢險要,在險峻的高原上,易守難攻,故此他們一直不能奪取此地,「至於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猶大人不能把他們趕出去,耶布斯人卻在耶路撒冷與猶大人同住,直到今日。」(書 15:63)

耶布斯人是迦南地原居民,他們據守著此城,大衛要攻取此城絕不容易,他們甚至輕蔑大衛及其軍隊,嘲弄他們「耶布斯人對大衛說:『你若不趕出瞎子、瘸子,必不能進這地方』」(撒下 5:6中),這句話意指我們一些盲的、跛的守著這城你們也不能打贏我們。大衛心中不忿他向下屬發出呼籲「誰攻打耶布斯人,當上水溝攻打我心裡所恨惡的瘸子、瞎子。」(撒下 5:8中),他甚至宣告誰人能帶領下屬攻此城的可以作元帥,『誰先攻打耶布斯人,必作首領元帥。』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先上去,就作了元帥。」(代上 11:6),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正如昔日掃羅發重賞予打敗歌利亞般,結果他們終於攻陷了耶路撒冷(撒下 5:7, 9),「錫安的保障」可譯「錫安的要塞」,這是舊約第一次提及「錫安」,但大衛改名為「大衛的城」,從此以此為宗教及政治中心,這字泛指聖殿山(詩 78:68-69),耶路撒冷及猶大地等。

這簡單的記述其實背後包含了不少艱辛與努力,因耶路撒冷是一個很難攻取的要塞,故此耶布斯人才有這狂妄的誇口──連瞎眼、瘸子守城敵人也不能攻入,這亦是大衛為甚麼要懸重賞,帶領得勝者可作元帥,這記載背後所付出的並不是我們這一代人所能完全了解,但深信有神的保守及他們的努力。這簡單的描述給我們很大的提醒:-
選址是很重要 困難但不放棄:大衛認定那地方的重要性故定要攻取,當然當中定要確認是否神的心意,若然,有神那裡豈有難成的事? 不需理人輕蔑:或許人覺得我們無用、無力量,或許好像很難克勝,但仍要努力,終於一天能凱旋而歸。「大衛日見強盛,因為耶和華萬軍之神與他同在。」(撒下 5:10)這句話成為這段落的小結,為大衛的成功下了一個神學性的解釋,因為神的同在故此他能強盛,所以我們要作的主要審視是否有神的同在!

及後我們更看到推羅王希蘭將香柏木運到大衛那裡,並差派人給他援助(v.11),我們相信面對前面艱辛,看似難以完成的任務,神必會給我們開路及透過其他人給我們援手,故此我們要的是要好好仰望神!

2. 約櫃回城
我們看到大衛並非是一個完美的人,他有其虛假的一面,會為自己的利益欺騙及利用他人,但為甚麼神會揀選他呢?當然這是神的主權,但神也不會無緣無故揀選一個人,大衛能被神所揀選最重要的因素是他愛神、重視神,承如他看到歌利亞辱罵以色列人,他為神發出神聖忿怒而出戰歌利亞,是次我們又一次看到大衛對神的愛具體表現,搬約櫃回國。

在此我們先了解約櫃的背境:

約櫃的呎吋大小記載在出埃及記 25:10-22, 37:1-9,櫃的長度約3.75呎,寬度和高度約2.25呎,其功能是存放神的法版(出 25:16, 21)及表示神的同在,神與摩西相遇的地方,並吩咐他要傳話給以色列民。

約櫃在曠野期間被建造─>它成為以色列人在曠野中作引導>約櫃安放在示羅的會幕中>被以色列人抬約櫃到以便以謝的戰爭中希望藉此打勝仗(撒上 4:1-4)>結果約櫃被擄至非利士地,但非利士人的大袞像不單仆倒在約櫃前,非利士人更患上重病>送回給以色列人(撒上 4-6章)被送到伯示麥(撒上 6:10-18)>約櫃送到基列耶琳亞比拿達家中,一停便停了20年(撒上 6:20-7:2)。

大衛深深體會神的愛,他的國已漸漸安定下來,自己亦開始建造皇宮,但當他看到代表神同在的約櫃卻流落民間,不受尊重心中感到難受,故他便要將約櫃迎接回來,「大衛起身,率領跟隨他的眾人前往,要從巴拉猶大將神的約櫃運來;這約櫃就是坐在二基路伯上萬軍之耶和華留名的約櫃。」(撒下 6:2)這對神的愛、為神的榮耀著緊的心得神的喜愛與祝福,今天我們對神的愛──熱切的心又如何?正如哈該書中神責備回歸的以色列人他們單顧自己的事,而神的殿需重建卻無人理會,因此他們得到的卻失去,「『這殿仍然荒涼,你們自己還住天花板的房屋嗎?現在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省察自己的行為。你們撒的種多,收的卻少;你們吃,卻不得飽;喝,卻不得足;穿衣服,卻不得暖;得工錢的,將工錢裝在破漏的囊中。』」(該 1:4-6),故此有陣子我們覺得自己好像陷入一些不好的境況中,也需反省自己對神的態度如何!

3. 隆重其事(撒下 6:1-5)
我們從6:1-5中看到大衛是很隆重地迎接約櫃回來,大衛挑選三萬人將約櫃放在車上,這車由牛拖著,而亞比拿達兩個兒子趕車,其中一個兒子亞希約走在前頭,烏撒則在牛車旁,且有龐大的樂隊演奏、歌頌、跳舞(v.5),可見大衛對此是隆重其事,絕不是輕率,這態度也是值得我們欣賞。

4. 悲劇突至(撒下 6:6-8)
但這事卻引來一個悲劇,那牛行到拿艮的禾場,但牛失前蹄,在旁的烏撒很自然地伸手扶那約櫃,神卻因此向烏撒發怒而擊殺他,他便死在約櫃旁。我們會質疑神為何如此?

烏撒這行動反映出約櫃不是龐然大物,因一幅巨牆倒下我們不會手撐它而是逃避,而且這是自然反應,在那剎那間是很難用理性去分析,但出於好意仍要死,神是否過份呢?

5. 死於非命
大衛雖然尊重神,並且用新車搬運約櫃表示約櫃的神聖不容被沾污。甚至外邦人──非利士人──對這聖物也有這種認識,當日他們要送回約櫃給以色列人也是如此,「現在你們應當造一輛新車,將兩隻未曾負軛有乳的母牛套在車上,使牛犢回家去,離開母牛。把耶和華的約櫃放在車上,將所獻賠罪的金物裝在匣子裡,放在櫃旁,將櫃送去。」(撒上 6:7-8),但這並不是正確的方法。

約櫃的構造其中一點是櫃腳要鑄四個金鐶,每邊兩個,再用皂莢木作兩根杠,且要用金包著表示尊貴,然後穿過兩個環,不能抽出來(出 25:10-15),要移動時則由祭司抬著行走。當日他們過約旦河時也是祭司抬著約櫃,子民遠遠跟隨(書 3:3-6),河水分開安然過河。攻打那牢不可破的耶利哥城也是由祭司抬著約櫃行在百姓面前,繞城而行(書 6:1-16),故此他們很清楚知道約櫃絕不是用車運送,用牛拖行,而且沒有任何經文指出亞比拿達一家是祭司,故此他們並不應在約櫃前、旁而行。

約櫃是神聖的物品,代表神的同在,人絕不能用手觸摸,「將要起營的時候,亞倫和他兒子把聖所和聖所的一切器具遮蓋完了,哥轄的子孫就要來抬,只是不可摸聖物,免得他們死亡。會幕裡這些物件是哥轄子孫所當抬的。」(民 4:15),另有類似的禁令「只是他們連片時不可進去觀看聖所,免得他們死亡。」(民 4:20)。事實,當日非利士人送回約櫃予以色列人時,一些人看熱鬧般觀看約櫃,結果被神判罰,七十人因此死亡(撒上 6:19),可見他們應很清楚神的禁令但仍違規,故此遭到此刑罰。

大衛所作是出於好意,他用自己以為最好的方法去運送約櫃,故他也要承擔部份責任。「好心做壞事」,壞事仍是壞事,不能因為”好心”而變成”好事”。非利士人是外邦人,他們不認識神的律法,用牛車車約櫃神是體諒、接納,但神的子民並不是不知道,因有明確的律法、有歷史的教導、有經驗的引証,故此烏撒是「死於非命」──死於沒有依從神的命令。

這事給我們不少提醒,大衛所作的動機是好,並不是依從神的規定便會出問題,另外神話語是絕對,神的要求是嚴格的,約櫃是極度神聖的物品,但同時有高度的危險性,正如神是滿有恩典、憐憫、慈愛,但同樣是尊貴、榮耀及滿有權能。歸向神是祝福,但不依從神心意而行也會帶來極嚴重的後果,「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來 10:26-27,31)因我們再沒有不知者不罪的藉口。

我們可有反省我們的敬拜態度如何?在敬拜時我們的衣著、專注能蒙悅納嗎?這是我們對神認識不夠、輕率所致,願我們有好的反省,免得我們的敬拜得不到祝福,反遭咒詛。

大衛因此亦感到驚懼,「那日,大衛懼怕耶和華,說:『耶和華的約櫃怎可運到我這裡來?』」(撒下 6:9)大衛與神關係很少用「懼怕」描述,這字基本意義是「敬畏」,神是輕慢不得,但因這次的錯誤而使大衛產生懼怕、恐懼的心,但亦因此使他再運約櫃時便不再出錯,大衛因為懼怕便不敢再將約櫃送到他那裡,而將約櫃運到俄別以東那裡。這節經文有些要澄清,按 代上 15:18, 24, 25我們得悉俄別以東是利未人,而非迦特人,故或許是指「迦特臨門」,這是利未人的城(書 21:24-26)。

6. 再運約櫃(撒下 6:12-19)
約櫃在俄別以東家停留了三個月,但神卻大大的祝福俄別以東及其家人,這成了強烈的對比,這消息傳到大衛那裡(v.12),大衛知道神必賜福遵從祂命令的人,他信心再恢復,於是再次將約櫃運到自己的城中,但是次他絕不敢輕率,小心謹慎行事了。

由v.13-15由祭司抬著約櫃行走,「那時大衛說:『除了利未人之外,無人可抬神的約櫃;因為耶和華揀選他們抬神的約櫃,且永遠事奉他。』」(代上 15:2),且反省到當日烏撒之死真是死於非命,「因你們先前沒有抬這約櫃,按定例求問耶和華我們的神,所以他刑罰我們。」(代上 15:13)據歷代志所記他吩咐利未人的族長和他的兄弟要好好自潔(代上 15:12),這樣才配得事奉神,並要求他們按神的命令用肩抬約櫃,並且由利未人組成一隊樂隊迎接約櫃,吹號奏樂(代上 15:16),更在約櫃到之先預備好地方──帳幕──收藏,而且起行了六步大衛便獻牛、羊為祭,並穿著細麻布的以弗得在神面前歌頌跳舞,當約櫃運回城中安放在早早預備的地方,之後再獻燔祭與平安祭,並為子民祝福,再將祭物分予每一個人,結果是皆大歡喜。

可見人會犯錯,甚或是無心犯錯,但錯既成事實,我們便需承認、悔改,神會悅納,但重要是不再犯,重回正軌。我們看到大衛便是一個好的示例,是次搬運約櫃與之前的拉雜成軍、沒有好的組織大相逕庭。(歷代志上15章更詳細記述搬約櫃之事,請自行閱讀)

7. 夫妻決裂(撒下 6:16, 20-23)
那時大衛強逼取回已改嫁的第一任妻子掃羅的女兒米甲在窗戶觀看大隊怎樣迎接約櫃入城時看到大衛在隊伍前「極力跳舞」(v.14)、「踴躍跳舞」(v.16),覺得他有失君王的尊嚴而心中輕視他。

當大衛回家時她便出言嘲諷他,「大衛回家要給眷屬祝福;掃羅的女兒米甲出來迎接他,說:『以色列王今日在臣僕的婢女眼前露體,如同一個輕賤人無恥露體一樣,有好大的榮耀啊!』」(撒下 6:20)因那以弗得的衣服或許是較短而露體──大衛一定有穿褲,但卻露出內裡的褲子,似是有失身份,她用「輕賤人」揶揄大衛,這字是指「匪徒」,社會上不守規則的歹徒,「臣僕的婢女」指最卑賤的婢女,是很大的侮辱,事實夫婦爭鬧時用的字眼是”最絕”的。其實她們兩人的關係一直不好,大衛對她未必有真感情,之前的經文是說大衛樂於作「掃羅的女婿」,此段經文三次描述米甲是「掃羅的女兒米甲」而不是稱「大衛的妻子米甲」便可反映出來。他們彼此間有很大隔膜,米甲更心中不忿要再回歸大衛身邊,她原有好的家庭卻被大衛拆散,故此是次的嘲諷只是將她心中的意念暴露出來而已!

大衛也毫不留情反擊(v.21-22),他指出是神放棄了他父親掃羅故才由他取代,這話也包含著輕視掃羅,最終的結局是「掃羅的女兒米甲,直到死日,沒有生養兒女。」(撒下 6:23),即她被打入冷宮,兩人再沒有任何交往、親密關係。可憐的米甲最終是鬱鬱不歡而死,她是一個悲劇人物。

無論怎樣,我們看到夫婦關係不好是人間地獄,最大的傷害乃是夫婦兩人,願我們引以為鑑。

是次的信息提醒我們不單不要「好心做壞事」,更要對神有尊重、敬畏的心,按神的教導、心意而行,免得我們一天「死於非命」。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