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九日 孔子需要婚姻輔導嗎?(二)

孔子在「修身」方面,確實有過人之處,生活上有嚴格的紀律,為了方便工作,他穿的衣服,右袖要比左袖短一點。孔子對食物的苛刻要求,詳細記錄在《論語‧鄉黨篇》:「食不厭精,膾不厭細。食饐而餲魚餒而肉敗,不食。色惡不食,臭惡不食。失飪不食,不時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醬不食。肉雖多,不使勝食氣;唯酒無量,不及亂。沽酒,市脯,不食。不撤薑食。不多食…」簡單來說,他要求烹調食物火候適當,色香味美,還堅持要飲自家釀的酒,吃自家製的肉脯。在生活細節上的挑剔,可能會促使夫妻關係不和。試問妻子如何能忍受一個「食不語,寢不言」、嚴肅而毫無情趣的丈夫呢?

孔子開辦私塾,在學生面前有尊崇的形象。亓官氏卻是嘮嘮叨叨的小女子,常常埋怨為人師表的孔子不能賺取足夠的家用,又不留情面地數落學生送來的禮物。古代有七出之條:「婦有七去:不順父母,去;無子,去;淫,去;妒,去;有惡疾,去;多言,去;竊盜,去。」亓官氏正是犯了多言的毛病,難怪孔子說:「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一個懂得因材施教的聖人,深得學生的愛戴,卻輕視妻子的地位,沒有好好提高妻子的文化水平,導致夫婦在思想領域的差距越來越大。難怪亓官氏誕下孩子之後,孔子大有可能放棄「齊家」而專心發展理想,只顧「治國、平天下」,週遊列國去也。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