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福音手冊)拾玖。受苦的主

一‧三十塊錢(太廿六 15)

原文作三十個阿居里亞ἀργύριον,即三十舍客勒銀子(出廿一32)。這是一個奴僕的身價,也是一只毛驢的價錢。主虛己到為三十塊錢奴僕的地步。在被賣之夜,被人捉拿,隨意侮辱,連一只毛驢也不如。

二‧客西馬尼之戰

「耶穌却門徒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太廿六36)。憂愁,極難過,甚憂傷極傷痛,驚恐,幾乎要死(太廿六 38~39,可十四 33~34)

主在客西馬尼心靈中的憂傷難過,較之十字架被釘時更甚。人人注意主被釘時流血之「苦」,而忘了祂被賣之夜的「痛」。十字架不過是主痛苦的結晶,被賣時卻是主痛苦的前奏。十字架是「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那呼聲的實現,被賣之夜是「看哪!神的羔羊,背負世人罪孽的」,那宣告的真情(約一 29)。

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 大聲哀哭,流淚禱告(路廿二 44,來五 7)

背負世人罪孽,何等不容易!雖然天使下來加祂力量(路廿二 43), 然而祂仍然要滴大汗,出大聲,流大淚,才能勝任。祂的苦,比博士們送來的沒藥更苦,祂的苦是用大汗珠調和著眼淚而成的。祂出的汗寫成那救恩偉大的音樂,祂流的淚畫成救恩偉大的圖畫。

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 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廿六 39)

主耶穌的動態何等令人佩服!祂冒險地要與黑暗的惡魔和惡魔的寵臣們「惡人」決鬥,然而祂不自誇,不冒失地進行,雖然飲這「苦杯」並不是祂的意旨,乃是父的意旨,然而父的心和祂自己的心現在已經打成一片。雖然人看來「死」是一種失敗衰落的象徵,然而祂默許它的完成;雖然「被釘」帶來給祂的是痛苦與殘酷,然而祂甘心接受這非常的命運。

擺在面前的不過是黑暗、孤獨、咒詛與遺棄,壓在身上是千萬人的罪孽和數十世紀的刑罰,然而祂具有超人的能力,超千萬人的能力去對付。祂來,不是要照著自己的心願去謀求個人的幸福與光榮,祂來,是要完成父的使命,要為千萬的靈魂和無窮的世紀創造一件絕對偉大的事業。

祂禱告、禱告,三次禱告,大聲哀哭的禱告,流淚流汗懇求:

「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不要照我」似乎是失敗和恥辱的記號,但「只要照你」卻豎立了那永遠勝利的旌旗, 祂順服父的旨意,而且完全順服,祂喜歡父神的旨意,「是的, 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從太初就作一個甘心順服父旨的,祂虛己為人,是順服最美的圖畫,祂一生為人,是一首順服的歌曲。現在呢?祂要順服到底,但是順服到底以前,祂必須有決鬥。

祂明知要飲這苦杯,而且屢次對門徒預告祂的死,難道祂就不會痛苦?不,不是的,祂實在感覺飲這苦杯是極其痛苦難堪的事。

孤    單

門徒四散逃跑離開祂,讓祂獨自一人落在仇敵手中任意侮辱。吃過五餅二魚的五千人,和吃過七餅數小魚的四千人,忘了這位不肯作王的耶穌。祂被那些吃過餅得飽的人批評,駡祂是迷惑人的人,那些歡迎祂向祂高聲喊和散那的人,遠離了這位道理深奧、難以聽懂的大衛子孫。他們變了心,大聲喊「釘祂十字架」,祂會被公牛似的羅馬兵士把祂手腳釘穿流血,祂會被那從未離開祂的父神所離棄; 祂要被那古蛇傷害祂的腳跟,祂要成為被咒詛的,祂要嘗那最難嘗的死味,祂要和一切有肉體的世人一般被埋葬在墳墓裏。

祂的順服起了波浪,祂自己的意思不願意受這苦杯,祂希望神所愛的門徒與祂一却儆醒,一却禱告,在精神上支持祂,在這一場惡鬥裏和祂站在却一的陣線上與敵對抗。是的,人的意思, 即「肉體的主張」,常常和神的意思相反。祂從來沒有違背過父神,祂一直跟著那完全順服的路綫踏上征途,但現在卻不敢再走, 站住了看看前面有何變通的辦法,祂若不喝這苦杯,也沒有人能指證祂有罪。這苦杯要從祂面前挪去, 在神的能力看來,是何等容易的一件事!祂曾回答仇敵一句話「我就是」,使敵人後退倒在地上(約十八 6)。

然而,那不是父的旨意,父要領祂進入最深的痛苦,領祂越過最大的死亡,這是一切福樂的根基,不但是為全人類和整個宇宙謀幸福,也是爲基督個人造就成那極大的榮耀與贊美,祂必須經過死,才配得爲萬王之王,祂必須喝這苦杯,才能被萬人口稱祂爲主。痛苦,不過是暫時的,但所造成的榮耀,在空間與時間兩方面是無限無量的。

主若不喝這苦杯,神那永遠的計劃會完全被破壞,那是神很大的損失,是宇宙和全人類的大不幸; 祂若拒絕接受這苦杯, 神的大愛無法向世人顯露, 主的宏恩無法向世人涌流出來,是的,主不肯選擇那容易的道路,祂為人預備那上好的福份而完成這一段最艱苦的旅途,讓我們存感謝的心唱:「你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因爲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買了人來」(啓五 9,12~13)。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