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創造)群鳥飛舞

Murmuration

香港蘇美靈

在電視有專們播放動植物生活的頻道,今紹動物世界那多姿多彩的形態和活動,包括雀鳥、魚類、哺乳類動物的求偶舞蹈、蝴蝶在花朵間飛舞、海豚的表演、萬馬奔騰的豪壯情景和千萬隻動物大遷徙的奇觀。還有海底的動物色彩繽紛的外形,但牠們卻是色盲的,甚至連眼睛都沒有,可是這些都是人類可以欣賞的。

在北半球有些雀鳥例如椋鳥和黑腹濱鶮,數千隻的同時在天空飛舞。牠們的舞姿令人嘆為觀止,因為牠們向某方向旋轉、或向東、向南、直線飛翔,形成一個立體的「圖案」,這圖案瞬息間會變形成為另外一個形態。牠們在天空飛翔彼此協調有規律、節奏,卻是沒有任何舞台編劇在導演的大匯演。

蔚為奇觀

在天空中有飛鳥作出令人目不睱給的表演,在水中,卻上演另一場水上韻律舞蹈,你會看見一大群(數以千尾的)魚好像耍雜技般的旋轉成渦狀,球狀、在中央的魚兒游得較外邊的慢,形成一個立體的圖案(24頁右圖)。雖然牠們自己看不見這一場表演,但人類卻可以攝錄和欣賞這些魚的舞姿,牠們沒有編劇指導或指揮牠們向那一個方向游,但牠們卻協調如一隻動物,更沒有預先採排才上演這許多花式。

動物學家嘗試打開這些動物行為之謎,究竟如何可以演出這些舞姿?是從什麼地方「進化」出來的。他們推論這技能早已藏在牠們的基因內,正如蜂會採花蜜、蜘蛛會結網一樣,所以牠們並非從什麼地方學回來的,因為此舉可以保護牠們免受敵人的襲擊,又可以集體覓食,是生存重要因素。

群鳥飛舞

早在春秓戰國時代,中國人已觀察大雁遷徙在天空的奇景,牠們在春天向北去,秓天往南飛,從不失信,數以百計、甚至千計的大雁匯集在天空排成「人」字形,一旦減速,由人字變成一字形。古代不少詩人以雁吟詩寓意,讚嘆牠們按時令,彼此協調,得以生存。例如秓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漢劉徹《秓風辭》)

現代不少軍機在國家慶典或特別節日上演花式表演,飛機師要調較適當的距離和飛行速度,不致相撞(但意外卻時常發生),但數目有限,有時只有數架,最多十多架,難有成千上萬的飛機同時飛行。況且他們要排練多次才可以上演。專家解釋雀鳥曉得利用航天力學,減低消耗體力,增加飛行速度和效率,一大群成人字飛行,但究竟牠們如何計算,則仍是個謎。

創一31「神看   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天下萬物都是神所創造的,而且所造一切都是甚好,祂賦予動物求生技巧,使牠們世代相傳。神更提醒我們:「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裏,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麼」(太六26)。我們何不效法牠們,完全依靠創造牠們的主,供給一切所需。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