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藍調

兒子進了大學,修讀媽媽的老本行-室內設計。朋友聽聞後,都說子承母業,將來一家四口都是設計師。我和妻子一笑置之,也沒有在意孩子能否走上設計師之路。

兒子喜愛藝術,性格裡存有幾分完美的執著,天生擁有創作的潛質,他對設計理論的掌握尤其良好,我們知道他適合修讀設計課程;我只怕他太有自信,反而忽略時間管理。於是我給他三個忠告:一.必須定下學習程序表,按時完成功課;二.必須在「死線」(deadline)之前把習作完成,準時呈交功課;三.細心安排作息時間,保持身體健康。

「準時」是設計師的首要原則,妻子修讀設計時,曾經通宵趕功課,完成功課後閉目養神,卻昏睡過去,誤了交功課的死線,而不獲老師評分。這個教訓讓她從此打醒十二分精神應付工作。我們跟孩子分享這個失誤的經驗,免得他們重蹈覆轍,也要讓他們知道作息的重要性。

兒子在大學的首個學期,功課繁多,他要撰文比較不同年代的設計風格,也要完成各類繪圖習作,無可避免要通宵達旦地工作;我和妻子作為過來人,只希望兒子有效地管理時間,為自己多留一點休息時間。後來由於他有良好的時序編排,他常常最早遞交功課,而且能保持穩定的質素。兒子告訴我們:「每次老師派回已批閱的習作,總是找不到我的功課,原來老師要暫時收下我的習作,留待學期結束後作展覽用途。」

他更自豪地說:「最初,老師們都記不起我的名字;但是由於每次都是我最早遞交功課,他們都記得我的名字了。」

我想想也覺得欣慰,大學教授每天面對百多個學生,若他要記得一位學生的名字,除非那位學生有過人之處(無論好與壞)。兒子成為一個準時交功課的異數,給導師們深刻的印象。

有一趟,兒子要在一星期內完成一連串的繪圖,包括一幅彩色的室內預視圖(interior rendering)來展示他設計的室內空間。他在前半部分的單線和黑白繪圖,都能按時遞交,最後留了一個晚上繪畫彩圖。

我看見他的草稿,線條複雜。作為父親,我要學懂放手,讓孩子自己處理工作進度;但是作為一個設計師,我理應向他提出正確的指引。

我和他商量:「若要我完成一張十八吋乘二十四吋的彩色插圖,恐怕我也不能在一個晚上裡完成。你可考慮使用顏色畫紙,那麼只要添加一點顏色,已經得到豐富的色彩效果。」

兒子也同意我的建議,於是他找來一張灰藍色的畫紙,描繪了初步的構圖。他的設計是在一個方形空間裡凸顯不同層次的階梯,再運用幾何形狀的天窗透射光線,營造光暗的鮮明對比。他的設計相當特別,只要用心完成彩圖,他的作品十拿九穩會脫穎而出。

翌日清晨,我看見睡眼惺忪的兒子和一張尚未完成的圖畫,心知不妙。原來他的構思是要有紫色的調子,於是他在灰藍色的畫紙塗上紫色,可是卻掩蓋不了原本的底色,他惟有通宵達旦地塗色。

我眉頭一皺,說:「如果主色調是紫色,早應該用紫色的畫紙。現在先要準時上課,利用上堂前的時間,減退大部分的紫色,再加強藍調對比,交了功課再算吧!」

兒子也知道這次繪畫的作品,並未達到預期效果,惟有將錯就錯。我以專業角度來判斷,他的預視圖只能得到一般成績,我在車子裡安慰他說:「不用擔心,就算今次未能取得佳績,也領略了經驗,能讓你避免重覆類似的失誤。」

那天,我為孩子不住禱告,願他心裡有平安。晚上我到車站接他回家,他沒有苦口苦臉;反而面露悅色。於是我問他發生了甚麼事?

他興奮地描述課堂裡發生的事情:「我回到課室,集中精神修正顏色對比,剛好在上課前完成大部分的藍調畫面。老師叫我們把作品貼在壁佈版上評核,當所有的預視圖展示出來的時候,只有我用顏色畫紙繪畫,相對其他的圖畫,就顯得十分奪目。」

他接著說出導師的評語:「老師說選用色紙繪畫是相當聰明的抉擇,只是作畫者必須小心處理色彩的對比,這並不是容易掌握的技巧。他認為我在設計和繪畫技巧上做了一個適當的處理,給了我滿分。」

這次孩子取得佳績,確實是意料之外,我猜想他素常的穩定表現,造就了整體的良好評價。我雖然沒有親眼看到他完成的彩圖,卻知道畫紙上最終調教出來的藍調,顯露他盡心付出努力,綻放著豐富的生命色彩。

峰迴路轉的後記 (寫於兒子大學一年學期尾)

上年,孩子進入大學修讀室內設計,每晚都要通宵達旦地趕功課。有一次,險些未能完成設計彩圖,後來卻奪得了佳績。畫作被老師收起作為Year End Show(簡稱YES)的展覽用途。上星期四終於到了YES,我才有機會看見他的完成彩圖,他的展品被選為大學一年級的優異奬,得了一筆小小的奬學金!

孩子,恭喜你啊!努力得到了回報。

不過現在放假了,要早點睡哦!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