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是如何阻擋我們禱告的──1

how_satan_stops_our_prayers

天國的爭戰

約翰·姆琳德·奧斯德弟兄(奧地利)寫於2000年11月

我要分享的是一個在得救之前一直侍奉魔鬼的人所作的見證。他向我所作的見證是那麼的有挑戰性,以致我不想相信。我不得不向主禁食十天,問祂說,“主啊,這是真的嗎?”也就是在那刻主開始教導我當我們禱告時在屬靈的國度所發生的一切。

在這人出生之前,他的父母已經委身于路西法(撒但,領導天使叛變的天使長)。當他還在母腹中,父母舉行眾多祭祀把他獻給路西法。他四歲時就開始操練靈界的能力,而父母開始害怕他。六歲時父母把他交給巫婆培訓巫術。十年後,他在魔鬼的國度大有作為;普通的巫婆都害怕他。

他還是個小孩,但卻做出如此恐怖的事情。到了二十多歲,他已經成為一個手染多人鮮血的青年人,任意殺人。他有能力通過超然冥想的方法離開自己的軀體;而且他能夠漂浮。有時他的軀體可以離地停在空中;有時他能夠在昏睡狀態離開自己的軀體;有時他可以離開軀體進入世界,而把軀體留在後面,這就叫做空中旅行。而且撒但利用這個人摧毀了如此多的教會,拆散如此多的教堂,敗壞如此多的牧師。

有一天,他奉差摧毀一個充滿禱告的教堂。這個教堂有許多分歧和混亂;而他開始對這個教堂下手。但在那時,牧師呼召全體教堂人員禁食。隨著教堂開始禁食,就有許多人悔改與神和好。會眾同心相聚並且開始禱告求神在他們當中做工。他們繼續哀哭呼求神憐憫他們,掌管他們的生命。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這個人三番五次到教堂來以魔鬼的邪靈與教堂作對。但是有先知預言呼召基督徒興起並且與攻擊教堂的黑暗勢力爭戰。

因此有一天,這個人離開軀體開始空中旅行。他率領一隊強大的邪靈軍隊攻擊這個教堂;接下來就是他的見證。他的靈魂在該教堂的上空遊弋,試圖攻擊教堂;但是該教堂有光覆蓋。突然,有一隊天使軍隊攻擊他們,在空中有了爭戰,所有的魔鬼都逃竄,而他卻被這些天使逮捕了。

是的,他被天使逮捕了!他看到自己被大約六位天使挾持,並且他們帶著他穿過屋頂就到教堂聖壇的前面。他被帶到那裡,而會眾正在禱告。他們正在靈界爭戰的深度禱告中,捆綁、打散、並且驅走魔鬼。牧師就在臺上帶領禱告和爭戰。主的靈向牧師說,“枷鎖已經被打開,俘虜就在你面前。幫助他救贖他。”牧師一睜開眼就看見這個年輕人癱倒在那裡。他的軀體與他同在,他的靈魂也在軀體裡面。他說他不知道他的軀體與靈魂是如何結合在一起的,因為他先前已把軀體留在他家裡了。

但在那裡他的靈魂卻在軀體裡面;他不知道他的靈魂在被天使帶著穿過屋頂的情況下是如何進入軀體的。

雖然這些事情難於令人置信,但是牧師讓教堂會眾安靜,把主告訴他的一切告訴會眾,並且向這個年輕人發問,“你是誰?”隨著魔鬼從這個年輕人身上跑出來,他開始顫抖。因此會眾為他的釋放獻上禱告,後來他開始分享他的生命歷程。這個年輕人現在已經歸向主,並且成為了宣講福音的傳道人。主大大地使用他,通過救贖,讓人得自由。

有一天晚上,我(約翰·姆琳德)去赴宴。我赴宴的唯一理由就是有人向我說過這個年輕人;而我非常好奇地想去見他,也看看他的故事是否屬實。所以我晚上赴宴讓他有機會作見證。他說起如此多的事情,有時因為曾經做過的事情而哭泣;講完故事之後,他向大家呼籲。

在那個房間裡有許多牧師。他說,“牧師們,我向你們呼籲,請教導會眾如何禱告。”魔鬼可以從那些不禱告的人手中奪取任何東西;我們的仇敵魔鬼有許多方法可以利用他們的生命,敗壞他們的禱告。我們的仇敵魔鬼甚至知道如何利用那些不知道如何禱告的會眾為他們禱告。“教導會眾如何利用神為我們提供的屬靈盔甲。

然後他分享如何在空中帶領窺探。他會追隨撒但的其他僕役和大隊的邪靈進入空中。就好像輪班,大家都得倒班工作。所以他不得不有規律地工作並且進行屬天的爭戰。他說在屬天屬靈的國度,如果大地被一層暗黑所覆蓋,那麼這是厚厚的一層,如同岩石。而這些邪靈能夠在這層黑暗的上面以及下面行走,也就是在這個層次他們左右地面發生的事件。

當邪靈和撒但的僕役離開他們的班次,就落到地面的立約點,甚至是在水面或者地面的立約點,為的是更新他們的靈性。他們是如何更新靈性的呢?就是通過人們在這些祭壇所獻的祭物。公開場合的巫術,各種類型的流血殺生,包括人工流產、肉體爭戰、人體獻祭、牲畜獻祭等都可以成為他們的祭物。誘惑人們走向性氾濫以及各種類型的縱欲等的性道德敗壞行為也可以成為他們的祭物。而這些成為服侍他們獲取力量和能力的方式;並且許多服侍包括不同類型的祭物。

他說當撒但的僕役上升到屬天的國度而基督徒們開始在地上禱告的時候,這些禱告就以三種形式臨到撒但的僕役。所有的禱告都像正在往天上升起的煙一樣。

有些禱告的煙隨風漂浮,消失在空中。這些禱告是來自那些活在罪中卻不願意對付罪的人。他們的禱告是如此的軟弱,以致被風吹散,消失在空中。

第二種禱告也如上升的煙,直到抵達那層黑暗的岩石;但是並沒有突破這層岩石。這些禱告通常是來自那些盡力潔淨自己但是卻在禱告時對自己的努力缺乏信心的人。他們通常忽略了禱告時所需要的其他重要方面。

第三種禱告好像充滿火焰的煙。隨著這煙上升並且到達那層岩石,就變得如此之熱,以致岩石熔化如蠟。它刺穿岩石,並且破石而出。

在我們禱告的許多時候,開始時就像第一種煙;但是隨著我們繼續禱告,這煙就變成第二種;我們再繼續禱告,那麼這煙就突然點起火焰來。隨著我們的禱告變得如此強大有力,它們就穿透這層岩石。

許多時候邪靈的僕役會注意到我們的禱告正在變化並且非常接近點火狀態,然後他們將會與地上的其他邪靈溝通,並且告訴他們“分散那人的心,讓他不再禱告。結束他們的禱告。把他們拉出來。

許多時候基督徒們就屈服于這些分散行為。他們的禱告正在突破,他們正在懺悔,他們正在接納神的道檢驗他們的心靈,信心逐漸建立起來。他們的禱告越來越集中。然後魔鬼看到他們的禱告正在獲取力量,那麼分心工作就開始了。電話響了。有時候我們正在非常有力的密集禱告之中,電話就響了;然後你認為可以先去接電話再回來繼續禱告。當你回來,你又回到開頭狀態;而這就是魔鬼所要的結果。

其他類型的分心行為伴隨著你;即使這只是意味著有人碰觸你的身體,或者讓你身體的某處感覺疼痛。即使這只是意味著讓你感到饑餓而想到廚房做點吃的。只要他們能夠讓你離開禱告之地,他們就已經打敗你了。

他告訴牧師們,“教導會眾,騰出一些時間,不能只是為了某種心不在焉的禱告。這種不上心的禱告可以在當天的其他時間進行。每天均必須有一次他們全心全意向神禱告的時間,不得允許任何事情分散他們的心。”

如果我們堅持這種類型的禱告並在聖靈的啟發下持續步禱告,那麼在靈界就有事情發生。我們禱告的火焰到達並且熔化那層岩石。這個人說,一旦岩石開始熔化,就變得如此之熱,以致任何魔鬼任何人的靈魂均無法忍受。他們就都逃竄跑開了。

這樣在屬靈的國度就出現了開口。一旦破口出現,所有禱告的障礙均不復存在。正在地上禱告的人就覺得突然他的禱告變得如此順暢、歡快、剛強、密集。正在那刻我發現我們通常忘記了時間和其他事情。不是我們變得雜亂無章,因為神照料我們的時間。但是就好像我們放下所有事情,與神聯絡。這個人說一旦我們的禱告突破暗層,從突破的那刻起,就再也沒有攔阻。

禱告的人可以隨心繼續禱告,繼續多久都不在話下。此後再也沒有任何攔阻可以阻止他。然後他說,這個人結束禱告後這個開口仍然存在;當禱告的人起身離開走出去時,這個開口也隨著他們移動。他們的腳蹤就不再處於那層黑暗之下,而在開放的天空之下。他說對於處於這種狀態的人,魔鬼無法隨意做事攻擊他們。而主的同在就像從天上照射下來的光柱,停留在他們的生活中,他們也就得到保護。這光柱裡面的權柄是如此之大,以致他們四處移動時這光柱的同在也觸及其他人。這就把仇敵魔鬼在其他人身上所做的一切給分辨出來。而且如果他們與人談話,並且這些人也與他們同站一處,那麼這些人也就站到這些光柱中間;只要他們站到光柱中間,仇敵魔鬼對他們的捆綁就被削弱。

所以當取得這種靈界突破的這些人與犯罪的人分享耶穌基督的時候,罪人的抵擋就小;要打破這些抵擋也就容易。當他們為病人或者事情禱告時,有光柱的同在就發揮作用。這個人說魔鬼憎恨的就是這類人。他又說如果某個地方的禱告能夠定期如此突破的話,那麼這個地方的光柱就一直存在,沒有離開。因此即使是不認識神的人進入這個地方,他們的所有捆綁也都會被削弱。而如果有人定意有耐心和愛心地向他們傳福音,那麼他們就能夠輕易地被釋放出來;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而是倚靠無處不在的神的靈。

待續…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