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召的人(一)

section_christina

我在16歲那一年,第一次領受〔蒙召〕的經歷。當時,我是個對人生充滿理想和抱負的年輕人,可是,在現實生活裡,我卻完全沒有任何資源可以支持我,成就我的願望。

我祖父曾經創立過龐大的家業,卻糊里糊塗的幫商業友人〔作保〕,結果不但賠上家業,還讓眾子孫跟著嚐盡苦頭!本來門庭若市的祖家,突然變成了債權人爭產的目標,大部份相熟的親戚鄰里也在一夜之間儘成了陌路人,當時的生活環境簡直是逼人陷於絕望!就在那時,我母親第一次聽見主耶穌的呼召,於是堅決抵擋長輩親戚的非議,勇敢的帶領我們眾小孩進了教會,並且受洗成為基督徒,從此我的人生才出現了一線希望的曙光。 

我在教會中安然渡過人生的低谷,而且我在參與唱詩班的服事當中發現了自己對音樂的熱愛,但是直到我第一次蒙受聖靈的膏抹時,才真正領受了從神而來的〔恩賜〕:聲音。這段〔與神相遇〕的經歷,我曾寫在本專欄中第一篇〔說得比唱得好聽〕。

我剛領受從聖靈來的聲音恩賜時,真的是吃了一驚,因為這樣洪亮飽滿的的聲量,怎會出自我當時那嬌小身量的喉嚨?我記得,過去我唱起歌來就像小貓般嬌聲細氣,週遭稍有動靜就足以淹沒我的聲音,而且音域狹窄,上下不超過2個8度音,真是名附其實的〔高不成低不就〕!經聖靈膏抹之後,我突然失去聲音,連說話都不成!過了〔無聲〕的日子2-3個月之後,當我的聲帶漸漸恢復時,我驚訝的發現我的歌聲突然變成如此清越,我一張開口發聲,很輕鬆的就飄越眾詩班團員的歌聲之上,並且繞樑於整個教堂之中!我記得我父母第一次在聖誕音樂會聆聽我的獨唱表演,他們吃驚得面面相歔,這是遺傳自誰的聲音啊?莫非我是家族中的〔突變種〕?!幾年後,我在美國紐約曼哈坦音樂學院求學,當時的聲樂教授是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新秀比賽的評審主任,他曾經在一個記者招待會上,當眾將我邀上台,告訴大家說:〔你們應該聽聽這位東方女孩,她的聲音會讓你們吃驚!〕

至於我的音域,更變成寬廣得令人驚異。在我學習聲樂的過程中,幾乎沒有一位老師說得準我究竟是屬於哪一型的聲音?有人當我是花腔女高音(擁有超高音域的女聲),有人當我是戲劇抒情女高音(擁有渾厚飽滿音色的女聲),有人當我是女中音(擁有札實胸聲的女聲),甚至有人當我是〔難得的女低音〕,因為我的低音唱得跟高音一樣清亮!有一次,我的聲樂指導教授好奇的問我,可不可以讓他試試看我的音域究竟有多寬?坦白說,我自已也十分好奇,所以就順從的跟著教授彈的鋼琴音符,從中央C音開始發聲,先往下探,續往上揚,結果,我竟然擁有將近4個8度的音域!(一般專業的聲樂家大約擁有3個8度音域)。我永遠記得教授當時高興得直呼說他從沒聽過這麼寬廣的人聲,還有教室門口圍著聆聽的同學們的驚訝表情!

突然發現自己擁有一副卓越的好嗓子,對當時年僅16歲的我而言,簡直就像男孩阿拉丁面對那個從燈罐裡冒出來的巨人一樣的束手無策!神賜給我美好的聲音,而我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它?因為我連最起碼的聲樂知識都沒有,縱使神賜給我一顆稀有的礦石,若沒有好好琢磨它,我永遠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一顆寶石?可是,儘管聽過我唱歌的人個個稱奇,卻沒有人鼓勵我接受深造,因為在當時的大環境中,〔音樂家〕是稀有的行業,只有貴族階層的有錢人才有條件接受專業的音樂教育。我知道當時自己的困境,所以我甚至連向神求助的勇氣都沒有!我只能盡情的享受唱歌,將環境加諸於我心靈的委屈和不滿,全部用歌聲宣洩出來!孟德爾松寫作的那首歌〔乘在歌聲的翅膀〕十足昇華了我當年的心境!

記得唸高中時,我參加聯考,被錄取進了一所台灣中部的私立中學,這所學校充滿音樂氣息,有不少家世顯赫的貴族子弟在此校就學。當時有一個和我同年級的女生,她的父親是一位將軍,家中有權又有錢,每天派黑色大轎車接送她上下學。這位女同學彈得一手好鋼琴,從小就被家人細心栽培,每週末都專程送她北上拜名師學習琴藝,而且她經常南爭北討參加各種鋼琴比賽,在眾同學眼中,她是一顆閃閃發亮的〔鋼琴明星〕,真是人人羨慕!一年後,我父親承擔不了我寄宿學校的高昂學費,因此要求我轉學回家鄉的公立高中,從此我和那位女同學斷了音訊,直到2年後,在大學聯考的考場裡,我才再度遇見那位我心目中的音樂天才!

報考音樂系是當時許許多多年輕人的夢想,當年,台灣的大學不多,開辦音樂科系的更是稀少。大學聯考有數千人報考音樂,錄取率卻只有100人,其中多半是主修樂器者,因為擁有學聲樂條件的人實在太少了!我有一位舅舅是歌劇迷,常常在家聆聽各種歌劇的唱片,所以我明白演唱歌劇需要具有高深的聲樂技巧。當我第一次看到大學音樂系的報名表格,上面建議所有聲樂考生都要演唱歌劇的詠嘆曲,我真吃了一驚…唱歌劇?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嘛!我頹然將報名表格藏進了抽屜,心裡充滿了沮喪無助。

有一天半夜,家人早已就寢,只剩我獨自一人坐在客廳聽音樂,心裏十分愁煩,感覺自己前途一片茫茫。忽然,我母親從夢中驚醒,急急的走到客廳對我說,剛才她在夢中看見一個異象,是神對我一生的啟示!我驚奇的看著母親,聽她繼續說道:〔主耶穌答應妳的心願了,祂要妳一生抓緊祂的應許不放手,祂一定會成就妳心裡所求所想的!而妳也要榮耀神!〕說完了這些話,母親就回房去繼續睡覺,留下瞠目結舌的我坐在椅子裡思想這個啟示,徹夜無法成眠!我心裡所求所想的是什麼呢?…我想當一個聲樂家,但是我需要接受專業的訓練!進入大學音樂系受教,是跨進專業領域的唯一門檻,主耶穌,求祢幫助我吧!

第二天,我將大學報名表格填好交給班導師,我心裡只記得一件事:〔抓緊主耶穌的應許不放!〕,就像當年那位摸著主耶穌衣襟求醫治的婦人一樣迫切!我完全不理會學校同學和一些親友的嘲諷譏笑,埋首專心準備聯考。我勇敢的跑去見學校的校長,懇求他准許我使用學校的鋼琴,每天學校放學後,我就留在學校勤練鋼琴,在短期內練熟了莫札特的奏鳴曲,以附合術科考試的要求。但是,主修科目的聲樂考試仍舊是個無法解決的難題,我根本不會唱歌劇,我也不懂意大利文,所以,我只能禱告求主的引導。禱告中,忽然我領悟了一件事:因為不懂聲樂,不會歌劇,所以我才要進音樂系去學習,不是嗎?我將心安然放下,不理會報表上要求唱歌劇的條文,改選了一首在唱詩班學的聖樂歌曲〔聖城〕,詩班的指揮特地幫我找來英文版的獨唱樂譜,讓我唱起來有歌劇的〔感覺〕!

當我勇敢的踏進音樂術科的考場時,一眼就看見當年的女同學,那位鋼琴明星!我心裡涼了半截…我憑什麼跟這位家世顯赫的同學競爭這麼稀少的入學名額?我好像只配來作〔陪考〕的人嘛?!我低下頭悄悄的進入考場,連跟她打聲招呼的勇氣也沒有!當輪到我上台演唱時,只見下面坐著評審的都是當時有名的聲樂家,但是仔細一看,卻發現每個人都垂著頭在打瞌睡,我聽見主考官懶洋洋的問我:〔妳要唱什麼?蝴蝶夫人?還是費加洛婚禮?〕,我覺得雙腿打抖起來,轉頭無助的看著我的伴奏。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當鋼琴伴奏穩健的彈出〔聖城〕那莊嚴的前奏時,我看見所有的評審一個個醒過來,驚訝得抬起頭來看我,當我洪亮的歌聲響澈整個禮堂時,每扇窗戶邊都吸引了大批考生,爭相探頭聆聽這首壯麗輝煌的陌生歌曲〔The Holy City〕!

聯考放榜時,當我確定自己不是作夢,而是真的考上音樂系了,連忙回頭尋找那位女同學的下落,真沒想到,那位鋼琴明星居然落榜了!我呆住了,怎會是這樣的結局?她是自小被精心栽培長大的天才,不是嗎?我怎麼可能勝過她呢?我怎麼可能得到這麼珍貴的名額呢?… 想了許久許久,我才終於明白:她的父親雖是地上的將軍,而我的天父卻是〔萬軍之耶和華〕!我從16歲領受聖靈膏抹,過了整整3年,直到那一刻,我才領悟了神的〔呼召〕。我流著淚立刻跪下來,跟神立了約:〔我要用歌聲唱到地極榮耀祢!〕 

因為我自己經歷過這樣的〔蒙召〕經驗,所以日後當我聽見弟兄姐妹作見證訴說他們蒙神的〔呼召〕去作某些特定的事務,尤其是立志於宣道工作的傳教士們,我很少質疑這些見證,也對他們因回應〔呼召〕所作出的事務予以肯定和高度的支持!但是,你可知道嗎?主耶穌說過:〔蒙召的人多,被揀選的人少〕,這句話具有極嚴厲的警誡,我們千萬不可妄尊自大,以為擁有恩賜就必蒙揀選啊!我自己在年輕蒙召之後,竟然迷失在埃及的曠野裡足足20年之久,遲遲無法進入神的應許之地!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