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器官捐贈?

回應網友Alex提問:就是器官捐贈會否影響我們將來復活。聖經說我們將來復活是新做的人,就是耶穌以後會再呼召,新天新地來了,我們有復活的身體。如果我們不留神捐了一個眼角膜,一個腎,一個胃,或是一隻手指,那將來我們復活時的身體會否沒了一部分?器官捐贈的神學的看法或是聖經中的一些觀點…

國(黃文國)基(麥基)

國:Hello,基哥,又到「人生多面睇」的時間,時間過得很快呢﹗開播前我們的討論已經很精彩了,這一集一定很正﹗因為這一集也是回應一個聽眾Alex,他問了一個問題,其實是一個很特別的問題,也引起了我們的思考,很正的﹗問題就是器官捐贈,然後我們畫了兩個問號,就是有一個疑問。聽眾Alex 問這個問題,其實是甚麼呢?就是器官捐贈會否影響我們將來復活。聖經說我們將來復活是新做的人,就是耶穌以後會再呼召,新天新地來了,我們有復活的身體。如果我們不留神捐了一個眼角膜,一個腎,一個胃,或是一隻手指,那將來我們復活時的身體會否沒了一部分?第一就是這個問題,第二就是關於一個器官捐贈的神學的看法或是聖經中的一些觀點,或是我們的體會。那先分享一下,基哥,你怎樣看?
基:你現在叫我先看哪一部分呢?
國:先第一部分吧﹗譬如器官捐贈對我們將來復活的身體有甚麼影響呢?
基:器官捐贈在現世來說是很適合的,因為甚麼呢?反正一個人死了,甚麼都沒有,沒有一樣東西可以function(活動),但你身體裡面還有東西是人需要、但很難得到的,你給了他而幫助另一個人可以生存,生活得更開心更愉快,從任何一個角度看都是值得讚許,這是從人的角度。
國:是的。
基:至於是說那個從神的角度,我的看法是不太適合。但雖然不是很適合,祂就說,即耶穌說:「死人身上……」
國:利未記19章28節:「不可為死人用刀畫身,也不可在身上刺花紋,我是耶和華。」
基:憑這一句經文來說……這一句經文我到現在也不明白為甚麼,因為人既然死了,就怎樣也好……除非一種情況,即,人都死去了,還要在身上作這些事,即是好不尊敬……
國:搞一大輪……
基:好不尊敬那個死者,就是這一點。至於其他,以我的理解,有更好的,我一定接受。再說其他,復活。若我捐了一個器官,我復活的時候豈不是少了一個腎、少了一個肺……
國:沒了眼角膜……
基:或是兩個肺黏在一起,「痴了肺」,沒了一隻眼。
國:「痴肺」,或是「痴筋」。
基:但你要明白一樣東西,就是像我麥基這樣,捐了腎……
國:沒了腎……很正常……
基:或是人把我的心拿了,我就沒心了?那復活如何復活呢?但你記不記得聖經說得很清楚,當你復活的那一天,你的身體是一個不朽的身體,不會敗壞的身體。正如保羅說:『如果你是基督的人,你就有一個再造的新人。』甚麼是再造呢?新的再造的身體即是說你全部都不會敗壞的。你裡面全部的東西如何做我不知道,但是你身體手、腳、眼耳口耳、內臟–有沒有內臟我不知道,需不需要內臟我不知道–但是你這個身體已經和你現世的這一個是完全兩碼事,而這個身體可以活到永遠的永遠,都不會敗壞的,永遠是這樣。既然永遠是這樣,你一定不會要你舊有的東西。還有耶穌基督說:「如果你的手犯罪就砍了它,如果你的眼犯罪,看壞東西太多,就挖了它,都要進入天國。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都這樣做,天國豈不是很多瞎子、很多瘸的、很多啞人?在這個情況下,不是的,當你一進入天國,已換了一個新造不朽的身體,而這個身體,可以穿牆過壁的,可以不受任何阻隔,但這個身體是屬於你的,不是屬於任何人。你雖然捐贈了你的器官,在神的國度合不合法,合不合理,我不知道。但是對復活一點都沒有影響,因為復活那一個不是你現在擁有的身體,只有你的靈與你同在。你的靈也不是你的,是神在造我們的時候吹的那口氣,那口氣、那口靈永遠寄存在我們的身體裡面。當我們有一個不朽的身體時,這個靈也使我們全部的回憶重新居住在我們這個不朽的身體了。所以我認為,捐贈器官和復活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因為你復活時是完全換了另外一個人。就是這樣。
國:是。譬如今天我想,基督徒,甚至我也聽過,有一些教會–當然他們不會白紙黑字這樣寫出來,但是在講道的時候我聽過的–就是死後,能幫別人就幫別人,你又如何看呢?你剛才說的是衍生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背後的神學,是如何看這件事呢?
基:可以幫到人的,我認為應該去幫人,即如果你問,你贊不贊成捐贈器官,假如你是基督徒。我會說:「我贊成」。
國:明白。
基:為甚麼呢?因為反正那些東西你都不用,我想不到有任何一樣,或是我捐贈了就虧了 神甚麼,我想不到。最要緊的是 神在最先,GOD FIRST。如果我捐贈了器官,我虧欠了 神……

國:復活之後都沒有用了。
基:復活也不是這個東西了。所以在我有限度的理解能力和知識的範圍內,我認為就算我們走錯了, 神也會憐憫,而且我們並不是刻意走錯,而是我們不理解。在十誡中,黑紙白字寫出來的東西我就知道,但我認為 神也是愛人,耶穌基督為自己,為世人釘在十字架,那就如何?你知道嗎?
國:明白。
基:比我們這樣捐贈不是還嚴重,活生生捐贈了整個人,不單是心、肝、脾、胃、腎,是整個人。
國:是的,沒有一處不破損的。
基:沒有一處。心膽爆裂,那又如何?從這一點我們可以理解。到底我的想法對不對,我不知道,但從這個角度看,是應該OK的。
國:反而我覺得我們反對,譬如一些器官的買賣,特別是第三世界國家,比較落後地方的國家,甚至做一些器官的買賣。對於這些,你的看法又如何?
基:所謂器官買賣,老實說是一個願買,一個願賣。知道嗎?
國:(笑)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
基:一個願打一個願捱。我認為他們兩個若DEAL(交易)得了的話,就OK了……
國:就是能談妥……
基:但你不要危害到生命,那就不可以。知道嗎?譬如說你的腎,你沒有了一個腎仍然可以活,但合不合神的旨意,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但因為器官買賣是這樣值錢,孕育了另外一些很不道德的問題,你知不知道?
國:是。
基:很多外國的旅客去酒店,看見有美女,帶她上房,跟著就把飲料給她喝,把她迷暈,拿了她的腎、肝等,那些就可憐了。那時候就傳說,在大陸進去厕所,被打暈,人就不見了,又被割了腎,為什麼呢?沒有腎的人很多,十萬元,就這樣打一打……
國:可能不止了。拿了你的腎。現在不止了。因為現在通貨膨脹。
基:現在貴了,大概十二萬吧﹗
國:(笑)可能不止了,哈哈。
基:就是這樣說。孕育了一些不合法的東西。比如AIDS(愛滋),好好的一個人,因為輸血──沒有人肯捐血,但很多人需要血,所以要賣血……
國:大陸也是這樣。
基:因為賣血而感染到愛滋。那小朋友是沒有愛滋的,但是他抽血的針(有病毒),真慘!所以這個世界,只要我們大家都不走偏的話,這個世界大家和平共處,天下太平,天下為公,多好。正如一開始,我對著兩個女兒說:「這個世界的家、 神的家,真正當你變成 神的一個大家庭時,沒有爾虞我詐,你有困難,大家提出來討論,開心解決。不過這樣也就沒有困難了。大家享受就真是很開心,神希望我們真真正正擁有一個由小家庭變成的大家庭,是這樣的,祂說如果你能做到, 神所喜悅,做不到 神就不喜悅了。所以為什麼說末世、大災難?因為如果這個世界的人自以為義、自以為是,不愛 神,自己能搞定。所以為什麼六千年之後, 神會再來呢?就是因為 神第六天休息,就是造人用了六天,第七天休息,一進入七千年的時候, 神就再也不會為人做事了。所以有些神學家就這樣說,在感情底下,人如果只靠人自己去管理這個世界,為什麼幾年幾月耶穌會再來呢?為什麼祂那時候會再來?不早一點晚一點? 神就是盡量給我們機會做,如果祂那時候不再來這個世界就沒有了,知道嗎?即VERY LAST MINUTE(最後一分鐘)才……。
國:所以其實我剛剛聽基哥這樣說,我就想起,自己也有這樣的經驗,即是器官捐贈這一方面。那經驗是什麼呢?其實我以前是把自己的骨髓放在骨髓庫,有一次我有一個經驗忽然之間他們call 我(打電話給我),即是骨髓庫那些人call(來電)說,有個人和你很match(吻合),不過就要做最後一關的檢查–即是要抽我的血,才可以最後確認我倆的骨髓是吻合–到時你再考慮一些要不要捐給他,因為捐血髓有一點風險,但是理論上是很微小的,問題最大都是全身麻醉那一下,會痛一點,痛一兩天左右。那我就去捐血,捐的時候要驗很多東西,然後我就問護士:「啊﹗其實那個人是什麼人?」其實只是好奇而已,那就問了那個人是什麼人。「不好意思,我們是不可以透露其實你捐給哪一個人。」(護士說)那我就問:「直到什麼時候……如果我是match,我就捐給他吧﹗」我一坐下來我就對他說了,我是基督徒,如果match,死就死,我一定會捐給他的。我一坐下來就這麼說,是因為很多人match,但到最後也不會捐給他的,真的最後有很多人都不捐。那我問,我什麼時候才知道,我說其實沒有關係,黑人也好、白人也好、黃種人也好,什麼人也好,什麼國籍也好,我一定捐給他的,總之match我就捐給他,為什麼不告訴我呢?原來他們有一個policy,即有一個政策規定這是不可以的,直到整個手術完了。我不知道要到幾多月之後,捐完了,全都搞定了,有沒有排斥都好,什麼都好,直到什麼時候,他們才會通知你,你幫了一個什麼人。其實為什麼呢,為什麼這樣呢?因為我不是做這個行業。其實就防止那些人有這些買賣出現,不過那一刻我就想到,這樣是要確保我們的動機是純正的。想一想,真的,如果我一早知道我捐給基哥。喂﹗基哥有錢,到最後MATCH了,「基哥,哎呀,我想一想還是未必了,我這麼大的犧牲,不如你……我都挺大犧牲的,其實你又這樣富有,救你一命呢﹗」
基:多少也給一點。
國:「給我一些報酬吧」。我想其實他們也很聰明,他們有很多這樣的方法去……因為最慘就是我剛才聽基哥說……(基:杜絕)是的,去杜絕,因為人很慘。聖經也有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有時自己也不要說自己神聖什麼的,因為其實我們也是平凡人,普通人,有時有這些POLICY,即這些政策是很好的,保障我們,即你幫人就是幫人,施恩莫望報,如果你有其他機心去幫人,其實我也相信 神不會喜悅,最後雖然你也幫到那一個人,但是你可能透過幫人的過程是想自己得益,或是得到什麼,那你最後是幫了人,不過你得不到天父的獎賞。
基:當然愛是不求自己的益處。
國:是的,所以如果你問我,譬如你問器官捐贈,譬如……我都贊成,其實我自己都寫了咭,不過說著說著我自己也忘了丟在哪,哈哈。即是如果你問我,我和我老婆也說了:是的,以後如果我去世比你早,你不用幫我買位,最好就是火化了,我的骨灰,到時不知道可不可以,現在可以灑在大海的,埋在泥土就最好,即如果我服侍觀塘區,就在觀塘的某公園把骨灰都灑在那裡,做養份,不過丟在海也可以,魚也可能有一點得著的。
基:都嚼一點。
國:(笑)多少也嚼一點,反正我們幾十年都食不少,我自己是這樣看,我就會這樣做,有什麼所謂呢?
基:所以世界上這麼多東西,為什麼我們都是人,都是……不好聽地說就是兩餐一宿,為什麼要演變那麼多東西?就是因為每個人的思維不一樣,知道嗎?我的決策不同,我認為這樣,你認為那樣,那就各施各法吧。各施各法,好固然是好,不好的話就形成了很多不好的罪案。
國:(笑)很多不同花款。
基: 很多花款的東西,所以你說,捐贈器官,我麥基是認同的。至於聖經有否說到這一點,那我又找不到。你問復活,是否因為你捐贈了器官會有影響呢?也不會。因為你的身體已經不再是你以前的身體,你換了一個新造, 神為你新造而永遠不會敗壞的身體了。
國:是的,你問我我就只補充這一樣,若動機出於愛,而你又不是在過程中想求什麼利益,什麼好處,我覺得,Go ahead(繼續前進),那就做吧。就算不小心踩過界,那我相信到上面時也不是死罪的,上帝也有憐憫的。
基:當然,說到這裡,我常常警惕自己,我說,天父,我能不能回到天家,你知道,我不能夠說我一定可以上去,但是我只是希望祢在我臨死之前,給我有足夠的時間向你懺悔,給我有機會再一次向你認罪,因為 神說,最好的那些, 神就忘記他的黑點,寬恕他的罪孽,我就是希望做那一種人。你只要記念我一件事,就是我敬畏你,就是這麼多。其他事件,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在地上我做了什麼,無論什麼,什麼賞賜,我真真正正……天父,現在請你聽著,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因為我什麼時候都說,我何時都有需要的,何時我都不會做得好,因為我的底是不好的,是敗壞的。
國:我們都是的。
基:但是如果將來有機會,如果有機會給我在天家有工作,我相信人人都會有工作的,如果沒有工作會很無聊的,難道每一天都在玩嗎?那時我一定會做得更好,因為 神也知道,除非我不肯做,我一做就盡心盡力盡意去做。
國:阿門。
基:最好的,真是的。
國:態度正確。
基:多謝。
國:哈,感謝主。今天時間差不多了,基哥。
基:好呀。
國:謝謝,再見。

支持我們


見證:

# TAG

EN English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堂與地獄 奇妙的創造 家庭 屬天啟示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愛情 憂鬱 抑鬱 敬拜 月朔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猶太節期 琴與爐 真理 考門夫人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荒漠甘泉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靈修文章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