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佈道20年體會(上)

曾舉辦幾百場佈道會、帶領幾千人信主、去過千多間教會分享見證的基哥,看盡教會的「黑暗面」?那些教會被基哥列入黑名單?…

國(黃文國)基(麥基)

國:Hello基哥,又來了,「人生多面睇」。這兩集真的要讓你多一些分享,因為我知道基哥由美國回來,今年踏入第二十個年頭,也知道你這二十年的佈道裡跟很多不同的教會和機構合作,其實你也有很多體會、經驗,甚至我聽聞你帶了很多人信主,聽聞那個數字也很驚人。我也很渴望可以這樣。

基:我可以很簡單地跟大家分享。首先(談)我自己的背景。我是一個普通人,是一個演員出身,對於宗教信仰,開始的時候是可有可無,當然在我的生命歷程裡經歷了很多。雖然一般人所謂的名利結果我有,但是我內心沒有喜樂,甚至覺得(自己)很淒涼地過日子,所以我決志再review(回顧)一下我做人有什麼是錯的,要怎樣改變我的生命而活得更開心呢?於是我就回到天父的身邊。於是(我)就回轉了。回轉後,在美國的那個時期是我這輩子……那二十年是經歷最多、最難過的二十年。這二十年裡,神給我很多很多磨練,我也經歷了一般人,我不能說別人,我認為是很難接受、很難受的日子我也過了,甚至是厭惡自己生活在這個世界,也曾經想過死。現在是我回來香港差不多二十年,(準確說是)十九年,我一九九三年回來的。正式帶了幾多人信耶穌呢?我自己也不知道,不過有一段日子,就是一九九三年到二零零三三月正式開始我全部有記錄。

國:佈道會開始有記錄下來。

基:以前的佈道會也有,只是有fax(傳真機),就慢慢褪色了,就沒有了。所以就用電腦了。那十年八年是有記錄,不過也看不到。用電腦就不會消失了,正式就是二零零三到二零零八,這五年就全部也有記錄。我去過的教會、每一場有幾多人出席、有幾多人信主。零八年以後,因為我身體不好,神叫我休息,間斷地有兩三場,那些我就沒有計算了。我正式佈道的時期,每一年最少也有五十多場。五十多、六十多、七十多。

國:一年才有五十二個星期,也就是每個星期平均也起碼一場。

基:在這五年裡,我的記錄是四千六百六十幾人。

國:二零零三至二零零八年,就四千多人。如果之前的十年也包括在內,就過萬。

基:沒有一萬也八千。應該,應該(有)。

國:不是應該吧。是有的了。

基:理論上有。正式決志走出來信耶穌,有很多弟兄告訴我,過後沒有走出來的信耶穌的人跟決志的人數差不多。他不敢出來,信耶穌是神的恩典。教會的話,我去過的沒有一千間也有八百間,一定有。

國:香港也只有一千四百間。

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間,那些很奇怪的教會我也到過。教會也有、老人院也有、醫院也有、監獄也有,四周也有。最麻煩的沙頭角裡的教會要取禁區紙才可以去的,我也去過幾次。澳門、星馬,在這樣的情形下,雖然我是帶了比我想像中多的人信耶穌,這個也提醒各位弟兄姊妹,只要你有這樣的心,你做到的,神一定加添給你,我只希望帶兩個人,左手一條魚、右手一條魚去見耶穌,現在過千。

國:幾千,過萬了。

基:不要說那麼多,過千人可以說,是我想像中的多少倍?

國:超過你所想所求。

基:神說我給你一千倍,我想要兩個,一千倍就是二千,超過了。也就是神一直加添給我。

國:還陸續有來。有什麼趣事?你一定有很多的。

基:有,很多。在這二十年來,差不多各門派,除了耶和華見證人和摩門教這兩個教會外,你可以講出來的教會我都去過,什麼七日仙、靈恩、禮賢,什麼都去過,有一些是repeatedly(反復) 請我的最多的就是五間,也就是講五場,有一些就每一次訂就訂五場,最多不過五場。所以在這二十年來,我帶人相信耶穌的目的其實只有一個,就是叫人信耶穌。但是我的講章就將其分開,變成六個講章。

國:是什麼範疇?也都是講福音,還是六個不同的題目呢?

基:是六個不同的題目。

國:是什麼題目呢?一定是佈道了吧。

基:不是。第一:今生得益處,來世得永生;第二:生存、生活、生命;第三:愛、愛篇;第四:我們的祈求;第五:神的應許。第六個我忘記了。

國:下次再補給我們。

基:好。這六篇講章走天涯。

國:是視乎那場有什麼需要嗎?

基:不是,主要是看什麼人,我經常也是去到之後,我不講這個就講那個,其實每個都可以。我是看「臉型」。

國:要看受眾的需要。

基:是老年人、小朋友、家長,所以我一定問是什麼人,我就找相對的題目符合他們。在這二十年裡,我體會了很多事情。基督教,當然我自己也是基督徒,我不會不說基督教不好,好與不好我也會說。好的,當然我自己已經受惠。因為我信基督教將我的生命完全扭轉了,在這個情形下,我從未得到的,今時今日我得到了,不是金銀財寶,是內心的平安和喜樂,我夢寐以求的我得到的。除此以外,第一,很多人會認為信不信耶穌無所謂,但求心之所安、心安理得,我不做殺人放火的事,不做壞事就可以了,他們有他們的道理;第二,我不是不想信,但是我見到這個基督徒那個基督徒就怎樣怎樣壞。

國:我不信還好,哈哈。不好的失見證了。

基:就是因為這樣絆倒很多人。在這些情形下,我們不可以只是隱惡揚善,只是將好的事告訴人,不好的就不告訴別人。雖然我去過的教會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我有列了某些教會入黑名單,為什麼呢?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不用講名字了。有一個早上,我去一間教會佈道,是在新界,他們安排了節目,在福音主日聽完佈道會後就坐大旅遊車去另一個地方旅遊、吃東西。當敬拜後,時間上就遲了,我說通常我要四十五分鐘,最好一個小時。為什麼呢?其實人呢很多時候只有口才,你說四十五分鐘、一個小時,我從來沒有到過一間教會時間是準確的,我帶敬拜二十分鐘,就一定不會是二十分鐘,只是大約。我很多時候也會跟弟兄姊妹講,你們記住,佈道會就希望別人信耶穌,最要緊的是佈道的那場給講員足夠的時間,就算那個人很不濟也好,神既然用他,他自有他的好處,你們要善待神的僕人。我當講員的話,善待我,我是神的僕人,這間教會一定興旺,會很興旺的;虧待講員的,你想興旺也難。為何會入黑名單呢?當日去到那裡,講員我通常就信息分享,講信息就講見證,match(切合) 我的見證,神說這樣這樣,然後就呼召,一定是順著的。呼召的時候,人就開始行出來到台前,我要清清楚楚要信的人走出來,我要跟你做個決志禱告。當人開始走出來的時候,傳道人上台說你們回去。

國:吓,為什麼?什麼事?

基:旅遊巴到了,不可以等。那些人要上車。我在台上說,你可以去死了。

國:哈哈哈哈。

基:我說,我告訴你,那些人就回去了,我立即很生氣、大聲地說,今日出來信耶穌的人而(被)你趕了回去導致他今日信不了耶穌的,罪全都歸你身上。他是傳道人啊!

國:他剛去到天堂門口,就叫他回去,哈哈,回來回來,有旅行可以去。

基:你說這些教會是什麼人?那我就blacklist (記入黑名單)了他們。我說你以後請我我也不會來。

國:為何會這樣的呢?等一等也可以呀!就算樓下是禁區不可以等,就叫他轉一圈再回來。

基:它不是在禁區,根本是在外面,是在元朗,學校是在新界,不是禁區。

國:那麼,泊久一點也沒有所謂。

基:我說你吃少五分鐘、十分鐘也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是那個人出來就死了。你趕他回去就是趕他入死路。

國:那道天堂的門剛打開就打他的手,先收回,先去一趟旅行。

基:我不明白你讀什麼神學呢?神學是怎樣教你的,最要緊的是時刻,那個人出來信耶穌,你趕他回去。(這樣的教會有)兩間之多。

國:十隻手指有長短。我這些傳道人不會(這樣做)。我一定讓你講,一定讓他們決志完。

基:以後,我說這樣也不行。我既然在台上,那個權就在我手中。我喜歡講多久就多久,我說你不用打圈了,我還未說完。後期那些人會打圈,我說我說完的時候自然會下來,我知道我今日講完後你以後就不會請我是一回事,我要先完成我今天的工作,那我也會盡量快,第一是這樣。第二,我去過很多間,就算是大教會,座堂式教會,去過三次,成績很好,很多人信主。今次又找我,我說不好,同一間教會去四五次,不是沒有,經常也有。當預備星期日去,他就星期四來電,基哥,對不起,今個星期你不用來。

國:原本是星期日?

基:是,預備了是星期日,福音主日。我問為什麼呢?因為那時候找你是因為不知道牧師能否趕回來,但現在牧師決定明天就到,所以你不用來了。

國:這樣行嗎?

基:這樣也行?!又blacklist (記入黑名單)了。這個世界的人這樣的。

國:哈哈,大家開始沒有講明這個情況的,只是約了你?

基:我知道他們牧師不能來,就找另一個講員,他又不能,所以才找我代替他。我代替你的時候還是很紅的,很多人也認識我,我全都推了別人給你,就是這樣,第二個blacklist(記入黑名單)了。第三個,這個很經常去講道(但)沒有薪資的,全都是靠信心。

國:他喜歡奉獻多少就多少。

基:在講道裡,奉獻多少,我是基督徒,你不給我,天父會給我。由零到三千,最高的講員費就三千,無就零。老實說,吃虧得最多的就是去澳門,船票、迫車票,什麼都吃虧,一毛都沒有。不要緊,也頗好笑的。沒有辦法,他沒有錢。香港的靈實醫院的教會牧師請我,我就去了很多次,什麼都沒有,後期就有了,找打印機印出來,一張A4。

國:獎狀?

基:多謝狀。也好,好過沒有。去了三、四次,人就不是很多,但每一次的成績也很好。二十人的就有十五人出來,這樣已經很好了。

國:很好的了。計算百分比的話。

基:百分比是很高,二十四個人,二十三個半會出來。今日去,就給基哥一份禮物,computer (電腦)什麼什麼。我想很好,少有。回到家就跟老婆說,今日有東西,這間吝嗇的教會–不應該說吝嗇–之前沒有嘛。我老婆將它拆開,整個人嚇倒。

國:為什麼?驚喜還是驚嚇?

基:驚嚇,原來他送二十年前第一代大龜的charger(充電器)。

國:以前的大哥大?

基:大哥大的充電器。

國:他為何送個充電器給你?

基:你說用來做什麼呢?

國:你是否拿著大哥大到那裡講道?

基:我現在去,他送一個二十年前的大哥大的充電器給你。

國:做什麼?

基:送給你。我怎麼知道用來做什麼。

國:拿去鴨寮街賣。哈哈。

基:我老婆問:「老公,怎會這樣?」我問什麼來的。(她說:)「大哥大大牛龜的charger,現在還有人用的嗎?」我老婆就很生氣,打電話給他。

國:問他在做什麼?

基:不是、不是。(我說:)「牧師,你送個charger(充電器)給我們,因為是新的,你買回來也要用很多錢,我們用不著,我還給你,送給一個需要的人。」很合理,間接、無形中給話他聽。怎料他的回覆……

國:怎樣?驚喜還是驚嚇?

基:驚嚇。(他回答說:)「禮物我就送了出去了。要不要就是你的事,你要扔進垃圾桶,那你就自己扔掉。」這個世界有這樣的人?!又blacklist (記入黑名單)了。他有找過另一個同工找我去講道,我問:「是否靈實的那位牧師?如果他這樣對你,你會怎樣?」(對方回答說:)「我明白的、明白的。」所以我說多謝。我知道這樣不對,是神的工作。但是我是一個人。還有之前,又坐地鐵、的士去沙田食早餐,我早到了,跟他在一起。兩個人在吃早餐,我的就是五塊還是八塊,我不記得是他五塊、我八塊,還是我五塊,他八塊,結賑的時候,他就走去。哈,原來他只是付他五塊的那份,哈,我又……世上哪有這樣的事。身為一個牧師,說到底我也是一個嘉賓。弟兄姊妹們也不知多麼的開心可以請基哥食碗雲吞麵。別人就這樣的心態,哈,他這樣也不行。這也要我自己付。

國:所以我經常教弟兄姊妹,我們右手要拿聖經,左手要拿報紙。意思就是說,聖經真理我們當然要明白、要認識,但是人情世故你也要懂。世情也要懂的,好像基哥你剛才講的,不懷疑他的心,不過似乎在人情世故上不是太懂,但其實耶穌在這方面是很厲害的。

基:(只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所以我很反對那些極端主意,這又不行、那又不行。每(件)事都不行,就無法讓人參與,無法跟那些人混在一起,知道嗎?真的。在這樣的情形下,你說是叛徒也好、什麼都好,那些人說我是,你信聖公會,是的。那你不至於是叛徒,是很新潮的聖公會教友。看你的style(风格)不似,基哥,又不是好像靈恩,也是自由派。

國:又不是很傳統、又不是很保守。

基:我說我是聖公會出身的,我很著重禮儀。

國:基哥,太精彩了,太豐富了!有第二集的,所以今集先到這裡。

基:再講一些不是很好聽的話了。漸進的。

國:這些都是值得我們基督徒反思的。(我们要)明白真理,我們也應該明白世情,人情世故(是)要懂的。

基:當然,耶穌基督教我們怎樣活在這個世界,怎樣跟人一起生活,我(们)要「靈巧像蛇」。

國:「純良像鴿子」。

基:我們不要有歪心,但是要醒目一點。不要每件事都硬生生的。

國:一成不變,「捉到鹿不懂脫角」(不懂得珍惜機會)。

基:將頭撞牆就死了。

國:今集來到這裡,下集繼續,繼續分享這二十年佈道的體會,讓我們有多點的刺激反思。

支持我們


見證:

# TAG

12支派 Dr. Bisi Afolayan EN English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十二支派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堂與地獄 奇妙的創造 家庭 屬天啟示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復活 愛情 憂鬱 抑鬱 敬拜 星球大戰 月朔 梁永善牧師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猶太節期 琴與爐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靈修文章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