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5,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40 —K 小姐事件

教會面對刑事案件時,該如何去處理?教會是「山頭主義」?什麼是公義與良心?…

國(黃文國)基(麥基)

國:Hello基哥,又到了「人生多面睇」。今天講一件早前閙得熱哄哄,近日已靜下來的K小姐事件。基哥應該也聽過這件事。這件事很簡單,在一個教會團契裡,有一對弟兄姊妹認識。那個弟兄是老闆,後來聘請了姊妹,即成為他的下屬,他的staff (職員)。之後他們二人一起參加在台灣舉辦的團契聚會。聚會後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們stay behind (逗留)了數天,可能因為工幹。最後事情很不幸,K小姐(即當事人的姊妹)報稱被那個弟兄強姦,結果他們回到香港。姊妹覺得憤憤不平,很受傷,很憤怒,然後找教會的牧者、長執處理。原本都OK(情況可以)的,因為事情在台灣發生,在香港無權追究,只能依民事索償,向牧長尋求意見都OK(可以)的。根據姊妹報稱,教會的牧者勸她最好不要報警,報警會將事件張揚,那基督的名,教會的名便臭了。當然現時也未求證事件,只是姊妹單方面講。不過,我們不是要討論人或事,反而我覺得背後帶出一個問題,我知道基哥也有一些體會或經驗,或者以前曾經處理或面對。其實教會在面對這些刑事問題,這事件背後帶出一些問題,教會面對這些刑事案件時應該怎樣處理、怎樣做呢?基哥有沒有這方面的體驗或經驗可以和我們分享?

基:談到這方面,這些經驗或體會說多不多,說少也不算少。我也聽過很多,大致上來說,凡在基督教內部發生的男女糾紛,尤其情情愛愛的,或者非禮這些事,教會通常處理的唯一手法便是盡量叫雙方不要動火,大家坐下來,正如你所講,無謂張揚出來,對教會不好,對你也不好。處理手法各有不同。但我要提出,由這事件帶起的,我現在不是偏幫或說誰對誰錯。首先,對於K小姐,要知道男人本身,中國人所謂食色性也,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已是很大的誘惑。我相信K小姐不是今天出生或剛剛才成熟。你既然和這人來到那裡,明知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如果你說別人強姦你,怎樣可以形成強姦呢?據我所知,強姦可以是我在你不知不覺間落藥,你睡著了,為所欲為地強姦你;可以是打暈你,強姦你;也可以是找人用暴力制服你,強姦你。這些便是強姦。如果大家雙方同意,是沒有可能發生強姦的。

國:那當然,雙方同意便不叫做強姦。

基:如果你不同意,男人能不能和你發生關係呢?你告訴我。

國:當然不能。

基:即無形中,你有一半或大致上願意接受跟他發生性行為。

國:她是這樣說的,因為未能訂房。最後一晚訂不到房,被迫住進同一房間。有兩張單人床,心想應該沒有問題,大家是同事,是弟兄姊妹,怎知出了問題。

基:無論有兩張單人床,或兩個人睡一張床,如果單方面不願意,是不可能強姦的。兩個人睡一張床又怎樣?你便能強姦我?我不願意的話,你怎能夠做到呢?

國:可能使用暴力呢?

基:她有沒有提到有用暴力呢?

國:她說有。

基:她說有用暴力強姦,當時有沒有大叫和吵閙呢?

國:這些我真的不知道。

基:如果你被賊人偷東西,在街上被人搶劫,你會不會回家後才考慮報警?

國:意思是為什麼不立即報警?

基:便是這個意思。與事實脫了節,如果我在酒店被人強姦,一開門便大叫「強姦呀!」,我會大叫。如果你被強姦,你不願意,為什麼你不立即做?你回去思考一會,決定告他,其實這樣不是刻意一開始便說他強姦。

國:其實如果她立即報警,他應該不能離開,可以即時拘捕他。

基:走不了,即時拘捕,即時檢驗DNA,由不得你走。

國:不要緊,我們不知道內情。我們也聽過很多情況,始終女士有時候會很驚慌、害羞,很多人也沒有即時報警,也是會發生的,過往也有很多。這方面不重要,反而想問基哥,其實我們作為牧者、教會,如果真的有弟兄姊妹跟我們分享非禮或被非禮、強姦、虐打、暴力的事,我們最好怎樣做呢?

基:第一,根本你不知情,只靠兩個人的口供,或者單方面講的,很難判斷誰是誰非。

國:即使聽完雙方所說的也不知道怎判斷。

基:所以唯一方法便是交由警方處理,因為他們有很多科學鑑定,會根據口供線索追尋。通常你找教會牧者,一萬個都可能叫你和解,我從未聽過叫人檢控。

國:我覺得華人教會十居其九都會這樣,但西人教會呢?基哥你還未講。

基:都是的。難聽點說,教會也是山頭主義,這個範圍是我的,我不希望在我範圍內發生不如意的事,不想別人知道,所以要掩蓋著不好的事。蓋著它,和解便了事。為什麼?他以為聖經提及萬事以和為貴。當然要以和為貴,應該和好的時候便要和好。不過,這些侵犯個人的道德問題,便不能夠置之不理。什麼是公義呢?連公義也不理,那便是沒有良心,等於沒有道理,所以我不認同一般教會的處理手法,絕對不認同。

國:我們的教會以前也發生過,發生過非禮事件。我很欣賞牧師的處理方法,當時不是自己處理。當時事情一發生,便第一時間報警,拘捕他,還有報紙報導。我們也要協助調查,落口供等。不過我覺得,對於弟兄姊妹,特別是姊妹,其實對於她們來說很重要。我們有時不會想這方面,其實尤其在華人社會,會覺得家醜不出外傳,關上門自己處理,或覺得會令基督的名蒙羞等等。其實我們沒有從姊妹的角度去想,那次發生非禮事件,我們立即報警,反而弟兄姊妹feedback(回應),尤其姊妹,提到教會讓她們有安全感。是的,如果在教會發生這種事,人人也忍住不發聲,那誰去保護姊妹呢?弟兄孔武有力,那有人欺負他呢?但姊妹較柔弱,容易被欺負,誰去負責保護她們呢?基哥,我贊成的,我和你的立場一樣。當然我不希望教會發生這種事情,我會立即報警。

基:這是唯一的解決方法。如果單靠牧者勸戒,即使派十個人也沒有意思,不能夠解決的。因為這事件已經發生,她的心靈受到重創,一生也不會幻滅。好像無知少女被強姦,她心靈上的傷害和陰影也永遠留低。所以唯有依法例途徑解決。因為你和我也不知道究竟怎樣。既然有一個機構代為執行和處理,將事件放在正位,對與錯只有神知道,但至少用正當和應該用的手法去解決。

國:說真的,作為傳道人,作為牧者,其實談到怎樣處理這事件,如何處理也是行不通的。難道叫他們和解?被欺壓的一方當然覺得你偏幫另一方,對嗎?難道你打壓那個懷疑強姦犯嗎?你怎可以打壓他呢?最多不讓他回教會。全港有一千四百多間教會,他不回這間,難道你發出黑名單不讓他回教會?他一轉身下星期便回另一間教會,你也不知道。所以如果你問我,說真的,一定要報警,教會牧者怎樣處理也是行不通的。

基:如果你不讓他回教會,真的有牧師不讓他回去,他到第二間便行了。

國:那便去第二間。有什麼所謂呢?第二間可能沒有這些限制。

基:第二間如果也不讓他回去,那便去第三間。沒有所謂的,再不行便不回教會了。

國:是的,不再回去。

基:這不是正當的解決方法。為什麼?因為如果你要解決事情,一定要解決那個人,要有權力去解決事情。

國:要有合法的權力。

基:那才算解決,如果張三李四都會,任何人也懂得解決了。

國:你罰他不讓他領聖餐等等,對他有什麼所謂。

基:多餘的。

國:對,罪不悔改。

基:我認為這是人為上一般的安慰,其實行動上不應該這樣做,應立即採取法律行動,找最適當的法律行動,去報警。如果涉及兒童,要找兒童協會。

國:我們教會有同工指引,有守則,也是按香港法例。就某些criminal case(刑事案件),有弟兄姊妹和我們分享,他們犯了罪,做錯了,和我們分享,一定有這些情況,真的是什麼類型都可能出現。我們的教會守則,對於某些criminal case(刑事案件),當然也要按香港法例。我們知道也會說沒有辦法。你說我告發你也好,什麼也好,我們都會報警。因為我們不能處理這些事,是要按香港法律的。我覺得這次事件是不幸事件。

基:當然。

國:不過,也讓我們作為教會的一班同工、牧者、長執,也要想想其實怎樣處這些位置,應該怎樣去建立制度。

基:其實教會應該有指引,在這些關係下,最撇脫的便是報警。

國:如果不敢去,我可以陪他。

基:教會可以找人陪他去。報警不一定要公開你的名字。警方有權保密。

國:這些風化案應該保密的。

基:所以這樣做是最佳的選擇方法。如果用其他途徑,可以說是不得其法,還更加沒有結果。

國:現在也變得很麻煩。

基:我不知道。

國:當事人都頗麻煩。

基:這也沒有辦法。你有正途不選擇,要走歪路,那也沒有話說了。你要拐彎解決事情,拐來拐去也達不到。

國:拐不到,拐不到的。甚至好似這次事件,雖然在香港不能以刑事追究,最多只能民事索償,但我也會鼓勵她報警。我會鼓勵姊妹照報警,如果她膽子小,我會陪她去,當然權利在她那裡,我會尊重她。我覺得我們作為牧者,不是警探,也不是私家偵探。怎樣check (追查)?不能追查的。

基:無法check(追查)的。

國:根本不能主持公道。說真的,交給司法機構最好,至於是否羞辱主的名,我覺得不可以這樣看待。教會有罪人,有人的地方便有罪惡。當然我們不是以此開脫,但有罪也不要覺得很奇怪。當然我們不是想發生的。

基:當然。

國:不是要為罪人開脫,不過既然發生了,便要平常心。如果你問我,我就是這樣認為的。我贊同的,基哥,我認同你的。

基:就算你犯了罪,是真真正正犯強姦的那人,神都會原諒他的,只要他真真正正悔改。

國:如果真正悔改的話,又付上代價。

基:要付出代價。

國:已經付出很大代價,事情被張揚出來,還有相片。

基:要在法庭解決,可能被罸監禁三個月。監禁完便付了代價。

國:現在他已經付了很大代價,事件被張揚出來,相片也讓人看到,名字相片也讓人知道。這樣看來有些私人了斷。

基:那他要這樣的解決方法。

國:是他被解決,他當然不想這樣。

基:如果他不想,他也可以報警。

國:他好像也有報警。我也不太清楚。

基:要看警方的說法。要索償的便去索償。總知我認為,很多刑事的事件,私人解決是沒有辦法合理的,沒有辦法取得公義。

國:怎樣做也行不通的。

基:只有依正常途徑索償,去解決事情。

國:希望事情能夠圓滿解決。

基:沒有辦法圓滿的。如果有一方真的受到傷害,傷痕永遠也在。

國:現在有人建議,不如…

基:娶她?

國:不是,那個姊妹也不願意。應該一起回台灣,他一回去,台灣那裡便有權扣留調查這件事。但香港沒有引渡法,不能引渡他過去。

基:如果兩個人回到台灣…但已經那麼久。

國:不知會怎樣。

基:不是引渡問題,可以用當地法例,當地可以監禁。

國:可能證據也沒有了。

基:當然沒有,已經那麼久。

國:真的不知道怎樣。經一事長一智,至少教會要經一事長一智。基哥,今集差不多了。

基:時間又到了。

國:時間又到了。隔個星期再見面。再見。

《葡萄樹傳媒》整理:Carrie chow/校對:YY

支持我們


見證:

# TAG

EN English MONDAY MANNA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出埃及記 利未記 創世記 劉國偉 原文解經 國度禾場KHM 天人之聲 天堂 奇妙的創造 妥拉 妥拉人生 家庭 市井心靈 張哈拿牧師 愛情 敬拜 智慧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民數記 清晨妥拉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申命記 真理 知識 研經課程 箴言 考門夫人 聖經 荒漠甘泉 見證 週一嗎哪 靈修 靈修文章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