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與歡呼:流淚的禱告(賀志勇博士)2012.7.22

哭泣與歡呼:流淚的禱告(賀志勇博士)2012.7.22

 
 
00:00 /
 
1X
 

語音(普通話): 主題:哭泣與歡呼:流淚的禱告
證道:賀志勇博士

前言

我在杭州認識一個朋友,他是溫州人,他家好幾代都是基督徒。很不幸的是,前年他母親得了胰腺癌。有一次我在杭州講課,他來找我,他說他心裏有種擔憂,擔心他母親上不了天堂。我大吃一驚,問他為什麼?他說他母親是名虔誠的基督徒,剛開始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他們那邊認為癌症是撒旦在作怪,所以請傳道人天天禱告趕鬼。他母親跟著傳道人天天禱告,天天懇求天父趕鬼治病;可是禱告好像無效,他母親身體一天差過一天,終於有一天,他母親就開始埋怨上帝了。他母親覺得上帝很不公平;她這樣愛主,她才四十多歲,主為什麼不恩待她,為什麼要讓她吃這些苦,受這些罪。他母親很生氣,連話都不願多說,也不禱告了。我的朋友問我:”是不是埋怨上帝就沒有信心了,就上不了天堂了呢?” 我說:”不一定啊,大衛在詩篇裏不是有很多篇都是哀呼、抱怨的禱告麼,詩篇三十五篇,詩篇八十六篇,大衛抱怨和懇求的語氣都非常強硬啊,神不是照樣拯救了他麼!” 我正想跟他讀讀詩篇三十五篇安慰他,安慰一下他母親,但腦海裏,卻突然想到這一篇:詩篇三十篇。詩篇三十篇這樣寫到:

神的恩典乃一生之久

1, 耶和華啊,我要尊崇你,因為你曾提拔我,不叫仇敵向我誇耀。

2, 耶和華我的神啊,我曾呼求你,你醫治了我。

3, 耶和華啊,你曾把我的靈魂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於下坑。

4, 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他,稱讚他可記念的聖名。

5, 因為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6, 至於我,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

7, 耶和華啊,你曾施恩,叫我的江山穩固;你掩了面,我就驚惶。

8, 耶和華啊,我曾求告你。我向耶和華懇求說:

9, “我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甚麼益處呢?塵土豈能稱讚你,傳說你的誠實嗎?

10, 耶和華啊,求你應允我,憐恤我!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11, 你已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

12, 好叫我的靈(註:原文作”榮耀”)歌頌你,並不住聲。耶和華我的神啊,我要稱謝你,直到永遠!

I will exalt you, Lord,
for you lifted me out of the depths
and did not let my enemies gloat over me.
2 Lord my God, I called to you for help,
and you healed me.
3 You, Lord, brought me up from the realm of the dead;
you spared me from going down to the pit.

4 Sing the praises of the Lord, you his faithful people;
praise his holy name.
5 For his anger lasts only a moment,
but his favor lasts a lifetime;
weeping may stay for the night,
but rejoicing comes in the morning.

6 When I felt secure, I said,
“I will never be shaken.”
7 Lord, when you favored me,
you made my royal mountain[c] stand firm;
but when you hid your face,
I was dismayed.

8 To you, Lord, I called;
to the Lord I cried for mercy:
9 “What is gained if I am silenced,
if I go down to the pit?
Will the dust praise you?
Will it proclaim your faithfulness?
10 Hear, Lord, and be merciful to me;
Lord, be my help. “

11 You turned my wailing into dancing;
you removed my sackcloth and clothed me with joy,
12 that my heart may sing your praises and not be silent.
Lord my God, I will praise you forever.

某些時候,用詩篇三十篇這樣的感恩詩來安慰病重的人,好像並不是很切實際。因為擺明瞭他現在病得很重,並沒有得到醫治,又哪里會有心情感謝神拯救了他呢?但是很奇怪,在我朋友說到他母親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這首詩;之所以會想到它,是因為這首詩不僅僅是一首讚美詩,不僅僅是大衛感謝神醫治﹑拯救的讚美詩,它同時也非常真實地表達了大衛經歷大災大難時的的心境,還有大衛信心的掙紮過程。這是一首充滿感情的詩篇。我想透過分析這首詩,來看看大衛的信心的心路歷程。

解經

一、 蒙拯救和”流淚的禱告”(三十:1~5)

在1到5節,詩人不僅僅自己感謝神,還帶領大家一起感謝。在第一節,大衛感謝神提拔了他。提拔原文是一個非常生動的字,就好像打水,把水桶從深井裏頭拉起來。大衛感謝神,因為神就像打水一樣,把他從深井里拉起來。這個深井可不是深井燒鵝的那個深井,這個深井裏沒有燒鵝,只有仇敵–大衛命運中的仇敵。這裏提到的「仇敵」是什麼意思呢?原文這個字是一個眾數(enemies)字,用普通話講就是一個複數字,包括後面提到的「疾病」(v.2)陰間(v.3)被害流血(v.9)下坑(v.3,9),或者像唐佑之博士講的那樣,仇敵甚至還包括當你遭難時,那些看你笑話﹑不同情你的人。

疾病是我們的仇敵!香港人經常講:”得閒死毋得閒病。”(有空去死沒空去病)對於我們這些天天忙碌的人來講,生病很難受。火車上的廣告,有將近三分之一是跟健康有關的。但我發現,人一過三十歲,病就一個接一個找上門來了。今天脖子酸,剛剛痊癒,背又痛了;背剛剛好,腸胃又不好,腸胃剛剛好,皮膚又不好;皮膚剛剛好了,又血壓血糖偏高。我以為生病是我這種三十歲以上的人的專利,結果發現不是,現在很多本科生也經常肩膀酸痛,背部酸痛了。我們本來很美好的生活,就被疾病這些小麻煩困擾著;就好像你要睡覺,蚊子不停在你耳邊飛一樣,麻煩得很。這還是小病,最近這幾年癌症增多,幾乎隔幾天就會聽到癌症這個詞。

在面對疾病時,在面對死亡的威脅時,大衛懂得呼求神,我們會不會這樣做呢?我發現我自己生病時多數是求告醫生,而不是求告神。我一有病就去求告醫生,然後吃藥;當然看的多數是中醫,吃的多數是中藥。因為中藥據說更健康。弟兄姊妹,你吃藥之前會不會禱告呢?我很少會,我想也沒幾個人吃藥之前會先禱告一下。

我們中間有沒有人吃藥之前會禱告一下?你說吃藥之前禱告做什麼?!難道跟神說,”神啊,求你讓藥一定有效果把!”我們通常不會這樣禱告,因為我們相信,醫生總可以幫到忙的,藥總會有效果的,起碼會有一定效果。我們是單單懷著對醫生﹑對藥的信心去看病的;當我們覺得人的手可以搞定這些事情,我們覺得靠自己可以搞定事情的時候,我們就不會向神求告。小病,我們覺得靠醫生﹑靠自己就能治好,所以不禱告;大病,我們覺得醫生都不管用,神又能怎樣呢?所以我們也不禱告。但神其實不喜歡這種態度。列王紀下講,亞哈謝王生病了,他去求問所謂的”神醫”巴力西蔔,而不是去求告耶和華神,神就讓以利亞去宣佈”你必不下你所上的床,你必定死。”

大衛王不像我們這樣,你看詩篇30篇,他就因為疾病向耶和華禱告;其實你看看詩篇,幾乎篇篇都有向神懇求的地方。聖經並不是認為治病可以不需要用藥,在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中,就是用橄欖油治病。馬可福音6:13節,雅各書5:14節也提到用橄欖油治病。所以我猜想,大衛並不是不看醫生不吃藥;大衛也看病也吃藥,但是大衛明白,無論醫生也好,無論醫藥也好,如果神不讓那些東西起作用,就一定起不了作用。

所以從大衛的詩篇裏頭,我們首先看到的是一種態度:一種懇求的態度,一種敬畏神的態度。這種態度,就是禱告的態度。”凡事謝恩,凡事禱告”,並不是要你為了今天晚上吃白菜還是吃蘿蔔禱告,也不是要你出門時為了穿這雙鞋還是那雙鞋禱告。凡事禱告乃是讓你學習一種態度,一種凡事都要敬畏神的態度。哪怕我們還在困境中,哪怕神還沒有救我們脫離苦海,我們仍舊要記得敬畏神﹑向神呼求,這就是禱告的態度。就好像詩篇35:16-17節,大衛大聲向神說:”我在患難中,他們卻歡喜,……主啊,你看著不理要到幾時呢?”

哪怕神不理大衛,大衛仍舊懂得要向神禱告。就好像今天讀的詩篇30篇,大衛經歷了非常多﹑非常大的苦難,大衛也會害怕﹑也會流淚,也會大聲抱怨,因為神並不是事事都提拔他,不是處處都醫治他,但無論什麼樣的光景,他都會向神呼求,向神感謝,因為他敬畏神。這樣的禱告,我稱它為”流淚的禱告”。

二、愚人的自誇和”流淚的禱告”(三十:6~10)

弟兄姊妹,很多時候我們為什麼不去禱告呢?是不是因為我們還不懂得敬畏神,還不知道自己的危險呢?但詩篇30篇–也就是”流淚的禱告”–提醒我們,不要做個愚蠢人。什麼是愚蠢人?6到10節講,當遭受到仇敵和疾病攻擊之前,大衛的生活非常平順。平順這個字可以翻譯成安逸。那個時候,詩人有錢﹑有享樂﹑有才智,又有健康,日子過得非常安逸。當時他就在心裏說:這都是出於我自己的本領。我可以靠著自己的力量,永遠不動搖,江山也穩固–現在很多事業成功﹑身體也還算健康的人都是這種心態。誰知道,正在這個自滿自大的時候,戰爭﹑魔鬼和疾病,接踵而來,都來襲擊他。詩人這才發現,自己的生命原來十分危險。他十分驚惶害怕。當他發現自己是個愚蠢人時,他就開始流淚禱告,流淚求告耶和華了。

前些日子,Hardy跟我談到胡雪岩。(Hu Xueyan.) 胡雪岩是晚清江南第一首富,在杭州有所大宅子,但只住了八年就不得不搬出去了,破產了。胡雪岩窮苦人起家,有錢之後花錢無度,終於弄到抄家沒產。沒有敬畏的人生實在太多跌宕起伏了。(這個可以不用)

不過在9-10節,詩人的禱告並沒有一下子全然認錯,這時候他還有點情緒,9到10節,他向耶和華懇求說:9, “我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甚麼益處呢?塵土豈能稱讚你,傳說你的誠實嗎?10, 耶和華啊,求你應允我,憐恤我!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你說這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同神講數,怎麼可以同神討價還價呢?怎麼可以一邊懇求神的憐憫,又一邊抱怨神呢?這不是一個虔誠的禱告,這不是一個合格的禱告!

我們認為禱告要非常虔誠,要說非常非常順服神﹑非常非常愛神的話,要非常非常屬靈。有的人自己一個人禱告的時候,可能還會跟神說那麼一點心裏話,但是跟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如果你跟他說,禱告可以跟神抱怨,跟神討價還價,跟神開點小玩笑,他眼睛就會瞪得大大的說:”這怎麼可以!這太不虔誠了!impeity” 這種信心有點像猶太人的信心,猶太人相信神只是威嚴遙遠﹑殺氣騰騰的神,我們表現好了,他就獎賞我們;表現不好,就懲罰我們。所以禱告的時候,我們只能報喜不報憂。神不是慈愛的父親﹑友善的朋友﹑溫柔的安慰者,神只是高高在上的王。那就是了,對人還不能多說一句話,說得越多錯得越多,更何況是對神說話了。還有的人信心剛硬,覺得輸贏都該自己負責。成功是因為個人的能力,失敗是因為個人的運氣。人要靠自己,別奢望神來幫你。

但大衛不是這樣,他面對神的時候就像個孩子,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想求什麼就求什麼。雖然有時候他因為凡事平順,讓他暫時遠離了神,但很快他就會知道自己錯了,就會悔改,重新歸向神。因為他知道他跟神的關係,正如他在詩篇二十三篇所說:”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在我的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大衛知道,神是看顧牧養他的牧者,是他天上的父親,所以雖然他會抱怨神﹑會討價還價,也會生氣發怒,但他在神面前不會隱藏自己。誰會跟自己的父親說客氣話呢?大衛雖然軟弱過,愚蠢過,但他浪子回頭時,他懂得他要求告神。這是出於什麼?這是出於信心。我們之所以有”流淚的禱告”,是出於我們對神的信心。

三、歡慶和”流淚的禱告”(三十:11、12)

弟兄姊妹,我們怎樣才能不做愚蠢人呢?詩篇30篇告訴我們:敬畏神,用真正的信心去禱告。那什麼是真正的信心呢?有一次,有一個弟兄跟我說:”我總是不確定神是不是在看顧我﹑拯救我。有時候我甚至在想祂一定存在麼!”我問他:”那你還查經,還靈修,還會跟神說話麼?”他說”會”。我就告訴他:”信心就是雖然你懷疑﹑你害怕﹑你抱怨,但是你還是不會背棄神,你還是願意沿著主耶穌的道路繼續走下去。”有的人以為信心就是毫無疑惑,毫無情緒,確確實實抓在手裏毫不動搖。但一件事情,你已經確實抓在手裏了,那就不需要靠信心了,信心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 是未見之事的確據。” Now faith is being sure of what we hope for and certain of what we do not see當我們有許多懷疑﹑害怕﹑抱怨,我們還願意求告神,還願意向神禱告﹑向神感謝的時候,我們就經歷了信心。信心乃是一種經歷。”流淚的禱告”就是活生生地經歷了信心。

大衛就是這樣,他大病剛好,剛剛解決掉各種仇敵,甚至是那些在他困苦時還無情譏笑他的人,他經歷大災大難,他的信心其實還在非常矛盾掙紮之中。人都是這樣,剛剛經歷了跟親人的生離死別﹑經歷了大災大難,你的心情不可能像剛剛從海洋公園或者麥當勞回來一樣,你肯定有很多的情緒掙紮在裏頭。大衛的心情也是這樣!但就在這樣矛盾掙紮的時刻,大衛開始向神承認錯誤,向神獻上感謝,當然,也沒有忘記向神抱怨兩句。他不掩飾他做人的軟弱情緒,他也不矯情地顯示他的虔誠,因為他知道:”耶和華啊。我舌頭上的話,你沒有一句不知道。”當大衛暫時放下這一切,他就得了自由,就可以放聲讚美耶和華了。

“流淚的禱告”就是這種懷著種種情緒﹑種種掙紮的禱告。有信心的禱告,就是哪怕我們還很疑惑﹑很軟弱,我們還能繼續往前走的禱告。弟兄姊妹,在我們的生活中,無論是疾病,或者是教育孩子的問題,或者是跟他人相處的問題等等,我們能不能學習大衛,放下自己的掙紮,努力讚美神﹑努力向神禱告呢?哪怕你覺得神並沒有聽你的禱告,也請繼續向神說話,因為”耶和華啊。我舌頭上的話,你沒有一句不知道。”

結論: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當我再次見到我那個朋友時,已是他母親的葬禮。他告訴我說,在他母親臨終之前的某天,母親對他講:她願意接受這一切,她相信這都是神的安排。”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 然後她母親靜靜為自己的死亡預備。聽他說完,我心裏感慨萬千。一方面為他母親過世而難過,另一方面也很感動。因為他母親終於學會了不再向神問”為什麼?為什麼?”,她開始學會向神問”神啊,你究竟要我怎麼做?”這份信心來之不易!在面對死亡的威脅時,他母親學到了這樣一個功課:”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

弟兄姊妹,人生多風雨,但是”晚上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還記不記得在某個逾越節的晚上,主耶穌被毒打﹑侮辱,受盡苦難;但在某個主日的清晨,他宣佈他戰勝了死亡,他從死裏復活了。這還不夠有恩典,這還不夠有盼望麼?讓我們學會在苦難掙紮中繼續禱告,哪怕這禱告有疑惑﹑抱怨,都請我們繼續去禱告﹑懇求那位帶我們出黑暗入光明的奇妙者,因為”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感謝神,感謝神賜下的盼望。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