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輝、楊映梅 – 霸王別打機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最近有調查說,香港人一般用三十萬元籌備婚禮,要完成這件人生大事,真的要長期儲錢,籌備很久,所以令這代人的婚齡愈推愈遲,到結婚了,又要享受二人世界,到再想生兒育女,很多時已錯過生育的最好時機,我們今集的一對夫婦,廿多歲結婚就開始考慮生育大計,不過談了十年,他們才有生寶寶的共識,兩夫婦做足產前檢查,寶寶一切正常健康,當他們滿心期待新生命的誕生,豈料出生時令他們出乎意外。

怕他進食不好會營養不良,很多時餵他吃,看電視不做功課,捏我、抓我,拿著手機不用教他用,他會找出相機拍片,他拍片比我們還厲害,我回來還未放下手袋,他像吸白粉,拉開我手袋找電話。

提起家中小霸王的頑皮事,身為人母的楊映梅就會滔滔不絕,想當初她一直想當媽媽,這兒子原來得來不易。

大家相處兩三年後,有孩子很正常,但反而志輝當時不大想。

很多時家務很隨意,有時為了工作一星期不打理也行,照顧孩子要很細心、很多耐性,擔心我們有愛心和耐性照顧嗎?所以遲遲未決定太快有孩子。

拖晚了,後期想要卻不容易懷孕,當我們決定算了,順其自然,不特別去想要孩子的事,就懷孕了,心情很開心,終於懷孕了,一直跟進檢查,過程中寶寶很健康,不論骨骼和重量,有唐氏綜合症的測試,去驗血,報告正常,量度胎兒的頸皮後,醫生說很薄、很好,醫生一直有檢查,寶寶心臟很好、很健康。

結婚十年才懷孕,映梅和志輝,在每次的產前檢查都很緊張,而寶寶也順利足月出生,豈料隨著呱呱墮地的一刻,竟然是一個噩耗。

出產房清醒時,丈夫在我身旁,醫生走來對我們說,我們臨床懷疑你寶寶,是唐氏綜合症,晴天霹靂,心情由高處突然跌入深坑。

由很興奮的心情,突然腦海一片空白,是有什麼弄錯了嗎?懷孕前計劃他將來的成長,如何教養他?幼稚園、小學如何鋪路,豈料是唐氏寶寶,知道路一定不同了,但我即時認定,無論寶寶如何?我一定會用心教養他成長。

唐氏綜合症的寶寶是怎樣的?將來的生活如何?他會面對什麼疾病?他將來會照顧自己嗎?他的智商如何?其實我完全不知道,打擊很大,我很擔心,丈夫在旁,當時我很不開心,我問他,你會離開我和寶寶嗎?

一定不會,我們會一家走這條路。

兒子思朗除了是唐氏寶寶,一出生還有心漏症,要留在加護病房,在輪候做心臟手術的兩個半月,兩夫婦每天既擔心又操勞。

放在氧氣箱幾個月,常要靠氧氣喉呼吸,餵奶要胃喉直接倒進胃裡,看到很心痛,每天陪太太去看孩子,陪伴他、唱歌給他聽。

我看著他每天消瘦,一天比一天虛弱,我為此而難過,當我想長遠點的事,他將來的路如何走?我不敢想下去,我每天靈修、祈禱、唱詩歌,神的說話每天安慰我,我記得有句話是祂說的:我用皮囊裝著你每滴眼淚。這話很大安慰,每天探寶寶,盡自己能力,能餵母乳就餵,我以為自己已接受了寶寶,原來不是,直至他接受手術,要早三天入院,醫生說若手術前夕發熱,就不能動手術,就在手術前夕他發熱,想起家人曾說,順其自然,救不了也不要勉強,但那刻我不知為何?我很緊張這生命,我很想這生命繼續存留,我跪下對神說:神祢救這生命吧!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也會繼續帶大他,翌日醫生說,退熱了。我問何時?昨晚。大約就是我祈禱的時間,感謝神,我知道神保守這生命,我也知道將來的路,神會用雙手托著這生命繼續走。

心臟手術最終順利完成,思朗終於可以回家,要照顧先天體形弱小,加上發展遲緩的兒子,兩夫婦要有更大的愛心。

正常的寶寶八個月會坐,坐得很穩定,他一歲多才會坐,慢慢蹣跚學走,別的孩子有進步是必然的,少一點進步也不夠,但我對他的要求是,只要有一點進步我已經很開心。

我們看電視時畫面教的動作,哄他一起做,他喜歡的玩具、積木,一起砌,看到他完成砌圖、積木,大家都很開心,昨天哥哥和妹妹在公園玩,他們玩得開心嗎?玩得走到馬路邊也不知道,危險嗎?最花時間教他是說話和言語訓練,但他很不愛做,可能他說話表達不好,沒有成功感,爸爸問你問題,看你會不會回答。

好,答對了有獎勵。

誰在玩皮球?誰?

他不回答你。

不斷鼓勵他、不斷哄他,他做到一點點,就要很大反應,你很厲害、很棒,那他就有成功感,願做更多。

我發現他算聰明,不喜歡就說,我不知道,不想吃就說,我不想要。

思朗隨著歲月成長,有時乖巧,有時頑皮,不過兩夫婦的溺愛,也逐漸令他成為家中小霸王。

照顧思朗不困難,但他的固執令我佷辛苦,憤怒鳥遊戲流行時,他常常玩,可能聲音刺激他,他可能緊張,不停撩頭髮,令頭頂中央有一圈沒了頭髮。

如果不讓他玩會發脾氣,我們盡量控制,不想他玩就收起手機和平板電腦。

別以為唐氏寶寶很笨很呆,其實他們很聰明,會摸索大人的底線,他知道我的底線,他會欺負我,很多社工教我要堅持,狠心地不行就是不行,看電視不做功課,我關機,他第一時間衝過來,捏我、抓我,因為他說話不好,他的動作很靈敏、很快,弄傷我,我忍痛,那刻我忍痛,讓你捏,我堅持不讓你看電視,你一定要做功課,我應該是第一次這麼兇,他不做,我就把他書包丟出門外,我覺得這動作很醜,我從不會做,但那次我要做,他開始害怕,他哭著自己去拿回書包,我說不可以,你做功課,你不做完功課,什麼也不准做,他哭完後無奈地拿功課出來做,當自己為他祈禱時,是為自己祈禱,我覺得神改變我,我更溫柔地對他,不要對他太兇,他會軟化下來,一些不好的行為會變好,其實這兩年他改變很大,他回家願意做功課,願意自己溫書,也有節制。

唐氏寶寶跟正常寶寶一樣,很喜歡跟小孩子一起玩,所以在思朗一歲時,映梅開始想他有伴成長。

如果我生多一個,跟思朗一起成長會更好嗎?語言發展會更刺激他,會更好嗎?我問丈夫,你想生多一個嗎?他一直不答我。

有擔心,因為若兩個都有問題,我們怎有能力照顧?而且不想第二個孩子出生,哥哥成為他將來的包袱,所以自己要想得很清楚。

我問神,我們想要多個寶寶,若祢覺得適合,求祢賜孩子給我,跟思朗一起成長,但我有條件,跟神開條件,寶寶一定要健康,因為我承受不了,再多一個有問題的寶寶,我怕承受不了!很快,當祈禱兩個月後,那時接近冬天,身體很癢,一抓肚子,很癢,那部位紅點不散,不斷擴散,擴散到我全身,於是我去看醫生,證實我懷孕了。怎辦呢?又是這樣?懷孕首三個月會影響腦部神經嗎?自己想了很多,很不開心,我不斷跳,目的是想打掉寶寶,有聲音對我說,你不是要我賜寶寶給你嗎?為何你懷孕了卻不開心?你對我沒信心嗎?我跟神說,對不起,我忘記了,我沒有再那樣子,濕疹慢慢消退,擔心的事也不再擔心。

思朗兩歲那年,妹妹潔心出生,她很健康、很活潑,除了是一家人的開心果,也是哥哥最好的朋友。

兩個孩子也會打架,也會爭搶,我覺得正常,正常孩子都會。

眼睛很小,很矮,他跟別人的樣子不相像,很好笑,跟他玩捉迷藏,不知道他說什麼,不理他,繼續玩,有人問我,為什麼你哥哥傻傻的?

她曾問我,哥哥為何這樣?我解釋哥哥患唐氏綜合症,這不是病,是基因突變,我向妹妹解釋,她接受,也不介意哥哥任何問題,相反她會保護哥哥,去公園玩她拖緊哥哥。

哥哥走得很慢,我便拖著他,怕他被人捉走。

妹妹跳爵士舞,她回來有時練舞,哥哥跟著她跳,女兒陪伴哥哥成長,看到我昔日的禱告,神的預備,我看到妹妹是哥哥的天使,她帶動哥哥的喜樂生命。

現在思朗已經11歲,他的體能好像8歲的小孩,思維像6歲,語言能力像5歲,不過對兩夫婦來說,已經是很大的進步。

我的性格愛跟人比較,比上不足自己不開心,比下有餘自己會驕傲,人性就是這樣,但思朗出現讓我學會的是,思朗一定比人慢,但我身為父親,我覺得他是很寶貴的生命,我很疼愛他,我們毋須爭第一,得到最多,神才覺得我們有價值,才願意疼愛我們,我覺得這點改變了我的心態,其實我不用跟人比較,我做好自己,做神眼中喜悅的事,兒子將來的路,我們無法想太多、顧慮太多,既然生命是神所賜,無論如何神會繼續照顧思朗。

聖經有句說話:以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見祢。這句話很深刻,因我信主一直聽道,聽別人的見證,自己很平順,直至思朗出生,我每天經歷與神同行,每一天、每一步,甚至現在發生的事,我都看到神的拖帶,「親眼見祢」就是思朗出生後,感覺好像我親眼見到神。

映梅和志輝在毫無心理準備下,要面對剛出生的兒子思朗,是唐氏寶寶的事實,可以想像,對首次為人父母的兩夫婦來說,是多大的打擊,就好像所有的預算都落空,好像看不到寶寶的將來,其實人很需要安全感,當我們遇上突如期來的事,無法控制的事,我們會無助、埋怨、抗拒,好像映梅,最初也無法接受思朗,不會照顧他,不會愛他,聖經說,神就是愛,看看耶穌如何愛我們,我們就學如何去愛人,映梅就是這樣,學會接納和愛自己的兒子,我很記得映梅引用聖經,所說的一句話: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見到祢。正正反映了,映梅經歷過人生低谷,倚靠耶穌,重新振作,她看到耶穌對她一家的恩典,幫她建立開心快樂的家庭,如果你現在正處於無助,困惑、憂慮當中,又或者對未來失去信心,我鼓勵你好像映梅這樣,將你的擔子交給耶穌,讓耶穌幫你重拾喜樂,不如現在你跟著我,閉上眼睛對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承認做人很艱難,我現在面對很多困難,我自己無法解決,別人也幫不了我,我知道祢能幫我,我求祢現在進入我內心,作我的救主,求祢一生帶領我,幫我打開出路,走在光明中,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祈禱交託,是映梅支取力量的秘訣,如果你也想繼續跟耶穌談談,或在生活上,信仰上有任何疑難,很想找人分享,我們很樂意聆聽和幫助你,歡迎你即刻致電CBN熱線,號碼是3188-3803,你也可以用手機短訊,包括WhatsApp、微信,跟我們聯絡,本地的手機和WhatsApp號碼是6526-5508,大陸的手機和微信號碼是131-438-95508。

「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裡倚靠祂,就得幫助。」《詩篇》廿八7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