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基督徒公共知識分子的挑戰(陳耀南)

(由於原影片受損,此乃修復後的,質素較差,見諒)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講員: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中文系榮譽教授

各位雙重意義的弟兄姊妹,為甚麼是雙重意義呢?第一是主內,第二是大家都是中大前後的學生。

城裡面的有錢人都是亂來的,那些人全部都說謊話,拍照後又說不是自己拍的;他們又貪圖田地,老愛霸佔這個、那個,而那些審判官也都是拼命的收黑錢,不分大小都朋比為奸。我剛才所說的是不是我們熟悉的某個城市呢?是!因為句句都真,也都可以說不是,因為剛才那些說話是用廣東話來翻譯的,在三千年前先知彌迦的說話。我的職業病又發作了,又浪費了時間了,現在廣東話就譯作「彌迦」-彌敦道,但國語仍然是唸作「M」,你看一看「阿彌陀佛」、「彌賽亞」、「彌撒」,都是「M」的發音,隨便希望大家知道,是應該唸作「彌迦」;不過「彌迦」不是錯,只是變了而已...又用掉了一分鐘了,因為沒有真本事,所以才找一點東西說說。因為是為了甚麼呢?彌迦所說剛才的那三段說話,不用提那一章那一節,現代有很多通都大邑的政治、經濟、法律界,其實種種或明或暗的新事舊聞,都是不外如是,待會毓民兄會有很淋離暢快的發揮,其實我沒有見過他很多年,從來都是心靈相通就算,他還欠我一本書沒有給我,不過他又出了好幾本書...

現代人就說政經分離,該撒的歸該撒,耶和華的歸耶和華,這個當然是耶穌有關納稅的...不是納稅黨,是納稅(pay taxes)的那一種的寶訓。不過,當那些納稅的錢,收稅的手都用在不公不義之時,作為一個公共知識分子,作為所謂主的僕人、耶穌的門徒,究竟是當明哲保身的牆頭草、逍遙派,亦或是喜善惡惡,做明符其實的社會良心呢?剛才引述過彌迦所說的,其實就是很多關於當時的情況、錫安城的預言等等,他的那一個勇氣來自真實的信仰,所以他大膽的指出自己熟悉的城市、祖國,其實就是充滿了這些的罪惡,我們限於時間,我就不敢多費時間,本來我還想將我們的唐朝白居易在長安之時的所見所聞相比,都是看到京都的事,看到當時敗壞的現象。又順便一個職業病,請大家原諒我,請記得不要唸成白居「亦」,一定是白居「易」,因為「君子居易以俟命」,所以他的別字叫「白樂天」,前年的誦頌節我就長篇大論了一番,有些評判就堅持要唸成「白居亦」,如果你不唸成「白居亦」,他就扣你的分數,這樣子說真是...,「白居易」!不過白居易在後來經過了所謂「江洲司馬青衫濕」之後,學聰明了,入了佛教,隨便的想自己將來出版的書在各大佛寺都有就算,已經沒有了那一種的銳氣;但彌迦就不一樣,從頭到尾都是那麼的勇敢,這個就可以看到那一種道德勇氣的來源是不一樣的,這個也限於時間不多談。就是說,他的勇氣是來自一種真誠、真實的信仰,你可以說他是恨鐵不成鋼。所以,他大膽的指出自己的祖國,特別是京都,就是罪惡的中心,他對祖國是愛之深,所以就責之切,甚至他對整個人類都是愛之深,所以他責之切。其實我們愛國之情是與生俱來,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愛國根本就是自然的,沒有所謂的好壞,愛國主義就一定不好,為甚麼呢?你上升到主義的層面就是為了愛國,就甚麼都可以做,這才叫做「主義」,納稅黨滅猶太人都是愛國主義呀,關東軍屠殺我們中國人、南京大屠殺,何嘗不是愛國主義?他覺得自己大和民族優秀而已,所以,我不覺得愛國主義值得提倡的,任何東西上升到主義就要小心,是不是呀?「愛國」根本就是一種天生的感情,等於「愛家」等等。愛國之情與生俱來,不過愛國家、愛民族的那一種濃情,可以產生岳飛、文天祥、戚繼光、史可法;也都可以產生東條英機、山下奉文,慷慨捐軀的神風自殺機師,以至到屠殺三十萬南京人民的日本人,屠殺六百萬的猶太人的納稅黨。所以,自命愛國的人,不要一聽見人家對國家的激烈批評,就大動肝火,罵人家唱衰,更加不要去宣揚甚麼愛國主義。有時候看到很多我們中國文學方面的書:「某某很厲害,是愛國主義的現實派詩人」。愛國主義有甚麼值得鼓勵呢?拿著愛國的名都可以做任何壞事,而自己覺得正確,是不是?真是的,一碰到主義你就要小心,一上升到主義就會被偶像化,神化了自以為愛國的一切的行為。

耶穌基督總結上帝的誡命不外乎愛神和愛人,先知彌迦宣達神所要的就是大家很熟悉的那一句話(幾年前我偶然讀聖經就很感動,剛剛在這裡牧師也叫我在這一方面分享一下意見,我真的覺得很高興),就好像今次的主題曲所說,是「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所謂憐憫,就是從最受卑視欺壓的人開始,你去憐憫他;所謂公義,就不會因為對方是王后、是執政、是當權而有所顧忌畏縮。我最感動的其中兩句聖經就是《使徒行傳》裡,「信從神,不信從人,是應當的」,所以他就可以推翻喬治三世的統治後來的那些清教徒,所以有那種道德的勇氣可以「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就不會西瓜靠大邊,不會墻頭草,「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我們中國人做順從民族太久了,我們太多佛家道家的影響,太過順從太過好統治,背後就是沒有了由神而來,視死而歸的那種不只是道德勇氣,那種信仰的勇氣,對嗎?基督精兵的那種忠心勇氣也都包括了口誅筆伐自己的政府,以至到人間領袖的種種過失和罪惡,只要依從的是上帝的主義。

公義和憐憫的心與其說是來自階級感情,倒不如說是清楚的來自啟示和信仰;信仰真正的、唯一的宇宙之主,而不是,無論或大或小的城邦之主,這個主不怕任何人唱衰,在《彌迦書》最後更加盡心盡情的唱好,大家看《彌迦書》七章18-20節都可以知道,《彌迦書》很短而已,大家都知道「彌迦」這個名本來就是「有何神像你?」有那一個神好像你那樣真?那樣好?這個就是彌迦之所以為「彌迦」的意思。他不但只是古代以色列,更加是新以色列(大家知道新以色列就是所有信仰基督的都叫做新以色列人),他並不是所謂的「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眼前書」的鴕鳥,而是我想大家早已以此共勉,所有大學生都應該以此共勉,就是明朝之時顧憲成的著名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聲到耳」下聯是甚麼?「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你說大學生時代「事事關心」,但將來娶了老婆就是「事事煩心」,這都是將來的事...。他真的關心社會,關心人群,他更加是「心通於上主,口達於人群」,這個才是一個真正的榮神益人的公共知識分子。

謝謝大家!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