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7,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那盡了責的見證人(關瑞文教授)2022.12.11 – The witness who fulfilled his duty

講題:那盡了責的見證人
經文:馬太福音3章1至12節
講員:
關瑞文教授

馬太福音3章1至12節

1在那些日子,施洗的約翰出來,在猶太的曠野宣講:2“你們要悔改!因為天國近了。”3這人就是以賽亞先知所說的:“在曠野有聲音呼喊著: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4這約翰身穿駱駝毛的衣服,腰束皮帶,吃的是蝗蟲和野蜜。5那時,耶路撒冷、全猶太和全約旦河地區的人,都到約翰那裡去,6承認他們的罪,在約旦河裡受他的洗。7約翰看見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也來受洗,就對他們說:“毒蛇的孽種啊,誰指示你們逃避那將要來的憤怒呢?8你們要結出果子來,和悔改的心相稱。9不要自己心裡說:‘我們有亞伯拉罕為祖宗。’我告訴你們,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10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11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子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12他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穀物,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

在這個主日,我們讀到馬太福音3章1至12節,要聆聽上主透過施洗約翰的事蹟,有什麼話要對我們說。

我們要看看,施洗約翰這位具有超凡勇氣並且很大膽的見證人,如何在人生的高低起跌裡,始終堅守作為見證人的本份,始終不忘信仰的初心。

我相信,坐在這裡的弟兄姊妹,有不少是大學老師、研究生、大學生、大學畢業生,即使不是人生大贏家,都應該是社會的中上階層,或者是準中上層。對於我們這群人,或許施洗約翰的事蹟,會對我們的人生構成一點挑戰。

讓我們囘到經文去。

馬太福音安排了一個極有排場的鏡頭角度來讓施洗約翰出場的。

首先,在第3節,馬太福音作者提醒讀者們,施洗約翰殊不是普通人,他是萬眾期待的,是幾百年前,以賽亞先知所預告要出現的大人物。

第4節就描述到施洗約翰的服飾打扮和行徑,說他「身穿駱駝毛的衣服,腰束皮帶,吃的是蝗蟲和野蜜。」

大家千萬不要誤會,以為施洗約翰因為貧窮或者樸素,才這樣穿、這樣吃。

事實上,不說可能你不知,按列王紀下1章8節,這種服飾打扮,正是他們的已故民族英雄,人民革命家,舊約偉大先知以利亞的標志性服飾打扮。

所以,隨後在馬太福音11章和17章,我們就看見耶穌直接說,施洗約翰就是以利亞。

還有,施洗約翰絕對是萬人迷,粉絲絕對比姜濤的多何止千百倍。

第5節,「那時,耶路撒冷、全猶太和全約旦河地區的人,都到約翰那裡去 … 在約旦河裡受他的洗。」

第7節甚至提到,連福音書大反派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都要加入這個「粉絲團」!

其實,馬太也的確把施洗約翰的出場,搞得非常高調。

第1節那句「在那些日子,施洗的約翰出來」當中的「出來」這個詞組,在原文是與第13節介紹耶穌出場時的同一個詞組。

在新約時代,這個詞組通常是用來表示一個神聖的或尊貴的人物大駕光臨。

所以,如果這要拍成電影,這大概是一個君臨天下的震撼場面,背景音樂應該可以選用貝多芬那首降E大調第五鋼琴協奏曲,作品73,《皇帝協奏曲》。

的確,施洗約翰真的是一個非凡成功的人物。

就是連一世紀猶太著名歷史學家約瑟夫,也在他的歷史著作中提到施洗約翰,並稱呼他是個正直的人,是一名有無數跟隨者的出色演説家。

雖說英雄莫問出處,可是,你知道施洗約翰前半生的經歷嗎?你想知道他的出身嗎?

按一些歷史研究推斷,施洗約翰出身非常平凡,是個「唔多識野嘅鄉下仔」。他是個鄉間祭司的兒子。

他出身貧窮,受教育不多,絕對不是社會精英。

當日的祭司行業,很有階級制度。作爲鄉下祭司階層,他的家庭,被有錢人或在大城市裡的祭司看不起,是被剝削的祭司階層。

按當時的歷史記載,這種低端祭司,無收入穩定的工作,甚至在同階層的祭司,有餓死的情況。

有研究聖經歷史的學者認爲,施洗約翰有可能曾經因在大城市失意受欺負而加入了在鄺野(沙漠)的隱修團體,後來才再重出江湖,向百姓宣揚天國的審判即將來臨。

換言之,施洗約翰是出身寒微,自少貧窮,被人輕看,曾經在大城市打拼卻失敗,結果潦倒落魄而退隱江湖。

施洗約翰的前半生,有點類似像我這一代戰後出生的第一代香港人。

我們小時侯家貧,父母是從內地走難而來的難民,無論本來在內地有多富貴,走難來到香港,都是在工廠「打份牛工」,「餐搵餐食餐餐清」。

我媽媽本來就是中山石岐大地主家族的嬌嬌女,我爸爸就是順德大鋼鐵和印刷企業大老闆的長子。他們二人都是名符其實的富二代。不過同樣都是一夜成為難民,偷渡來到香港,展開「捱世界」的人生。

雖然有些當代的難民結果走上了類似李嘉誠的發達之路,大部分卻長時間留在草根階層,做其半斤八兩被人剝削的「打工仔」。

幼年時我們都是住在徙置區,70年代才遷入公屋,以「屋邨仔」的身份長大。

不知在座的弟兄姊妹,有多少是這種出身的人呢?

不過,正如剛才所說,後期的施洗約翰,已經成為一個成功人物、人民心目中的英雄、衆人的偶像—萬人空巷排著隊要前來接受他的洗禮,加入他的群體。

我們香港人,也是像施洗約翰一樣,先苦後甜、先貧後富。這是香港的歷史。

在六七暴動後,當時的香港殖民政府痛定思痛,大灑金錢發展本地房屋、醫療、教育、社會福利、公共建設、土地、廉潔運動等等。這不但讓留下來的人開始安居樂業、生兒育女、疏遠政治鬥爭和意識形態,還成爲了後來六、七十年代因全球化為香港帶來經濟奇跡的良好基礎。七十年代十年之間,香港一夜發財,其亞洲四小龍地位奠定下來了,即使期間發生了股災,也沒有給香港經濟帶來致命打擊。1965年至1980年,香港的國民生產總值年均增長率為6%。到1987年,香港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為8070美元,高於紐西蘭、西班牙和愛爾蘭,只比英國低約五分之一。這時的香港,幾乎沒有人失業。消費主義抬頭、物質生活躍升、機會處處、遍地黃金。

這一代人,只要循規蹈矩,稍加努力,循著社會階梯,把握機會向上流,生活必然改善。

還有,若然你的智力比常人稍勝,努力稍多,又懂得把握機會,真的不會太難就出人頭地,成為中產階級,專業人士,甚至成為大學教授,或者從商而發達。你能夠達到的成就,擁有的財富,遠遠超過你們上一代,也為你們的下一代創造福氣。

還有,如果你能夠建立良好的人際網絡,累積更多社會資本,你的前途就更有把握了。所以如果你加入了類似教會般的互助互愛群體,你就更容易扶著社會階梯的把手向上直爬。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在教會裡的中產階層人數比總人口中的中產階層人數要多。

一般人,如果人生是先苦後甜、先貧後富,大概都會竭力不讓自己走回頭路。尤其到人生收成期,都會盡量保住自己已經擁有的,為下一代著想,會事事小心,即使不趨炎附勢,也不敢隨便見義勇為。這應該是人之常情,你與我都可能都是這樣的人。是嗎?

施洗約翰卻是例外。他受上主所托,見證天國福音,斥責世人罪惡,勸人悔改。

就算是遇到有權有勢的人,也都「冇面俾」照樣斥責,甚至明知要付上代價,也都無畏無懼,堅持說真話,見義勇為。

第7節:約翰看見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也來受洗,就對他們說:「毒蛇的孽種啊,誰指示你們逃避那將要來的憤怒呢?8你們要結出果子來,和悔改的心相稱。9不要自己心裏說:『我們有亞伯拉罕為祖宗。』我告訴你們,上帝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10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裏。

嘩!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是「毒蛇的孽種」、「要求他們結出果子來,和悔改的心相稱」、「警告他們,若不結好果子就砍他們下來,丟在火裏。」

真的駡過痛快啊!不過,你知道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是何許人嗎?

撒都該人是當時猶太教的四大派別之一,另外三大派別為法利賽人、愛色尼派和奮銳黨。

撒都該人是圍繞著祭司長為中心的教派,在宗教主導的猶太社會裏,祭司是社會文化等的核心階層,撒都該人自然就是社會的領袖。

作為猶太教領袖,撒都該人在當日是有權有勢有地位並且有錢的。

他們不只是宗教領袖,更是因為宗教領袖的身份,實行以夷制夷政策的羅馬帝國,把巴勒斯坦猶太地區的政治行政權,交予他們。所以,他們是非常有權勢的,是代表著統治者,真的「一隻手指尾就可以摙死你」施洗約翰。施洗約翰罵他們是毒蛇的孽種,絕對是「膽生毛」,「唔識寫個死字」。

至於法利賽人,相信我們不會感到太陌生。雖然他們人數不多,又不似撒都該人有正統的宗教領袖地位,但他們的影響力是很大的,也廣受百姓尊敬。為甚麼呢?因為他們在宗教上是很熱誠的,也是摩西律法專家,並者非常之有理想,他們教導百姓如何按處境遵守摩西的法律,他們不斷地抄寫律法,研究及應用律法,要建立一群上帝喜悅的子民。他們不只空口說白話,為到實踐宗教理想,他們過著並不富足的生活,他們更加身體力行,並且東奔西跑,常到猶太人的聚會點,即是福音書中的會堂,去教導並傳揚律法。

施洗約翰得罪法利賽人,其實是冒很大的險的。因爲法利賽人在百姓心中有很權威的地位,若然法利賽人號召百姓不要聽從施洗約翰的道理,這條出來要跟隨施洗約翰的長龍,分分鐘可以走了一半人。並且,他辛苦賺來的美好聲譽,很可能會嚴重受損。

施洗約翰的膽子真的很大,與這兩批人作對,等於得罪統治者,得罪可毀他聲譽的人,換來的下場,可能是把他打回原形,本來已到人生收成期,得來不易,結果被絕對清零。

事實上,在稍後的日子裡,施洗約翰因為繼續堅持講真話,見義爲之,堅持實踐上帝所交付的天國使命,就拿起勇氣,直接斥責統治者希律犯了奪人妻子的罪,結果他被收監,最後被斬頭而死。

我相信施洗約翰不會不知道,凡事折衷一點、妥協一點,人生會好過一點,至少可以爲他避開一些劫數。

正所謂君子不立危墻,退一步海闊天空。

不過,在施洗約翰的生命裏,什麽都可以退,信仰原則就不可退,半步都不可退。

他從一個窮小子,在時代裏搖身一變成為大人物,結果又被打回原形。

他因為立心要在彎曲勃謬的世代裡堅持上主所交託的使命,在大時代裏最後變得一無所有,兩手空空而終結一生。

這樣去做天國的見證人,值得嗎?這樣盡責做上帝的見證人,是忠心還是愚蠢呢?

我相信他被斬首後回天家之路上,是微笑地對著自己說,「感謝主,你讓我成爲那盡了責的見證人。」

他那無畏無懼的勇氣是從哪裏來的呢?看看第11節,謎底就解開了。

原來這個成功人士,享有高度聲譽的施洗約翰,看自己根本不配得到那麽多跟隨者,和那麽高的地位。

他說,「11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子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

「我就是給他提鞋子也不配」, 施洗約翰自覺自己連替耶穌挽鞋都不配。他擁有的,都只是因爲上帝的恩典。

他有,但他不擁有,因爲一切都是從上主而來,他把從上主而來的都歸給主。人到無求品自高,事能知足心常泰。

弟兄姊妹,原則上,每個基督徒都是施洗約翰,無後顧之憂,方能見義勇爲。

在將臨期,在這「準備期」與「等待期」裏,上帝要我們知道,我們都應該是連替主挽鞋都不配的施洗約翰。

我們都應該是施洗約翰,不戀棧所擁有的,時刻要見義勇為。不過這真是很難的,因為當人擁有得越多,就會越懂得計算,就會越事事小心,凡事折衷一點、妥協一點。

我們都是人生贏家。

也許,在大時代裏,我們都需要一首詩歌提醒我們:

 〈願那靈火復興我〉

願那復興我的靈火,重新再來一次復興我,
起初的信心何處失落,我願悔改重新再得著,
在明媚的春光裡,在幸福的生活中,
我們陶醉,我們歡樂,早把主恩典忘記。

 願那復興我的靈火,重新再來一次復興我,
起初的希望何處失落,我願悔改重新再得著,
在穩妥的事業裡,在迷人的笑聲中,
我們遊戲,我們沉迷,早把主恩典忘記。

 願那復興我的靈火,重新再來一次復興我,
起初的愛心何處失落,我願悔改重新再得著,
在艱苦的歲月裡,在百般的試煉中,
我們禱告,我們警醒,毋把主恩典忘記。

 願那復興我的靈火,重新再來一次復興我,
起初的信望愛何處失落,我願悔改現在就得著。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相關:


# TAG

EN English MONDAY MANNA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出埃及記 利未記 創世記 劉國偉 原文解經 國度禾場KHM 天人之聲 天堂 奇妙的創造 妥拉 家庭 市井心靈 張哈拿牧師 愛情 敬拜 智慧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民數記 清晨妥拉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申命記 真理 知識 研經課程 箴言 考門夫人 聖經 荒漠甘泉 蘇義德牧師 見證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