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身旁的三個夥伴(戴國璋牧師)2018.6.3

語音(廣東話):

保羅身旁的三個夥伴(戴國璋牧師)2018.6.3 (圖1)主題:保羅身旁的三個夥伴
證道:戴國璋牧師
經文:歌羅西書4章10-14節;提摩太後書4章9-11節

歌羅西書及提摩太後有一些共通點;它們都寫於羅馬,且都寫在保羅遭囚禁的境況中。但兩者相隔了約七年。前者是保羅因上訴該撒,第一次到羅馬城,在自己租用房子遭軟禁的兩年間寫就,時約 AD57。後者是在上訴該撒事得直後獲釋,再經一輪的傳道生活後重返羅馬,適值該撒尼錄對基督教進行迫害,保羅作為當時基督教的首領人物而遭殺害。後書就寫於遭殺害殉教之前的囚禁中間,時約 AD64。兩者比較下,保羅的心境就有著很大的變化。我們所讀的是兩書問候話,當中提及一些共同的人物。今天我們思考這三個人物對保羅的重要。

1. 忠心的陪伴 – 路加醫生
路加是保羅一生傳道工作上的幫手,是保羅生命中忠心的朋友,這是眾所周知的。有關路加的出生、信主的經過、甚至如何成為保羅傳道的拍檔,我們都缺乏資料。學者們只能從有限的了解中嘗試重構這個人物。路加是個學識淵博的人物,他的作品 (福音及行傳)文筆優美,結構嚴謹,考據詳實。在在說明他的學養深厚,路加是個典型的拉丁名字,意為「光;帶來光的人;帶來知識的人」。自身相信是個希獵人身相信是個希獵人。有學者猜想路有學者猜想路加曾經是一個奴隸,後來獲得自由身。在當時,有許多學識淵博的者,擁有專業技能,- 如醫生 -的希臘人,因戰爭而成為奴隸,又因主人的賞識而獲自由的。路加可能是其中之一。他在認識保羅之前,或許已經是基督徒。他是在特羅亞(亞西亞的一個海港)遇上保羅和他的團隊。當時約為AD48。此後,無論保羅在馬其頓、以弗所或返回耶路撒冷、遭囚於該撒利亞、到達羅馬、開始他西班牙的工作、再回到羅馬並遭難,作為醫生的路家都陪伴保羅旁邊。

在寫後書的時間,不同的夥伴因不同的原由離他而去。「獨有 」路加在保羅的身旁,成為他重要的支持。一個這樣忠心的夥伴,一生難求。

2. 於人有益的同工 – 馬可傳道
馬可跟保羅認識比路加更長久。馬可是一個拉丁名字,意思是 「鬥士;尚武之人 」。這在羅馬人中是個很受歡迎的名字 (羅馬有位英雄叫 Mark Anton,生活在耶穌 稍前 ) 。但我們知道這位「馬可」,原叫「約翰 」是一位猶太人,是巴拿巴的表弟,或許也是來自居比路(塞浦路斯)。這位馬可的約翰曾經一度使保羅心煩、在保羅與巴拿巴拍檔的第一次傳道中,中途離隊。此事觸發保羅與巴拿巴的矛盾。在第二次傳道開始 ,兩人分道揚鑣。從馬可乃巴拿巴表弟一事看,或許他比較年輕。年輕人總叫年長的人擔心行事輕浮而不踏實。這也許是保羅這個力求認真的人容不下馬可的原因。若這是聖經中對馬可事蹟唯一的記述,這或許是他的一生蓋棺定論。但感謝神,不是。在保羅後來的傳道歷程中,馬可成為一個可靠的同工。在他最末後的描述,他甚至稱馬可為「於我有益」。馬可不是一個「妨礙」,是「益處」。雖則我們不知是怎樣的益處。

馬可果然是叫人有益處的一個同工,不但對保羅而言,對偉大使徒彼得亦然。他稱馬可為「我兒子」。這叫我們想起保羅與他心愛的門生提摩太。早期教會流傳著這樣一個說法:「馬可是彼得的傳道幫手,記述彼得傳道時講述的耶穌事蹟,並輯錄成福音書」。若沒有馬可,我們也就沒有馬可福音。

3. 無法有始有終的信徒 – 底馬先生
底馬(Demas)是個希臘名字,原意是受「歡迎的人」,是保羅傳道上的一位同工。保羅稱他為所親愛的、和路加一樣。卻在最危難的關頭,離棄同伴往繁華璀璨的帖撒羅尼迦。一個一直都走得這麼好的信徒,怎麼會離棄信仰成為叫主傷心的人呢 – 值得深思。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保羅身旁的三個夥伴(戴國璋牧師)2018.6.3 (圖1)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