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痲瘋病人(陳曉東博士)2010.11.14

語音(普通話): 主題:感恩的痳瘋病人
証道:陳曉東博士(普通話)
經文:林後五11-21

弟兄姐妹平安!

我想我們每個人剛才在聽這樣美麗音符的時候,許多的心靈都會被感動,因為這樣的音符在敲擊著我們心靈中很深很深的地方。在這樣一個很深很深的地方,來呼喚著一個的聲音,我們喜歡這樣的活水泉源嗎?我們喜歡回到這樣一個生命的泉源之地,能夠在那裏可以把我們乾渴的心靈得到滋潤,能夠把我們疲倦的生命得到復甦,能夠讓我們覺得沒有力氣再往前走的時候,因為有這樣一個活水的源泉,我們可以站立起來,能夠往前走嗎?

在今天我們所讀的聖經福音書裏面,耶穌問了一個問題,讓我們心裏面有一種抽痛的感覺。在路加福音17:17:「耶穌說、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麼.那九個在哪裡呢」。

今天如果我們再一次思想、默想所讀的福音書,我們所看見的是幾個問題?病痛、醫治、回頭、感謝,而在這一切所發生的事情上面,耶穌卻問一個問題:「那九個在哪裡呢?」那些喝了生命源頭的水,重新得到力量,那些生命因為遇見了耶穌,生命得到一個完全改變以後,這些的人他們喝了水,但是又不回到生命的源頭當中,那九個在哪裡呢?

我最近有機會讀到中國傳統民間裏面的一些籤文,其中一首是媽祖崇拜裏頭的一首籤詩,在媽祖籤詩裏頭共有60首,其中第54首是這樣子說:「病中若得苦心勞,到底完全總未遭,去後不須回頭問,心中事務盡消磨。」這些籤文其實也不是甚麼詩歌,只是一些文字的短句,它的意思是說:一個病了的人還有操勞,實在太辛苦了,人間的事情那有十全十美的?過去的事,你就不要再回頭去問了,你心裏面還有甚麼打算呢?這都取消吧!

我想一個在病中的人,若他抽到這首籤文的話,我想他實在是一種哀傷、無奈,一種非常複雜的心靈就會湧流出來。我想當任何的一個人,他有生病的時候,特別是當我們有機會病得特別嚴重的時候,大槪都有過類似這樣的一種心靈,非常複雜,一圈環著一圈的一種的經驗。

疾病就好像我們今天在福音書裏記載的大痳瘋病,或是在人類歷史裏面,許許多多名醫大國手也束手無策的病,不論是以前發生過的黑死病,還是在十九世紀,所發生的肺病,或者是我們在二十世紀早期所發生的癌症,還有我們今天所面對的愛滋病等等的病,都是一種讓我們生命致死的一些疾病,所有一些發生在我們身上的疾病,我們大槪第一個反應就是說:為什麼是我?為什麼這件事會這麼不幸遭遇在我的身上?每一種的疾病帶給我們身體上面的痛苦,身體上面的一些捆鎖、說不出來的難過。但是在這身體所承受的苦難以外,其實還有更多的苦難來伴隨著我們。包括我們身、心、靈所受的苦難以外,還有一種罪疚的感覺、一種羞恥的感覺、一種自卑的感覺、一種自責的感覺,渴望自己能夠得到醫治,但是得到的答案,又是讓自己失望的感覺,更加讓我們難過的是,我們常常所患的疾病,不單帶給個人很大的痛苦,也帶給我們自己的家庭很多的痛苦,在這些痛苦裏面,整個的社會如果對這些的事情沒有了解的時候,我們更要承受一種雙重的打擊,包括我們社會對這些病痛都是一種的排斥、不諒解,好像每個人都是污穢的人,每一個這樣的病人,都應該在社會裏面消滅。這是我們所看見的世界裏,常常遭遇的問題所在。

在我們今天所讀的經文裏面,我們看見這樣的一個圖畫:耶穌往耶路撒冷去,但祂經過撒瑪利亞和加利利交界的地帶的時候,聖經說祂進了一個村子,然後有十個長大痲瘋的迎面而來,但只是遠遠地站著,也許這一群大痲瘋病人就像我們所描述那樣,在社會裏面已經被邊緣化了,在社會裏面已經被擠壓到主流之外,這些的人在我們的世界裏面,是不應該存在的,這些人在我們當中會引起我們恐慌、不愉快的感覺,也會引起我們很多很多負面的聯想、恐懼說這樣的病患也會侵擾到我們,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請他們遠遠的不要在我們世界裏存在,我們眼看不見為乾淨。這一群的人也許就是生活在這樣一種的困難裏面,他們看見耶穌,他們迎面而來,遠遠的站著,但是他們發出一個高聲的禱告、大聲的呼喊:耶穌!耶穌!耶穌!夫子!夫子啊!可憐我們吧!

他們所呼喊的夫子,是一個甚麼樣的人呢?他們所面對的夫子,是一個甚麼樣的人呢?在我們所看到路加的經文裏面,他寫得很平實,但是在這樣平實的語言後邊,卻是一種波濤洶湧的生活世界。在我們所看見的耶穌的生命當中,路加很清楚的記載了一件事情:耶穌往耶路撒冷去。這不單止是描述著一個人的行動,在路加的寫作當中,他表達了對耶穌生平、生命的了解,耶穌祂整個的處境、生命,祂就是在前往耶路撒冷的路上,這耶路撒冷等著祂,是怎麼樣一個的等著呢?不錯,是有一些人在夾道歡呼,當祂走過的時候,有驢駒載著祂,有路邊在大聲地呼喊著:和撒那!和撒那!但是我們更知道的一件事情,耶穌走向耶路撒冷的路上,是有可怕的各各他在那裏等著祂、有可怕的十字架在前頭等著祂、有著眾叛親離的結局等著祂… 當祂在客西馬尼園大聲呼喊、祈求生命的苦杯可以挪開的時候,祂所面對的門徒是倒頭而睡,沒有任何感覺。耶穌往耶路撒冷去,祂經過撒瑪利亞和加利利的交界,這是一個生命當中、旅程當中,從一個處境轉到另外一個處境的交界地帶,在那裏祂需要進入一個村子。一個旅行的佈道者、一個波瀾壯闊耶穌運動的創始者,這樣帶著門徒風塵僕僕的,在加利利的地方來宣傳天國福音的先知,祂這個時候需要進到一個村子裏面,為甚麼要進到一個村子裏面?這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告訴我們一件事:祂渴了!耶穌渴了!耶穌餓了!祂疲倦了!祂需要休息!祂需要有人來去接待祂,需要有人打開他的房門、家庭說:耶穌請進來!你累了!喝一碗水、吃一塊餅吧。所以耶穌進到一個村子裏面,但是祂沒有得到祂所需要的,祂所面對的卻是一個人的需要──十個長大痲瘋的、十個在生命當中飽受憂患的人、十個在社會主流裏已經被排擠到邊緣的人、十個沒有人願意去接觸的──賤民。他們遠遠的站著,但卻是迎面而來,向一個滿身疲倦的、飢渴的、餓了的耶穌來呼喊:耶穌,可憐我們吧!

我們看到這樣的一段經文,其實好像是一個喜劇的結局,因為路加很快就告訴我們說:耶穌看見了。耶穌雖然有祂自己的疲倦、有祂自己的口渴、有祂自己的飢餓,但是祂看見這樣更多飢餓的人、口渴的人、被排斥的人的時候,祂看見了。祂看見了就說:你們去罷。你們把身體給祭司去看。他們去的時候就潔淨了。

這是一個故事,如果停在這裏的時候,我想路加不必把它記載下來。因為這樣的事情,在耶穌自己的工作裏面,發生太多太多次了。路加繼續的記述這件事,這看似大團圓喜劇的結局,好事呀!耶穌實行了一個大神蹟,又為了祂的名聲加添了一個信用狀,又讓祂的名聲可以到處宣揚了。我想這不是路加要記載的目的,也不是因為這樣的一件事情,耶穌的名聲揚開了就值得把它大大地記載聖經當中。我們看到一件事情就是說,當這樣一件事發生完了,15節開始進入一些最困難的地方:「內中有一個見自己已經好了、就回來大聲歸榮耀與 神.又俯伏在耶穌腳前感謝他」,讓人意外的是「這人是撒瑪利亞人」。耶穌喜歡跟撒瑪利亞人交往,因為撒瑪利亞人是雜種,因為撒瑪利亞人從猶太的傳統來看,是一群已經混雜了的人,是一群已經離開信仰的人,是一群跟摩西純正律法沒有相干的人,這一群人是一群燒不著的餅,一邊有神的律法,另外一邊,他的生命裏充滿了雜質,這樣的人不配來跟猶太人交往的。但是我們看到,耶穌無論在撒瑪利亞的井邊和婦人談道,還是在這裏頭所記載的撒瑪利亞人回頭的故事,所講的是一個撒瑪利亞人回到了耶穌的面前。

15節告訴我們幾件的事情。第一件,這樣的人已經好了,他得到了一個醫治,就像其他九個得到醫治的人一樣,他的生命從一種的被歧視、排斥,從一種自卑、傷痛、低人一等的生命光景裏面,能夠走出來了。哈利路亞!謝謝主!感謝主!但是在這裏,不單單他看見自己已經好了,更重要的是,15節用了一個字眼:他回來。我想我們多少人的經驗裏,當我們在醫院裏面,我們身體能夠得到醫治的時候,有多少人是迫不及待的離開醫院呢?又有多少人會回頭跟照顧我們的醫生、護士來說一聲:謝謝?但是更重要的是甚麼呢?更重要的是有甚麼人願意說:我來向醫生、護士謝謝了,之後還會說:醫生啊!我決定了,我要去讀醫,我要做護士,我要跟你們在一起。我們在我們的經驗裏面,這樣的人實在是很少、很少。但卻在這裏發生了。這裏有一個撒瑪利亞人,他自己好了,聖經說,他就回來了,然後大聲的歸榮耀與神。這裏記載了幾件事情,第一、他得了醫治;第二、他回到耶穌那裏。他不單單回到耶穌那裏,第三、他大聲地讚美神。他把自己生命裏面所受的恩惠、感謝的事,大聲地來去表達出來。第四、他俯伏在耶穌腳前。他能夠在耶穌面前,有一種完全的感謝。俯伏乃表達身體的一種動作,然後他感謝耶穌的醫治。路力在這裏加了一句:「這人是撒瑪利亞人」。這個人與我們不一樣的,與我們所理解的人不一樣,他不是一個猶太人,他不是一個能持守摩西律法到今天還是一個聖潔的人,這個人,他的生命裏充滿了問題。

我們都知道以色列本來就有十二個支派,所以當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登位以後,十二個支派就分裂成南北兩個國,北方叫以色列,南方就是猶太,所以北國的國民,在主前721年的時候,被擄往亞述,亞述就把巴比倫地方的百姓遷徙到北國的以色列,代替了以色列人,所以你想像,這七百多年的歷史裏,以色列地區變成了一個很混雜的地方,所以遷來以色列北方的巴比倫人都變成混血,因此撒瑪利亞是他們的首都。列王記下17:33「他們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自己的神」。難怪在耶穌的時代,他們被稱為撒瑪利亞人。所以猶太人真是很難願意跟他們在一起,但是在我們今天所看的經文裏,這裏記載他是一個「撒瑪利亞人」。對!就是我們看不起的人、就是我們不想碰的、就是我們聽見了頭都搖一搖。耶穌問的問題是:「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麼.那九個在哪裡呢。除了這外族人、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 神麼。」所以「就對那人說、起來走罷.你的信救了你了。

在我們今天所讀的這樣一個故事裏,弟兄姐妹,我們要問的問題是: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呢?這是一個講醫治的故事嗎?如果講醫治的故事,為甚麼還要再重覆一次?難道在聖經、福音書中,這類醫治的故事不夠多嗎?還需要再加添一個嗎?再讓耶穌的信用再增加一點嗎?再讓祂榮耀的光環再大一點嗎?還是這是榮耀神的故事呢?這麼樣的故事是怎麼樣的榮耀?

當我自己來去默想這段經文的時候,我看到了一點,也許我們可以一起來去默想思考的。在我看來,這裏是一個邀請,這是為每一個念這故事的讀者,無論他是猶太人,還是撒瑪利亞人,是外邦人,還是聖經記載屬以色列的子民… 是一個邀請,這是一個甚麼故事呢?這是一個外族人,如同耶穌所說的,他是個外族人,他回頭,陪伴耶穌的故事。我們記得耶穌走到村子裏面,祂走到那兒,有祂的需要,祂渴了、祂餓了、祂疲倦了,祂希望有人接待祂,祂把祂自己需要工作、需要的服侍做完以後,有一個外族的人,回頭陪伴著耶穌。我們想想看,誰是路加的讀者?也許在這樣的一個讀者群中,有許許多多這樣的一個撒瑪利亞人,就是這樣一群被稱為外邦的人。路加在這裏,鼓勵每一個在生命當中曾經遭遇到困苦、飢餓、疾病、乾旱的一群讀者,一同來回頭,來陪陪耶穌。

經文在這裏有一些沒有講完的話,但是當我們仔細的聆聽,我們聽到了。我們這一群人,會回來陪伴耶穌嗎?這樣的問題帶來進一步的問題… 也許我們心裏面不服氣說:我常常回來呀!我常常回到主的殿中,大聲的唱詩歌;我常常回到主日學裏打開聖經,來閱讀主的話語;我常常回來與我的兄弟姐妹們聚集在一齊,但是在今天的經文內,這樣回來陪伴耶穌的外族人,來去問一個更深的問題:我們在那裏可以遇見耶穌呢?我們在那裏可以去陪伴耶穌呢?這也許引發我們再一次去思考,聖經當中有一些的話語,對我們有很深的提醒。

如果我們不善忘的話,我們大槪記得在馬太福音25章,在最後審判日子裏,那位坐在寶座上的王,問這些受審判者,我飢餓的時候,你們在那裏?我乾渴的時候,你們在那裏?我赤身露體的時候,你們在那裏?我在監獄裏的時候,你們在那裏?「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這些事」──當你看見一位弟兄,他嘴巴乾裂,沒有一口水喝的時候,而遞上一杯涼水時,你作在我身上了。這些的事,當你看見,我赤身露體的時候、被人羞辱的時候、被人看不起的時候,你拿起來一塊的毛毯,遮蓋在我身上的時候,你作在我身上。兄弟姐妹們呀!這是耶穌!

我想這樣一個福音的呼召,在歷世歷代中,給許許多多人聽見了。所以我們才在教會歷史裏,有如此多我們稱之為聖人的人,這些的聖人並非他們的品格有怎麼樣的高超,而是說這些的聖人,他們的聖是因為他們聽見了耶穌的呼召。所以我們知道這些閃光的名字,當有人病痛的時候,我們聽見了史懷哲醫生在非洲,與這些貧賤的非洲的病人們住在一起的事情;我們聽見德蘭修女,在街邊那些窮苦的、垂死的乞丐那裏,用毛巾把他們抺得乾乾淨淨,讓他們能夠有尊嚴的離開世界;我們聽見許許多多無名信徒們,他們在身無分文的情況下,收留了多少的孤兒,把他們帶到自己的生活世界與他們一齊生活。但是不夠,不只是這樣子,耶穌在那裏呢?我們去那裏陪伴耶穌呢?在馬太福音那裏告訴我們,那裏有飢餓、那裏乾旱、那裏赤身露體的時候、那裏有政治破壞的監獄的時候──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我最近有機會重新溫習,從我書架上看到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Yunus(尤努斯)是一位孟加拉人,他最出名的事情是他在孟加拉最赤貧的地方,發展小額貸款,讓許許多多在貧困當中的婦女以及在貧困當中站立不起來的窮人,透過這樣子的小額貸款,重新找到他們生活的方式,重新透過他的工作,能夠獲取他生命的尊嚴。今天2010年,我們知道在遼寧的錦州監獄裏,還有一個人在那裏得到了諾貝爾的和平獎。

我想我們這一群基督徒,在這個世界上常常尋找耶穌,我們去那裏看見耶穌呢?我們在黑暗的世界裏,當看見一根火柴點起來的時候,我們知道耶穌在那裏。我們知道在赤窮的地方,沒有一顆米、一杯水的時候,我們一起的過去,送上了我們這一杯的水,我們一起分享糧食的時候,耶穌在那裏。

主在這個世界的醫治工作,從來沒有停止過,但是,「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麼.那九個在哪裡呢。」感謝主,「內中有一個見自己已經好了、就回來大聲歸榮耀與 神.又俯伏在耶穌腳前感謝他」。

弟兄姐妹,讓我們一起來做這一個撒瑪利亞人。我們禱告:耶穌!我們今天來到祢面前陪祢,求祢讓我們的心能夠向著祢。我們知道,主祢也有祢疲倦的時候、乾渴的時候、赤身露體被掛在十字架的時候,你也有被放在監獄裏的時候。主啊!在今天我們這一群生活在安逸中的信徒,祈求祢的話語能夠震撼我們的心靈,讓我們能夠在一個舒適的小世界當中,知道這個世界有許許多多的呼聲,需要我們來去靠近,因為我們知道我們靠近這些地方的時候,就是靠近祢。求主幫助我們,在我們恐懼害怕的時候,加添力量給我們,奉靠耶穌基督聖名祈求,阿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