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福音是上帝的大能(張伯笠牧師)2011.11.6

語音(普通話): 主題:這福音是上帝的大能
證道:張伯笠牧師

弟兄姐妹,平安!

的確很激動,在中國的領土內,第一次參加崇拜。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時刻,能夠與香港的弟兄姐妹、朋友們一齊來敬拜我們的神。

今天我用的經文在羅馬書1:16-17: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因為 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致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

保羅說:「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當保羅被上帝在大馬士革的路上耶穌向他顯現、呼召出來以後,保羅將一生把他所有智慧,才華用於傳福音的路上,所以保羅過去是一個希利尼人,保羅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希伯來人,那麼保羅熟讀舊約的律法,但是他接受福音以後,他做了一個宣告:「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當我們從一個舊的文化中,進入到福音中來的時候,我們發現我們有很多的事情,跟我們過去的格格不入。保羅說:在他的同胞中也好,在福音的路上也好,他是不以福音為恥的。

他說:「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因為在當時情況下,在猶太人、希臘人的心目中,他們覺得「福音」是一個非常不切實際的東西,他們說福音是一個不可能的東西,他們覺得福音是沒有什麼文化的,他們也不能夠尊重福音。所以保羅說他不以福音為恥,這個很了不起的宣告。其實我們中國基督徒也是如此,我們中國有五千年的文化,我們覺得我們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所以當我們一進入福音的時候,講到十架福音的時候,我們就對我們的信心產生了懷疑。福音就是這樣簡單嗎?信就能得救這樣簡單嗎?所以保羅告訴我們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這個在保羅的神學中,他常常提到這個十字架的道理是一個絆腳石。在希臘文是(skandalon)的意思,這個(skandalon)的意思就是說,是個絆腳石的意思。很多人當他認識耶穌時候,當他看到十字架就知道,這是一個不能認識到福音的救恩中很重要的東西,保羅說: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對那些愚拙/滅亡的人是一個愚拙的道理,在我們得救的人則是神的大能。為什麼呢?因為「十字架」在當時的文化中是一個咒詛。十字架把人分為兩類:一類是得救的、一類是滅亡的;一類是愚拙的、一類是聰明的。可是在當時的文化中就不是如此,當時侯的文化,是分羅馬人、野蠻人;猶太人、外邦人;奴隸和自由人,等級深嚴。可是當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祂的寶血遮蓋世人的罪的時候,世人就因著祂可以成為上帝的兒女,他們在文化中發現了新的突破,這就是基督的文化、聖經的文化、聖經的世界觀。所以保羅告訴我們,在傳統的文化中,因為恥辱的東西成為神等大能。這個對於那些比較聰明的人,是愚拙的,但是保羅把這些聰明的定為滅亡的人,對我們這些得救的人卻是神的大能,我們感謝如此。

因為我們中國人也是如此,我們這一代的中國人常常覺得自己是文化人,我們有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其實想來想去,我們這一代人蠻可憐的,我們對中國文化並不了解太多。我常常在美國跟一些中國的博士生、碩士生、這些大學的老師談中國文化,他們其實對中國文化只有了解一點點而已。我們只懂得一些皮毛(但是香港中文大學可能比海外的條件好一點)。我們這一代人對中國文化… 孔子我們不知道多少,我們沒有讀過孔子的書,我們沒有讀過孔子的《四書五經》,基本沒有讀過,我們小時候可能讀過《百家姓》,但可能沒有讀完,基本上大槪屬於這種狀態。我們對老子也了解不了多少,我們覺得,我們對佛教了解也不多。中國的主文化主要來自儒釋道。儒家我們叫「人本主義」;釋迦摩尼我們叫虛無主義;老子、老莊哲學叫消遙主義,其實這些我們都不太了解,我們只是了解一個皮毛而已。

我們想起孔子,就知道這是以人本為主的東西,孔子說:「敬鬼神而遠之」──不要碰這個東西,我們強調人的智慧,有一天,人可以達到一個聖賢的程度。但老子更有意思啦!老子講這一切都是虛無的、沒有意義的。所以我們中國人常常把道家跟道教放在一起,其實這是不對的,道教跟道家很大的區別,這跟狗跟熱狗的區別。當我們對釋迦摩尼和佛教也了解不了多少。我們常常看到中國人到佛堂裡去尋求心裡的平安,其實真正對佛教文化我們也了解不多,其實我們現代人了解的是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多少懂一點。懂馬克思主義也不是全部,我們說我們是馬克思主義的哲學者,又或是馬克思主義的信徒。但是我們卻沒有讀過馬克思多少書,《資本論》是沒有人讀過的,其實我們所知道的是列寧哲學其中的一部份──暴力革命──一個接一個,另一個推翻另一個的暴力的行動,我們小時候的文化影響,應該是列寧的不是中國傳統的,所以當我們聽了福音的時候,我們就發現我們與十字架的道理,有一個很大的距離。

我們常常用我們自己的觀點來衡量聖經,當我們看聖經,哎!這段不對、這一塊寫得沒有道理,耶穌祂說:祂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祂,就沒有人得救。

這個為什麼這麼狂妄?對不對?!我們會對聖經提出很多質疑,因此在美國大學的查經班裡,會看到特別的景象──我們大陸弟兄姐妹問的問題,台灣跟香港的牧師們常常不知道該怎樣回答。我們也曾經問過牧師:在人類犯罪之前,上帝沒有咀咒蛇的時侯,蛇是用什麼走路的?我們問過很多問題,牧師都說不知道,有一天你們問上帝去吧?這個問題我們也回答不了。所以我們常常用我們的文化來對比十字架的道理。

保羅說:我們這些道理都不重要,唯有十字架的道理。因為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他認為福音是一種能力。這個能力對我們這些滅亡的人,是屬於愚拙的。因為我們想到這個福音,是想到它是個絆腳石,因為十字架在當時的文化中,這個十字架是一個詛咒的記號,犯了最大惡極的人,他才可以釘在十字架上,而且還不是羅馬人,因為羅馬人就算犯了最大惡極的罪──殺人掠貨──也不會釘在十字架上,因為他有一個公民的身份,這個是給羅馬之外的外國人。所以一個釘在十字架上的人、那麼軟弱的人,祂怎麼能夠成為人類的得救主呢?祂怎麼是福音呢?十字架怎麼是個福音呢?如果從人類的眼光看,十架應該是個禍延。當我們看到十字架,我們想到那是一個死亡,不僅僅是死亡,而且是一種詛咒。

我們看到耶穌受難記那部電影,你會看到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他們鞭打祂、羞辱祂、用槍去捅祂,不僅是這個羞辱。十字架釘的人不是馬上死的,他們用三根釘子,把犯人的身體釘在十字架上,所以他的血是一點點流,一點點流,他非常痛苦的展現在別人、親人面前,他的父親、母親在下面看著他在受難,他的妻子、兒女可能在那看著他在受難,而且把他拔得清光,身上沒有一絲的布可以摭擋他身體任何一個部份。我們今天知道說,當今耶穌的藝術品,不管畫家也好還是電影家也好,給祂圍了一塊布而已,其實沒有的、沒有的。十字架在猶太人的文化中是一種詛咒的記號,犯了罪的人才可以掛在木頭上。那麼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卻成了人類的福音,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想法,所以我們用中國的文化說,這種叫作一種「反合性」,有的時候說叫「吊詭性」,很特別的。

所以當我們想到這裡的時候,我們知道當時的社會對於這個福音的認識是錯誤的,所以保羅提出說,這個福音、這個十字架的道理,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他也引用了以賽亞書二十九章十四節說:「我要滅絕智慧人的智慧,我要棄絕聰明人的聰明。」換句話說:十字架的道理就是神要按照神的方法,不是按照人的方法,是用神的方法,去做神要做的事情,藉著十字架、一個詛咒的記號,使人類的罪滅絕,使人類的罪在那一刻都釘在耶穌的身上,耶穌從死裏復活,勝過死亡,帶來人類的福音。什麼叫作「福音」呢?「福音」就是好消息。

當你得了癌症,醫生說我沒辦法啦!化療吧!你說化療能活多久?他想了想,三年。如果不化療呢?他想了想,也差不多三年。這是我在院裡醫生對我說的。大概就是這個樣子,那你這三年做什麼呢?你不會再讀大學了,你就覺得沒勁、沒意思了。那你幹甚麼呢?你天天在死亡的咒詛和恐懼之中,你的人生就一片黑暗,你不會有什麼喜樂,你不會有什麼光明,除非你認識那永能的神,你知道你未來到那裡去,可能比現在還好,你才能夠有喜樂,所以我們叫作福音。如果有一個人對你說,好了我有一個藥方,你這個醫生沒有用的我有,我有這個藥方你吃了你就會好了,這個就叫作「福音」。人類在死亡的咒詛中沒有出路,摩西在詩篇九十篇中說:人類的生命很短暫的,我們像早晨的草,早上生長發芽,晚上割下枯乾。他說我們生命的長度就像一聲嘆氣。唉一聲就過去了,就那麼短!我今天說因為你年青,你還沒有覺得歎氣,我做牧師常常會為了一個病人,一個教會的會友臨走的最後一刻伴隨他。那個時候我覺得摩西說得很真實,他看了我一眼,他就走了,那就是一種歎息。摩西說不僅是這個短暫,而且還苦難。他說我們這個人生無非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了。我們人生有什麼盼望呢?人們的盼望在於福音,人們的盼望在於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祂給我們帶來了一個全新的觀念,我們信靠祂的人,可以出死入生,進入永恆,讓有限的生命跟上帝的永恆連在一起,所以保羅在羅馬書第六章這樣說,我們受洗歸入耶穌基督的人,是受洗歸入祂的死。我們說我們既然在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了,那我們就在復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所以我們就有了永恆的生命,這個對人類來說是福音,這個佛教沒有、道教沒有、儒教沒有,在中國的傳統裡沒有福音。

所以我記得中國有一位將軍叫作劉亞洲(大家我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這個人?我年青寫作的時候,他也在寫作,那個時候,我們開作家會也見過面,我也很喜歡讀他的東西,後來他當了官,我坐了牢,他當了官,人走的路還不同,當然他有才華,他是李先念國家主席的女婿),有一天他有一篇講演,叫《信念與道德》──他談到了中國的文化,他說中國的文化主要儒釋道,這三個的文化不能給我們中國的復興提供精神的資源,基本上他認為是沒有意義的,套用他的話,是無法振興中華。但是他對基督教的文化非常尊崇,他說你看我們中國的神跟西方的神很不同,西方的神是受苦受難的形像,西方是上帝在受苦、人在享福;東方的神在享樂,人民在受苦。比如說我們廟宇裡的神,每一個都大腹便便、無憂無慮、嘻皮笑臉、食盡人間煙火,個個吃得腦滿腸肥。他講得有一定的道理,他說:我在美國教堂門口坐了一整天,我發現去教堂的人都是愁眉苦臉的進去,但神情輕鬆喜樂地出來,如果你久而久之是這樣子,就會變成健康的人。共產黨員都有這樣的看見,而且是共產黨的一個將軍,國防大學的政委,有這樣的一個看見,這樣是很奇特的。所以人們在尋求真理的時候,我們一定要來到十字架的面前,所以我今天用三點與大家弟兄姐妹來分享:

第一、福音有赦罪的大能;
第二、福音有醫治
大能;
第三、福音有勝過死亡
大能。

你們就是福音等大能!所以保羅說: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我第一次接觸福音是一九八九年,對我來說,那年是我人生最黑暗的一年,也是我最幸運的一年。因為那一年我什麼都沒有了,但是我有了耶穌。我記得一九八九年我被政府通緝,我們開始逃亡,不知道往那裡逃,聰明的人往南方逃,因為會廣東話就比較方便,我就往北方逃,因為我不會廣東話(只會東北話),所以當我逃到東北方的時候,六月十三號中國政府在中央電視台公開通緝王丹等二十一名學生,我是其中的一個。那時候我開始覺得人生沒有盼望了,人生就是死,我知道我奮鬥的一切都沒有了,不僅沒有了,你還要面對一個你不知道的苦難在前面。感謝主!那時我逃到中國最北方的一個農村,我藏在一個農民的家裡,這個農民是信耶穌的,我很感謝主,神很愛我,祂把我放到那個環境,祂若不把我放到那個環境,今天沒有張伯笠牧師,而且今天我可能也不會活着站在這裡,我不知道我會怎樣?有怎麼樣的選擇?那個時候這個姐妹向我傳福音,因為藏在她家裡我不敢說我是誰,我就欺騙她。沒有信主之前,中國人都會騙人的,有的是善意的欺騙,我給自己起了個名字叫王老四,如果說我是張伯笠她不敢幫助我的。當然有一天聖靈還是感動我,叫我應該說實話。因為我有危險,如果在她家,我被抓了她也會坐牢的,這是有危險性的,所以有一天我問她:姐姐,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想告訴她,人家其實是知道的,人家不好意思揭發你而已,她就說,你不是張伯笠嗎?你怎樣知道的?你不是上電視了嗎?她看到通緝了。我就是、我就是… 那不就是通緝令嗎?不是不好的事,她說管你什麼通緝今,能上電視就不太容易。

她說如果你不是上電視,你不被通緝怎麼逃我家來了?我相信上帝把你帶來的,我第一次從一個農民的口中說「上帝」,我覺得這個農民還很迷信。因為我們不信上帝,我們信自己,我們唱《國際歌》不是唱得很清楚嗎?我們不要什麼神仙皇帝,我們只倚靠我們自己,這是我們的文化。可是後來她就開始跟我們傳福音,你沒有出路,你也不會有喜樂,你唯有信靠耶穌,祂是你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所以一個北京大學中文系的一個學生,聽一個不識字的人來傳揚天國的福音,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如果我不被通緝,如果不是在她家有求於她,我可以天天聽一個不識字的人跟我講人生的哲理?我想挺難、挺難的!人,當你面對一個環境,你才知道謙卑下來,所以她向我傳福音的方法很特別,她有一個筆記本抄的聖經是《約翰福音》,唯一的一卷書,我再也沒有讀過其他書,我就信耶穌了。所以打開《約翰福音》看,它很奇妙的,《約翰福音》開篇就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我想農民讀懂這書嗎?講的是:道!道!道!道!對不對?

我唸北京大學都不懂,我在北京大學上了一門哲學的課,叫《道法如墨》,我的老師叫作陳鼓應從台灣大學來的,是個老莊的專家,講了一個學期的「道」,越講我們越糊塗。要考試的時候,我就找他談,問他什麼是「道」?他說我也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你講什麼「道」?(今天我講道我知道是什麼道,我講的道是什麼?耶穌基督。祂是道,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所以我就為難他,你不知「道」,那你講什麼課?北京大學的學生挺會難為人的,那個時候我們很狂妄,什麼都不知道,就知道跟老師唱對台戲,所以我就說:那你告訴我什麼是「道」?他說我不知道。但是他說,你是學生對不對?我說是,你有「為徒之道」,你要懂得「為徒之道」,不要跟老師亂較勁。我是老師我有「為師之道」、經商有「經商之道」、從政有「從政之道」。連強盜也有道──盜亦有盜,如果你不懂道,你別活了,這個很有意思。可是我還是不知道。但我一讀《約翰福音》:太初有道──LOGOS, WORD──沒有宇宙之前,這個道就存在了,祂是自有永有的,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道就是耶穌。祂來到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祂為我們釘死在十字架上,祂的寶血為我們流出,這就是福音。當我們信靠祂的,我們與祂連合,我們不僅在十字架上死的形狀與祂連合,我們在復活的形狀上也與祂連合,我們有永恆的生命,死亡不再成為我們的咒詛,我們可以出死入生。

在中國文化裡,我們的革命文化講的是「出生入死」。我第一次聽到出死入生,覺得這個比出生入死好多了,我們可以「出死入生」,這就是「福音」。AMEN!哈利路亞!

我是在中蘇邊境、冰天雪地上決定信主的。其實雖然是我一個決定,但是上帝已經揀選了我。逃走那一天是一九八九年聖誕節,我越境去蘇聯,也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出國,沒有護照,沒有VISA,什麼都沒有,而且還冒着生命的危險去偷渡。

大雪很大,零下40度,解放軍的巡邏隊在巡邏,蘇聯也可能有巡邏隊,不知道。反正我就從雪地爬到蘇聯,我在走之前,這個基督徒,她跟我講一句話:你再往前走姐姐不能夠幫你了,但耶穌可以幫助你,你遇到任何的難處,你要禱告,祂是聽禱告的神。對我來說,我還未能完全相信祂是神,所以我當然也不會禱告,但是我看到她眼淚一行、一行的… 她為我擀麵條,眼淚就往麵裡頭掉,我就特別感動,人世間是有真情的。我就說,姐姐我記住你的話,你放心別難過。雖然當時我是敷衍她,沒有認真。但當我逃到蘇聯一個無人區的地方,方圓幾百里跟本沒人的地方,看地圖以為離城市很近,走起來根本… 後來大雪就把我埋起來,我想回國也找不到回國的腳印,大雪把我腳印完全覆蓋,我躲在草堆裡快要凍死的時候,我想到姐姐的話:你要禱告,祂是你得救主。那一天我就禱告說:主啊!如果祢存在,祢讓我活過這一天,我就把自己獻給祢當作活祭。那個時候不知道祭是什麼意思,說聽他們基督徒農民禱告時愛說一句話:主啊!我要把自己獻給祢當作祭,是聖潔的是、是祢所喜悅的。我當時以為這個祭… 因為我知道祭物總是生畜嗎,對不對?我以為這是吃的,上帝喜歡吃祭。所以祂不想吃死的,所以我說:主啊!我要把自己獻作祭,讓我活過這一天,沒想到那個禱告,成為我一生中上帝給我的一個應許。我把自己獻給祂作祭,二十四小時以後我被挖出,一天一夜過去、挖出來,我沒有凍死,這是個神績。是我人生中第一個神績,不可能沒有凍死的,但是我就沒有凍死。

挖草的一個月來拉一次草,當時的雪很大,就是那一天他來拉草,他晚一天也拉不到我,那個草堆巨大,比那個教堂還大,他挖偏一點也挖不到我,他就把把我救了。那天我相信有神績,AMEN!猶太人喜歡看神績、希臘人求智慧、中國人看神績也看智慧,中國人把猶太人和希臘人都包在一起,這是我們的智慧。那一天我看到了神績,我認識了神。他們把我關到蘇聯KGB的監獄裡面,我一進監獄,給我的感覺是極大的我喜樂、極大的平安,為什麼?頭一天晚上差點沒被凍死,這裡面很溫暖,頭一天晚上差點被狼給吃了,這裡很安全。監獄門一鎖上,不要說是狼,誰也進不來,因為外邊有衛兵在把守,你就感恩了,感謝主!那天我懂什麼叫自由。自由不是環境,自由是心境,自由是信心,當你有了這個信心的自由,在什麼監獄裡面,你都會有喜樂,所以我就在裡面唱歌,我就唱一首基督教的歌,我就只會唱那首歌,其他我不會,四句話:你的頭髮已被神數算,你的重擔主已替你擔,你不要為將來的事情去盤算,主內有真的平安。那天我懂得信耶穌的好處,信耶穌以後我就跟主禱告,認罪悔改,把自己所有得罪都向主訴說。當我把所有的罪都訴說完了,就像劉亞州將軍所說的,人就輕鬆了,我們不要背負我們的重擔,除掉一切的苦毒、除掉一切的仇恨、除掉一切的傷害,在基督裡面有一個新的生命,感謝主!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十字架的大能。所以保羅說,在十字架面前,智慧人是愚拙的,那些愚拙人反而得了智慧,祂說祂要廢去聰明人的聰明,滅絕智慧人的智慧,所以當我們看到十字架的時候,想到我們自己是何等的需要十字架那個思典臨到我們。

一九八九年我認識耶穌,祂伴隨我走了二十多年的路,這二十多年我走了很多曲折的路,但我始終記得耶穌對的應許:信靠祂的就不至於羞愧,叩門的就開門、尋找的就尋見。所以當我來到美國的時候,我更深地來經歷到上帝的大能。我記得我是九一年來到美國,我在中國藏了兩年,在蘇聯我要求去美國,但他們不同意:你覺得我們國家那麼隨便就可以過去,你也沒有簽證,對不對?我說美國不行,我到法國也可以,法國不行,敍利亞也行,敍利亞也不行,那我留在蘇聯可以嗎?留蘇聯也不行,後來他們做了決定把我送到中國,那時候我也不太害怕了,送就送吧!認識了主,槍斃了我還有永生,這個很重要啊!今天講你可能覺得很虛無,在那個時候我真的覺得非常重要,如果我死了復活了,你想我在北京大學走一圈,老師也嚇壞了,那些人尖叫:嘩!回來了!這個很好,這個信仰太好了,這個信仰可以從死裡復活。對我來說,今年你覺得很虛無,但對我來說,就在那一刻非常實際,後來我就回國了,他們把我送回中國,但他們給我留了一條路,他沒有送給中國政府,讓我自己走回去,他們把我驅逐出境。我在中國的山裡生活了兩年,那兩年,我所以為的驕傲都沒有了,上帝很奇妙!以為你驕傲嗎?你沒有了!北京大學的人都很驕傲,開除了!作為共產黨員也很驕傲,我們是無產階級先鋒隊,開除了!作為自由人也很驕傲,通緝命你沒有自由了!還有一個最有意思的,我最後還剩一項驕傲的,我還健康呢!這可以驕傲的。你不要以為人就是驕傲的,人的本領就是驕傲,對不對!健康都會令你驕傲,你甚麼知識都沒有,我有健康可以打工,也能驕傲。有一天健康會沒有的。我九一年來到美國,那時候逃到香港,那是我第二次出國逃亡,因為香港還是歸英國管轄,我不告訴你從哪上岸,反正我上來了,我上來以後去美國大使館,後來就把我弄到美國。到了美國後就去到普林斯頓大學,我的老師是香港中文大學余英時先生,在他那裡我們有一個課程 (program),所以我覺得不錯,師生也挺好,能和余先生在一起生活幾年,我覺得一生挺幸福的。因為那時候我和柴玲年齡最小,其他的年齡比較大,見到先生都必恭必敬,我倆也小不太懂得禮貌,推門就進去,進去就跟他聊天,也不管他在幹甚麼。我們聊夠了,我們就走,先生從來不說我們倆。其他人不可以的,因我們比較小… 學了很多東西。後來有一天,余先生說你們想念書嗎?想讀什麼?我說當然選文學啊!跟你學歷史也可以啊!這個不錯你可以研究近代歷史。那個時候我對台海關係比較有興趣,所以我就研究台海關係,寫了很多東西、看了很多書,參加很多坐談會,認識很多台海關係的專家,我對這個很感興趣。結果有一天,我生病住進了醫院,我進醫院,一進就四年,同學們都畢業了,我在醫院裡還沒出院,那天我才發現健康也沒有可以驕傲的,健康也可以忽然失去,所以人沒有出路。

從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五年我是在苦難中,在沒有盼望、在死亡的咒詛中、在孤獨中渡過的。我現在常想起那六年。人生六年不長也不短,可是那六年是我人生最美年華的六年,我是這樣過去。一進醫院,醫生跟我化療──腎癌,癌細胞第三期。醫生說:”你要化療”,”能活多久?”,”三年,頂多三年”,”不化療呢?”,”也差不多三年”,”為甚麼要化療?”,”因為化療還有一絲希望,不化療一點希望都沒有”。

那個時候,你可以在幹嘛呢?所以我就在醫院裡寫了一本書,就是你們看到那個《逃亡者》──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寫了很多自己的軟弱、對女兒的思念、對父母的愧疚。化療做得還不錯,癌細胞不見了,但是腎臟衰竭了,我必需換腎,所以我就去了台灣,當我到了台灣,就住進了榮民總醫院,換腎等了一年都沒有腎源,我就禱告:主啊!你給我一個腎。每天就這樣禱告,後來有一個老將軍基督徒提醒我說:你這樣禱告,不合神的心意,你的意思是,主啊!死個人、死個人… 你知道嗎?主啊!死個年青一點的,因為我不要老人的腎。那我問應該怎樣去禱告?那你應該合主的心意去禱告,你要主醫治你。

這十字架是醫治大能的十字架,當耶穌的寶血流到你身上的時候,你的疾病會得醫治,你的傷害會被除去。我們不僅要醫治身體的疾病,也要醫治心靈的疾病。我們這一代人,心靈都被破碎了,那個人心靈沒有病?我有一次到美國國會裡有一個講演,出列者中有一個很有名的參議員,他前幾年去世了。他就問我,你要不要找個心理醫生?我認識一位朋友,可以免費的為我服務,我當時還挺不高興的,我覺得你什麼意思啊?你覺得我心理有病啊?後來我就想,一個人與世隔絕兩年,在醫院折騰六年,我估計心理也不會太正常。你覺得會正常嗎?每當我在醫院裡打開窗子,我看到柴玲開著小車去普林斯頓上課,背着書包,我就很難過。我就說:上帝為什麼祢愛她,祢不愛我?對不對?每當李錄從紐約來看我,告訴我他一天可以掙四十塊美金之後,我又想,上帝你愛他為什麼不愛我啊?我還信祢,他們都不信祢!這是很奇怪的一種現像,對不對?神不愛我了!可是我又不能離開祂,因為除了祂以外,根本沒有人愛我了。在醫院待了六年,根本沒有朋友來看你,久病無孝子、久病無朋友,看你一兩次也差不多了,人家也該去學習、讀書、工作。孤獨、苦難伴隨你,我非常痛苦,但神有醫治的大能,後來我的禱告變成了一個緊急的禱告:主耶穌我不再要腎了,請你醫治我的腎。因為祢是出死入生的主,祢是給我們生命氣息的主,祢要醫治就能醫治。所以禱告變成緊急了。感謝主!所以神醫治了我,今天你看我站在你們面前,身體很好,身體所有的器官也正常了,上個月是我從一九八九年以來,腎臟最正常的一個月,已進入正常指標之內,在過去是正常指標之外,但是現在越來越正常。我來到香港做培訓,一天就有兩三個小時的休息,感謝主!給我們力量,上帝就醫治我們。AMEN!哈利路亞!所以這福音本是神等大能,祂不僅有赦罪的大能,還有醫治的大能。聖經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公義的,祂必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當我們遇到難處來到祂的面前,祂也必醫治我們。聖經說: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因為祂受的邢罰,我們得平安。(註一)

弟兄姐妹,相信福音的大能,在一個人的一生中,使你變為完全不一樣的人。

所以很感謝主!這福音也是個奧秘。在哥林多前書一章二十一節:「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認識 神、 神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這就是 神的智慧了。」神的智慧跟我們的智慧不一樣,我們有人本主義的觀念去分析神,可是上帝用我們覺得愚拙的道理來拯救你,這就是福音的道理,是奇特的。我們中國人喜歡高深,其實真理是最簡單的,一加一等於二,不高深,這是真理。所以當我們來到上帝面前,發現上帝的大能就是要拯救我們。這福音標誌著神與苦難、罪惡深中的人類的認同。

人類都會經過苦難,你可能什麼苦難都沒有,但有一天你會死,死就是苦難。死不是苦難嗎?死是隔絕,死就是離開你的親人,死就是離開你熱愛的生活。我做牧師,常常上午證婚,下午就去主持追思禮拜。你看人多有意思,上午笑著進入一個新的人生,下午就離開了這個世界。你有沒有想到,人就是這樣,人類有什麼希望、盼望?我們經歷那麼多苦難,我經歷了苦難,感得苦難是與人有義的。聖經說,祂讓我們經歷苦難,是讓我們認識祂的律例;我們經過苦難,就可以安慰在苦難中的人,因為耶穌在十字架上所經歷的苦難,就成為我們人類的盼望、成為我們的救主。如果沒有耶穌在十字架上的苦難,我們今天毫無盼望,一點盼望都沒有,所以苦難並不都是壞事。苦難也是一個化了裝得祝福。當我們不求苦難,我們可以像雅比斯一樣不求苦難,雅比斯說:讓我不要遇見患難,祢就祝福我就好了(註二)。可是上帝還是給我們苦難,是為了讓我們經過苦難,被祂磨練得更純潔、更愛祂。有些人經歷苦難就不愛主了,可是當我們經歷苦難後,能更愛主的人,這就是上帝要揀選的。

第三點,我要講的是這福音有永生的大能,因為這福音是恩典。人類在死亡咒詛的時候,我們有了這樣一個恩典領導我們。所以以弗所書說:我們得救本乎恩啊!也因著信,不是出於自己,也不是我們行為怎麼好(註三),因為這樣我們會自誇、會驕傲。是因為這是神的大能,哈利路亞!所以經過苦難,後來九五年我身體好了回到美國,我記得我到台灣治病的時候,那時普林斯頓裡沒有一個朋友認為我會回來,我的醫生告訴他們,我去了就不會再回來,會回到中國了!畢竟台灣也是中國的一部份嘛。回到中國,我也感到很安慰,埋在台灣也總比美國強,當時候想的,都是這些。我記得余先生到台灣去講演,還到醫院看過我,他看了我說:誒!你看來沒有那麼差,樣子還不像馬上要走的樣子。其實他們那邊已經準備好我要走了!很奇妙的,我記得有一天,我覺得我真得很不想活了。在台灣那段時間,我就打電過去美國給我的牧師說,我覺得活不過天亮,這個苦難對我來說,有點越不過去,你趕緊過來給我受洗吧!這個世界上我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沒有撈到,死了我不能把天堂給錯失,如果這個都沒有了,那我這一生一定淒淒慘慘…(我問牧師,你看現在幾點?已經半夜三點了。如果你在醫院一、兩年就不會知道時間,醫生叫你,你就起來,醫生檢查,就起來,他不來你就睡覺,你跟本不知道是白天還是晚上。)那天牧師沒有來,但是來了一對馬來西亞夫妻,他給我看一段經文在路加福音二十三章(註四)──他說,如果你真的相信耶穌基督,你就得救了!你不要懼怕死亡──耶穌到一個地方叫髑髏地,就在那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然後兩邊有兩個強盜,一個左邊一個右邊,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他們所做的他們自己不饒得,那兩個強盜呢? 那位聰明的強盜、智慧的強盜、有名的強盜 就嘰笑耶穌說,:”哎!你不是上帝嗎?對不對?你可以救自己啊!你可以馬上下來,既然我們釘在一起,你也可以救我們啊!” 這個比較聰明他有理論,他知道祂是上帝,他希望祂能救自己也能救他們,他接受光也被得救了。可是另外一個沒有這樣說:”我們都一樣受刑的,你還不怕神嗎?祂沒有犯過一樣的罪,不像我們,我們是罪人。”在上帝面前不管你是老人、小孩、外國人、中國人、愚拙人、智慧人、有文化、沒有文化;在世界分有錢的、富足的,貧窮的,各式各樣的人… 但是在十字架的面前,人類就是兩種人:滅亡的、的救的;聰明的、愚拙的;認識耶穌的、拒絕耶穌的,就是兩種人。聰明的強盜,他拒絕耶穌,那個比較愚拙的強盜,他卻認識了耶穌,他說祂沒有犯過一樣的罪,證明他知道神,當猶太人說他沒有犯過罪,那只有神,對不對?在猶太人的文化觀念,沒有義,一個義人都沒有,唯有上帝,祂是義的本身,所以你要做那一個強盜?你選一個?我當然要做那個得救的強盜,我怎可以做那個聰明的強盜呢?我要做那個認識耶穌的強盜,因為祂在樂園裡,耶穌說:”你現在就跟我在樂園裡”,當然我希望在樂園裡啊!所以感謝主,九五年我進入神學院,我的病好了一些,就回到了美國進入神學院。那時神學院比醫院好多了。

把自己獻給主當活祭,也終於認識了十字架的大能,能夠讓自己走一個全新的道路,十字架在前頭,十字架在後頭。進神學院很有意思,神學院的同學跟世界大學同學完全不一樣。一分享的時候,他不是牧師的兒子、就是長老的女兒,因為我是共產黨員的兒子,小時候沒讀過聖經,讀的都是馬列之類這種的東西,到神學院就非常的辛苦,因為你的背景不如他們好。但是非常的奇妙,他們也分享說,當他們奉獻給主的時候,是放下了世界,他們放下世界什麼呢?他們有的是大公司的總裁,他們讀了世界最好的專業博士,他們放下來服侍主,他們認為這是最好的選擇。他們問我,”伯笠你放下了什麼呢?”我想一想我放下了什麼呢?我放下了苦毒、傷害、疾病… 我放下的都是負面的,我什麼都沒有,所以我沒有什麼重擔,神呼召我跟祂走,我就走了,因為我什麼都沒有──無產者無所畏懼──真奇妙感謝主,而且我放下了… 我以為世上所有的人都不會找你了,你就往前走好了,可是你還有問題,一些老朋友經常跟你打電話,最後連電話我也不接,因為我跟他講屬靈的話,他們也聽不懂。最後醫院還要找你,因為欠錢。

我在台灣欠了一千多萬台幣,我在美國欠了一多萬美金,來到海外沒掙幾個月工資,就欠了那麼多的錢。但是我沒太在意,因為醫生說我只有三年命,我三年就死了,誰還還不還,對不對?死就是沒反應,死就是隔絕與帳單隔絕,結果,沒有死,慘了!問題來了,活著就要面對苦難,活著要面對挑戰,活著就要靠耶穌,否則你沒有喜樂。我接到寄來的帳單的時候,打開帳單真的嚇了我一跳,那麼多的項目啊!我還拿一個計算機算算,拍!拍!拍!一個帳單三十多萬美金、一個十多萬美金、一個二十多萬美金、最少的八萬美金,我再一算,已經一多萬啦,我想我在美國真的掙不了一萬,我能掙一萬嗎?我在餐館打工,才十幾塊錢一個小時,我能掙一萬嗎?我的人生有什麼前途?沒有前途了、沒有盼望了、很痛苦的。跟老師說,老師也解決不了,跟牧師說,牧師說:”你看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我們天父尚且養活它,你不是比飛鳥更貴重得多嗎?”我說,我是比它貴重啊!可是我欠錢啊!飛鳥不欠錢呀!對不對?另外,它欠了也沒關係,它飛走,我飛不走呀,我往裡飛?我有帳單,對不對?禱告!每天禱告看着十字架的耶穌基督,我總想起一句話,祂得恩典會夠我用的。主啊!祢的恩典夠我用,那祢可以替我還帳嗎?我們很實現的,對不對?醫院打電話找你,原本上教會敬拜很喜樂,一回到家中,一接電話是醫院的,醫院很有意思說,你要列一個還款計劃,從你現在開始,你的百份比多少,就是一個月還多少錢,還到你死為止。工資高,多還;工資少,少還。對不對?你要負責,因為你欠的,你該欠的。我那時候也後悔,但人沒有後悔藥… 我記得住醫院的時候,我住兩個人的病房。後來,美國總統布殊,給我寫了一封信(因為沒有電郵只有傳真),傳真到醫院裡,院長一看,嘩,總統的信,還說了那麼多祝福的話,他說我是最勇敢的人,美國人不願意把勇敢給外國人的,你知不知道?院長幫我換了全醫院最貴、最好的病房,那個時候一個晚上一千六美金。那我說多少錢?他問我:你有錢沒錢?我說我沒錢!那你問他幹嗎?你問多少錢也沒有意義吧!你沒錢你就住吧!反正你住不上多長,沒想到我住一年,然後到台灣,回來了,要錢。哎吔!心裡面沒有喜樂,覺得自己一生全是苦難,一九八九年學運,我去錯了,我去幹嘛?好好的,對不對?都是同學們、老師們鼓勵我們去,都是老師的錯,最後去了,出了這麼多的問題,欠了那麼多的債。結果還是要禱告的,神總是有恩典的。我一天禱告很喜樂地回家,結果接到電話,我一下子心又涼下來,我就很不高興,我說,以後不要跟我打電話 "I don’t speaking English" ,後來第二天,他找了一個香港人跟我要錢:張先生你要還錢,我是醫院的。我說這個醫院很厲害,問我要帳,我說我不懂英文,他就找個香港人,你不可能說你不懂中文吧!對不對?後來一天他給我打電話,我說你以後不要找我啦,那我找誰?你找我爸去,我阿爸有錢,你阿爸在國裡做官了?發財了?他有多少錢啊?我阿爸在天上,哦!你爸死了!我說,你爸就死了。我爸叫"GOD"──上帝祂是我阿爸父,哈利路亞!結果你說他說什麼?他也是我阿爸,他也是基督徒。那就簡單了,咱們是同一個爸,那要什麼錢,對不對!他說,”那不知道啊!””阿爸給不給錢我怎知道啊?牧師沒教導啊!你那個教會啊?你要想了解阿爸的心意你要禱告的”,他說”是啊!是禱告啊!那為什麼你欠錢我禱告啊?”我給他一段經文馬太福音十八章十九節,我說:”兩個人同心合意,無論求什麼,上帝都成全”(註五),他問,”哪兩個人?””你和我啊!”所以他再不打電話,他一打電話,我就跟他開禱告會。我在神學院畢業那年是兩千年,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號,我畢業,上帝給我兩個禮物,第一個上帝免了我一切的罪債,也免了我地上一切的帳單,醫院打來電話,這個姐妹說:”張弟兄阿爸給錢了。”我說,”給多少?”她說,”全部。”我說,”誰給的?””阿爸給的,我們都不知道誰給的,反正你不再欠債了,給你傳真一個表格,填一下,簽上你的名字,你就不再欠債了。”那天我流淚了,我想到兩個字叫「恩典」。恩典!什麼是恩典?我們欠了要還,不要了就是恩典,我們犯了那麼多的罪,在上帝面前,污穢不堪,耶穌的寶血、洗淨了、潔淨了,我們成為新造的人,這就是恩典。上帝不再追討我們的罪債,在基督裡面成為上帝兒子,成為神國家裡的人,這就是恩典!不再欠債,這就是福音的大能。Amen!

使我們脫離咒詛,進入永生的大能;使我們脫離苦難,進入平安的大能;使我們脫離憂愁,進入喜樂的大能。這就是福音的大能,祂使變為一個全新的人、一個新造的人。那天我知道我們的神,是多麼的真實,祂知道我任何一點的憂愁。祂來幫助我解決,祂不要我背着這個債,走到福音工場去,祂要親手的幫我走進福音工場,為祂建立教會,收割莊稼,牧養羊群,我非常的感恩。

第二個神給我的禮物,是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八九年被通緝,她十八個月,我好多年沒見到她,一直想來到美國,一直來不到,拿不到護照。但就是在我畢業前的一個禮拜,她拿到了護照,飛到了美國,她就睡了一個晚上,參加爸的神學院畢業典禮,我知道我們的神是現實的。Amen!

神知道我們一切細微的需要的,祂就是那樣的真實,不需要你去做什麼,祂都替你想好了。就在我的畢業典禮,祂把我一切的重擔、最大的包袱,全部都解決了。我女兒,在洛杉機下飛機,我去接她,一看到一個大姑娘站在我的面前,我眼淚就流出來了,人家一個眼淚都也沒有掉,就跟我講:爸!我要回家。感謝主!哈利路亞!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能認識上帝福音的大能嗎?祂在你的生命中,祂可以改變你,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 5:17)

講一個小故事結束來結束今天的信息。信主後,還沒有讀神學院之前,也常常的問:我所信的主,祂真的就有這個大能嗎? 這個福音真的有這個大能嗎?除了我們基督徒尊敬祂,世界的人會不會尊敬祂呢?我們基督徒,有的時侯,朋友看到我都會封住我說,”你幹嗎?你去做個傳道人,做個基督徒,你還有沒有出息了?”有時候我跟這些在美國做大學老師,這些天文的朋友在一起的時候, 他們都會嘲笑我,他們都覺得,”你是最沒出息的”,當然也有人會很理解,”他也就這樣,他還能幹嘛?他這個身體,信耶穌!求個心裡平安,也就得了,”對不對?這是一種很正常的看見,我每次跟柴玲傳福音,她都會說:”Are you sure? (你確定嗎?)你講的東西是真的嗎?你真信嗎?你是不是逃避到一個地方,找個心裡平安,你也就這樣,行了!你去吧、去吧!你看我們在世上做很多的事,你什麼都做不了呢!你還能幹嘛呢?”前幾天她的自傳出版了, 我帶了一本,她讓我送給中文大學,我為她寫了序,因為她現在是基督徒了,她認識了這個福音本是神的大能,使她謙卑在十字架的面前, 她在書裡面認了很多很多我都不知道的罪。最後她說,認識耶穌基督是她一生中最好的禮物!超過她的丈夫,超過她的兒女,所以我們認識福音,是要我們謙卑放下自己,認識祂的大能。

九四年我去美國國會,參加總統的早餐會,那時侯身體還不是特別好,我從醫院裡出來,國會兩院請我去參加早餐祈禱會,那一天我真是認識到了,十字架的大能、認識我的主,就在那一刻我生命翻轉。我進入會場的時候,好多人,他不是請我一個人吃飯,請了好多人,大概有三千人。全世界各國都有代表團到來(總統、參眾兩院的議員,還有世界各國的政要代表團),我坐到第七桌,他就介紹了幾個總統和國王,王子,其他都沒有介紹,當他介紹到加納國王的時候…(因為介紹的人很多,當介紹那個人的時候,那個人的圖像就印到屏幕上面,大家就鼓掌就好了,因為時間的關係),可能是攝影機的錯誤,一下子把我的樣子放到鏡頭上去了,因為我離得很近,第七桌在前面,我還不知道是我,因為有時候自己從來不照鏡子的,我兩臉浮腫,腫得很嚇人,不照鏡子的,真是我嗎?大家在鼓掌… 結果我旁邊這個人站起來了,他一站起來,鏡頭轉向着他,他才是真正的國王(他坐在我旁邊,我都沒認出他是國王),他站起來了,大家當然笑得一塌糊塗,笑了攪錯了,我自己也笑,我就拍拍他肩膀,坐下來的時候,總統跟全體說,讓我們全體起立,讓我們在萬王之王、萬主之主、耶穌的面前起立,讓我們為世界的和平來祈禱,我們就拉起手來起立,他拉着我的手,我拉着他得手,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基督徒,他可能不是,加納好像不是基督教的國家,可是當我們禱告的時候,我就發現,他低下頭了!他是國王,他低下頭了!克林頓也低下頭了!他是總統,也低下頭了,我發現所有人都低下頭了,在耶穌基督的面前,在釘在十字架耶穌基督面前低下頭,那一刻,我的眼淚一下子流出來,我才知道什麼叫做基督徒,我承認我的主是多麼的尊貴、榮耀,祂真的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所有的王都要在祂的面前低下頭來,因為祂是和平之君。那一天,我才懂得做基督徒的身份是何等榮耀,上帝兒女的身份是何等榮耀,像彼得在彼得前書二章九節說: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 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我們是天國的使者、天國的大使,帶着耶穌基督的福音向世界宣告,世界沒有盼望、人類沒有盼望,唯有祂,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唯有這福音是神得大能。靠着祂,我們可以得救、可以成聖、可以過全新的生活、有永遠的盼望。哈利路亞!

我們來禱告,在禱告之前,我想說一句話,結果你今天願意,讓福音的大能進入你心中,願意十架的寶血來遮蓋你,除掉的重擔,願意接受,耶穌做你生命的主,你舉手我為你禱告,有沒有這樣的人?感謝主!還有沒有?感謝主!還有沒有?… 感謝主!我看到兩位從中國大陸來的,那天我在餐聽吃飯碰到他的。感謝主!還有沒有?… 今天你願意接受耶穌的,你站起來,我為你做個禱告!

感謝主!感謝主!當你認識這個福音大能的時候,祂的寶血會遮蓋你,祂會洗淨你的罪,祂赦免你一切的罪,祂也可以醫治你身體的軟弱、心靈的傷害,祂可以給你永生的盼望,因為這福音就是上帝的大能,祂要救一切相信的,祂的愛今天要臨到你,把祂的盼望給你,你不再一個人孤獨的行走人生的道路,是有耶穌基督伴隨你、引導你走一生的、永恆的路。還有沒有?感謝主!哈利路亞!還有沒有?

我們一齊來來禱告:「天父我感謝祢,在這個時刻,我把每個站立在你面前的,打開心接受祢作為生命救主的弟兄姊妹,交到祢的手上。主啊!請祢聖靈的大能進入他們裡面,讓他們一生跟隨你,讓祢的寶血潔淨他們,讓他們一生更像祢、事奉祢、跟隨祢、榮耀祢、哈利路亞!我們也為香港中文大學來禱告,我們也為香港來祝福,每當我們來到這塊土地,我們都心存感恩,每當我來到這裡,我會感覺到,其實這裡是我的家!祝福香港!祝福中國!奉主耶穌的名禱告,Amen!」

註一:那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 53:5)

註二:雅比斯求告以色列的 神說、甚願你賜福與我、擴張我的境界、常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 神就應允他所求的。(歷代志上 4:10)

註三: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 神所賜的.(弗2:8)

註四: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當下耶穌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兵丁就拈鬮分他的衣服。百姓站在那裡觀看。官府也嗤笑他說、他救了別人.他若是基督、 神所揀選的、可以救自己罷。兵丁也戲弄他、上前拿醋送給他喝、說、你若是猶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罷。在耶穌以上有一個牌子、〔有古卷在此有用希利尼羅馬希伯來的文字〕寫著、這是猶太人的王。那同釘的兩個犯人、有一個譏誚他說、你不是基督麼.可以救自己和我們罷。那一個就應聲責備他說、你既是一樣受刑的、還不怕 神麼。我們是應該的.因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作的相稱.但這個人沒有作過一件不好的事。就說、耶穌阿、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路加福音 23:33-43)

註五: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 (馬太福音 18:19)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