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子(林豪恩先生)2020.11.15

葡萄樹傳媒
那日子(林豪恩先生)2020.11.15
/

講題:那日子
經文:亞摩司書 5:18-24; 詩篇 70:1-5; 帖撒羅尼迦前書 4:13-18; 馬太福音 25:1-13
講員:林豪恩先生

引言
提到「那日子」,你會想到甚麼日子呢?由於世界各地封關防疫,復活節假期和暑假都不能外出旅行,此時此地,大人和小朋友共同期待的日子可能是「去旅行的日子」。不過,對於父母而言,對「那日子」的想像可能更多,例如:懷孕時期想像嬰兒出生的那日子;嬰兒出生後想像戒夜奶的那日子;識行識走之後想像上學的那日子;上學後想像畢業的那日子;長大成人之後想像成家立室的那日子;成家立室之後想像弄孫為樂的日子。這些都可能是人們經常期待的那日子。不過,不是所有日子都是人們期待的,有些日子倒是人們逃避的,人們甚至期望那些日子不要來,例如:大多數上班的人都不想星期一的到來;大多數學生都不想考試日的到來,大多數成人都不想衰老的日子來得那麼快;一般人都不想生命結束的那日子來得那麼快。我們逃避甚麼日子呢?我們盼望甚麼日子呢?我們希望甚麼日子快些來,又希望甚麼日子遲些來呢?這一切,一方面反映我們在期待甚麼,同時也反映我們當下的處境,讓我們透過今天的幾段經課思考自己處境及自己的期望,也思考與信仰的關係。

一。詩篇:渴望那日子快快來到
詩篇70篇的作者渴望那日子快快來到,為甚麼呢?他身處怎樣的狀況呢?他渴望甚麼呢?

70:1神啊,求你快快搭救我!耶和華啊,求你速速幫助我!
70:2願那些尋索我命的,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遭害的,退後受辱。
70:3願那些對我說「啊哈、啊哈」的,因羞愧退後。
70:4願所有尋求你的,因你歡喜快樂;願那些喜愛你救恩的,常說:「當尊神為大!」
70:5但我是困苦貧窮的;神啊,求你速速到我這裏來!你是幫助我的,搭救我的;耶和華啊,求你不要耽延!

甚麼人渴望上主快快來到呢?如詩人一樣「困苦貧窮」的人可能是其中之一。從詩人的自述中可見,「困苦貧窮」不只是個人是智是愚、或勤或懶的問題,更有背後的社會和宗教條件。在詩人的處境中,有某種力量與他對抗,有一些人想消滅他。詩人表示自己是尋求神的,尊神為大的,暗示壓制他的對手並不尋求神,也不尊神為大。

詩人落入「困苦貧窮」的困境中,令我們想到世界上有些個人或群體,也因某種社會和宗教背景而變成「困苦貧窮」。從啟示錄我們得知第一世紀的基督徒因為信仰的緣故而被社會邊緣化。

啟示錄13章
16牠又使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打一個印記;17這樣,除了那有印記,有獸的名或有獸名數字的,都不得買或賣。

神聽到「困苦貧窮」的呼求,神回應「困苦貧窮」的呼求,應許的那日子來了,拯救的那日子來了。如何知道神來了呢?如何得知那日子來到呢?昔日施洗約翰也問過這個問題。

馬太福音11章
2約翰在監獄裏聽見基督所做的事,就派他的門徒去,3問耶穌:「將要來的那位就是你嗎?還是我們要等候另一位呢?」4耶穌回答他們:「你們去,把所聽見、所看見的告訴約翰:5就是盲人看見,瘸子行走,痲瘋病人得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聽到福音。」

如何辨認那日子來臨呢?原來「窮人聽到福音」竟然是神來到人間的其中一項記號。詩人說:「但我是困苦貧窮的」,所以詩人祈求:「神啊,求你速速到我這裏來!」因為詩人相信:「你是幫助我的,搭救我的」。「困苦貧窮」的人期望上主快來是可以理解的,對嗎?不知道你是否覺得自己「困苦貧窮」呢?無論如何,我們的世界中的確有不少「困苦貧窮」的人,教會能否把福音分享給他們呢?能否讓他們發現上主已經來臨人間呢?

二.亞摩司書:真想快來嗎?其實禍福未知
除了如詩人一樣「困苦貧窮」的人,原來還有另外一些人都期望耶和華的日子快些來到。不過,亞摩司先知卻向這些人「撥冷水」,耶和華的日子來到時,對他們到底是福是禍也說不定。為甚麼如此呢?這到底是怎樣一回事呢?

5:18想望耶和華日子的人有禍了!為甚麼你們要耶和華的日子呢?

亞摩司對他的聽眾說,你們最好期望耶和華的日子不要那麼快來到,因為對你們來說,耶和華的日子並不是你們想像一般美好的。

那是黑暗沒有光明的日子,

5:19好像人躲避獅子卻遇見熊;進房屋以手靠牆,卻被蛇咬。
5:20耶和華的日子豈不是黑暗沒有光明,幽暗毫無光輝嗎?

人人都以為耶和華的日子是光明的,原來可以是黑暗的;人人都以為耶和華的日子是拯救,原來可以是禍害。原來,耶和華的日子是因人而異的。

5:21「我厭惡你們的節期,也不喜悅你們的嚴肅會。
5:22你們雖然向我獻燔祭和素祭,我卻不悅納,也不看你們用肥畜獻的平安祭。
5:23要使你們歌唱的聲音遠離我,因為我不聽你們琴瑟的樂曲。

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亞摩司的聽眾並不是外邦人,也不是異教徒,他們甚至是在某種意義上虔誠的耶和華敬拜者。他們勤守節期,也辧嚴肅會;他們獻燔祭和素祭,甚至慷慨地用肥畜獻的平安祭;他們鼓瑟彈琴,唱歌讚頌,所有宗教儀式都做足了,所有宗教行為都遵守了,而且他們也是如此相信,因此他們「想望耶和華日子」。亞摩司先知指出,這若不是非常嚴重的錯誤,就是非常嚴重的誤會。

5:24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

原來耶和華寧願要公平和公義,而不是祭祀和守節期。亞摩司的當頭棒喝不單對當時的聽眾適用,不幸地,也適用於歷史中出現過的不少信徒群體。

回想上一段詩人訴苦說自己是「困苦貧窮」的人,「困苦貧窮」這現象何以出現呢?其中可能包括個人因素,也難免有社會因素。亞摩司書明言,不公平和不公義的社會是「困苦貧窮」的背景,因此宣告上帝「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

對於阿摩司的聽眾來說,那日子最好不要來得那麼快,遲些來更好,讓誤會了的人有時間改正,讓走了錯路的人有機會重回正軌。

三.馬太福音:那日子其實你們不知道,你們要知道的是要警醒
如果老師告訴學生,延遲一個月才交功課,有些學生會很興奮。興奮,不一定因為有更多時間做功課,而是不需要現在就開始做功課,可以繼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其實,老師在開學時派的「course outline」已經通知了學期尾交功課的日期,讓學生有多些時間準備,不過,大部分人都是「deadline fighters」,只會在deadline前才趕工。耶穌的天國比喻讓我們聯想到,上主彷彿向人派發了course outline,有目標,有內容,有要求,也有deadline,只是沒說清楚deadline是何年何月何日。如此的安排,對人有甚麼意義呢?人又應如何回應呢?

25:1「那時,天國好比十個童女拿著燈出去迎接新郎。
25:2其中有五個是愚拙的,五個是聰明的。
25:3愚拙的拿著燈,卻沒有帶油;
25:4聰明的拿著燈,又盛了油在器皿裏。
25:5新郎遲延的時候,她們都打盹,睡著了。
25:6半夜有人喊:『看,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
25:7那些童女就都起來挑亮她們的燈。
25:8愚拙的對聰明的說:『請分點油給我們,因為我們的燈要滅了。』
25:9聰明的回答:『恐怕不夠你我用的;你們還是自己到賣油的那裏去買吧。』
25:10她們去買的時候,新郎到了。那預備好了的,與他進去共赴婚宴,門就關了。
25:11其餘的童女隨後也來了,說:『主啊,主啊,給我們開門!』
25:12他卻回答:『我實在告訴你們,我不認識你們。』
25:13所以,你們要警醒,因為那日子,那時辰,你們不知道。」

或遲或早,新郎總會來的,這方面童女們是沒有猶豫的。正如或遲或早,人生總有deadline,總有面對上主的一刻,這方面我們也不需要動搖。如果deadline訂明了日子,人們尚可以做deadline fighters。但如果「那日子,那時辰,你們不知道」,耶穌認為人們唯一應該持守的態度是「你們要警醒」。警醒是甚麼意思呢?相信警醒並非不去睡覺,警醒對阿摩司的聽從來說是從不公平和不公義的行徑中清醒過來,秉公行義,使公平和公義好像大水江河一樣充滿全地。

四.帖撒羅尼迦前書:無論遲早,最終來到
書信經課的帖撒羅尼迦前書有關於那日子的描述:

4:13弟兄們,至於已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
4:14既然我們信耶穌死了,復活了,那些已經在耶穌裏睡了的人,神也必將他們與耶穌一同帶來。
4:15我們照主的話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這活著還存留到主來臨的人,絕不會在那已經睡了的人之先。
4:16因為,召集令一發,天使長的呼聲一叫,神的號角一吹,主必親自從天降臨;那在基督裏死了的人必先復活,
4:17然後我們這些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裏,在空中與主相會。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
4:18所以,你們當用這些話彼此勸勉。

那日子似乎是關於未的,那麼,對我們仍然在世間存活的人有甚麼意義呢?最後一句說:「所以,你們當用這些話彼此勸勉」,勸勉甚麼呢?4:13節指出「至於已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對於大部分人來說,生離死別的憂傷總會過去的,就算憂傷不滅,人生仍然要活下去,最多是帶著憂傷活下去。對於活下去的人,切身的問題是如何在等候那日子之下而活下去呢?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不妨參考這個段落之前的兩句,保羅如此教導:

4:11要立志過安靜的生活,管自己的事,親手做工,正如我們從前吩咐你們的,
4:12好使你們的行為能得外人的尊敬,同時也不依賴任何人。

總括而言,是正正當當地生活、負責任地生活、有尊嚴地生活。這會不會也可以成為耶穌吩咐門徒「你們要警醒」的註腳呢?

總結:一位中學生期待的日子
「那日子」原來可以給人眾多的想像,不同的描述。你對於「那日子」的想像又是怎樣的呢?有一位中學生對那日子的期待是這樣的:

我們期待的日子是花
每一縷芬芳都充盈我們銳敏的呼吸
把美和善良、淳樸和真誠灑進花裡
在土地的懷裡吮吸著雨露甘霖的精華
探出小巧的微笑
向太陽問好
在風雨中茁壯成長
帶來每一個空氣清新的早晨

我們期待的日子是樹
枝繁葉茂
強壯地紮根土地
讓我們像棵最偉岸高潔的樹
站成一道風景
在朝霞暮靄中
詩意地遠望
人生至美的燈塔

我們期待的日子是天空
遼闊的襟懷是飛鳥和夢想的天堂
我們的天空一碧千里
每一個善良願望在天空的溫柔中悄聲歌唱
比如風箏 比如童話 比如托著腮幫想少女的祈禱:
寒流不再來 世情不再冷漠 眼睛不再塵封
最美不過夕陽紅
讓每一步路都走出最甜蜜的回音

我們期待的日子是眼淚
在黑亮、真誠的眼裡流出
或者來自懺悔和過錯的心靈
盡情沖刷、滌蕩
讓每一雙眼睛都清亮如同童心或鏡子
每一顆心靈潔淨如同白金
每一副胸襟都廣闊如海
每一個腳印都堅實如山

我們期待的日子是詩篇,是音樂
在詩篇的聖殿裡我們無比和美
在我們的眼睛裡閃著友善的光
在我們的詩篇裡看到熱情的手
讓我們用最美麗的詩篇奏出動聽的音樂
慰籍每一顆心靈
充滿天空 舖滿大地
(來自網上中學生作品選)

或者有人會認為那位中學生過分天真和浪漫,不過,期待美好難道有甚麼妥當嗎?會否只是人們長大了,在眾多社會條件之下已經把期待美好的天真和浪漫消滅了,或者不敢再期待美好。基督徒對那日子的期待或者在某些人的眼中都是過分天真和浪漫,然而,基督徒不但維持對那日子的期待,更盼望那日子出現在當下,正如主禱文所言:「願你的旨意行地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在剛過去的週五學院週會,有人問演講嘉賓,學生如何善用中大這優美的校園幫助自己達至內心的平靜。講員回應說,外在環境是不重要的,真正重要的是你的心,若你修煉,你在任何環境之中也可以平靜。基督徒對那日子的盼望並不在於自己的心,也不在於修煉,我們的心和我們的修煉並不能把那日子帶來。基督徒也說在任何環境之中也可以存有盼望,因為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就已經把那日子帶來了,並且呼喚我們參與祂已經開展的國度,直至祂再次來臨把關於那日子的一切完滿實現。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