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抹的手,才能寫出真實(伍渭文牧師)2020.3.22

以 YouTube 收看

講題:塗抹的手,才能寫出真實
講員:伍渭文牧師

引言:每一個人都會為一些過去的說話和行為,感到懊悔和愧疚。有時夜欄人靜,午夜夢迴,又想起這些事情。為何自己這麼衝動?為何自己這麼愚蠢?甚至為何自己這麼邪惡?你希望從未講過這些話,做過這些事情,你希望可以把這些塗抹。或者此刻,你就活在這些愚蠢和邪惡的行為中,因這些帶給你肉體的歡悅,但之後又感到愧疚。你渴望可以把過去抹掉,改寫自己的生命。若是這樣,今天的信息可以幫助你。畢德生(Eugene Peterson)的譯本《信息》(Message)翻譯詩三十二1譯得很傳神:「你真幸運,你一定開心死了。你可以洗底,從新開始。」(Count yourself lucky, how happy must be—you get a fresh start, your slate’s wiped out )

今日講道題目「塗抹的手,才能寫出真實」,來自中古著名修士愛克哈特大師(Meister Eckhard)。塗抹的手不是文過飾非,乃渴想改寫自己的生命。悔改不單洗底,且有新的眼光回眸過去,展望將來。古教父奧古斯丁(A.D. 354-430)悔改後,寫了《懺悔錄》,以嶄新的眼光回眸過去,檢視自己的生命。他說最重要的知識是甚麼?就是「認識自己是一個罪人,且藉悔改認罪,得到上主的赦免。」這也是詩篇三十二篇的信息。奧古斯丁很喜歡這詩篇,他在病榻的牆壁寫上這詩篇,常常誦唸默想。面對肉身的苦痛,死亡的威嚇,不憂不懼。「為此,凡虔誠人都當趁你可尋找時候禱告你,大水泛溢的時候,必不能到他那裡。你是我藏身之處,你必保佑我脫離苦難,以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vv. 6, 7)

大齋期或預苦期第一主日選讀詩篇三十二篇,因為這詩篇點出整個節期的主題:誠實悔改認罪,接受上主的拯救。剛過去的星期三(Ash Wednesday)聖灰日,啟動了為期四十天的大齋期。主禮把去年棕枝主日揮動的棕枝燒為灰燼,塗在領灰的額上說:你來自塵土,也必歸回塵土,要離棄罪惡,跟隨基督。大齋期是基督受難的預備期,我們進入心靈的曠野,效法耶穌在福音經課(太四1-11)四十天祈禱和禁食;並賙濟有需要的人。
預苦期也是準備領洗者,進入學習義理的最後階段。他們將於復活日前一晚(Easter Vigil) 領洗,聖洗禮儀周末晚上開始,直到翌日復活清晨結束,復活日崇拜是聖洗崇拜禮儀的末段。預苦期也是被逐或自我放逐的信徒回歸教會的日子。預苦期以聖灰日悔罪開始,復活日歡騰中結束。因著基督的復活,我們罪得赦免,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們。

詩篇的結構屬交叉配列A,B,B’A’,訓誨與感恩文體相間。 A訓誨文體在首尾(vv. 1,2; 9,10), 以第三身論述律法和智慧。B感恩文體在中間,以第一身分享個人經驗(vv. 3-5;6-8)。訓誨開始正面點出主旨:誠實認罪必蒙赦免,得著上主的慈愛:「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凡心裡沒有詭詐,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vv. 1,2) 結束反面提醒:不認罪惹來管教,倚靠上主必有慈愛環繞他。(訓誨者勸戒)「你不可像那無知的騾馬,必用嚼環轡頭勒住它,不然就不能順服。惡人必多受苦楚;惟獨倚靠耶和華的,必有慈愛環繞他。」 (vv. 9,10)

首尾的訓誨,包裹中間第一身闡述的感恩經驗,先是反面不認罪帶來的苦痛:「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哼而骨頭枯干。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盡,加同夏天的干旱。我向你陳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惡。」(vv. 3,4,5)。跟著正面分享認罪後的歡樂,有上主指示當行的路,危難有上主的保護,呼喚人向上主禱告:「為此,凡虔誠人都當趁你可尋找時候禱告你,大水泛溢的時候,必不能到他那裡。你是我藏身之處,你必保佑我脫離苦難,以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上主說:]我要教導你,指示當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勸戒你。』」(vv. 6,7,8)

1 塗抹的手,坦承過犯

1.1 認識罪。在認罪之先,讓我們先認識罪。第一、二節用了三個字來描述罪。

「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凡心裡沒有詭詐,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vv. 1,2)

這裡用三個不同的希伯來字描述罪。和合本:其過(NIV transgressions),其罪(眾數sins), 有罪(單數Sin,邪惡 )。罪是過犯,得罪上主;罪是罪行,傷害弟兄;罪是邪惡,扭曲人性。

(a) 其過(Transgression)。其過指人踰越界限,不接受本體的限制,所以聖經稱罪人為悖逆之子。以弗所書二2「你們死在過犯之中……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罪人稱為悖逆之子,過犯(Transgressions)就是反叛上主,撕裂長久忠誠與愛的關系。創世記不是早上創造,晚上墮落。分辨善惡的果子是界限,有一些關系是有界限來保護的,像夫婦的關系,越過界限就是背叛。能分辨善惡表示獨立自主,吃禁果表示他不需要上主,懷疑上主的愛。「神豈是真說……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創三1, 4)

但人不順服上主,以為從此得著自由了,但以弗所書說人祇是轉向順從撒但。「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哥德劇作的主角浮士德就最好的例子。浮士德為了個人的卓越成就,與撒但交易,出賣自己的靈魂,像國家衛健生委一早跑到武漢,拿到新型冠狀病毒最新資料,趕緊在國際學刊發表,而沒有關心公共衛生,促使有關單位公佈疫情,盡快防疫。有些人趁機提高物價,甚至倒賣救援物資斂財。瘟疫暴露了人性之醜惡。

浮士德與魔鬼交易,出賣自己的靈魂,並沒有得到真正的滿足。他是一個靈魂永不安息的人,永遠在追逐中。從學習哲學轉向法律,再轉向醫學和神學,最後轉向神秘的玄學。浮士德是不斷的追尋者,但同時得不到滿足,似乎掌握著,但卻溜走了的宿命中。撒但最後會回收取本全和利息的,結果浮士德死得很恐怖。

(b) 其罪(Sins 罪行)。第二個字「其罪」指具體的罪行,像十誡的誡命,社會的刑法,罪是偏離正途,傷害鄰舍,甚至最信任自己的朋友。莎士比亞名劇「凱撒大帝」著名的對白:「布魯圖,你也參與同謀!」凱撒在羅馬元老院的台階被刺殺,其中致命的一刀,來自他最信任的朋友布魯圖。我認識一位弟兄,很早期在內地做開玩具廠,員工二千多。但最後被基督徒合夥人出賣排斥,經濟一落千丈,後來上主恩待,轉向做文具,蒙上主祝福。也有特殊學校校長悉心栽培的接班人,待自己退休接手後變臉。這跟該隱殺亞伯,猶出賣耶穌是一脈相承的。罪使人彼此相害。不愛上主時,也很難愛弟兄。

(C) 罪(Sin, 邪惡)。第三個字「罪」有邪惡、扭曲之意,罪使人自欺。「凡心裡沒有詭詐」(v.2)從上下文的認罪語境,詭詐指自欺,失去誠實的能力。人若長期活在罪中,日子久遠,習慣說慌,連自己也欺騙。

詩篇第一篇是善與惡的比較,詩三十二是悔改與不悔改的比較,兩者開始都用「福哉斯人」(NIV Blessed is the man/ he who)。有福的人(義者):「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坐位。」(詩一1)罪像一滑坡,每況愈下。試探的開始,是要解決一具體問題,惡人的確有計謀,協助你走出困境。但像毒品一樣,罪中之樂慢慢會上癮成為習慣。站罪人的道路,習以為常,行在其上。再進一步,成為自己的價值觀,並把扭曲的道理教導別人,坐穩褻慢人的座位了,以前文士是坐著教導門生的。耶穌說: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太二十三2, 3)

長期活在自欺,表裡不一致,就會影響心理和生理,產生情緒生理(psychosomatic)病。「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哼而骨頭枯干。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盡,加同夏天的干旱。」(vv. 3, 4 ) 靈性的嚴重扭曲,甚至拜撒但。我以前任教的一間神學院,一位老師是美國的專業心理輔導員,她輔導的對象中,有撒但教信徒。這些人有些行為非常扭曲:淫邪的性幻想,非常暴力傾向,響往自殺。罪使人變得詭詐,扭曲人性,輕藐神聖的事,甚至褻瀆上主。

總的來說,罪是悖逆上主,傷害他者,扭曲自己。所以在大齋期我們對上主禱告、對自己禁食,對他者賙濟。增強對罪的免疫力,不讓罪蠶食我們的靈魂,扭曲我們的人性,隨從今世的風俗(弗二2),飄離信仰。魯益斯警告我們,絕大部分信徒沒有經過天人交戰,深刻反思後而離開信仰,他們是不知不覺的飄離(drifted away)信仰,這才要命。

要逃避試探,知己知彼,守護自己的罩門。防疫期間,我們帶上口罩,勤洗手,因為口與手容易被病毒入侵的罩門。同樣,每個人都有容易被試探攻陷的罩門。保羅以前的好同工底馬,因為貪愛現今的世界,離保羅而往帖撒羅尼迦去了。(提後四10)帖撒羅尼迦這大都會的魅力,不是浪得虛名。猶大因為貪愛三十兩子舉報耶穌,因為戀上金錢,魔鬼有機可乘。「魔鬼己將賣耶穌的意思放在猶太心裡」(約十三2);「撒但入了猶太的心」(路二十二3)。掃羅的權力欲使他不能忍受百姓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撒上十八8),大衛情感豐富,作詩彈琴,敗於感情欲念的牽引。小心罩門,做好防護,逃避試探。

1.2 認識悔改,莫待悔無能。「凡虔誠人都當趁你可尋找的時候禱告你。」(v. 6) 趁可尋找的時候是時機,在武漢肺炎的事上,因為隱瞞遲公報,錯過黃金防疫窗口期,令疫情全球擴散,付出昂貴的代價。 同理,悔罪及時,莫待悔無能。不錯,甚麼時候悔改,甚麼時候得到赦免,天父就像浪子故事那位慈父,等候我們歸家。但當我們一次又一次硬心,消滅聖靈的感動時,就失去悔罪的能力,並付上沉重的代價。「你不可像那無知的騾馬,必用嚼環曫頭勒住它。」(v. 9) 當被聖靈觸動,不要消滅這感動,趕快悔改,用塗抹的手,扇動死灰復燃(Glow),扇出火焰(Flame)來。

2 塗抹的手,甦醒靈魂

「我要教導你,指示你當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勸戒你。」(詩三十二8)

塗抹的手,撥開霧霾,使靈魂甦醒,帶來屬靈的饑渴,渴慕上主的教導,走在當行的路上。年假最後的一天初四,我帶上口罩,外出往沙田街市買菜,大學火車站祇有幾個人的,大學校園更是空無一人,寂靜得令人不安。因為疫臨城下,災難愈來愈近。這是熟悉的城市,又是陌生的城市,我看到以前未見過的境象,進入閾域(Limbo)的臨界中。塗抹的手,把熟悉的環境抹掉,把慣常閣置,擺脫慣常的制約,思想活潑起來,思考平時不會思考的東西。

2.1 生命脆弱的覺醒。瘟疫使我們認識自己的限制,最有醫學知識的醫護人員,面對沒有藥物治療,同時可以沒有病徵傳播病毒,令人惶恐。之前當權者以強悍的武力「止暴制亂」,覺得很有力量。部分勇武示威者也以滲入暴力回敬,但此刻武力、暴力都沒有用了,我們感到生命如斯脆弱。我們也感到生命可以如斯短暫。若生命如斯短暫,欲望又無限,那甚麼是生命最重要的呢?若此刻上主取去我的生命,我會後悔嗎?有甚麼東西我會後悔沒有完成呢?但是那些東西真是值得我後悔嗎?

2.2 走在當行的路上。悔改不單洗底,且有新的眼光,明白我們不是無原無故生下來的。「指示你當行的路」表示上主在我們一生有他的計劃,完成他的計劃,才是真實的人生。「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二21) 我們要尋求認識當行的路,行在其中。也許塗抹的手,打翻了安舒的巢窩,讓我們有機會展翅高飛,遨翔萬頃窮碧。也許塗抹的手,解開我們繫在碼頭的繩索,讓我們的船離開港灣,揚帆遠去,見識美麗的海島,物阜民豐的大陸。
2.3當盡明顯的本份。瘟疫是屬於上主隱密的事,為何上主容許發生,我們不知道,因為隱密的事屬於上主,但明顯的事,屬於我們和我們的子孫。(申二十九29)。在瘟疫期間,明顯的事是分享自己不多的口罩給沒有的人;到超市購物,留一些必需的糧食、廁紙給其他人,不要掃貨積存。報導說,武漢一家一百人的庭教庭教會,發起全國信徒三天為抗疫禁食禱告,之後每天派出穿防護衣的信徒,對基層信徒和居民派口罩送飯盒,被政府認同。

3 塗抹的手,是上主的手

「你們義人應當依靠耶和華歡喜快樂;你們心裡正直的人都當歡呼。」(vv. 11)

3.1 歡樂的主調。詩篇三十二篇勸勉人誠實認罪,得著赦免。但整卷篇詩的主調不是嚴苛的督責,乃是赦罪的喜樂和福氣。第一節:「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認罪悔改,得蒙赦免,不是就脫離一切的苦難。武漢不少信徒也染上冠狀病毒肺炎,甚至因而離世。但苦難不能成為網羅,綑縛他們,因為上主的慈愛像保護罩環繞著他們。「你必保佑我脫離苦難,以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v.7)「依靠耶和華的,必有慈愛四面環繞他。」(v. 10)

3.2 生與死的自由。瘟疫使我們醒悟人生無常,不少人甚至相信生與死,是不能逆轉的宿命。傳道書三1,2豈不是說:「凡物都有定期,天下萬物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我們沒有被諮詢過就生下來,也沒有得自己的同意就要離開這世界。生與死是不能逃避、也無能為力的宿命。

今日書信經課羅五12-21,說明人有兩種生命的狀態,在亞當裡和在基督裡;在肉體裡和在聖靈裡;在亞當裡是日光之下的創造論,在基督裡是日光之上的救贖論。日光之下的人生是虛空,人生像是不能逆轉的宿命。但從救贖論看,認罪悔改得著新生命,在基督裡,生死不再是無能為力的宿命;生與死乃生命的自由。我們可以有自由決定自己屬靈生命的誕生,也可以天天向罪死,使屬靈的生命茁壯成長。無論得時不得時,我們都有這自由。

多帕多迦三教父之尼森主教聖國瑞(Gregory of Naziansus)在《訓道篇[傳道書]釋義》說:「當一個人,由於敬畏上主而懷孕,經過心靈的產痛而生產自己的得救,這是適時的生產……我們可以說,我們就是自己的父親。……但是,如保羅所說,如果『基督的形體』沒有在我們內形成,我們便使我們自己成為流產兒、不完善和患病的人。……保羅又說:『主,為了你,我們天天受死。』……這就是適時的死亡,這死亡產生真生命。」(【每日頌禱】一冊: 502, 506)

在基督裡的自由,世界上的橫逆都不能奪去,「大水泛溢的時候,必不能到他那裡。」(v.6)。詩篇第一篇提到義人「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詩一3)按甚麼時候?按他自己的時候:無論甚麼時候,瘟疫的時候,平安的時候,無論得時不得時,都可以為上主結果子,就像剛才所說的武漢教會。

總結:塗抹的手,是我們的手,坦誠悔改,必蒙赦免。塗抹的手,也是上主的手,他抹掉我們的過去,可以洗底,從新開始。他以慈愛環繞我們,賜我們平安,瘟疫也不能奪去的平安。他藉聖經指引我們當行的路,成就他在我們生命中的計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