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曲折兮(鄧瑞強博士)2022.4.24

講題:路漫漫其曲折兮
經文:民數記 14: 1-10
講員:鄧瑞強博士

  我講道的經文是在民數記,但今日是復活節,我不得不講幾句關於主耶穌復活的話。

  主耶穌復活,是宇宙的頭等大事;復活節,記念的是新世界的誕生。其重要性猶如宇宙大爆炸,大爆炸之後,出現的,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主耶穌復活,不只是說,有個人,死了之後,又復活了。然後,世界又如常繼續運作下去。我們常常聽到這種古怪新奇的新聞,比如說:有個人醫生斷定已死亡,但過了一會,忽又復甦過來。聽到這類新聞,我們嘖嘖稱奇,然後,繼續吃飯、飲酒、打麻雀。主耶穌復活不是這種無傷大雅的新聞,這是宇宙的頭等大事。主耶穌的復活,克復了人類最大的恐懼和敵人——死亡。死亡,將人的存有,化作虛無。死亡,比任何人都強大。無論你是誰,都要在死亡面前低頭。它嘲笑你、戲弄你、刪除你。死亡背後,是罪的權勢。羅馬書6:23說:「罪的工價乃是死」。死亡,是罪的後果與代價。死亡背後,是罪的力量。罪的背後,是魔鬼,牠是一切邪惡的總匯。主耶穌的復活,是克服死亡、罪惡、魔鬼,是克服了一連串取消生命的力量。主耶穌的復活,是神的光明驅散一切黑暗。猶如天地初開時那神聖的一刻,在那神聖的一刻,神說:「要有光」,便有了光,然後,將黑暗驅散了。

  主耶穌復活後,整個宇宙已不再一樣了,你和我都不再一樣了。死亡、罪惡、魔鬼,已失去它們終極的力量。它們的鎖鍊,已被主的復活打碎了。我們自由了。我們是新的創造。哥林多後書5:17說:「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可譯為「新的創造」),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在復活的基督裡,我們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人生,是散發著光明的人生,是具有永恆意義的人生。

  復活節,是新宇宙誕生的紀念日。希望我們明白這全新世界、全新生命的意義。不要只是慶祝幾天,然後,生命又回到黑暗與死亡的權勢下。正如:不要入到一隨便你吃的美食天堂,只讚歎幾聲,然後,什麼也沒有吃便離開了,餓著肚子,又埋怨自己在捱餓。

   回到今日講道的書卷:民數記。

  我們溫習一下之前的經卷。創世記講到,神揀選一個人,作歷史的點燈人,在人間留住光明。這人是亞伯拉罕,神與他立約。這約有三個元素,一,是無數後裔;二,是歸屬神的生命質素;三,是土地。為何需要有無數後裔?因為一個人力量單薄,歷史太黑暗,需要一整個民族來燃亮光明。沒有足夠後裔,無法形成民族。在創世記裡,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最大考驗,是如何生仔的問題。到了出埃及記時,後裔的問題已解決,他們繁衍甚多,甚至成為埃及人頭痛的問題。現在,重點在如何建立一個民族?要建立一個民族,必須有一全民族刻骨銘心的經驗,這將要成為民族的印記,成為他們世世代代不滅的集體回憶。出埃及的經驗,是神給這民族的難忘經驗。整整一個民族,因著歷史的種種因由,成了苦不堪言的奴隸。然後,在種種神蹟下,他們過紅海,出埃及,成了全新的自由人。他們以逾越節去紀念這新的創造,這是他們的復活節。主耶穌的受死與復活,也是發生在逾越節的日子裡。直到今日,猶太人的逾越節與基督教的受難節與復活節,常常是在同一日子。以色列民族,是一特殊民族,以回憶一救贖事件,作為他們永恆的身分象徵。

  民族的記號有了,跟著要處理的,是在這民族裡陶造一「歸屬神的生命質素」。這就是利未記的主題。很繁瑣的誡命與規條,是讓他們與別不同。如何讓「歸屬神的生命質素」深深地銘刻在這民族的生命裡呢?如何讓「歸屬神的生命質素」成為他們靈魂的紋理呢?神讓他們在曠野裡受考驗。曠野,是一雕刻生命的地方。曠野,什麼也沒有,最能考驗人是否全心倚靠神。《民數記》在希伯來文聖經裡,經卷的名稱的意思,就是<在曠野>。今日,我們看看這民族在曠野受的考驗。

  離開埃及,進入迦南地之前,中間經過曠野。在曠野,人的需要變得更強烈。人性受到的考驗,變得更明顯。在曠野,無食物吃、無水可飲,人變得暴燥,進而挑戰摩西的領導,這是經常發生的事情。《民數記》不斷記載這些事件。後來,耶穌出道時,刻意進入這曠野,經受這種沒有食物的考驗。然後,讓人明白:「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在人性經受磨難時,多少人能依靠神口裡所出的話而克服艱難呢?曠野,的確是人性最大的考驗場所,因此,也同時是雕琢「歸屬神的生命質素」的最佳地方。

  好快,以色列民便去到迦南地的邊界。他們決定派探子去探探虛實,他們十二個支派,每支派派一領袖,潛入迦南地,看看那地如何,是好是壞;看看那地的人如何,是強是弱。探子回來報信,那地是美地,是物產豐茂之地。但同時,那地的人高大強悍。他們的結論是:「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我們在那裡所看見的人民都身量高大。我們在那裏看見亞衲族人,就是偉人;他們是偉人的後裔。據我們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樣;據他們看,我們也是如此。」(民13:32-33)

  探子如此回報,當然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今日的講道經文,接續著上述故事,請看:民數記14: 1-10。

14:1 當下,全會眾大聲喧嚷;那夜百姓都哭號。

14:2 以色列眾人向摩西、亞倫發怨言;全會眾對他們說:「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或是死在這曠野。

14:3 耶和華為什麼把我們領到那地,使我們倒在刀下呢?我們的妻子和孩子必被擄掠。我們回埃及去豈不好嗎?」

14:4 眾人彼此說:「我們不如立一個首領回埃及去吧!」

14:5 摩西、亞倫就俯伏在以色列全會眾面前。

14:6 窺探地的人中,嫩的兒子約書亞和耶孚尼的兒子迦勒撕裂衣服,

14:7 對以色列全會眾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極美之地。

14:8 耶和華若喜悅我們,就必將我們領進那地,把地賜給我們;那地原是流奶與蜜之地。

14:9 但你們不可背叛耶和華,也不要怕那地的居民;因為他們是我們的食物,並且蔭庇他們的已經離開他們。有耶和華與我們同在,不要怕他們!」

14:10 但全會眾說:「拿石頭打死他們二人。」忽然,耶和華的榮光在會幕中向以色列眾人顯現。

   讓我先講講這段經文的文字表達。

  14:1:「那夜百姓都哭號」,那夜是長夜,而哭號將希望之旅變成絕望之路。

  14:2:全會眾說:「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或是死在這曠野。」一是死在那裡,一是死在這裡。他們認為,這是橫又死、豎又死的光景。

  14:3:他們說:「耶和華為什麼把我們領到那地…」,一問為什麼,就是質疑,就是不信任,問題便開始。妻子問丈夫,為什麼你的衫上有條這麼長的頭髮,問題便開始。

  14:3:他們說:「我們回埃及去豈不好嗎?」這是經過思考、比較、抉擇的結果。比起上來,神的路不可取,回埃及更可取。去得一塊不可能得到的應許之地是愚蠢的行徑,回到埃及做奴隸更穩當。神信不過,信自己好過。

  14:4 眾人彼此說:「我們不如立一個首領回埃及去吧!」人性的悲劇莫大於此。神立一領袖,帶領他們出埃及。他們寧願立一領袖,帶領他們回埃及。剛剛出黑暗入光明,現在是出光明入黑暗。剛剛才度過復活節,現在卻甘心擁抱死亡。無怪乎他們哭了一個長夜。人性如此。我們也如此。

  14:5 「摩西、亞倫就俯伏在以色列全會眾面前。」摩西、亞倫不是俯伏在神面前,故此,這應不是向神認罪,而是以謙卑的生命勸阻眾人,讓眾人也謙卑下來。或者,這是對會眾的選擇表達哀傷。會眾對神絕望,而摩西、亞倫對他們的絕望表達哀傷。

  14:6 「窺探地的人中,嫩的兒子約書亞和耶孚尼的兒子迦勒撕裂衣服」,約書亞和迦勒也曾一起去窺探那地,他們有不同的看法。他們撕裂衣服,明確表達他們的憤慨。

  14:7 他倆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極美之地。」眾人說,回埃及是好的。約書亞和迦勒卻說,我們前面要去的地,是極好的。面對同一現實,這兩個人有不同的價值判斷。現實歸現實,如何看待這現實的價值判斷是另一回事。這兩人作出不一樣的選擇。

  14:8 這兩人說:「耶和華若喜悅我們,就必將我們領進那地,把地賜給我們;那地原是流奶與蜜之地。」重點不在艱難,重點在我們是否討神喜悅。

  14:9 這兩人繼續說:「但你們不可背叛耶和華,也不要怕那地的居民;因為他們是我們的食物,並且蔭庇他們的已經離開他們。有耶和華與我們同在,不要怕他們!」

  約書亞和迦勒鼓勵會眾「不要怕」,理由有三:一,「他們是我們的食物」,這是逆反群眾的看法。群眾認為,對方太強,他們是巨人,自己是「小薯仔」。其他探子說:「據我們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樣;據他們看,我們也是如此。」這是巨人與侏儒的對決,必敗無疑。但約書亞和迦勒卻不同意,誰是巨人,誰是蚱蜢,還未知曉。事情的成敗,不能如此草率下判斷。二,「蔭庇他們的已經離開他們」,這是一種神學的判斷。在當時,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守護神。成與敗,視乎這守護神「好不好打」。約書亞和迦勒認為,耶和華最好打,故這些神明會離開他們,保護不了他們了。這是對所信的耶和華的能力的宣認。三,「有耶和華與我們同在」,其他的神明會離棄他們的子民,但耶和華不會離棄祂的子民。這是對耶和華的應許的信任。神不會撇下我們為孤兒的。

  就憑這三個理由,就憑這些信念,約書亞和迦勒鼓勵會眾「不要怕」。相反,不相信神的同在,不相信神的能力,而要回埃及,就是對神的背叛了。

  14:10 「但全會眾說:『拿石頭打死他們二人。』忽然,耶和華的榮光在會幕中向以色列眾人顯現。」會眾的人生方向,已決定好了。他們選擇不信神,不相信生命的美地。他們要打死阻礙他們回埃及的人,他們做奴隸的心很堅決。在這時刻,神的榮耀顯現了,對人的反叛作出仲裁。神讓群眾講的說話成真,他們不得入迦南地,無法在人世享受那生命的福樂,他們要在曠野漂流40年,至終真的死在這曠野地。人的不信,造成自己生命的悲劇。

   整個故事,對我們的人生有何提示呢?

  這是一群「捉到鹿不懂脫角」的人、一班被幸福看中卻最後主動放棄幸福的人、一群在恩典中卻又踐踏恩典的人。他們原本在出埃及、入迦南的途上,卻最後演變成拒絕入迦南、而返回埃及的故事。一樁救贖事件的反敘述、反出埃及(anti-Exodus)的敘述。

  因著現實的艱難,他們不信神的承諾、不信神的大能、不信神真是神。他們憑眼見的現實而作出判斷,無視上帝應許的前景。他們的生命,有一種根深柢固的奴性。他們覺得,做一個奴隸是最安穩的事。他們寧願做一隻快樂的豬,好過個一個要冒險的人。誰阻礙他們做奴隸,他們就剷除誰。他們的肉身出了埃及,但他們的靈魂卻甘心在埃及。他們經歷過救贖,但他們卻輕視救贖。他們經歷過復活節,但他們卻眷戀那永不超生的黑暗。

  真無辦法,人性的墮落如此深不可測。

  約書亞和迦勒試圖力挽狂瀾。他們言說希望。他們認為艱難的現實不應限定靈魂的高度。艱難的現實只是走上帝道路途中遇到的挑戰,而不是注定走上帝道路的不可能。上帝的真實不是由順風順水來證明,上帝的真實由逆境中懷著希望地前行來體會。在群眾說「不」時,約書亞和迦勒懷著信仰地說「是」。

  誰對誰錯,最後,上帝顯現,作出裁判。不信的人,按其不信,領受無福樂的人生。信靠神的人,按其信仰,在前行中,終於抵達神應許之地。歷史的黑暗力量,強大得不得了。在這考驗人性的曠野,原先應是點燈的民族,其中放棄光明的人竟佔多數。唯有少數的人,在曠野裡,陶造出「歸屬神的生命質素」,他們無懼艱難,堅持信仰,堅持盼望,堅持在人間傳遞光明。你又如何呢?前行而迎向巨人,抑或回頭而甘心做一隻蚱蜢?

   願榮耀歸上主,願人間享和平。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相關:


# TAG

EN English firmament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地平 地平論 地極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圓地方 天堂與地獄 天的四角 奇妙的創造 屬天啟示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敬拜 智慧 梁永善牧師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知識 穹蒼 箴言 約伯記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苦難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