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過死蔭的幽谷(毛俊輝、胡美儀)- 2009.12.6

語音(廣東話): 主題:我行過死蔭的幽谷

分享:胡美儀

各位早晨,希望神的靈能夠喚醒你們的內心深處。我感謝主,祂讓我知道自己很渺小,但我很寶貴。謝謝剛才伍牧師,他介紹,今年五月十二日,在紅勘體育館,主行了一個神蹟。在那兒舉行了一個五一二恩雨之聲的胡美儀音樂佈道會。在那兒,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但在那場音樂會中,神親自行了祂的神蹟,祂親自呼召了八千多人,坐滿了整個紅勘體育館。但我心知道,這是主耶穌給我的信心基石,因為當初售票的時候,賣得很少。第一天開票房,只賣得幾十張票,但距離佈道會的日子只有三個星期。我的經理人跟我說:「胡小姐,你以前開的音樂會,每場都爆滿,為什麼開佈道會,則只賣得幾十張票呢?難道你的歌迷全都是拜神的?」恩雨之聲的牧師知道之後,他們說:「如果真的是,就要感謝主。」但亦有人的憂慮在當中。我很感謝一群查經班的姊妹和教會的支持,但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心裏是有憂慮的,但我很想跟大家分享,我們真的要細心聽聖靈在我們心中的教導和提醒。

三月初之時,我跟從恩雨之聲到加拿大幾個不同的地方,舉行音樂佈道會。當時,其實紅勘體育館這個場地還未獲批,我們又不可宣傳,當我在那巡迴佈道會,在加拿大的路上,我們用的是胡美儀生命分享,但是我可以跟大家說。當我站於台上,我辦了十多場音樂佈道會的時候,每一次都受到聖靈的責備,聖靈責備我:「你無須用其他的花巧去吸引人入場,你就是要告訴人,信耶穌不是羞恥的事。」經過很多次在台上,我分享見證,我唱歌,我唱的有詩歌,亦有職業的歌,但我不敢告訴牧師,我三番四次受到聖靈的責備。當紅勘體育館的檔期成功獲批,牧師跟我說:「我們應該用什麼名字呢?金曲分享,還是生命分享?」最後,我告訴牧師,是佈道會。大家很擔心,因為知道佈道會這三個字,很難售票。果然不出大家所料,並且有些朋友問:「為什麼佈道會要收錢?」所以有很多不同的聲音出現,但我感謝主,主耶穌就是要我在這些事件裏,看到祂的信實。

當真是用了音樂佈道會的時候,主耶穌是會負責的,衪會負起這個責任。五月十二日,真是座無虛席,而且看到聖靈運行在場會當中。衪使用台上每一個人,不單只我和毛俊輝。這個佈道會在我心靈上,打了一個信心的基石,我很相信,亦願主憐憫我,在往後我的生命裏,如果遇到任何困難,這個「五一二」,我回望都是信心的基石,亦是我信心的燈塔。

主為什麼會使用我?是因為我渺小,是因為祂告訴我,還需要更大的信心。收到伍牧師今天的講題,是走過死蔭的幽谷。我願主親自去跟大家心靈的深處講說話,我分享的,我心裏一直的祈禱,「聖靈,要分享的說話有很多,你告訴我,我應該說什麼?」但原來聖靈告訴我,如何走過死蔭的幽谷,不單只毛俊輝經歷過,衪說:「胡美儀,你忘記了嗎?你曾經走過一個很深的死蔭幽谷,你一定要跟大家分享。」這並不是我身世故事的各種片段,原來神說:「你要告訴大家,當天你學氣功的時候,如何走過死蔭的幽谷,然後,主耶穌如何拯救你。」

我記得,當我還是電視藝員的時候,每一天拍八組戲。我有一個花名,叫胡八組。一天睡兩小時,無論生理或心理都得不到很好的平衡。當時,有朋友告訴我,練氣功可以強身健體,更可以幫你開運,運氣會更好。於是,我便走到廣州拜師,正因為我做事的執著,所以學氣功也非常用心。起初學氣功,我以前的氣功師傅,打通我的任督二脈。這些大家看武俠小說都會看到,並且,我看到其他在學的徒弟,在氣功的狀態,可以做出很多自己不能做出來的動作。所以我看到他們練功,便心生嚮往,而且很快,我亦加入他們練功的行列。每一次練功,我們都會在觀音像前上香,然後就練功。當初,是師傅給我們氣,但慢慢他會帶我們去收氣。走到很多樹林,去收天然的氣。在練氣功的狀態當中,初期,當我合上眼,腦海中全都是誦經的和尚,非常祥和。我很舒服,並且,當我練功的時候,都有不同的靈體通過我的思想,告訴我他是觀音,他是華陀。師傅教我們的,就是如何去醫治人,並且跟我說:「你努力的學,你所學的東西是你在演藝中,其他人不懂的,你會比他們優勝。」我心很歡喜,但過了一段時間,我一直學氣功,當我合上眼,很多的情景就漸漸改變,很多沒有頭的鬼,男女性交污穢的場面一一湧現。並且,想教我練功的靈體越來越多,漸漸經我的口說出來。「謝謝我帶他到兆慶,謝謝我帶他到某個地方。」漸漸,我感謝天父,他突然叫醒我,我練了功幾年,很用心。但突然有一天,我猛然的醒悟,如果要做醫生,他們要讀書,要經過很長的時間,我怎能靠著氣功就可以去治病呢?我突然想到這些問題,並且開始想,如果我喜愛這些特異功能,即我把自己的靈魂作了賭注。因為當時,當人家睡著了,我看著他,就知道他在發什麼夢,夢中是什麼顏色,當人有特異功能的時候,他會心生歡喜,因為他覺得自己超脫了其他凡人。但那一天,不知為何突然感到心寒,我在想如果我還有幾十年的生命,是不是這些靈體,這些靈界就要跟著我幾十年,那是不是我把自己的靈魂作為賭注呢?我值不值得把自己的靈魂交出來給那些不知是什麼的靈體手上?並且,漸漸很多時會感受到另外有些負面的聲音,甚至乎為何我會醒悟?有一次在逛街,突然有聲音叫我走到馬路被車撞。要我了結我的生命,我覺得很可怕,這全都不是我胡美儀所想的。當我想到靈魂賭注的時候,我放下了,不再練氣功。我這個經歷,後來有長者跟我分享,靈界這東西我們不清楚,最好就不要碰。身體不適,我們去尋求醫生,靈界的醫生,我們最好不要給他們開門,因為當你一開門,你都不知道是什麼靈體來跟你打交道。我感謝主,那種失敗的感覺困擾了我很久,因為我很認真去尋找,我以為那些都是真的。怎知原來差點要了我的命。

之後,有些信了主的藝人跟我宣講福音,心裏想,今次我不會那麼容易中計。不會你說一說我便相信。但他們的愛心實在值得欽佩,他們鍥而不捨,三番四次的邀請。我敷衍的,也要應酬一下。於是在聖誕節,就去了他們的聖誕佈道會,因為我覺得聖誕節都不錯,而且去都不是因為耶穌,只是為了玩。但想不到,當我去的時候,一個演藝人,黃凱欣,她站在台上,分享一些她可以不說的軟弱的經驗。我很好奇,我覺得這個藝人,她無須在台上說這些事給我知道,為什麼她要這樣做呢?原來,她很希望她生命中所得的這份寶貴的禮物,可以跟大家一起分享。我被感動,但一些固執的人不會這麼容易就範。

我去藝人之家,每一次都是安靜的坐在最後我想看看他們怎樣。有一天,牧師講了一篇道,「當中你們那麼多演藝人,每天接觸電視,你有沒有想過在這一刻,好像在坐的各位,由你懂性到今,將你們的人生,製作成錄影帶,現在公開播放給大家看,怎樣呀?」我不敢,即時心裏就浮現了很多我根本不能告訴他人的罪惡。牧師繼續說:「其實每一個人的錄影帶,因為有很多事都不能讓人看,所以便播放,停,播放,停,但是,你認為當你在人前認了罪,你所犯的罪是否就沒有了?」我想想,不是,那些罪仍然在我心中。牧師繼續:「這個宇宙當中,有一位擁有赦罪權柄的真神,你們信主吧﹗你就是一個新造的人,舊時已過,都變成新的了,你可以重新做人。」我心想:「都幾十歲了,怎可能重新做人,無可能重新出生。我一邊聽,心裏不邊反駁。但牧師繼續說:「你認罪,你回家不用告訴人,就好像睡覺,但你心裏慢慢禱告,逐件事向主耶穌認罪。」

於是那天晚上回家,我真的試試這樣做,我當初認罪的時候,真的自覺有罪。但一直說,一真認罪,我發覺有些事件,我都有錯,於是所認的罪越來越多,眼淚不斷流,但那不是痛苦的眼淚,是我前所未曾試過,輕散的眼淚。固執的人當然不會立刻就範。認罪後覺得舒服,就跟主耶穌說:「睡覺醒來再算。」第二天睡醒,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想起昨晚所做的事,我想人與人之間都要守約,何況人與神之間呢?我接受了主耶穌,只在心中,並沒有告知其他人。很多人問我有沒有宗教信仰,我會回答沒有。但每一次我回答沒有的時候,心中感到很不安。好像兒子沒有認爸爸的。但長話短說,神很幽默的。有一次,講完道後,牧師沒有呼召,沒有叫人舉手,但我心裏就有一個很大很大,好像浪子要回頭的心態,我親自舉手,我站起來,說我要信耶穌。你說祂多幽默?

我很相信,神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祂的計劃。我的死蔭幽谷,原來就是我接觸另外的一些靈界,我不知道在座各位,你們,你們有沒有這樣的經歷,或你現在還在經歷中,我可以跟你說,主耶穌救我胡美儀,祂同樣會救你,你快些放下,不要那些東西,又或許你們心靈的深處,有任何東西會防礙你和你家人的關係,你們呼叫主耶穌幫助你,祂一定會幫你。你信,你一定要信﹗你一定可以走過這個死蔭幽谷。

今天,其實我很高興可以跟丈夫一起作見證,他有他另一個死蔭幽谷,交給我的丈夫,毛俊輝。

分享:毛俊輝

大家好,很多人都知道,在二零零二年的時候,我患上了癌症,於胃部有一個惡性腫瘤,很突發的,要立刻切除。因為那個腫瘤的位置易散播,要立刻做手術切除,接著更要立即接受化療,因為是淋巴癌,很容易於全身散播。這個可能性很大,接著便接受了十個月的化療。這件事發生之後,神給我很大的恩典,保留了我的生命,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今天,在短短的時間內很想跟大家分享的是,神如何真的救贖我,容讓我成為一個基督徒。這是一個恩典,才是我最想跟大家分享的。

其實神很早之前已給我做基督徒的機會,在我的中學時代,已接觸到神的信息,因為我所就讀的是一間教會學校。但當時我拒絕了祂,因為在學校有聖經科,有崇拜,有主日學,可是年少時心高氣傲,校內牧師每次講道都說我們是罪人,都罵我們的,我便很抗拒,不服氣,你這樣說我是不會聽的。而師母每次講道都哭,很悲傷,為我們不停痛哭,我受不了。俗語說:「我;頂唔順!」我不能接受。所以很有趣的,當時有很多機會接近主,但我拒絕了。過了一段時間,便去到美國讀戲劇藝術。當我在美國讀戲劇,更有機會入行,加入戲劇這行業,參與美國戲劇的工作。之後的十多年,並實我遠離了神,我相信你們都明白,在我們戲劇這行業,戲劇工作這環境,是很容易遠離神的。為什麼呢?因為在我們心目中有自己的神,我們就是神。越多機會在戲劇,在藝術方面彰顯自己的榮耀,我們很容易以為自己是 神,所有東西的是自己的,是自己創造出來的。所以我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這樣遠離神。直至回到香港,香港演藝學院邀請我回來教學,這是一件美好的事。我回來之 後,有一段日子,我很投入我的教學工作,神亦給矛我很多在藝術創造上得到滿足感的機會,但心內是空虛的。我不會告訴他人,但心裏卻是空虛,一種說不出的空虛。就算更多的榮耀,更多的成功,更多在藝術上表演自己,但你是知道欠缺了一些東西。

很難得,有機會認識我的太太,故美儀。她帶領我重新接近神,回到教會認識神的道理,一步一步的重新學習。我說我信主,在這個時刻有機會讓我接觸主,我是順服的。我會認罪的,我知道自己有很多地方需要認罪,去接受神,受洗信主。但話需如此,其實很多心底處的事尚未解決的,神就展現祂的神蹟。第一,在我工作上 最緊張,最重要,最關鍵的時候,我病倒,突然病倒。當時我擔當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我正為話劇團預備一個大型的演出時,在演出前兩星期,我回到家中突然暈倒,先嘔血,後暈倒。差不多要完結的時候,幸好我的太太剛回家,立刻送我到醫院急救,就發現厡來患上了癌症,那惡性腫瘤發作,是生死之間的。經過手術之後,割了那腫瘤,救回生命,繼續治療。以常情來看,其實就是神,祂已展示了第一個奇蹟,救了我生命,我肉身的生命保留了下來。當然,是非常非常感恩,但神真是了不起,祂要展示的神蹟並不只這些,這只是第一步。接著,祂讓我發覺,我之前所說的空虛,我怎樣,有什麼盼望呢?怎樣可以延續我生命?是不是有了肉身的生命就可以呢?什麼事情都解決呢?絕對不是,祂讓我明白,我的盼望其實是在祂手中,在祂帶領之中如何繼續我的生命。路程開始轉變,那個改變不是過去幾十 年來自以為是我,去安排的。

我記得當我康復,大約一年的時間,城市大學的校長張信光,邀請我出席他們的文化沙龍,希望我路大家分享一下藝術創作上的經驗。當時我要講一個主題,主題是 「放下自我,追求無我。」我其實說得不好,因為我覺得那個概念很矇糊,只是覺得有些事發生了,我只能形容是放下自我,這個我很清楚,幾十年來我很清楚,那 種自我是很強的,亦在創作上是很需要的,有一種我認為是的態度。但什麼是無我呢?其實我都不知道怎樣說,但我知道是有些東西在帶領我走。那個病,讓我重新 找到,引導我往某個方向走。但我不懂得表達,那東西一直放在我心上,是什麼呢?接著那幾年,由二零零二年出事,病了之後到今天,不短的時間,神是非常非常奇妙,一直帶領,一直教導我,不只是尋回生命,是不斷的教導我,打開了我的生命。原來我以前的生命是很狹窄的,是很有限的,我自以為有很寶貴的生命經驗, 在世俗眼中,自以為很了不起,讓我在藝術上有很多的接觸,學習的機會,但原來的很狹窄的。那些東西是並不足夠的,不足以支撐我的生命。我的生命是很不足, 但現在,在今天我站在這裏跟大家說,當我去年放下了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的工作,放下了,繼續走我生命的道路時,漸漸神就給予我很豐盛的前路。不是要做多 少,不是要做得多好,不是這些。而是,我有很豐富,很滿足的生命,帶著我走。如果我繼續走我的創作路,每一步都在祂的帶領下,是充滿喜悅的。有什麼困難, 都算不上困難,沒有問題的,因為祂帶領著我走,而我有機會接觸一個更大的層面,更大的空間。譬如說,在戲劇上,我現在可以做的戲劇,除了我個人的藝術上的 一些探討會繼續,其實是叫我在戲劇的創作上關心更多人的創作,更多人的前路。我們要做的事,其實可以跟很多人分享,但以前的分享很多時都集中於自己的想法 上,但現在的創作可讓更多人參與,更大的喜悅。如果有件事,是逐步去做的話,我希望是不停可以見證神的恩典,見證神的大能。那種感覺,不需形容為無我,或 什麼,並不重要,是我知道,感受到祂能力是更大的,影響是更大。成功失敗都不是問題,那個重點是,「可以分享」的喜悅是更大的。所以我非常感激神,祂不只 救贖了我的靈,給我的肉身更大的前路,如何行走,於在世時可以做的事,那種滿足感在我一生以前,從未經歷過,就算獲什麼獎,得什麼優惠,得到什麼可以彰顯 自己的機會,什麼得著,都是完全不同的。我不是一個很會說話的人,我只是從心底裏跟大家分享神給我的喜悅,的恩典。祂帶給我生命中一份很寶貴的喜悅,那份 喜悅亦包括我個人,家庭,在婚姻上,神給我的那份愛,妻子給我的那份愛,是我的家,是我意想不到的,但神給我。所以我只想我所做的事能夠彰顥祂的榮耀,能 夠見證祂的大能。 這就是我未來道路上的抱負。我說到這裏,把時間都交給我太太。

其實很感謝主,剛才我丈夫所講的,所分享他走過的死蔭幽谷,其中就是神賜給他的一場大病,這一場病,可能在眾人的眼中,似是一個禍,但原來是祂賜給我們夫婦的福。經過這一場的病,我們知道我們夫婦是相愛,我知道在婚姻生活上,夫婦相愛是很難求的,但只要我們真的信靠我們的神,我們的主,我們求,祂一定會給我們。願主祝福大家,希望大家絕對不要錯過或放過任何一個認識和接受主的機會。

非常感謝毛先生,毛太太,他們信主得救的經歷,給我們莫大的啟示,使我們能夠認識到神的道和旨意。我們再一次以掌聲來感謝他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