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醉(鄧瑞強博士)- 2010.6.13

語音(廣東話): 主題:「我沒有醉」
經文:使徒行傳2:1-21
証道:鄧瑞強博士

各位弟兄姊妹,主內平安。

在教會的聖曆裡,今日是「五旬節」,亦即「聖靈降臨節」,在舊約的世界,這是慶祝收割的日子,也是向神獻上初熟的五穀的日子(參出23:16;民28:26)。辛勤的勞碌,終於得到回報。這是開心的日子,這是感恩的日子,這是分享的日子。大家應留意到,講台的禮儀用色改為紅色,顯出今日的喜慶色調。

今日講道的經文是:使徒行傳2:1-21。

這是一段關於五旬節的故事。這是主耶穌復活後第一個五旬節,主耶穌救贖的辛勞,在這日慶祝其初熟的成果。在使徒行傳的記載裡,這日發生了一件大事,主耶穌的救贖帶來的果效,在這日被世人看見了。

在喜悅中飽嘗基督救贖果子的信徒,在這日有異乎尋常的表現。世人以為他們醉了。一個過份興奮的人,有時看起來真的有點醉。這種「醉」,是一種「陶醉」,他們「陶醉」在一個凡人看不到的世界裡。「醉」的人總常說自己「無醉」,或許,他們真的無醉,醉的是凡人,凡人的「醉」,是一種「沉醉」,凡人「沉醉」在世俗的生活裡。單單講錢的人,當然看不見一塊菜田的寶貴。在他們看來,那些守著這塊菜田不肯拿去發展的人,是傻的,是醉的。但對那些「陶醉」在田園生活的人而言,他們認為自己是清醒的,其他人才是醉了。

我想過,在講這篇道之前,飲一杯酒,帶點醉意,然後走上講台第一句話便說:「我沒有醉」。事實上,相信理想的人,相信價值的人,講的話,總帶點醉意,總帶點不正常。信耶穌的人,應相信「施比受更有福」,應相信「生命的內容比成功更重要」,應相信「這可見的世界之外有另一個世界」,若如此,則說話應帶點醉意。這種醉,只因為你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我沒有醉」,就是今日講道的主題。

(1)從聖靈而來的新生命
2:1 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
2:2 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
2:3 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

那日是五旬節,主耶穌的門徒聚在一起。

「忽然」,這是意料之外的事。有非常的事發生。

「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風」是一種能力、一種生機。這是一種偉大的生命力,從天而來,充滿信徒身處的地方。

真正的大風是會吹動人的,這裡的風,是能推動人的大風。

又有火舌顯現,落在各人頭上。火,代表神的審判和能力。火和風,在舊約很多時都是代表神的出現。這裡提到火的形狀像舌頭,看來,神的出現要表現在人的說話上。

這個在主耶穌復活後的第一個五旬節,要顯出耶穌救贖事工結出的果實。這果實就是神同在所帶來的生機。

人在罪中死了。人在自私的慾望中失去了喜樂,人在自我的迷戀中失去了方向。世俗的麻醉,像香港的污濁的空氣一樣,使人看不到前景。我們需要一些清新的大風,吹走這些迷霧一樣的空氣。我們需要從天而來的風。

文化學者Neil Postman 寫了一本書,叫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娛樂至死》),講到電視為我們塑造了一個講求娛樂而不善思考的文化。電視的一代,將什麼也娛樂化。賬災需要娛樂,沒有娛樂則籌不到款。批判時事需要娛樂,沒有娛樂化的情節,則根本不去理會時事。我們喜歡綽頭,不喜歡道理。我們需要一些審判的火,讓人眼目明亮,明辨是非,驅走過份的娛樂。我們需要從天而來的火。

耶穌的救贖,將我們從沉醉中救出來。從天而來的風和火,叫我們清醒地生活、豐盛地生活、自由地生活。

(2)聖靈下的感通
2:4 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2:5 那時,有虔誠的猶太人從天下各國來,住在耶路撒冷。
2:6 這聲音一響,眾人都來聚集,各人聽見門徒用眾人的鄉談說話,就甚納悶;
2:7 都驚訝希奇說:「看哪,這說話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嗎?
2:8 我們各人,怎麼聽見他們說我們生來所用的鄉談呢?
2:9 我們帕提亞人、米底亞人、以攔人,和住在米索不達米亞、猶太、加帕多家、本都、亞細亞、
2:10 弗呂家、旁非利亞、埃及的人,並靠近古利奈的利比亞一帶地方的人,從羅馬來的客旅中,或是猶太人,或是進猶太教的人,
2:11 克里特和阿拉伯人,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鄉談,講說神的大作為。」
2:12 眾人就都驚訝猜疑,彼此說:「這是甚麼意思呢?」
2:13 還有人譏誚說:他們無非是新酒灌滿了。

基督救贖裡的新生命,帶來一特別現象,就是在聖靈的充滿裡,門徒講起別國的話來。

五旬節是猶太人朝聖的日子,很多人在耶路撒冷聚集。這些人來自五湖四海。

來自東面的有「帕提亞人、米底亞人、以攔人」,這些人住在現在伊朗地區。有「住在米索不達米亞」的人,這些人住在現在伊拉克地區。有「猶太」人,這些人住在現今巴勒斯坦。

來自北面的有「加帕多家、本都、亞細亞、弗呂家、旁非利亞」的人,這些人住在現今的土耳其。

來自南部的有「埃及的人,並靠近古利奈的利比亞一帶地方的人」,這些是北非的人。

來自西部的有「從羅馬來的客旅中及克里特人」。還有南部的阿拉伯人。

這些人來自五湖四海,但都聽到門徒用他們的家鄉話,講說神的大作為。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呢?

在舊約,一件重大的關乎人類語言的事件是「巴別塔」事件。

所謂「巴別塔」事件,就是當時的人以為自己了不起,想蓋一座可以登天的神殿。人要走上聖壇,扮演神的角色。人要宣揚自己的偉大。神看見人這種狂妄,於是變亂了人類的語言。人與人不能溝通,蓋通天塔的事便作罷了。過去,一般認為,神變亂他們的語言,是要懲罰他們,好叫他們不能合起來圖謀狂妄的事。現在,神學家認為,神變亂他們的語言,重點可能不是懲罰,而是保護人類,好讓人類語言和文化的多元性得以保存。

人世間多少次造神運動,多少狂人意圖一統天下,這都是近代的「巴別塔」事件。在強力的、政治的巴別塔之下,人不能發出自己的語言,而必須將自己要說的話統一在神化的獨裁者的說話之下。你要說自己的話,則必須要為此付上代價,一種封殺你的說話權而要你承受的代價。巴別塔是獨裁的,滅絕人性的,蒙蔽真相的。神看見了,神要保護人性尊嚴,神要保護人說話的權利,神變亂他們的語言。神保護了人講不同說話的權利。

如今,在這五旬節,聖靈降臨。神沒有統一人類的語言。五湖四海的人,有五湖四海的語言。但是,聖靈降臨,卻讓每個人都能聽懂別人的說話。我太太說,懂得聆聽便是最大的溝通。在這裡,人的語言縱使不同,但無損溝通和明白。我們不必統一語言才能溝通,只需要在神的大能裡,人縱使講不同語言,仍是能溝通的。

巴別塔事件,是人間的專制事件,表面語言統一,實則不能溝通。

五旬節事件,是人間嘗試彼此了解的事件,表面語言不通,但在聖靈裡,人和人能溝通,能明白神的作為。

這些人說:他們醉了。

(3)我沒有醉
2:14 彼得和十一個使徒站起,高聲說:「猶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這件事你們當知道,也當側耳聽我的話。
2:15 你們想這些人是醉了;其實不是醉了,因為時候剛到巳初。
2:16 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
2:17 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
2:18 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
2:19 在天上、我要顯出奇事;在地下、我要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2:20 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主大而明顯的日子未到以前。
2:21 到那時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彼得說:我沒有醉。

在這新時代裡,兒女要說預言,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僕人和使女也有權講出他們心底的渴望。在基督的救贖下,在聖靈的充滿裡,每個人都可以講出自己的預言,講出自己的意願,講出自己的理想,講出自己的心聲。

在基督的救贖下,在聖靈的充滿裡,每個人都能明白對方的渴望,都能努力實現對方正直的夢想。

這是喝醉了嗎?我沒有醉。

我們年少的兒女們有什麼渴望呢?
香港小童群益會(The Boys” & Girls” Clubs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有一個「香港小特首」計劃。他們從小學生中選出一「小特首」,讓他從小學生的角度去發表一「小小施政報告」。我特別喜歡其2008年的「小小施政報告」,這裡講出了小學生們的心聲。這份施政報告提到:

「父母不應以錢代替關心,不應溺愛子女,給他們太多錢,這會令子女們建立錯誤的金錢觀。
學校要進行課程改革,應多一點體育課,以增強體;多一點校外活動,以增廣見識。
大人要學懂尊重小孩子的想法,不要只要求小孩子滿足大人的期望。
要建設香港成為一「兒童友好」城巿,要設立地區兒童議會,讓小朋友發聲。……」
這些小學生醉了嗎?他們沒有醉。

我們的「八十後青年」有什麼渴望呢?
他們的渴望很懸殊。但有些青年,他們大聲呼喚社會公義,呼喚我們不要以賺錢能力去衡量他們,呼喚我們尊重不同的人的生活方式,呼喚我們不要只想著發展而要想想保育。他們欣賞街頭的賣藝者,這些賣藝者雖然可能在社會的底層掙扎,卻活得有色彩,他們保持著一種傳統文化,維持著本土經濟,並保存著人和人之間的基本互動。
我們的「八十後青年」,呼喚著打破中環價值的生活形式,呼喚著自由。
這些青年人醉了嗎?他們沒有醉。

老年人有什麼渴望呢?
他們渴望社會不視「老年」為一種累贅而是一種寶貴的「資產」。渴望電視廣告不是只強調將老年人經化妝後變成美少女,而是學曉欣賞老人家的本身的美。渴望上公車時,人人主動讓座。渴望當在商場緩慢地前行時,其他人能慢下來而不會碰到他們。渴望社會不是時時趕著去淘汰他們,而是重視他們。渴望當政府提出增加老人「生果金」時,全民一致贊成。
這些老年人醉了嗎?他們沒有醉。

我們沒有醉。我們只是渴望每個人都能被人性地對待。我們只是渴望這個社會更好地分配資源,讓人能有尊嚴地活下去。雖然語言不同,但我們渴望每個人都能聽懂別人的心聲,而不只是自己獨白。
這是酒後的醉語嗎?
沒有,我們沒有醉。這是基督救贖的世界,在聖靈的充滿下,這是我們每個人應有的渴望。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