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當賊辦(李均熊牧師)2022.7.17 – Dealing a hero as villain

講題:好人當賊辦
經課:阿摩司書7章7至17節
講員:
李均熊牧師

起:好人當賊辦?

皇家祭壇伯特利的祭司亞瑪謝,派人與當時的北國耶戶王朝,史家稱之為耶羅波安二世的以色列王如此說:「阿摩司在以色列家中圖謀背叛你,他所說的一切話,這地不能承擔;因為阿摩司這樣說:『耶羅波安必被刀殺,以色列百姓必被擄,離開本地。』」(摩7:10)亞瑪謝引述阿摩司的說話所言非虛。因為在摩7:9的經文的確記載阿摩司接收從上主而來的信息正是:「以撒的丘壇必荒涼,以色列的聖所必荒廢;我要起來用刀攻擊耶羅波安的家。」阿摩司可能以某種說法在以色列宣講,而亞瑪謝將「用刀攻擊耶羅波家安的家」,聽成為王上本人「耶羅波安必被刀殺」,還不趕快派人轉告給王上聽。的確,這樣對王上的凶言和對國家預告可能的災難,會做成人心惶惶,令以色列國民「不能承擔」,但亞瑪謝說阿摩司「圖謀背叛」,就是好人當賊辦了。

我們從經文中看到,阿摩司得見上主審判的異象時,並不是幸災樂禍。在7:1-6節中,阿摩司見到第一個異象是蝗蟲之災,他見到這異象第一反應是向上主求饒:「主耶和華啊,求你赦免;因為雅各弱小,他怎能站立得住呢?」上主也因為如此,所以改變心意,免去這災。阿摩司見到第二個會燒盡產業的火之異象,也一樣向上主求饒:「主耶和華啊,求你止息;因為雅各弱小,他怎能站立得住呢?」可見若阿摩司要圖謀不軌,大可以讓上主施行審判,不用為以色列求饒。你說這是不是好人當賊辦?

 承:先知與(建制)祭司的衝突

但先知與祭司的衝突並不是表面這麼簡單。從亞瑪謝口中,我們看到他關心的不是將要來的災禍,又或考慮阿摩司是上主的先知前來預警,讓國民能逃避災禍;亞瑪謝的報告中,並沒有說阿摩司乃本於上主的異象去宣告,也沒有說到阿摩司其他控告領袖道德敗壞的,欺壓貧困的說話,而是關心說話者是否有政治動機,國家會否落入不穩定的局面。政治先行,穩定為先,就是這些建制祭壇的祭司關心的事情?是否從上主而來的信息,先知分析本國的欺壓問題卻漠不關心?

亞瑪謝眼中的阿摩司是何許人?「你這先見哪,要逃到猶大地,在那裏過活,在那裏說預言;卻不要在伯特利再說預言,因為這裏有王的聖所,有王的宮殿。」用廣東話講:呢位師傅,你返你原居地啦,係個度搵食,係個度講預言啦;唔好係呢度伯特利講乜嘢預言,呢度係皇家重地,官家嘅地方。但阿摩司回應卻明言,他不是一般的先知,亦不是跟從那一個派別出來混日子。他原本是牧戶,是專業人士,真要找餬口也不用靠說甚麼預言。乃上主帶領他,阿摩司才向以色列說預言。這是召命,是神聖的,是從上主而來的,並不是出於政治,餬口(搵食),又或要令到人心惶惶。

轉:無人代求下的兵凶勢危

上主要審判,看來必先差遣使者好作出警告。阿摩司書第三章就明言先知的任務:

3:3二人若不同心,豈能同行呢?
3:4獅子若無獵物,豈會在林中咆哮呢?少壯獅子若無所得,豈會從洞裏吼叫呢?
3:5若未設圈套,雀鳥豈能陷入地上的羅網呢?羅網若無所得,豈會從地上翻起呢?
3:6城中若吹角,百姓豈不戰兢嗎?災禍若臨到一城,豈非耶和華所降的嗎?
3:7主耶和華不會做任何事情,除非先將奧祕指示他的僕人眾先知。
3:8獅子吼叫,誰不懼怕呢?主耶和華既已說了,誰能不說預言呢?

有因必有果,兩個人若不是相約好,又怎會在道上同行?(唔係講追女子……)獅子吼叫,城中吹角,必然有因。主上主不會做任何事情,除非先將奧秘指示他的僕人眾先知。上帝要我講,唔通我唔講囉咩?當然我還可以選擇點樣講,但你卻叫我「不要向以色列說預言,也不要向以撒家傳講。」問題就不在我身上了,而是你藐視了上主的警告,阻外上主的作為了!

阿摩司其實也早料到此著,上主不也曾透露:

4:6「我使你們在每一座城裏牙齒乾淨,使你們各處的糧食缺乏,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
4:7「在收割的前三個月,我不降雨在你們那裏,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無雨的地就必枯乾。
4:8兩三城的人擠到一個城去找水喝,卻喝不足,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
4:9「我以焚風和霉爛攻擊你們,你們許多的菜園、葡萄園、無花果樹、橄欖樹屢屢被剪蟲所吃,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
4:10「我降瘟疫在你們中間,如在埃及的樣子;用刀殺戮你們的年輕人和你們遭擄掠的馬匹,營中臭氣撲鼻,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
4:11「我傾覆你們,如同神從前傾覆所多瑪、蛾摩拉一樣;你們好像從火中搶救出來的一根柴,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

上主三番四次的警告你們不聽,到先知明明白白的宣告審判,你們又嗤之以鼻。亞瑪謝啊,你知不知到阿摩司其實也不斷向上主求饒,現在你連這個好人都當賊辦,那你叫上主情可以堪?

其實阿摩司書七至九章阿摩司總計看見有五個審判的異象,但當中加插了這一段亞瑪謝與阿摩司的對話,有聖經學者認為這是後來的加插,但亦有聖經學者認為這個短篇的加插,正要解釋為甚麼阿摩司在之後所見的異象再無為以色列求饒。先知不再求饒,乃因建制祭司要求他走路(廣東話:過主),因此先知也不為以色列求饒了!沒有先知的求饒,建制祭司所面對的正是戰爭的悲劇:妻子在大城中作妓女,兒女倒在刀下,自己的地被人瓜分,自己又要死在不屬於上主的的不潔之地。亞瑪謝亦一語成讖:以色列百姓必被擄,離開本地。(阿摩司幾時講過會咁?)

合:面對無可避免的災禍,神子民仍有盼望嗎?

先知為何要宣告上主的審判?我們基督徒可能以為只要悔改就能免卻禍患。但悔改並不是容易的。除了要承認過錯,也要承擔罪責,回頭行善,正如阿摩司的勸告:

5:14你們要尋求良善,不要尋求邪惡,就必存活。這樣,耶和華-萬軍之神必照你們所說的與你們同在。
5:15要恨惡邪惡,喜愛良善,在城門口秉公行義;或者耶和華-萬軍之神會施恩給約瑟的餘民。

但阿摩司書充滿的卻多是審判,除了九章的終末復興,全書只有三節勸導以色列人尋求上主(5:4, 6, 14)。先知預告的滅亡不單近在眉睫,更是不可逆轉,無可避免。現在加上領袖事事政治化,保平穩的建制思維窒息了任何對時局的批評,甚至連為國民求饒的先知也要趕絕。這個社會要被消滅只是時間問題。

但既然審判無可避免,悔改遙遙無期,那麼先知為何仍要花費唇舌,極力揚聲,迫使人聽這些凶言惡語?當然一方面這是召命,不能不說;另一方面,就是大家明白一切有因,災禍背後並不是人力的不濟,而是上主的審判和責罰。面對必然的審判,先知並不是選擇避之則吉,又或幸災樂禍,而是帶著悲憫,去代禱,去勸告,去同行。這會否也是我們可以在現時可以做的事情?

最後,面對無可避免的災禍,神子民仍有盼望嗎?約翰巴頓在他的阿摩司書的神學一書中所言:

「所以說到底,還是有希望的。 但這並不在於期望上帝立即停止災難,而是相信在災難的另一邊仍然有未來。 這種進路並不認為災難是可以避免的,但確實相信上帝可能在它之後(或通過它)還有仁慈的目的。 這本質上是何西阿書最後版本的論證……這也是阿摩司書所傳達的信息。 但可能連阿摩斯本人也沒有對這種思維方式視而不見。 如果是這樣的話,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是兩者兼得:完全沒有希望的信息本身仍然包含著希望的種子! 這並不是因為先知認為人們會聽從他的警告並悔改; 這是因為先知相信上主最終是仁慈的,儘管他的人民仍將不得不經歷可怕的苦難,一種現在無法避免的苦難,卻朝向——也許——以某種難以想像的形式終須出現的重建。」

“So in the end, there is some hope, after all. But it lies not in an immediate expectation that God will avert disaster, but in a sense of trust that on the other side of disaster there may still be a future. Such an approach does not think that the disaster can be avoided, but does trust that God may still have gracious purposes beyond it (or through it). This is essentially the argument of the book of Hosea in its finished form, and it is also……the message that the book of Amos communicates. But it could be that even Amos himself was not blind to this way of thinking. If that is the case, we can in a sense have our cake and eat it too: the totally unhopeful message still contains within itself the seeds of hope! This is not because the prophet thought people would heed his warnings and repent; it was because the prophet believed that Yhwh was ultimately merciful, though his people would still have to pass through dire suffering, a suffering that could not now be averted, on the way – perhaps – to eventual restoration in some as yet unimaginable form.”(John Barton, The Theology of the Book of Amos, p.99)

這正是阿摩司第九章的信息:

9:8看哪,主耶和華的眼目察看這有罪的國度,要把它從地面上滅絕,卻不將雅各家滅絕淨盡。」這是耶和華說的。

我們可依靠的不是自己無定向的悔改心思,而是上主的對立約子民的憐憫。惟有審判後的餘民仍可成為散播盼望的餘種。在面臨困苦災難的時間,你仍有盼望,信靠上主,仍可勇敢前行嗎?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相關:


# TAG

EN English firmament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地平 地平論 天人之聲 天圓地方 奇妙的創造 家庭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愛情 敬拜 智慧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真理 知識 穹蒼 箴言 考門夫人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荒漠甘泉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靈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