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仗著甚麼權柄?(伍渭文牧師)2020.10.4

葡萄樹傳媒
你仗著甚麼權柄?(伍渭文牧師)2020.10.4
/

講題:你仗著甚麼權柄?
經文:太二十一23-32; 結十八1-4, 25-32; 詩二十五1-9; 腓二1-13
講員:伍渭文牧師

引言:今天的題目取自太二十一23,完整一句是「你仗著甚麼權柄做這些事?」略去「做這些事」是避開重覆三年前鄧瑞強博士一篇同名的講章。當天講道經文來自同一福音經課,因為修訂通用經課三年一個循環。題目略去「做這些事」有另一個原因,要指出祭司長和民間長老們關心「誰給你權柄」多於「做這些事情」。「誰給你權柄」–從人而來的權柄;「做這些事」,潔淨聖殿,醫好瞎子、瘸子–從天上來的權柄。

1祭司長祇關心地上的權柄。(毋忘天上來的召命), 太二十一23
「你仗著甚麼權柄做這些事?」

(1)聖殿城的行政長官。耶路撒冷城是當時一個聖殿城特別行政區,祭司長是行政首長,從羅馬帝國得著權柄,向中央派往當地的巡撫(彼拉多)負責。聖殿城有司法權,彼拉多就不想處理耶穌,發還祭司長。「你們自己帶他去,按著你們的律法審問他吧。」(約十八30)他們聽過耶穌在迦伯農的事蹟,也派人明查暗訪作了報告。「從耶路撒冷下來的一些文士說:『他有別西卜附身,他是靠鬼魔的王驅趕鬼魔的。』」(可二22)

羅馬撫巡一定會關注地方興起的宗教運動,尤其關乎猶太人的信仰,特別這運動的領袖宣稱是猶太人的王。現在耶穌就在他們的轄區,祭司長、長老們作為聖殿城管治團隊,要為聖殿城所發生的宗教社會事件問責。「你憑甚麼權柄」是一個政治問題;但作為聖殿負責人,但他們應該關心信仰問題,他們應該問耶穌:你是誰?

(2)聖殿祭祀禱告負責人。祭司長看守管理聖殿,因為這基本的身份,才被羅馬政權委任為聖殿城的行教首長。一如在國內基督教兩會的領導,同時被委任為當地的政協。在大學我們稱concurrent,兼任。「做這些事」,甚麼事呢?耶穌不單潔淨聖殿,也在聖殿醫好瞎子和瘸子,小孩子見到這些神蹟都喊叫:「和散那歸於大衛的子孫!」(太二十一14-16) 這些神蹟說明,耶穌所依仗的權柄,是從天上而來。

為何耶穌要潔淨聖殿?。耶穌用鞭子趕出牛羊,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並引用聖經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賽五十六7),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太二十一13) 兌換銀錢因為市面流通的錢幣有該撒的肖像,聖殿的奉獻給不應有肖像,十誡明言不能雕刻偶像。獻祭用的祭牲要更求沒有殘疾,聖殿賣出的羊應合符標準。要是在聖殿範圍外進行這些活動沒有問題,但在聖殿範圍內就影響敬拜了,聖殿是人親近神的地方,不容被商業行為干擾。

象徵行動,帶出重要信息。耶穌潔淨聖殿,推翻兌換錢幣的桌子,已成為合法使用適當暴力,對付不公義事情的圖像和經文依據。其實潔淨聖殿是象徵性行動,用來表達重要信息。施洗約翰身穿駱駝毛的衣服,腰束皮帶,吃的是蝗蟲、野蜜,以奇異的生活服飾吸引我們聽他的信息:「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三1-6) 潔淨聖殿的重要信息–基督就是那聖殿。耶穌剛出來傳道不久,在約翰福音二章記載也有一次潔淨聖殿,當時群眾並沒有指責耶穌暴力,他們要了解背後的象徵含義。他們問耶穌:「你既然做這些事,還顯甚麼神蹟(記號)給我們呢?」(約二18)耶穌隨後解釋:「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約二19) 潔淨聖殿重點在基督論—耶穌是誰,多於教會論—教應如何運作(Christological rather than ecclesiastical)。

(3) 輕忽在上主面前的身份。祭司長看見耶穌所做的事情,應該問:你是誰?很可惜他們問:你仗著甚麼權柄作這些事?你為何不按正常程序投訴,讓我們改善,甚至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誰給你權柄?」牽涉行為的合法性,權力的來源、社會的穩定。

祭司長問「你仗著甚麼權柄」有另一個不能宣之於口的原因。他們懼怕耶穌太受百姓歡迎,失去了群眾,要除掉耶穌。祭司長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馬佐夫兄弟》中的紅衣主教,也是審判異端的《宗教大法官》(Grand Inquisitor)。一位陌生人出現在教堂面前的廣場:

「他默默在他們中間走著,流露無限同情的寧靜微笑。他的心燃燒著愛的太陽,他的眼閃耀出光明、智慧和力量的光芒,射到人們的身上,使他們的心裡湧出感激回報的愛。這位陌生人在廣場醫治了許多前來的人。人們嚷著說:“和散那!這是他,這是他自己!”大家反覆地說,”這一定就是他,除了他,不會是別人。”人們何等地激動,喊著、哭著。」

紅衣主教見到這人那麼受歡迎,全城哄動,又嫉妒又懼怕,把他下在監內。晚上進入監倉,拿著燈照照陌生人的臉龐說:「‘真是你?真是你麼?’他沒有得到回答,就急速地接著說,’別出聲,別回答吧。……我完全知道你要說的話……你為什麼到這裡來妨礙我們?……到了明天,我將審判你,把你當作一個最兇惡的異教徒放在火堆上燒死,而今天吻你腳的那些人,明天就,會在我一揮手之下,爭先恐後地跑到你的火堆前面添柴,這你知道嗎?」

是嫉妒和懼怕,使祭司長和長老們逃避問:耶穌你是誰?他們問一個權力秩序、社會穩定的問題。稍後更視耶穌為異端分子,藉巡撫彼拉多的手,除掉耶穌,罪名是自稱是猶太人的王,背叛該撒。

應用:祭司長祇關心聖殿城行政長官的身份,向巡撫問責,忽略了更重要的身份,帶領人敬拜上主的祭司長,聖殿城行政長官祇是兼任(concurrent). 我們不是祭司長,但我們是君尊的祭司,我們的召命,也是我們的正職,是帶領人敬拜上主,地上權柄給我們的職位是兼任(concurrent)。職業英文(vocation)原意是召命,我們要帶住天上的召命從事地上不同的責任。我們要帶領人敬拜上主,因為我們看見了真理,我們經歷了上主的憐憫。

2天上來的權柄,使我們看見真理, 腓二1-13
「他本有神的形像……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

天上的權柄捅開密封的世界,讓天上的光射進這世界,讓從高處高之處,以基督的心為心看世間事物。從外太空看地球,地面祇是不同顏色、不同圖案的平面,我們都是按上主形像被造。稅吏和娼妓、羅馬的巡撫、祭司長和民間長老,都是上主所愛,同樣需要悔改才能進入上主的國。

(1) 逆轉人類命運的洗禮。祭司長問:「(耶穌)你仗著甚麼權柄作這些事?給你這權柄的是誰呢?」(太二十一23)耶穌回答:「約翰的洗禮是從那裡來的呢?是從天上來的?是從人間來的呢?」耶穌引領他們跳出思考的模式:不要單從人的權柄角度思考,永遠問:你仗著甚麼權柄?給你權柄的是誰?耶穌要他們曉得有一種更宏大、終極、天上來的柄權。

耶穌說:你看看約翰的洗禮,就知我仗著甚麼權柄。約翰在約但河跟不少人施悔改的洗禮,迎接彌賽亞的來臨,但最重要的是他跟耶穌施洗,因這洗禮顯明耶穌是誰。耶穌沒有犯罪,為何要到約但河領洗?是為了我們。彼得前書三20, 21以方舟拯救挪亞一家比喻洗禮:「當時進入方舟,藉著水得救的不多,祇有八個人。這水所表明的洗禮,現在藉著耶穌基督復活也拯救你們。」。耶穌是那方舟,被洪水擊打,裡面的人得免於難,所以教會稱大堂是船(Nave),崇基教堂的設計就像方舟。

「耶穌受了洗,隨即從水裡上來。天忽然為他開了,他就看見神的靈仿彿鴿子降下,落在他身上。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太三16, 17)
我所喜悅的是舊約彌賽亞的名號:「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裡所喜悅的!」(賽四十二1)聖靈降在耶穌身上,落在約但河水中,逆轉人類的命運。正教會聖洗禮文:「你聖化了約但河的水,從天降下聖靈,把潛藏在水中龍的頭擊碎了。」海在啟示錄代表罪惡,新天新地出現,「有獸(敵基督)從海中上來(十三1);海要交出其中的死人(二十13);海也不再有了(二十一1)。」愈來覺得有海比喻罪非當貼切,大海深不可測,巨浪捲走生命。但天劍屠龍,從天降下的聖靈,, 21已把潛藏在水中龍的頭擊碎了。耶穌踏進約但河是舊的世界,踏出約但河是另一個新的世界了。

(2) 瞎子看見的新世界。約翰福音九章生來瞎眼的瞎子,被耶穌醫好後最能明白「做這些事」的含意。被耶穌醫好後,他沒有被這彩色繽紛的世界吸引而興奮,也沒有因為自己獲得光明而欣喜若狂,忙著告訴人:「我眼睛開了!我叫眼睛開了!」叫這瞎子震驚欣喜,不是他親眼見到了花草樹木、飛鳥白雲的世界,乃是他意識到彌賽亞已經來到,萬有將被更新。他的心被這認知攝住,他的感動超越了情緒的興奮。對生出來是瞎眼的他,他每天討飯不是就等候這一刻嗎?因為彌賽亞來的時候,瞎子的眼會被打開,他盼望這天已經來臨了!

在整本舊約聖經,真的沒有記載瞎眼的被醫治,醫治瞎眼得見光明是彌賽亞來臨時的記號。「那時,聾子必聽見這書上的話;瞎子的眼必從迷矇中得以看見。」(賽二十九18) 福音書記載耶穌施行的眾多神蹟,以瞎子被醫治得看見最多。他跟質問他的法利賽人說:「從創世以來,未曾聽見有人把生來是瞎子的眼睛開了。這人若不是從神來的,甚麼也不能做。」(約九32, 33)

(3) 地上權柄伏在天上權柄之下。基督被審判時,彼拉多依仗他地上的權柄說:「你不對我說話嗎?你豈不知道的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把你釘十字架嗎?」(約十九10)耶穌叫他思考另一種權柄–天上的權柄,所有地上的權柄,都是出自天上的權柄。「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約十一11) 耶穌肯定彼拉多的權柄,同時把彼拉多的權柄相對化。君王有崩逝,政黨有輪替,朝代有更迭,文化有興衰,惟有上主是不死的上帝。

(4) 天上的權柄帶來社會制度的革新。首進神國的稅吏和娼妓。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是以色列的代表,受上主委托,把律法和祭祀禮儀教導百姓,使他們在列邦中成為聖潔的國度,屬神的子民,宣揚上主,等候彌賽亞和神國的降臨。但他們關心地上的權柄,多於上主的召命。無花果樹被咒咀枯萎不單是神蹟(太二十一19),也是對他們的警告。無花果代表以色列,不結果子就被上主撇棄。耶穌說:「稅吏和娼妓倒比你們先進神的國。」(太二十一31) 長期被輕視的低端人口,竟然較權貴更早進入上主的國。

(5)天上的權柄使人人平等。耶穌來了,沒有改變人倫的關系,但改變了如何看待這關係。(a)父與子。舊約經課以西結書十八1-4, 25-32提到俗語「父吃萄葡,兒子牙酸」。兒子在父權至上的時代不過是父親的附屬,但新時代來臨,他們在上主面前同樣是尊貴的,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你們在以色列中,必不再有用這俗語的因由。看哪,世人都是屬我的;為父的怎樣屬我,為子的也照樣屬我;犯罪的,他必死亡。」(結十八3,4)

(b)兄與弟。耶穌和祭司長及長老對話後,說了一個大小兒子的比喻。大兒子起初拒絕進萄葡園,以後懊悔就去了。小兒子起初承諾進葡萄園但沒有行動,耶穌問:「這兩個兒子是哪一個遵行父命呢?」(太二十一31)。他們答:「大兒子。」大兒子是長子,生下來就是,這身份不會改變,也沒有選擇。這是零和遊戲,長子盡取,非長子沒有地位。所以該隱忍受不到弟弟亞伯的祭物蒙上主接納,因嫉妒殺了弟弟。亦因如此,雅各兩次騙取以掃長子的名分,一次乘人之危,以一碗紅豆湯交換長子名份,並起誓不能反悔;另一次假扮以掃欺騙父親臨終的祝福。但在上主國度中,要悔改順服,才成為真正屬靈的長子,蒙受屬靈福氣,承擔使命。

耶穌來了,並沒有把聖殿城改變為人民公社,聖殿城仍然是聖殿城。奴隸制度也沒有革除,但保羅叫亞尼西謀回到奴隸主腓利門身旁。信仰使亞尼西謀「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弟兄。」(門16) 密封的世界已被捅開了!

耶穌來了,沒有改變洗禮作為一個津渡的禮儀。世俗也有洗禮,是社會向上提升的禮儀,接受水禮得到更高的社會地位。但基督信仰的洗禮,是橫向共融。藉著洗禮,我們成為一體:「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加三28)

3天上來的權柄,使我們經歷憐憫, 詩篇經二十五7
「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愆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求你因你的恩惠,按你的慈愛記念我。」

權柄與權力不同,權力以利益吸引人,或以懲罰約束人,使在你權力下面的人,聽命於你,但不是由衷的服從你。但當你一朝失去權力,以前聽從你的人,會離開你。有一位大學校長在位時,很多朋友,但退休後朋友稀少,太太知道丈夫感到孤單,叫好友多來探望丈夫。權力來自權位,沒有權位,也沒有權力。人走茶涼,樹倒猢猻散。

聖經權柄一字exoursia有權能的的意思。耶穌講道不像文士,帶有權柄(能力),甚有感染力,聽道的都感受得到。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說他驚訝聖經的陌生感(strangeness),像清泉解其屬靈的饑渴。希臘的哲學,多的是縝密的思辨,談論智慧。但聖經是生命之道,談到上主的憐憫和救贖。有些話是當頭棒喝:「你們親近神,神就必親近你們。有罪的人的人哪,要潔淨你們的手!心懷二意的人哪,要清潔你們的心!」(雅四8)

這種改變生命的權能,沒有保鮮期,沒有逾時失效,甚麼時候悔改,就經歷這赦罪的能力,一生伴隨著我們。每個信徒都擁有這屬天的柄柄。「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一12)

詩篇二十五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愆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求你因你的恩惠,按你的慈愛記念我。」為何特別題及幼年的罪愆呢?幼年的罪愆有何特別呢?是年幼無知時犯的罪?是年幼反叛上主犯的罪?

我想,詩人在晚年還提及幼年的罪愆,是想起多年前犯下的深重罪惡,帶來的罪疚和控訴,至今仍揮之不去,撒但就是「在我們神面前畫夜控訴我們弟兄的。」(啟十二10下) 耶穌來了,並不能回到過去,但可以抹去過去的眼淚、罪愆、和過犯。我們不再活在永遠的控訴中,每天都是新的一天。因他的本性是憐憫,而憐憫是向審判跨勝。

路德稱這勝過罪惡控訴的權柄,比肩當時一位君王。基督徒是最自由的君王,連罪都不能綑縛我們,便是最自由的君王了;路德的話使我想起聖詩「我寧願有耶穌」:
我寧願有耶穌,勝得金錢,我寧屬耶穌,勝得財富無邊;
我寧願有耶穌,勝得華宇,願主釘痕手,引導我前途。
我寧願有耶穌,勝得稱頌,我寧忠於主,成全祂的事工;
我寧願有耶穌,勝得名聲,願向主聖名永赤膽忠誠。
恩主比百合花更加美艷,遠比蜂房蜜更加可口甘甜;
副歌:勝過做君王,雖統治萬方,卻仍受罪惡捆綁;
    我寧願有耶穌,勝得世界榮華,富貴,聲望。

基督徒是最自由的君王,同時也是最順從的僕人。得著這天上來的權柄,沒有取消要服從地上的權柄的責任。地上的權柄帶來諸般的身份,是我們顯揚愛心的地方。

耶穌降生,特意選擇巴勒斯坦進行人口調查,首報名上冊的歷史時刻,他順服羅馬帝國給猶太人的新稅制。他順服人的制度,納稅給政府。教會年聖誕後的主日稱聖家主日,記念約瑟和馬利亞攜同幼兒耶穌逃難埃及,逃避希律王的刀劍。為了滅絕新生王,希律把兩歲以下的嬰孩殺掉。教會記念這些殉道的嬰孩,十二月二十八日為嬰孩被殺日(Feast of Holy Innocents),為世上的孩童代禱:難民兒童、棄嬰、虐兒、童工、雛妓,兒童柺帶販賣。

結論
1)每人都有兩種權柄在他身上,兩種權柄都屬出自上主,各有不同的功能。地上的權柄給我們不同的角色,天上的權柄給我們不變的召命,成就上主隱密的計劃。
2) 這天上的權柄,使我們看見真理:每人在上主面前都是平等的,為父的、為子的,為兄的,為弟的,為奴的、自主的,男的,女的,都在上主面前極其尊貴。天上的權柄,像一襲嶄新的靈風,吹進了這密封的世界,帶來社會的革新。
3) 凡接受基督的,都擁有這屬天的權柄,使我們脫離罪的控訴,這權柄就是上主的憐憫和慈愛,終生伴隨我們。

香港通過國安法後,突然間這城市好像進入密封的世界;香港製造已變成中國製造。新冠狀病毒瘟疫席捲全球,舉世正焦慮等待疫苗面世,整個世界活在禁足與經濟復甦的拉力中。今天經文給我們安慰,有一更宏大的權柄,支撐著這世界,這權柄有真理,說明世界的去向;這權柄有憐憫,帶給我們上主的慈愛。

這世界和其上的權柄都會過去。聖殿城沒有了,但聖殿的敬拜永不止息。在地上我們有人倫的關系,但在新天新地,也不嫁不娶。我們的身體將隨年日朽壞,但藉身體為上主作的工作存到永遠。我們在地上,有不同的角色,伏在不同權柄之下,也有人伏在我們權柄之下。我們要順服天上來的權柄,尋求上主給我們智慧,學習如何使用權柄,如何順服權柄,榮神益人。
問:「你仗著甚麼權柄做這些事?」
  答:「我仗著上主兒女的權柄作這些事,因我們看見了真理,因我們經歷了憐憫。」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