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的怒氣,一生的恩典(伍渭文牧師)2010.5.9

語音(廣東話): 題目:轉眼的怒 氣,一生的恩典
証道:伍渭文牧師

為何在復活節期間安排詩三十篇作為經課,這詩篇與基督的復活有何關係呢?詩篇 三十篇是一篇典型的感謝詩篇,詩人身罹重病,命懸一線,最後獲上主醫治重獲生命而頌詩感謝他。第一節是題目的宣告:耶和華阿,我要尊崇你,因你曾提拔我,不叫仇敵向我誇耀。第二、三節進一步擴充宣告:你醫治了我,你曾把我的靈 魂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於下坑。第四至十二節再詳細說明整件事,八、九節再說下到坑中。

Life redeemed蒙拯救生命 詩篇三十篇2-3
對前一段時間山西那班被困深坑的礦工,這段經文來得非常真實,他們都是從深坑中被救起來的,一百多部救護車在場侍候, 每部車都有醫生護士,往醫院的五十分公里路,都戒嚴佈防,通行無阻,醫院都預備好一切了。從深坑升上來的人,他們的靈魂也從陰間奪回來了。為了對比深坑的 下墮,詩人用高高揚起讚美來尊崇你(exalt) 。復活節就是基督降到陰間,拯救我們脫離深坑,然後被父神升起,高過諸天,成為萬王之王,凡信靠他為救主的,被稱為義,與他一同坐在父神的右邊。詩篇三十 篇是復活節的詩篇,因為這詩篇論及蒙拯救的生命(life redeemed) 。同時這詩篇也是靈魂得著甦醒的詩篇。

Life awakened覺醒的生命 詩篇三十篇6-7
「至於我,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耶和華阿。你曾施恩,叫我的江山穩固,你掩 了面我就驚惶。」(詩篇三十篇6-7)

凡事平順,永不動搖:詩人以為平順亨通(prosperity) 就可永不動搖:「至於我,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詩篇三十篇6),他以此為 傲,直到上帝藉著重病使他看到自己的限制和朽壞(mortality) ,他才發覺以前所有的都是恩典,在重病中得到屬靈的覺醒,看到自己的有限,生命極其脆弱,他不過是血肉之軀。我記起我神學院一位老師說:他經過極大的手術 後,極其口渴,就是想喝水,你給他一顆鑽石都沒有用,不能解渴,祇想喝一口水,他願意以寶石來交換一杯水來解渴。一顆寶石的價值,不及一杯水,祇有曾經游 走生死邊緣的人才能體會到。

應作而沒有作的罪:「耶和華阿,你曾施恩,叫我的江山穩固,你掩了面我 就驚惶。」(詩篇三十篇7) 這裡沒有說明作者犯了何罪,不像大衛明顯的犯了殺人丈夫,奪人妻子的大罪: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 我面前,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詩51:3-4) 這是明知故犯的罪行(sins of commission) ,但詩篇三十篇的作者,以乎是犯了應作而沒有作的罪(sins of omission) 。在舊約時期,有兩種祭祀,一是贖罪祭,針對犯了具體的罪來求赦免,另一種是燔祭,祭牲全部燒掉,成為香氣上騰歸上帝,燔祭是尊崇上帝的祭,全歸上帝的 祭。詩人在繁華昌盛時沒有感恩,以為甚麼都是靠自己,沒有想到上帝,到上帝把手放開,他便傾覆了。他命懸一線時看到了自己的朽壞(mortality)謙 卑下來,是上帝的恩典他才興盛,他的罪就是自以為是:我凡事平順,我永不動搖。他沒有當上主為上主來敬拜他。他沒有愛上帝,他祇愛自己的財富平順。

無知的財主:這事使我想起路加福音12:16-19。那位無知的財主。他說:「我的出產沒有地方收藏,怎麼辦呢?……要把我的倉房拆了,另蓋更大的,在那裡好收藏我的糧食和財物,然後對我的靈魂 說:靈魂哪,你有許多財物積存可作多年的費用,祇管安安逸逸地吃喝快樂吧!但神卻對他說:無知的人哪,今晚我要你的靈魂,你所預備的要歸誰呢?」

從北方漂來的微塵:詩人對財富的誇耀,以為有了經濟的成就,就可以永不動搖,也使我想起最近從北方漂來的微塵。當我們 誇耀擁有世界最長的高鐵,貫穿沿海和中部城市,惦記著半天的大都會生活圈,我們西南的土地,卻乾涸龜裂,寸草不生,己經窮困的農民,無地可耕。當上海博覽 會籌備得如火如荼,當我們正想向世人顯示我們的世博是歷年最大最好的,突然從北方刮起前所未有的沙塵暴,把上海網羅住,使我們看不清前面要走的路。沙塵顯 出我們國家的mortality、限制、和脆弱。因為人希望凡事平順,永不動搖,肆意如取如攜,使草原沙漠化,地下水大量流失,才造成如此乾旱。

熱帶雨林消失:據傳媒報導,為了更大的經濟效益,很多雲南的熱帶雨林被砍伐後改種造紙的高大桉樹,但桉樹對當地鄉土 的、原產、原生的物種有極大的抑制性。它生長了,其他物種就不能生長,而且會慢慢地退縮,最後造成桉樹林都是地表光禿禿的,不能儲存地下水。但原始雨林有 多層的林木,下面有灌木,中有喬木,有二三十米的,面有六七十米的摩天樹,還有籐科植物,地下水蒸發到一米,就被一米的灌木吸收了,上升到五米,就被五米 高的樹冠壓住了,整個生態是濕潤的。原始森林的根系大量積蓄地下水,打水井很淺,不用深挖就有水冒出來。由於大量種植桉樹,熱帶雨林愈來愈少,土地沙漠化,地下水嚴重流失。

一天從晚上開始:江山穩固,永不動搖,不是因為人的平順(prosperity) ,努力發展,乃是因為上帝施恩。人祇看到自己的努力和生產力,忘記上帝的恩典,可以從對一天的理解看出來。人計算一天是白天—可以工作的白天,沒有計 算晚上,因晚上是睡覺的,不能工作。一天過後,便到晚上,好像一天並不包括不能工作的晚上。但聖經計算一天是從晚上開始: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 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天 (創 1-3) 。上帝在黑暗中工作,造出光和晝,這是二十四小時的一天。當然現代社會的晚上也是不停工作,不夜天已成為發達城市的記號,但對人的身體來說,晚上十一時就 睡覺最合適人的生物時鐘。

有晚上,有早晨,這是一天的開始,一天是從接受上帝恩典開始,不是從麥當勞的早餐開始。太陽下山後,氣溫下降,空氣中 的水氣漸漸形成露水,滋潤大地。當我們睡覺不能工作的時候,大自然乃然在工作,上帝在晚上讓大地生生不息,也讓我們的身體好好竭息,上帝在我們休息時修補 我們的細胞,修復我們的器官,使我們經過休息,白天可以有力量繼續工作。上帝在我們休息的時候默默的做了大量工作,雖然我們不察覺,也不明白,這是恩典, 上帝用他的權能托住萬有,我們才永不動搖。是上帝的恩典,我們才永不動搖。

詩人經歷重病,來到死亡的門檻,他看清楚是上帝的恩典,使他永不動搖,不是凡事平順使他永不動搖,他有了屬靈的覺醒。 詩篇三十篇不單說到得拯救的生命,覺醒的生命,還提及以上帝為樂的生命。

以上帝為樂的生命(Joyful Life) 詩篇三十篇9-12
「我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甚麼益處呢?塵土豈能稱讚你,傳說你的誠實 嗎?」(詩篇三十篇9) 「你己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好叫我的靈歌頌你,並不住聲。耶和華我的神阿,我要稱謝你到永遠。」(詩篇三十篇11-12)

我們留意到詩人以下到坑內來形容死亡,而聖經說到撒但和跟隨撒但的人將會被扔在無底坑,這是甚麼意思呢?下到坑內是遠 離地上,更是遠離高天—上帝的寶座,死亡就是遠離生命的主;與上帝緊密相連,連死亡也不能分開,這就是永生。「我被害(新譯本沒有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甚麼益處呢?塵土豈能稱讚你,傳說你的誠實嗎?」(詩篇三十篇9)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繙作What gain is there if I am silenced in my going down into the pit? Can the dust praise you? Will it proclaim your faithfulness? 希西家的祈禱也說:原來陰間不能稱謝你,死亡不能頌揚你,下坑 的人不能盼望你的誠實,祇有活人,活人必稱謝你,像我稱謝你一樣,為父的,必使兒女知道你的誠實。(賽38: 18-19) 而瀕臨死亡的人,沒有讚美稱頌,祇有像燕子呢喃,白鶴鳴叫,鴿子哀鳴。生命之可貴,因生命能顯揚上帝的榮美,生命的意義就在乎透過我們,上帝得著頌揚。

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這數節經文也告訴我們:生命是一首詩歌,是頌歌、喜樂的詩歌,不是哀歌。生命的基調是禮讚稱頌,不是悲傷絕望,在人生中也許有死亡般的經歷,但最後是凱歌,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這種人生 和仇敵的人生剛相反,仇敵的人生是嘲諷(詩篇三十篇1 誇耀gloat over me) ,幸災樂禍,犬儒的,懷疑的,不信的。

有人指出,現代人其中一種病態,就是沉溺在沒有上帝的不幸和苦痛中。當我們說:上帝已死,甚麼都可能了,根本沒有甚麼 對與錯。同時,上帝真的死了,甚麼都不可能了,我們不可能有甚麼作為。兩次大戰後,悲觀的存在主義盛行,很多人沉溺在沒有上帝的不幸中和苦痛中,像毒蠍子 把自己有毒的拑來刺痛自己,自得其樂。很多現代的小說,像羅得的妻子,回顧被火焚燒的所多瑪、俄摩拉兩個罪惡的城市。她回眸扭曲的人性,屬靈的空虛,畸形 的社會,還有那污穢的床,雖然她臭到上天上降下來的硫磺,但羅得的妻子,未能夠從失敗和懼怕中回過頭來,結果她成了鹽柱。

但詩篇三十篇告訴我們,上帝的怒氣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去年復活節,我在 講道中提及潘霍華的見証,劉曉波先生讀到他在納粹集中營所寫的書柬,沒有苦毒,充滿喜樂,令他感到驚訝,也得到啟發和鼓舞。他說:「學會敬畏,學會謙卑, 學會在危險和恐懼中坦然面對厄運,並對未來保持樂觀的信心,學會以發自內心的坦誠與人相處,這就是潘霍華聖徒人格的啟示。……潘霍華始終平靜地對自己微 笑,彷彿他是一個從一出生就只會笑的怪物。……他之所以能夠保持絕境中的希望,發出開朗而令人驚奇的笑,就在於他始終信仰著。他的文字不只是用來表達悲哀 罷了,更是表達歡樂的,其份量沉得比任何絕望都豐富。正如他在臨刑前向獄友告別時所說:「這,就是終點。對我來說,是生命的開端。」」

在今天主復活的日子,讓我們從新出發,更新心志,不再回頭,因為他已把我們從坑中拯救出來,他的怒氣是轉眼之間,他的 恩典是一生之久。阿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