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燒魚和一塊蜜房(戴國璋牧師)2010.10.10

語音(廣東話): 主題:一片燒魚和一塊蜜房
証道:戴國璋牧師

我相信我們大家都知道,耶穌復活是耶穌傳奇故事當中最高潮的一個部份;我們也知道耶穌復活成為一切活著及睡著之人的主,這個也是基督教信仰裏頭最核心的部份。

因為耶穌已經從死裏復活,所以我們知道也相信耶穌已經成為基督,正如彼得提醒我們的,就是因為這位的主從死亡當中復活,所以上帝已經將祂高舉,將祂放在宇宙萬有最高的位置上面。祂已經成為基督,在沒有任何事情的發生,並不在祂的管理與掌握中間。我們又知道,因為耶穌從死裏面復活,所以我們認識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只有那位擁有不朽生命的人,祂才可以衝破死亡,向我們顯明生命勝過死亡這個重要的真理。由此,我們知道耶穌不是一個普通的凡人,祂擁有著上帝永恆的生命,祂用衝破死亡向我們見證了這個真理。

我們又知道,因為耶穌基督復活的緣故,耶穌已經成為救主,祂是世上人類最終極的希望,因為祂可以將祂這個不朽的生命與所有仰望祂、信賴祂的人來分享。因此所有的福音書都不像一般英雄傳奇故事那樣,以一位英雄的離世作為結束,它乃以耶穌的復活作為最後的終局。路加福音的記述也是一樣的,它將耶穌的復活作為它記述耶穌故事的最後終局。

剛才我們唸到有關路加的記述,是講述當耶穌復活之後,初次向門徒顯現。耶穌在禮拜天的早上從死裏復活,所以那次的記述是在晚上的時間向門徒顯現的故事。我們相信這個講述也是約翰福音20章19-23節所講述的那一次的顯現,故此我們可以將它們彼此來比較,對當晚所發生的時間、所發生的事,有多方面的了解。根據福音書的資料告訴我們,在那晚十個門徒在耶路撒冷某一地方裏面聚集,為何是十個門徒呢?因為當時猶大已經離隊而去了,多馬不曉得甚麼原因在那天晚上並沒有出席那個約會,所以根據約翰告訴我們當耶穌顯現的時候,多馬沒有看見,多馬心中存疑,表示說我必須見到這位主、摸祂的釘痕手、摸祂肋旁的傷痕,我才願意相信,結果八天之後,耶穌再向他們顯現,向多馬證實祂自己復活的真實。

那時候不單單有十個門徒在那裏,因為經文告訴我們,原來還有兩個早上往以馬忤斯路上的兩個門徒,他們在路途上遇見復活的主,當黃昏時他們與主在客店裏一同坐席擘餅的時候,他們認出這位是復活的主,於是他們急忙地趕回去耶路撒冷,向門徒們報信。當他們在談論著這幾天所發生許多的事,有許多使他們疑惑的事情,因為他們的主被殘酷的殺害,軀體被埋葬在墳墓裏面,這些的事,是他們所知道的,甚至他們當中有些人親眼看見這些事情的發生,他們因為這個緣故,曾經感到非常的沮喪與哀傷,因為畢竟這位是他們所愛的主,是三年多以來與他們一同生活的主,當然除了這個沮喪與哀傷之後,他們也感到有絕望,因為他們已經將他們許許多多的希望押注在祂的身上,他們相信祂是基督,祂是要帶來以色列國的復興,所以他們已經將一切都押注在祂身上,甚至他們本來已經在那裏籌算著,當有那麼的一天,以色列國真的復興的時候,我可以從我這位主的身上得到甚麼呢?但這一切都已經成為絕境,因為這位他們視之為彌賽亞的主,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不過在早上的時候,有些婦女曾跑過來報信,他們宣聲她們看見這位復活的主,又有甚麼可能呢?人已經死了,怎可能再活起來呢?我們知道,從來婦女的見證都不能成為見證的,法庭上也不會被接納的,相信這些婦女一定是眼睛昏花,才作出一些幻想吧!後來當中的彼得與約翰,也因為這個緣故曾經跑到埋葬耶穌的墳墓裏去查察,他們看見墓門打開,墓穴是空置的,屍體不見了,但是他們不敢肯定,究竟這個原因是如同這些婦女所說的,夫子已經從死裏面復活,還是因著某一些的原因屍體被人用了某些方式挪動了呢?他們沒有辦法肯定。在這個時候,忽然有兩個耶穌的其他的跟隨者,他們早上去一個離耶路撒冷不遠的村莊,叫做以馬忤斯,就在路上,他們竟然說他們遇見了復活的主,又有甚麼可能呢?相信他們只是眼睛昏花而已!又或許他們思憶成狂,所以幻象猶然而生?抑或主真的是復活了呢?

我們發現當時候門徒的心情,是非常複雜的,他們的心情既有疑惑、又有相信,疑惑與相信交織著;既有沮喪又有興奮,沮喪與興奮彼此互換著,他們真的不知道應該抓住那一個信息、證據,就在這個時候,耶穌突然之間出現在他們當中,給了他們一些安撫、給他們心靈裏頭最重要的答案。

上個月(8月)23號,我相信對於許多香港人來說,是一個很難忘的日子,因為我們真的沒法估計到在一個普普通通的旅行事件,竟然會發展成為有許多人傷亡、有許多親人離世、有許多家庭破落的一個事件,我所指的就是在馬尼拉黎剎記念公園裏面的挾持事件,後來變成殺人事件。我還記得早上的時候,我當時在看NowTV的新聞,NowTV報告說,在馬尼拉的地方有一個旅行團被挾持,我很奇怪,為何會有挾持事件的發生呢?一路觀察動態的發展時,心裏頭總覺得應該沒甚麼事的,因為似乎是那麼的平靜,那殺手是那麼的友善,沒多久又聽見他釋放了兩位老人家,沒有久又釋放了一位太太與她的兒女和另一位小朋友離開了,情況就如同普普通通的一個挾持事件,應該是可以很容易來解決的,但是沒想到到了下午的時候,整件事會峰迴路轉,到了傍晚七點多的時候,我們聽見開槍的事情,也在電視上看到一連串的看起來啼笑皆非的拯救行動,最後導致的是一連串悲慘的事情,以及許多香港人傷心的回憶!

我相信在這個過程裏面,每一個注意的香港人,心情都是很激動的,可能在心靈裏面都泛起許許多多不同的問題,以及許多的不明白。例如有一次,特首在某一個場合裏頭,他表達了他對這件事的一個問題,他說,他不明白,不明白為何一個人可以變得那麼邪惡,一個人怎麼可以將自己的不滿、不高興發洩在別人的身上,然後令許多人受傷,令許多家庭破碎,他說他不懂、不明白。對於我來說,我也有一些不明白,我不明白為何幸福是那麼的脆弱的呢?其實我們經常都會去旅行,坐旅行團為我們安排的旅遊巴士都不曉得有多少次,都是這樣子的上上下下… 那一天,我在家中,那時候我正值休假,因為我們慣常在七月或八月底休假,而且許多時候,我們也會與家人一同外出旅行,好幾年都如是,不過今年就比較特殊,今年因為有一些特別的事要去做,我兩個女兒也有一些特別的活動,所以我們沒有選擇外遊,那段期間我就在家休息,以及整理一下房子,因為許久沒去整理房子了,留在家中,沒想到就看見這件事!

我們經常都高高興興地去旅行,我們隨時都可以回憶在最後一天的行程會是如何,早上吃完早飯之後,行李放上車,接著就會隨團出去遊玩最後一個景點,走完後,可能就會在市區某一些百貨公司裏逛一下,接著去吃飯,又或許連吃飯也沒有就直接去機場、上飛機,然後在飛機上面吃午餐… 我們經常如此,就在這架旅遊巴士上面上上下下,通常在那些日子裏,心情是有點複雜的,一來玩了幾天,要離去真有點不捨,而另一方面又覺得,要走了、要回香港,回到家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啦… 我們都有這兩種心境──又不捨、又想快點回家… 但是又有誰會猜得到,對於這些家庭來說,當他們抱著這種心情走上旅遊巴士的時候,他們將要經歷十多個小時的難受經歷呢?對我們來說(或對我來說),我的問題是,為何幸福是那麼的脆弱的呢?我不期然想起以前唸過白居易的一首詩:「大都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好的東西,為何那麼的不堅牢呢?彩雲真的很漂亮,但沒多久你會發現它很容易就消散了,琉璃也漂亮,但也是很脆弱,容易破碎。

人世間好的事物,為何是那麼的脆弱呢?當然也有一些與我一樣有信仰的人,心裏面也是很疑惑,我們知道我們一心倚靠上帝,我們也指望上帝在我們生命當中賜下平安與祝福,我們也相信上帝真的也能夠如此做。但在這次的行動裏面,我們很疑惑,因為我們看見一些倚靠上帝的人,他們蒙上帝的拯救,但也有一些倚靠上帝的人,上帝似乎沒有做任何事情,為何呢?譬如,我們都知道,最早被釋放的一對李姓老夫婦,他們是基督徒,據這位李老太回憶當時的情況,她說,當搶手上車挾持他們的時候,她很害怕得很厲害,不斷地禱告說:神啊!求祢救救我們,救救我們… 在這個時候,她突然間覺得肚子痛,痛得很厲害、很難受,於是她只好跟導遊說,我很難受,快受不了了,肚子很痛,我要上厠所!這導遊幫她翻譯給這位搶手聽,這搶手竟然說,既然如此,你帶她離開吧!他就允許當地的導遊帶這位李老太太離開,就是如此,這位老人家就脫險了。當她脫險之後,她遇見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她跟他們說,我先生他有糖尿病,藥也已經吃完了,再不吃就會有危險… 很奇怪這些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將這個消息轉達給這位搶手知道,搶手就立刻釋放了她的先生。他們都直說這是一個奇妙的恩典!很奇怪、很奇怪,原來肚子痛都是上帝的祝福,她是這麼的說。我們很為他們感恩!一對倚靠上帝的家庭、老人家能提早被釋放。我們也知道,當中被釋放的傅太太,帶著兩個兒女離開,後來她也很機智地將另一個汪姓的小弟弟帶在她身邊一起離開的那位,她的家庭也是一個很虔誠的基督徒,我們也為他們感恩。這兩個家庭蒙上帝的恩典,我們也知道,姓梁的一家,雖然他們是天主教徒,但對於我們中華基督教徒來說,天主教會他們對上帝的信心,與我們都是一樣的人,但他們全家裏頭有三個人離開世界,現在還有一個躺在醫院裏,我們默默的為他們禱告,希望他們能夠康復。

為何上帝對一些祂的百姓那麼寬大、充滿各種的恩,對某一些的人,祂又不是這樣子去處理呢?我們心裏頭有許多不明白,當然也會有一些不相信的朋友,他們會對基督教的信仰有一些的攻擊,他們會再一次地說:你們的上帝、你們的上帝是一個無能的上帝,如果祂是一位有能力的上帝的話,為何祂看到這些事情的發生,卻甚麼也不做呢?當然一些的誣蔑、控告都發生在一些大事情之後,而基本上我們都會從一些未信的人的口中聽得到,我們心裏頭很多時候都很不服氣的。因為我覺得如果你從來都不相信有上帝,上帝只是子虛烏有,那為何你還要去懷疑一個子虛烏有的上帝的能力、工作呢?因為祂既然不存在,我們還有甚麼可以譏笑祂的地方呢?但人很多時候就是如此,一方面否定祂的存在,另一方面又責怪祂的無能!

許許多多的問題在我們心靈裏面交織,就如同當日的門徒一樣,疑惑與相信交織;沮喪與興奮交換,我們應該怎麼樣找到一個定位呢?當日耶穌出現在門徒中間,耶穌的顯現平伏了他們這種複雜的心情。我在想,如果今日我們一同來唸復活這故事的時候,會不會就在這故事當中找到一些的答案呢?我相信,或許我們可以的,我們會把那個焦點放在路加福音這個故事裏頭的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就是在所有復活故事當中,路加有一個很獨特的記載,甚至我們都會奇怪,一些不起眼的事,又有甚麼理由值得花筆墨來把它寫下來呢?但路加卻為我們記載了,我們就以這個作為我們今天的焦點。

這個就是,耶穌竟然向門徒取食物。為何耶穌要向他們取食物呢?是不是因為耶穌餓了?但是當我們仔細地去想的時候,我們都會記得,耶穌餓了這事,是一點也不希奇的,因為上一頓飯已是星期四晚上的事情──星期四晚上與門徒吃完這個「最後晚餐」之後,在整個星期五凌晨耶穌受審,在星期五早上被交付釘十字架,在星期五傍晚祂被釘十字架,然後埋葬在墳墓裏,星期六的一整天裏頭,祂都在墳墓當中,而星期天出來,到現在,祂都還沒有吃過任何東西。啊~當然啦,會不會祂在以馬忤斯的路上,那時候不是說和那兩個門徒一同坐席嗎?不過故事告訴我們,當擘餅的時候(開始吃飯的時候),他們認出耶穌來,但耶穌突然之間就不見了!如果真的如此的話,其實耶穌基督一路以來都沒有吃過東西,超過24個小時當中,耶穌沒有吃東西,而現在要求食物,是一件不希奇的事。於是,他們就給了耶穌一片燒魚以及一塊的蜜房,耶穌就吃了。

不過,當我們細心地去想的時候,我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為什麼?因為這裏明明地告訴我們,耶穌其實是以復活之身來向門徒顯現,既然是以復活之身向門徒顯現的時候,為何一個復活了的身體,難道仍然繼續需要一些食物來維持祂的生命嗎?難道還需要物質的食物來給予能量的供應嗎?所以當我們細心地去想,耶穌要食物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祂餓了,事實上,如果真是如此,這20多個小時或更長的時間的饑餓,一片燒魚以及一塊的蜜房又怎麼能夠滿足祂的饑餓呢?耶穌這個行動,是一個故意的行動,而且明顯地是一個象徵性的舉動。讓我們看看這一片燒魚以及一塊的蜜房,可以提醒我們甚麼事?

首先我們說,這一片燒魚以及一塊的蜜房其實是代表着一種事物,它代表我們世俗生活裏的平凡一面,而且是最最最平凡的一面。在人的世俗生活當中,吃東西是我們每一天都要做的事,對不?有些人一天吃三餐,有些人一天可能吃超過三餐。「吃」是我們生命裏頭每一天都必須做的事,因為我們不吃,生命就不能得以維持,我們的生命就缺乏能量讓我們活下去。所以「吃」是生活裏頭一件很平凡的事。而在食物的裏頭,燒魚及蜜房是食物當中最最最平凡的一個食物。

我們大家都知道,在古代的世界,吃肉其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也是一件奢侈品,普通的一個家庭,一年到頭來是很難得可以吃肉的,只有在一些大節目裏頭,才有些機會能夠吃點肉,否則許多時候,都只不過吃一些菜蔬而已,只有一些有錢的人,他們才可以有多些機會吃肉。所以為了補充所缺乏的肉類、蛋白質,我們發現魚是其中一個,既廉價又容易得到的肉類蛋白質的來源,因為你只要到海邊去打撈一下就可以了。因此,我們有時候聽到鄉下有些人,當他們吃飯的時候,因為沒有肉,有甚麼可以加菜呢?就是去河邊釣一條魚回來,那天就有肉可以吃了。所以吃魚是一個方便又便宜的肉食蛋白質的來源。

在耶路撒冷的東北角,有一個城門叫「魚門」(fish gate),為何叫「魚門」呢?因為那裏有一個魚市場的,每天一大早的時候,就有魚販挑一些魚,從魚門進入耶路撒冷,在魚市場內擺賣,城裏的人就可以在魚市場當中買到他們所需要的各種魚類,可能門徒當日也在這個魚市場買了這些魚,然後製作成燒魚。當然,每一樣的食物,多簡單的食物也好,也可以變得很複雜。你可以用一個很複雜的烹調方法,加上一些很複雜的佐料、配料,煮一餐很複雜的一餐。不過魚有一個很簡單的方法來處理,這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燒」。任何一個地方,只要你能夠起一個溝火,譬如找一些柴枝、樹枝,起一個溝火,你就可燒一些魚來吃。猶太人習慣用一支尖的木棒,將魚串成一串,然後放在溝火上面烤,門徒所說的烤魚,有可能就是這一種煮食的方法。或許當他起了一個炭火,將魚平放在炭火之上燒,聖經裏頭所說的燒魚,應該就是指著這些炭火了。

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一片的燒魚,是當日門徒們的晚餐來的。其實當天門徒的心情是相當複雜,既有悲傷亦有疑惑,又恐懼那些猶太人會來傷害他們,所以他們把門窗都關起來了,他們那有心情在當天晚上大吃大喝呢?所以他們的食物是越簡單越好。這一片燒魚可能是他們當晚所吃剩的,當耶穌要的時候,他們就隨手把這片燒魚遞給耶穌,祂就吃了。

蜜房也是如此,也是一個簡單的食物。很多時候我們以為我們所吃的蜂蜜,是一些新鮮的花蜜,原來事實並非如此。原來所有的蜂蜜,都是經過蜜蜂作了一些基本的處理,然後才有的一個成品。當蜜蜂採花蜜的時候,將花蜜帶回去蜂巢裏頭,好餵飼那些小蜜蜂(幼蟲),這一些小蜜蜂除了吃工蜂帶回來的花蜜外,牠們會將這些的蜜在牠們的體內作一些初步的處理,例如,把牠們嘴裏頭的分泌物混和在這些蜂蜜裏面,再將蜂蜜給吐出來,把它黏在所住的蜂巢內的巢洞壁裏,用以保暖。而我們所吃的蜂蜜就是黏在巢洞壁內的,被吐出來結成晶體的東西。人類就很本事,能夠把這些蜂蜜拿出來,溶在水裏,而成為今天的蜂蜜了。

一個蜜房的營養價值並非很高,不過很多時候卻能提供我們對糖的需求,是一種瞬間補充能量而很有效的東西。如同我們中間有一些喜愛遠足的人,總要帶一些巧克力,因為當肚子餓沒力量的時候,吃一些巧克力就可以瞬間補充能量。糖分是可以幫助我們的。我心裏頭在想,會不會這些蜜房是當日那些門徒們準備隨時逃亡用的呢?因為你從不知道環境的變化會如何?何能隨時都要離開,有一些簡單的食物,如同蜜房一般能夠提供能量是最好的了。

耶穌伸手接過蜜房,隨後就吃了,這個行動有甚麼象徵呢?耶穌很明顯是想藉著這個行動向門徒證明,祂是百分之百的一個有血有肉的耶穌,祂是百分之百真真實實的耶穌,祂百分之百從前與他們一齊生活,都不曉得一共吃了多少次、喝過多少次的那一位耶穌。我們知道,路加如此寫這個故事,有這種的記述,是有特別原因的。因為當教會開始傳播的時候,隨著教會的有一個叫「洛斯底主義」的異端,這異端滲入教會裏頭,利用教會許多的教義來宣傳他們許多的說法,其中的一個說法就是:物質是邪惡的,身體因為是物質,所以也是邪惡的,如果耶穌是神的兒子的話,祂不可能有一個物質的身體,因為身體是邪惡的。所以一直以來活著的耶穌,其實只是一個幻象來的,這就是「洛斯底主義」裏頭的「幻影說」(Docetism)。當時候的教會與這個幻影說來爭辯,門徒們要清楚地見證當日與他們一齊生活的耶穌,以及後來從死裏頭復活的耶穌,都是有血有肉的耶穌,路加很明顯的是要強調這一點。所以你會發現,當耶穌向他們顯現的時候,對他們說我不是鬼魂:「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路24:39)耶穌繼而取了食物,藉著食物(不是祂需要食物)的行動來證明,祂真是那位有血有肉的耶穌。當然今天我們不會再說這個有關「洛斯底主義」的事,當我們研究聖經背景的時候,已經成為一種學習的課題。

但今天這個復活的真理,耶穌是身體復活的真理,是我們每一個都必須要相信,這是我們信仰裏頭的內容。大家記得當我們背誦「使徒信經」的時候,最後的一句話:「我信身體復活,我信永生」。基督教相信的不單單是靈魂的不朽,基督教相信的更加是身體的復活,這個故事就是告訴我們,當門徒切切盼盼這位耶穌,以為祂已經離他們而去(死了),耶穌卻向他們顯現,然後上帝藉著這個行動把絕對原本的耶穌還給他們,祂不是鬼魂,耶穌很清楚的說:「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路24:39)我並不鬼魂回歸。

當時候在猶太人的民間信仰裏,也有所謂「守衛天使」的說法,他們認為每一個人、每一位神的百姓,都會有一個「守衛天使」代表他常在天上見天父的面,他們有一個很特別的看法,這個「守衛天使」的樣貌與那人的樣貌是一樣樣的,像我戴國璋就有一個「守衛天使」,他的樣子跟我是一樣的,所以他在天父前面常見天父的面。那這個會不會就是耶穌的「守衛天使」呢?如同我們在使徒行傳唸過一個故事,當彼得被收在監牢裏頭的時候,希律王想傷害他,教會的人以為彼得會被害,於是切切為他禱告,後來彼得離開監牢,去敲門徒的門時,當時有一個使女來開門,聽見是彼得就很害怕說,彼得站在門外,他們卻說,怎麼可能會是彼得,「必是他的天使」(使12:15)。就是有這麼一個的背景。他們以為你所見到、所聽到的,是像彼得的天使。

會不會上帝差了耶穌的「守衛天使」來裝扮成耶穌,為的是安慰門徒呢?不是!那是耶穌本人。今天我們知道那些複製技術是很厲害的,我們已經有複製羊、犬… 等等。再過沒多久,就會有複製人。如果只要拿到人的DNA資料,將來可能就可複製一個人出來,而上帝就更加有可能如此作,祂可否複製一個耶穌,再把耶穌還給你呢?不過那只不過是「複製」的耶穌,不是「原本」的那一個。聖經藉著這個行動要向門徒顯示,上帝把完完全全、百分之百原來的耶穌展現在他們眼前。所以門徒喜得不敢信。

今天這個也是我們信仰的真理,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機會離開這個世界,不過不打緊,身體雖然毀壞,不過有一天我們在主裏面,會重新得回這個身體,上帝會把原來的那個「我」給我們。會不會在馬尼拉這件事情中,這個復活是其中一個答案?上帝沒有解釋為何祂這樣子做,為何沒這樣子做?上帝只是告訴我們,任何的邪惡對我們的毀滅,緃然毀滅我們的身體,但最終上帝能夠把那個百分之一百的親人交回給我們。我們相信,昨日出殯的梁先生及他兩個女兒,與他太太暫時的離別,但他們在基督裏有真實信仰的話,上帝會把原來的先生、女兒交回給她,是原原本本的那一個。所有對上帝有復活盼望的人,我們都相信我們真的能夠看見。這是我們看見的第一方面,讓我們接下來看看第二個方面。

燒魚與蜜房代表著甚麼呢?燒魚與蜜房代表著世事的回味,提醒我們在生命當中許許多多寶貴的回憶,這些回憶都是真實又寶貴的。又代表著我們對未來的憧憬。

耶穌並非第一次吃燒魚。這燒魚讓我們想起許多許多次耶穌在提比哩亞海邊與門徒在一齊的生活片段。耶穌的門徒中有幾個都是加利利的漁夫,他們這羣人不曉得有多少次在加利利海那裏泛舟湖上,經過平靜的湖面,也經過波浪翻騰的湖面,耶穌也不曉得有多少次看到門徒在那裏捕魚,也不曉得有多次停船在提比哩亞海邊,門徒撿了些柴枝起火,把捉回來的魚燒來吃,然後在那閒話家常或講天國的道理,許許多多這類的經歷。

各位你們記得約翰福音21章,約翰特別提到耶穌復活之後向他們顯現,是他們不能忘懷的。在提比哩亞海邊門徒照往常一樣去打魚,但他們有點心灰意冷,因為他們還未能從他們的灰心當中被振奮起來,他們一夜都沒打著甚麼,然後他們看見在遠遠的岸上有人呼喊他們,問他們一個問題:「你們有喫的沒有。」(約21:5)這個問題,真的很奇怪!(在我們剛才唸的路加福音裏,也是如此,聽見耶穌這個問題:「你們這裡有甚麼喫的沒有。」(路24:41))門徒就回答耶穌,我們一夜勞力,並沒有打著甚麼。

親愛的各位,這個故事很明顯想讓門徒去回想他們以前很重要的經歷、經驗,這是記載在路加福音4章那一次打魚的故事裏。同樣,他們在那裏打魚,打不著甚麼魚,然後耶穌跟他們說:「把船開到水深之處、下網打魚」(路5:4)門徒聽耶穌的話,姑且試一試,就就圈住許多魚。耶穌在約翰福音21章那裏說:「你們把網撒在船的右邊」(21:6),左邊、右邊又有甚麼分別?左邊不會有,只有右邊有呢?我們也不明白,但聽你所說的,結果也打了許許多多的魚。就是這種雷同的經驗,挑動約翰,約翰說:「是主」(21:7),彼得一聽見,衣服也不穿,就跳在海裏,游上岸,要見他的主耶穌,那真的是主耶穌!當門徒上了岸,發現主主耶穌已經在岸上為他們預備了燒魚及餅為早飯,後來就聽見耶穌問彼得:「你愛我比這些更深麼」這些故事。對基督徒來說,這故事我們應該不會不記得,或是從未唸過這個故事。

這些故事給我們看見,耶穌很重視回憶,祂藉著這個餅和魚讓門徒回憶以前許許多多舊有的片段,在一起的日子是多麼的甜蜜、溫馨,利用這些回憶重新振作:當日我如何召喚你們,叫你們放下這些魚船、魚簍,成為一個得人漁夫,今天,你們要去餵養我的羣羊。

甜蜜的回憶很多時候是我們生命裏頭的動力,所以很多人有時候都很喜愛把舊有的照片拿出來,從照片當中重尋舊有的回憶。而事實上學者告訴我們,記憶是人類生命裏頭最寶貴、最寶貴的恩賜,我相信這是神給我們的。當然,動物可能也會有回憶的,但不會有人類那麼清楚的回憶。在我們生命裏頭許許多多的片段,看起來或許不是甚麼重要的片段,但也可以從我們的回憶當中尋索而得。這些回憶讓我們找著生命的寶貴,那一種的甜蜜。

吃魚能夠帶給他們回憶,吃蜜房就更加… 因為蜜房是甜的,復活的耶穌,祂的舌頭是可以嘗到甜味,多麼的溫馨、奇妙。我們不單單可以從回憶裏頭找到我們珍惜、寶貴的東西,原來回憶也是我們計劃未來、憧憬未來的根本的所在。對未來還未發生的事,我們可以想像,是因為我們從回憶裏頭,可以有許多的元素以幫助我們構建未來。

在25那晚,電視台播放了一套記錄片,這記錄片就是研究有關人類的回憶,這記錄片當中有一個研究是蠻特別的。它找了一些志願者來做實驗,而為了觀察他們腦波的變化,志願者頭上都放置了一些電極,然後就把他們送進去一個類似磁力共振的儀器當中,觀察員就在旁邊的電腦屏幕上觀察他們的變化,他們的實驗就是回憶與想像的關係。觀察員要求實驗者先去回憶一下從前的生活片段,接著在電腦屏幕上觀察他們腦波的變化。這部份之後,就請他們計劃一下未來,想一下將來未發生的事,想想將來打算如何,之後也在電腦屏幕上觀察他們腦波的變化,最後將這些圖片拿來比較的時候,發現一個很奇怪的事,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很震驚的事實。原來當我們回憶一些事,以及當我們去想像一些的事… 回憶是以過的事實,想像或計劃未來是屬於還沒發生的事,當我們做這些行動的時候,原來都在我們腦部的同一個區域裏頭活動著(這是可以從那些剖析圖中看到的),那就得出一個結論,我們腦部同一個區域是管理著我們的記憶以及計劃,這是不希奇的,因為當我們能夠憧憬未來的時候,一定需要有一些東西好讓我們能夠構築將來,用甚麼東西去構築呀?就是利用我們在回憶裏得到許許多多的片段。

這件事情讓我們看見,回憶寶貴、憧憬也寶貴,我們憧憬有一天與上帝一起,在神國裏頭喝新的,在神國的裏頭,再沒有眼淚、再沒有死亡,我們可以與那些離開我們、暫時離別的家人再次在主裏見面,到那一天,是多麼的興奮與快樂呢!

我相信路加福音的這個故事,很可能有這方面的提醒,再次告訴我們,上帝會再次將我們的親人交回給我們,以及我們在基督裏有復活的寶貴應許,因著這個原因,所以今天也要好好珍惜我們每一個生活裏的片段,因為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經歷都是寶貴的,且帶我們進入永恆裏面。

在25日的早晨,我留下一個剪報的內容,蠻有意思的。有一個寫諷刺漫畫家尊子先生,他畫了一個四格漫畫,這漫畫以當日馬尼拉事件為題,蠻能顯示出我們香港人的特點。他第一格漫畫說有幾個典型的香港人去搶一個「$」符號的東西,香港人是很努力地去賺錢,有的說,這是我的;有的又說,是我的,我首先發現的… 大家都在爭奪…。第二格漫畫有一個人說,不要搶,安靜,有新聞特別報導。於是在第三格漫畫裏,大家聚集地在看到底是甚麼新聞,原來就是馬尼拉脅持事件,新聞說,有關脅持事件流血告終,死者有…. 。第四格漫畫就看見這群人四散而開,各人從各人的口袋中拿出手機打電話,有人說,媽,我今晚回來跟你吃飯、老婆你沒事吧,沒事就好、兒子呀,我今晚陪你到公園玩…。他藉著這個事件來提醒我們,平常我們覺得一些很平凡的東西、不值得注意的東西,但其實這些都是幸福,是我們各人都很需要去珍惜的。

一位中大神經科學的教授接受訪問時,他對這件事的評語,其中一句話說:或許這是我們香港人重新去思考,究竟我們生命裏頭那一些東西是最重要?是我們的事業、生意、學業、還是家庭?求主讓我們看見,原來我們今生與親人間的寶貴經歷,都是上帝所珍惜,是能夠帶進去未來的。

最後我們看燒魚。我們知道,魚在往後的基督教裏頭成為一個很重要的符號,因為他代表了基督徒,我們知道後來的教會,由於環境的因素,受了許多迫害,而許多基督徒都無法用公開的身分來生活,所以當他們需要暗通身分的時候,他們就會畫一條魚,如果對方是基督徒的話,他就會明白,也畫上一條魚,大家就可以走在一起分享神的真理。當時候的教會沒有固定的活動地方,都經常在一些秘密的地方,例如,在墳墓裏敬拜。而每當需要聚會的時候,如何呼喚信徒呢?原來就是在市集的某一地方掛上一條魚,就表示教會有活動要聚集。魚成為基督徒很重要的一個標誌。因為在希臘文「魚」這個字,如果把字給拆開,每一個字也成為另一個新的字的話,就會成為一句話:「耶穌基督、神的兒子、救主」。耶穌真的是救主。

這條魚成為基督徒的標誌符號的原因,與我們今天路加福音24章耶穌吃的這條燒魚是毫無關聯。更多的是與耶穌所呼召的門徒,他們大部份都是漁夫,後來耶穌應許他們要他們成為「得人的漁夫」的典故有關。不過這條魚,象徵耶穌是救主的故事,是再次提醒我們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在耶穌基督祂帶給我們不朽生命的分享那裏。

今天我們人世間有許多的悲傷,有許多不幸,這乃提醒我們人世間許多的幸福都是很脆弱的,所以我們要靠上帝來守著,你和我都要和上帝一同來守著我們的幸福,幸福並不是必然的。不過即使這個邪惡在我們人生中將我們的幸福粉碎,上帝已經有辦法,在將來把這些幸福再一次地賜給我們,因為祂應許我們在基督裏有永遠復活的生命,我們謝謝上帝,請大家同心的禱告。

我們的主我們感謝祢,因為我們已經知道祢已從死裏復活,將不朽的生命向我們顯露,也讓我們看見死亡已經被徹底的打破,今天生命已經可以很完全地向死亡誇勝,就讓我們在祢裏頭緊緊地抓住這個盼望。人世間有許多悲歡離合,求主讓我們靠著祢的恩典,好好地守著所有能夠與我們共幸福的人在一齊,來享受幸福,即使有一天幸福遭到毀壞,我們仍然相信上帝必能補救。感謝讚美祢!聽我們的禱告,祈禱奉我主耶穌的名字,誠心所欲!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