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20

#275 疫為天譴?

代上21:1-30

武漢的瘟疫蔓延全球,這肯定是人的問題:人吃野味;街市衛生差;病發之時沒有好好處理、不向市民公佈;有病者往外地奔逃、無遠弗屆;香港沒有及早封關或及早要隔離十四天觀察以致問題越來越嚴重。但除了是人禍外,有信仰的我們相信神是世界、宇宙之主宰,故我們又怎樣用信仰角度去解讀瘟疫呢?我們先從聖經看曾出現過瘟疫的事情及當中的教導,再重點看大衛統治期間的瘟疫及如何了結,及我們如何面對是次的瘟疫。

  1. 聖經中曾發生瘟疫事件

1.1 埃及

摩西要求法老讓受虐的子民離開,但法老不肯,神便施予刑罰,起先是不太嚴重,水變血、蛙災、虱災、蠅災,這些災並不影響生命至死亡,但法老仍剛愎自用,結果便出現第五災——畜疫之災,摩西宣告:「耶和華的手加在你田間的牲畜上,就是在馬、驢、駱駝、牛群、羊群上,必有重重的瘟疫。」(出9:3),那次埃及的牲畜幾乎都死了(出9:6),但以色列人的牲畜卻免疫。其實神已經憐憫埃及了,「我若伸手用瘟疫攻擊你和你的百姓,你早就從地上除滅了。」(出9:15)。

這問題是埃及王輕蔑神,「法老說:『耶和華是誰,使我聽他的話,容以色列人去呢?我不認識耶和華,也不容以色列人去!』」(出5:2)。摩西要求法老讓子民離開時已宣告若他拒絕所請求必有瘟疫臨到,「求你容我們往曠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祭祀耶和華-我們的神,免得他用瘟疫、刀兵攻擊我們。」(出5:3)。

1.2 探子

摩西派十二探子查探迦南地,大家回報均認同那是美地,但有十個探子卻說那裡的人高大威猛,他們必敗無異,因而引起子民失去信心、埋怨神及摩西等,結果神懲治這些子民不得進入迦南地,四十年內死於曠野中,但那十個禍首卻即時在瘟疫下死去,「這些報惡信的人都遭瘟疫,死在耶和華面前。」(民14:37)。

1.3 叛黨

當時一大群領袖可拉、大坍率領群眾反對摩西,誣告他專權、辦事不力,結果神審判使地裂開,讓這些領袖被地吞滅(民16:1-35),另外250個有份參與的領袖被火焚燒,可惜子民仍未覺醒、繼續反抗摩西,結果神便用瘟疫刑罰他們,「因為有忿怒從耶和華那裡出來,瘟疫已經發作了……除了因可拉事情死的以外,遭瘟疫死的,共有一萬四千七百人。」(民16:46、49)。

那次是摩西代子民向神認罪、為他們贖罪,瘟疫才停止,「瘟疫在百姓中已經發作了。他就加上香,為百姓贖罪。他站在活人死人中間,瘟疫就止住了。」(民16:47-48)。

1.4 拜巴力毗珥者

子民受巴蘭的奸計所害,與摩押女子行淫、拜巴力而遭瘟疫刑罰,死去的有二萬四千人,那次因亞倫孫子非尼哈除罪、刺死行淫的男女瘟疫才停止,「非尼哈看見了,就從會中起來,手裡拿著槍,跟隨那以色列人進亭子裡去,便將以色列人和那女人由腹中刺透。這樣,在以色列人中瘟疫就止息了。那時遭瘟疫死的,有二萬四千人。」(民25:7-9)。

這行動並非殘暴,乃是將罪除去才得「復原」,神及後指出祂停止瘟疫的原因乃因他站在神那邊除罪(民25:10-13)。

這幾次的瘟疫事件均是因為人犯罪、心剛硬、離棄神而引發的,而兩次瘟疫停止乃因有人代求、認罪、除罪。

  • 聖經對瘟疫警告的記載

其實神一直透過其僕人、甚至祂自己多次宣告瘟疫是祂懲治罪惡的方法之一:

「耶和華因你行惡離棄他,必在你手裡所辦的一切事上,使咒詛、擾亂、責罰臨到你,直到你被毀滅,速速地滅亡。耶和華必使瘟疫貼在你身上,直到他將你從所進去得為業的地上滅絕。」(申28:20-21)

「他們禁食的時候,我不聽他們的呼求;他們獻燔祭和素祭,我也不悅納;我卻要用刀劍、饑荒、瘟疫滅絕他們。」(耶14:12)

「我必用瘟疫和流血的事刑罰他。」(結38:22

主耶穌宣告祂再來之前的預兆,瘟疫是其中一個表徵,「當時,耶穌對他們說:『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地要大大震動,多處必有饑荒、瘟疫,又有可怕的異象和大神蹟從天上顯現。』」(路21:10-11)。

「揭開第四印的時候,我聽見第四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啟6:7-8)

可見瘟疫是神懲治人的其中一個方法,當然神不會無緣無故地刑罰人。

  • 大衛犯錯引致瘟疫出現

大衛犯錯引致民間出現瘟疫主要記載於撒母耳記下廿四章及歷代志上廿一章,我們會對照研讀。

3.1 是神是鬼?

這兩段經文使我們感到疑惑的是這次的錯究竟是神或撒旦的作為。

「耶和華又向以色列人發怒,就激動大衛,使他吩咐人去數點以色列人和猶大人。」(撒下24:1)

「撒但起來攻擊以色列人,激動大衛數點他們。」(代上21:1)

觸發這次事件的起因是以色列民犯錯或是大衛犯錯?是神刑罰他們或是撒旦攻擊他們?

其實當時子民犯錯,故神才向他們發怒,而大衛亦同樣有錯,兩者皆有問題。往往一個國家領袖出問題而子民在其領導下很多時均會同樣出問題,正如: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雄圖偉略、攻擊不少國家且獲勝,他便自以為是、傲慢非常,其國民亦以強國子民自居,當攻擊他國時手段殘忍非常(哈巴谷書第二章有詳細描繪)。故錯誤往往兩者不能分割。

撒旦——神的敵對者,它不斷攻擊神的子民,神有陣子會容許撒旦有暫時的作為,藉此使子民有所反省,故此撒旦攻擊大衛之先必須有神的允許,它不能想做就做。撒旦與神的動機是截然不同,撒旦要敗壞人,將人推到深淵中;神卻要煉淨人,將人生命的雜質、渣滓除去。這也是「試煉」與「試探」的分別。撒旦試探人、誘惑人,但人仍有責任承擔,不能單推諉於撒旦。

3.2 是對是錯?

這次出錯是大衛數點人數。

國家做人口普查以製訂一些策略並不為過,不做才是問題,而且他們過去也有數點人數的事並沒有出問題。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也有兩次數點人數(民1:1-3),第二次便是我們剛研讀叛變受罰死了四萬二千人之後,神再吩咐他們數點人數(民26:1-2),那兩次均是神要求摩西作的,以使他們知道自己的民族可以作戰的情況如何!第二次數點的結果是可作戰的人比第一次少了,雖然如此,第二代的人信心及作戰能力比上一代強。第二次數點另一目的是知道各支派的人數如何,作為十二支派分地基礎,人多的支派自然獲分較大的地。

但是次大衛的數點動機是要顯示自己的能力、榮耀、居功自傲。面對大衛的命令,連忠心於他的元帥約押也提出勸諫叫他收回承命,「大衛就吩咐約押和民中的首領說:『你們去數點以色列人,從別是巴直到但,回來告訴我,我好知道他們的數目。』約押說:『願耶和華使他的百姓比現在加增百倍。我主我王啊,他們不都是你的僕人嗎?我主為何吩咐行這事,為何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呢?』但王的命令勝過約押。」(代上21:2-4)。約押作為一個軍隊元帥,他當然要知自己的軍力如何,但他看出是次大衛的數點有不妥之處,只是為炫耀自己,約押已預先向大衛提出警告這事不單是他個人要承擔後果、甚至子民亦會遭殃,而且數點百姓大部份是為作戰、徵兵入伍的前奏,就如出埃及時核點人數般,但此刻是全境太平,不再需要招兵買馬,要讓子民休養生息,因他妄逞己意、獨斷專行、不聽約押的勸阻、一意執行,結果勞師動眾去作調查令更多人付上代價。

他們用了九個月零二十天完成這任務,「他們走遍全地,過了九個月零二十天,就回到耶路撒冷。」(撒下24:8)。人口調查結果顯示他們頗具戰鬥力,「將百姓的總數奏告大衛:以色列人拿刀的有一百一十萬;猶大人拿刀的有四十七萬。」(代上21:5),調查結果遠遠超過出埃及時軍隊的人數,這報告肯定使大衛感到滿意與興奮,強國觀念更牢牢在其心中,他將焦點放在自己的國力上而漸漸輕忽了依靠神,忘記了得勝並不在乎兵的多寡,他把少年時的宣告拋諸腦後:「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神……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裡。」(撒上17:45,47)。故此數點人數的行動不是錯,錯是錯在他的心態與動機,一個自驕自傲、自以為是、自以為強的人 / 領袖 / 國家必不會得到神的祝福。

3.3 自選神選?

大衛因想擴張軍備、炫耀他的勢力、輕忽神而惹神的忿怒,神定意降災,當大衛知道自己犯錯並使子民受災下有所反省而向神禱告、認罪,「神不喜悅這數點百姓的事,便降災給以色列人。大衛禱告神說:『我行這事大有罪了!現在求你除掉僕人的罪孽,因我所行的甚是愚昧。』」(代上21:7-8),他肯承認自己是愚昧、犯了大罪,肯承認自己犯錯是轉捩點。

神有恩典、憐憫,祂差派先知迦得給大衛在三個刑罰中選擇其中一個,三個選擇是:三年饑荒、被敵人追殺三個月或三日的瘟疫(代上21:9-12)。這三個刑罰並非此時才出現,早在出埃及時神已警告,若國不遵守神的律例祂便會用疾病(申28:20-22)、饑荒(申28:23-24)或戰爭(申28:25-26)刑罰他們。大衛定會想:三年的饑荒時間太久,故不想;大衛過去曾被掃羅、押沙龍追殺過,深深經歷此苦,現今已安享太平且年事已高,再遭此刑罰委實難以面對,瘟疫也不輕,真的難以取決。大衛很有智慧地回應,「大衛對迦得說:『我甚為難。我願落在耶和華的手裡,因為他有豐盛的憐憫;我不願落在人的手裡。』」(代上21:13)。他將這選擇權交回神的手中,他深信神有恩典、憐憫,也曾經歷過神的憐憫與赦免,「神啊,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詩51:1),故他讓神作出決定。

結果神便選取了用瘟疫刑罰他們,「於是,耶和華降瘟疫與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就死了七萬。」(代上21:14),這也是以色列歷史中因瘟疫而死的最多人。

3.4 神的後悔?

當神的使者繼續執行任務要滅耶路撒冷時,有一轉機出現,大衛那時與長老等身穿麻衣、面伏於地求神赦免,「大衛舉目,看見耶和華的使者站在天地間,手裡有拔出來的刀,伸在耶路撒冷以上。大衛和長老都身穿麻衣,面伏於地。大衛禱告神說:『吩咐數點百姓的不是我嗎?我犯了罪,行了惡,但這群羊做了甚麼呢?願耶和華-我神的手攻擊我和我的父家,不要攻擊你的民,降瘟疫與他們。』」(代上21:16-17),亦因這樣,瘟疫終於停止了!

「天使向耶路撒冷伸手要滅城的時候,耶和華後悔,就不降這災了,吩咐滅民的天使說:『夠了!住手吧!』那時耶和華的使者在耶布斯人亞勞拿的禾場那裡。」(撒下24:16),神會否後悔呢?「以色列的大能者必不致說謊,也不致後悔;因為他迥非世人,決不後悔。」(撒上15:29),神的本性永不改變,但祂對待人的方法會因應環境和人的改變而變更,「我所說的那一邦,若是轉意離開他們的惡,我就必後悔,不將我想要施行的災禍降與他們。」(耶18:8)。神曾宣告要滅尼尼微城,但當他們悔改,這災便不降到他們當中。其實原則是沒有改變,若他們不改變仍會遭災,神賞善罰惡的原則是永不會改變的。神的忿怒並不如人般情緒上的反應,不是突然爆發——神長久忍耐、不輕易發怒——若非到一個忍無可忍情況下是不會施予最重刑罰,更不是報復性,乃是阻止更大的罪惡而作出,祂的刑罰不是毀滅乃是建立。若不阻止大衛,他繼續自我膨漲,日後的問題更大。祂的慈愛比祂的怒氣大,「因為,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30:5)。因此神雖然曾宣告會有三天的瘟疫,但此刻已經有七萬多人死去,而大衛及長老們又肯真心承認自己是愚昧犯錯,故神便停止這瘟疫,這也是「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代下7:14)的教導。

瘟疫停止後神要他們築壇獻祭,「當日,迦得來見大衛,對他說:『你上去,在耶布斯人亞勞拿的禾場上為耶和華築一座壇。』」(撒下24:18),大衛便到使者所說之地——耶布斯人亞勞拿的禾場築壇,亞勞拿樂於將這地送給王,但大衛斷言拒絕,一定以市價購買,因呈獻給神是要用自己付出的,「大衛王對阿珥楠說:『不然!我必要用足價向你買。我不用你的物獻給耶和華,也不用白得之物獻為燔祭。』」(代上21:24),結果:「大衛在那裡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獻燔祭和平安祭。如此,耶和華垂聽國民所求的,瘟疫在以色列人中就止住了。」(撒下24:25);而日後他們敬拜神的聖殿所在便是建在這地之上。撒旦要攻擊人、敗壞人與神的關係,但藉此卻轉化成為人和神建立更美好關係的地方。

在此我們看到是因為子民的不善、君王的自大犯錯下而產生瘟疫,但若人有所反省、認罪、歸向神,神必憐憫,災情也必會停止!

  • 現代應用

聖經的歷史記載是有原則性真理及處境性的應用,我們不能將那些經文完全套用在現今的處境或某些人身上,正如大衛便是某某人、約押便是現今的某人等,但那些真理卻可以給我們一些啟迪、反省及參考。

這次瘟疫給我們一些反省:

4.1我們是那麼脆弱

當這些瘟疫出現,往往我們的生命、計劃可以完全被扭轉過來,誰對明天有一定的把握呢?科學、醫學怎樣倡明,但面對這些病菌卻一時束手無策。

4.2 以為強卻變為弱

中國自稱「大國崛起」,由改革開放至今經濟起飛、甚至鴻圖偉略推展一帶一路,英、美、歐洲各國也要看中國面色,但現今世界各地均懼怕中國人,歐洲第一個參與一帶一路的是意大利,現卻受最大的影響,大灣區也受衝擊;亦因我們過去及現在一些行徑而使人鄙視、拒絕我們。聖經說:「凡自高的,必降為卑」(太23:12)。

4.3 領導影響著子民

大衛不肯聽約押的勸諫,一意孤行至使民間受苦;同樣,若領導階層不願聽一些專家及民間的意見,以為自己是最強、想法最正確,剛愎自用下只會使被其領導者受害。

4.4 承認犯錯得拯救

這是絕對真理,神是滿有憐憫、恩典的神,若人願意謙卑、承認所犯的錯、真心悔改,神定會赦免、憐憫,可惜不少領導怎也不肯認錯,這只會使問題更嚴重。故此我們需要自潔、謙卑認罪外,也不忘聖經的教導:「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 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提前2:1-2),不單為掌權者的領導禱告,也為他們能有所反省、肯謙卑聆聽專家、民意及認罪禱告,這樣,地才能有平安、疫情才會停止——當然我們仍要小心自己的清潔,為醫護人員禱告。

4.5 珍惜每天迎見主 原來我們生命是那麼脆弱,而罪的污染、感染力強大,我們要身體自潔外,更要好好在生活上自潔,主清楚宣告祂再回來之前「瘟疫」是先兆之一,我們需有所醒覺,好好珍惜每天,珍惜事奉機會,預備隨時迎見主,無愧見主。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支持我們 www.vinemedia.org/support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