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受傷戀者(何3章)

sermon-sharing

一位美貌財富兼備的妻子深愛丈夫並給予財富由他發展,可惜當他獲取豐厚的金錢後卻拋棄妻子,那位妻子該怎樣面對?那犯錯者會自招煩惱痛苦,但那愛祂的伴侶豈不一樣受痛苦、受質疑嗎?

何西阿書是神藉著何西阿的經歷去反映神對子民那份愛–苦戀,祂本身成為一個”受傷戀者”。神藉先知不幸的婚姻生活來指出不忠的可怕後果,那可怕的後果不單發生在不忠者身上,同樣會發生在那不忍捨棄者身上。

當時子民受外邦宗教–特別是巴力與生殖宗教影響下將真正信仰扭曲了,將兩者混雜了「以法蓮與列邦人攙雜,以法蓮是沒有翻過的餅。」何7:8、甚至他們對世界的事物很熟悉很投入,但另一面卻是不成熟。他們行邪淫,越富足越崇邪,這成了他們自招滅亡之道,「以色列是茂盛的葡萄樹,結果繁多,果子越多,就越增添祭壇,地土越肥美,就越造美麗的柱像。他們心懷二意,現今要定為有罪,耶和華必拆毀他們的祭壇,毀壞他們的柱像。」 何10:1-2。他們並非完全離開神,仍有在宗教的禮儀稍盡本份,可惜卻心懷二意,這豈不是今天基督徒的處境。

他們其中的一個錯謬是恩將仇報「因為他說,我要隨從所愛的,我的餅、水、羊毛、麻、油、酒,都是他們給的。」、「他不知道是我給他五穀、新酒和油、又加增他的金銀,他卻以此供奉巴力。」何2:5, 8

我要隨從所愛」原文是「讓我追逐我的情夫」她主動追逐情夫是何等下賤。子民不單為了放縱情慾而離開神,她們更以為「餅、水、羊毛、麻、油、酒,都是他們給的。」這是濃厚巴力崇拜意味,他們認為巴力是生殖的神,也是暴風的神,由它賜下雨水。巴力的父親大袞是五穀之神,他們認為由最基本需要至生活享受的都是巴力所賦予的。「給」就像嫖客給夜渡資予妓女般。敬拜巴力的女人是把身子奉獻作神妓,她們在宗教上冀望巴力使她生育旺盛,五穀新酒與油不絕,而實在得到物質的賞賜,但其實是由耶和華神所賦予,但她們卻錯誤地將功勞歸給巴力。

迦南人不認識天地萬物的創造者,要得到滿足生命之需要而投射出一個神為賜百物的神,這也情有可原,但以色列人不是如此,神已向他們有啟示,藉先知、律法、教導、指引他們,可惜子民卻離棄祂、忘記祂,將宗教的敬虔降至為物慾的滿足,但當飲飽食醉後又如何?他們應知道一切乃由神而來(申26章),而且他們將物質的豐盛結連歷史上神拯救的行動,(申26:5-9 )「五穀、新酒、和油」是申命記表示耶和華豐盛賜予的公式(申7:12-13、11:14、12:17)但何西阿加上「金銀」因當時經濟繁榮,可惜人竟將神的祝福來拜偶像,因此神要審判。(何2:13)

同樣今天不少基督徒也重蹈覆轍,不少人入了大學便被不同的事物吸引而去與教會、神漸漸疏離。一些人出外工作便追求「餅、水、羊毛、麻、油、與酒」重視物質輕忽了靈裏需要。一些人有了便將注意力集中在其身上而失去了與神親密關係,什至教會有需要時卻不再理會,但這一切豈非神所賜的嗎?(詩127:3)這豈不是悲哀嗎?神怎樣面對…

今天不少基督徒有一個危機:不珍惜自己的身分,對人常因此身分而「歉意連連」, 生活沒有基督徒的味道,人生方向亦不以充實此名分為目的;叫人感嘆的是,有些人就是失去此身分也不惋惜,理直氣壯地公諸於世,還常常利用別的信徒和教會的軟弱作棄絕此身分的理由。也許我們該深思的是:到底我是為了什麼作基督徒的?為了別人?為了教會?為了自己?抑或至終是為了神? 永生神的兒女這身分包含的是什麼樣的權利與責任?

神命令何西阿娶一個淫婦並收那淫亂而生的兒女(何1:2)他的三個兒女名字均有特別意義,每字代表了不同的審判。及後何西阿妻子離去與人行淫,但神仍要他去贖她回來,「耶和華對我說,你再去愛一個淫婦,就是他情人所愛的,妤像以色列人,雖然偏向別神,喜愛葡萄餅,耶和華還是愛他們。我便用銀子十五舍客勒,大麥一賀梅珥半,買他歸我。」何3:1-2,何西阿要用重價將她買回,這值得嗎?這真是苦戀,他是一個受傷的戀者。

何西阿再愛歌篾便顯出何西阿不能忘情於他曾愛過的,雖然其妻不忠,不自潔仍要愛–在律法上犯姦淫者應將姦夫淫婦處死(申22:22)因這不單道德問題更直接危害家庭及宗教的純潔。但何西阿放棄這審判的權利而去再愛。

從被戀者而言淫行顯出為妻的不可愛、不值得愛,從戀者的角度而言,「再愛」便顯出為夫的至愛。受傷戀者–愛得那麼痛苦,他受到極大的傷害,包括身、心、靈、名譽。同樣,以色列人拜偶像,利用神、貶低神是不值得愛,但神仍愛子民便顯出神的偉大,祂的愛是那麼深廣。可惜今天不少信徒一面敬拜神,一面與世界混雜,有事求告主,無事親近世界,不斷掙開祂的愛與關注,但神仍是不捨不棄,神也是一個受傷的戀者。

當我們離棄神,神因此受辱,「以法蓮大大惹動主怒,所以他流血的罪,必歸在他身上,主必將那因以法蓮所受的羞辱歸還他。」何12:14。正如一個人離棄其配偶另結新歡,其他人也會想那被棄者也有一定問題,而那人離棄的行動正是大大羞辱那被棄者,若那被棄者再受拋棄,其受辱更大,但神竟一次又一次的被拋棄,但仍再愛,那豈不是苦戀嗎?

或許我們常想到神是超越世人、高超滿有能力,祂是刀槍不入,沒有偏差的。我們所跟從的,與何西阿所傳講的神永遠不是一個無所感、無所動,只在白雲深處,高高在上,對人間一切均不聞不問的至高至大的神,祂從不會這樣。神會因人的順服而高興,因人的回歸而喜悅,因人的成長而興奮。同樣祂會因人的背叛而傷痛,祂會因人的犯罪而難受,祂會因人的軟弱而心焦,因為祂的愛是那樣的深,因此祂受的傷害也是極大,祂的大能並不能叫祂的愛不受到傷害,這也是其他偶像所不能有的。

我們不能將神轉化成為聖誕老人或不介懷孫兒小頑皮的慈祥老爺爺,祂愛我們的愛是激情的愛,因這份激情的愛而會使祂受傷害。愛–能使人堅強,但同樣愛也會使人變得脆弱,正如你愛一個人他欺騙你,不能承擔他所許的承諾,你會因此受傷害,因著愛–祂十分著意我們對祂的態度,那是有冀盼、希望、回應的愛。

神有「豐盛的慈愛與誠實」出34:6,祂的慈愛叫祂不忍捨棄經常背道的人,祂的誠實–即信實–叫祂萬不以有罪為無罪,因此祂會審判,但祂的審判絕不是報復,祂的刑罰乃是為了救贖,祂的懲治乃是為了挽回。人不聽從其呼喊只有審判才能變成一個「不能歸向神的人」歸向神。

人若不再因慈愛的呼喚而回轉,既然什麼都不能改變,故此神會用另類方法去阻止我們再犯罪,使我們歸回。祂的難阻、拒絕乃是為挽回,祂的審判永遠使祂心痛。

我要隨從所愛的,我的餅、水、羊毛、麻、油、酒,都是他們給的。因此,我必用荊棘堵塞他的道,築牆擋住他,使他找不著路。他必追隨所愛的,卻追不上,他必尋找他們,卻尋不見,便說,我要歸回前夫,因我那時的光景比如今還好。」何2:5下-7,荊棘可用火燒去,牆可以跳過去呢!人若去意已堅,神也無奈。

祂發出了愛的呼喊,「主說,以法蓮哪,我可向你怎樣行呢?猶大阿,我可向你怎樣作呢?」何6:4上、「以法蓮哪,我怎能捨棄你?以色列阿,我怎能棄絕你?我怎能使你如押瑪?怎能使你如洗扁?我回心轉意,我的憐愛大大發動。」何11:8

滿有智慧的神,能鋪天蓋地的創造者,面對人的不斷背叛,祂竟是一籌莫展!不可忘記神絕不是依靠人方可存活,祂並不需要以色列人才能成為神。祂可以按其公義將人定罪,但那份愛卻不能叫祂如此作。正如何西阿不審判其妻反去買贖她般。叫神一籌莫展的是祂的愛,祂的激情。

祂愛,因此寧可忍受所愛者受管教之苦,以致祂能再愛,祂憐憫,因此寧可忍受所愛者不憐憫的無助以致祂能再憐憫。

因此,我們若不回轉會便要面對祂的審判與打擊,若仍不醒悟恐怕有一天我們欲回轉也無從,這只會使自己陷在更大苦楚中。「他們所行的使他們不能歸神,因有淫心在他們裏面,他們也不認識耶和華,以色列的驕傲當面見證自己,故此,以色列和以法蓮必因自己的罪孽跌倒,猶大也必與他們一同跌倒。他們必牽著牛羊去尋求耶和華,卻尋不見,他已經轉去離開他們。」何5:4-6。

願我們能回轉,全心歸向神,被祂再建立!
———————————————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