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析讀大衛(29) ~ 敗部復活

sermon-sharing

析讀大衛(29) ~ 敗部復活 (撒下 16:15-18:18)

押沙龍背叛父親大衛謀朝篡位,大衛慌忙逃離耶路撒冷城,在這過程中他嚐到世態炎涼、人情冷暖,但他在神憐憫下終能平復內亂,再次重登王位,能敗部復活,並非單靠他手下猛將或他的智慧安排不同的人作”內鬼”,一切乃是神的恩典與計劃。

1. 詐降歸順(撒下 16:15-19)
戶篩欲跟從大衛,但大衛吩咐他詐降歸順押沙龍伺機破壞他們的計謀(撒下 15:32-37),他真的假意歸降,但押沙龍也懷疑他為何願意跟從他(撒下 16:17),”恩待”原意是”忠誠”之意,他懷疑為何戶篩是大衛朋友卻會背叛他──但諷刺地他卻是背叛自己的父親,豈不是更不忠誠嗎?但這世界卻是那麼多不忠誠的人,自己犯同樣的錯卻可以質疑,甚至指控犯同樣錯的人。

戶篩很有”智慧”地沒有正面確切的回答他(撒下 16:18-19),他指出他會歸順神所揀選的人──但那人不一定是押沙龍,乃是大衛。而他是宮中的臣僕,故他只服侍朝庭中的王,若押沙龍是王,他便自然服侍他;他的回覆中肯但卻含糊,他忠於耶和華,忠於子民,忠於王。押沙龍已經歷了不少前朝臣僕的歸順,連父親的重要謀臣亞希多弗也投靠了他,故他不虞有詐而接納了戶篩歸順。

2. 呈獻奸計(撒下 16:20-23)
亞希多弗成為押沙龍主要的謀士,他們已由希伯崙回城耶路撒冷,押沙龍詢問亞希多弗:父親已逃離了耶路撒冷城(撒下 16:20),既回到京城,那應怎樣行才可鞏固王位。

亞希多弗獻計,叫押沙龍當眾與大衛留下看守宮殿的妃嬪發生關係-甚至是強暴她們-意即用另一種方式公佈天下他已奪得王位,可以接收前朝王的妃嬪,而且這樣作更是鞏固投奔他的人的心,因這樣作肯定使父子之間的裂痕永無修補的可能,那些跟隨者便更放心追隨他(撒下 16:21)。押沙龍接納了亞希多弗的建議,便命人在宮殿的平頂上支搭帳棚,毫不忌諱地在人民面前與父親的妃嬪親近,他將性及那些妃嬪變成另一種政治手段,不理會自己尊嚴,不顧自己是王的身份,不理會父親妃嬪的感受,這是何等可恥、可怕的事。

昔日大衛在王宮的平頂上見到拔示巴出浴而犯錯,今天這場地又成為另一個淫亂的地方,這豈不是報應呢?押沙龍這卑鄙的行徑卻應驗了神藉先知拿單宣告大衛犯姦淫所受的刑罰之一,「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他在日光之下就與他們同寢。』」(撒下 12:11),但大衛那時怎也想不到這「別人」竟是自己親生的兒子,那是何等的可悲。

那時亞希多弗所出的主意好像人問神的話一樣;他昔日給大衛,今日給押沙龍所出的主意,都是這樣。」(撒下 16:23),這經文指出亞希多弗的地位是很重要,而他的計謀亦是舉足輕重,可左右大局,這更形成亞希多弗的自我中心越來越重,而日後不能面對失敗。

3. 乘勝追擊(撒下 17:1-4)
亞希多弗繼續獻計,他自薦作統帥領兵一萬二千,趁大衛逃亡時未能好好重整軍旅,用出其不意的速度去追擊他,他相信大衛因是逃亡必左躲右避,故定會很疲乏,無力反抗,他更應許只殺大衛一人,會放過其餘的人,在蛇無頭不行下其餘的人民也必會歸降於他,那麼他便能大功告成,無後顧之憂。這計謀真的不錯,故即時得到押沙龍及其他長老的認同與稱許(撒下 17:4)。可見亞希多弗是一個很可怕的人,昔日他是大衛的重臣,但當他投靠押沙龍後便亳不留情地打擊大衛,使他無翻身機會,這樣”絕”的人真的可怕。

4. 成事在天(撒下 17:5-14)
押沙龍雖然覺此計劃不錯,但是次他竟召戶篩前來徵詢他的意見(撒下 17:5-6),戶篩即時否定這計謀,作出反間計,他很有智慧地運用一些借喻吸引他的”聽眾”,主導他們的思想。他指出大衛此刻心中一定很憤怒──如同田野崽子的母熊般(撒下 17:8),即一隻很愛護自己孩子的母熊,但其稚子被人奪去,這定會很惱怒,不再理會自身安危下而反擊。若此刻追殺大衛他一定會全力反搏,在狂怒中的戰士是不好惹的,這只會逼虎跳牆;而他更指出大衛是戰士,不會與平民同宿一處,若找不到他反打草驚蛇,子民反擊而己方有一些人受傷或陣亡,人聽見此消息很易以訛傳訛下以為押沙龍軍隊敗陣便影響軍心(撒下 17:9-10)。

隨即他奉迎押沙龍,說應由押沙龍親自掛帥,聚集群眾去追殺大衛,因人數如海沙般那樣多豈能不勝呢?這便滿足押沙龍自大、英雄、自命不凡的心態(撒下 17:11-12),而且要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這與亞希多弗所獻的計謀由亞希多弗作元帥及只殺大衛一人截然不同,他繼續諂媚押沙龍說:甚至用繩也可將一座城拉到河裡去(撒下 17:13),這根本不可能的愚蠢戰略,但卻表示他們人多勢眾,定勢不可擋,但當人被別人稱讚,飄飄然時一些不合理的諂媚話也會全然受落。

押沙龍和以色列眾人說:『亞基人戶篩的計謀比亞希多弗的計謀更好!』這是因耶和華定意破壞亞希多弗的良謀,為要降禍與押沙龍。」(撒下 17:14),眾人聽了戶篩的計劃後便覺亞希多弗的謀略不及他,於是便採用戶篩的建議,表面是戶篩的功勞,甚或大衛的安排成功,但聖經作者很清楚的指出:這是神的工作。事實亞希多弗建議押沙龍與前朝妃嬪親近,押沙龍沒有再問戶篩,只是這次如此,可見神奇妙的安排,這正正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籤放在懷裡,定事由耶和華。」(箴 16:33)。這也回應了大衛當日知道亞希多弗投靠押沙龍時的禱告,「耶和華啊,求祢使亞希多弗的計謀變為愚拙!」(撒下 15:31下)。

其實戶篩的策略是阻止押沙龍或亞希多弗即時出兵,因這樣真的對大衛大大不利,而他可以利用這些時刻派人通風報信,使大衛可以防備甚或逃走,撒下 17:15-22便記載了戶篩叫祭司撒督、亞比亞他打發人傳訊予大衛,而當中又被人發現,通知押沙龍,他追捕那報信者但又有人保護他們,結果大衛終得到情報,而能安然渡過約旦河(撒下 17:22)。

5. 自縊身亡(撒下 17:23)
亞希多弗的下場是自縊身亡。當他知道押沙龍沒有採納他的計劃,心中一定不好受,因一直以來大衛或押沙龍均會對他言聽計從,是次他深覺不被重視,不單押沙龍,連其他人也認為他的計劃比下去,他預見押沙龍會失敗,若真的失敗他也估計到大衛回朝定會追討他叛變之罪,事實是他獻計使他們父子決裂,其妃嬪當眾受辱是他的計謀,他定會受酷刑而死,故他便回到本鄉自縊身亡。

神的子民清楚知道生命是神所賦予,不能自殺,縱使不滿現世欲死也是求神”出手”,誠如以利亞、約拿般,「自己在曠野走了一日的路程,來到一棵羅騰樹下,就坐在那裡求死,說:『耶和華啊,罷了!求祢取我的性命,因為我不勝於我的列祖。』」(王上 19:4),「耶和華啊,現在求祢取我的命吧!因為我死了比活著還好。」(拿 4:3),亞希多弗是聖經中記載第一位自殺身亡的人,可見他真的無法接受自己的失敗及預見可怕的未來才無奈出此下策。

有陣子我們會否同樣像亞希多弗般,是一個機會主義者,但卻會計算錯誤,但過往的成功常做成自我中心膨脹,不能面對失敗、面對現實而想走上自殺之路,但這樣我們便永無機會翻身、突破!

6. 敗部復活(撒下 17:24-18:18)
隨即是這段歷史的高潮,押沙龍親自領軍追殺父親,但卻為約押所殺,但也是死在自己手上。若我們細心研讀便會體會到聖經作者焦點不是在戰爭上,而是在大衛及押沙龍身上。

押沙龍立了亞瑪撒為元帥代替前朝的元帥約押(撒下 17:25),但兩人是表兄弟的關係,故此這場戰爭不單是父子相鬥,也是表兄弟相爭之戰。

大衛過了約旦河,走了三十哩路到瑪哈念(撒下 17:24, 26),押沙龍也追蹤而至基列地,兩地相隔不遠,故很快便交戰。

大衛調兵遣將,兵分三路,由約押、其弟亞比篩及忠心耿耿的迦特人以太為統領(撒下 18:2),他預算親自領軍,但卻為下屬所拒(撒下 18:3-4),這是他們尊重大衛,而大衛與他們一起也成眾矢之的,這對他們不利,而且大衛那時已年紀老邁,及知他對押沙龍的感情會成為他們的累贅,故拒絕他出征。大衛無奈接受,只好在城門口逐一送軍兵出城,但他卻當眾囑咐三個統帥及士兵們要”善待”押沙龍,「王囑咐約押、亞比篩、以太說:『你們要為我的緣故寬待那少年人押沙龍。』王為押沙龍囑咐眾將的話,兵都聽見了。」(撒下 18:5)。

兩隊終兵戎相對,聖經只是簡單用三節描繪(撒下 18:6-8),「兵就出到田野迎著以色列人」(撒下 18:6上),「兵」或「百姓」是指大衛的部隊,「以色列人」則是押沙龍的部屬,「以法蓮的樹林」應是雅搏渡口以南一片山巒起伏的山丘地帶,「樹林」原意是「叢林矮樹」,那是打游擊最好的地方,若是平原,龐大正規的軍隊必然較易取勝,押沙龍的軍隊並不擅於在山丘叢林中作戰,故「死於樹林的比死於刀劍的更多」(撒下 18:8)便是這意思。

押沙龍在樹林中亂竄時見到大衛的軍隊他加快逃跑,豈料他濃密的頭髮卻被密茂的橡樹枝所纏(撒下 18:9),凌空掛起,那騾卻逃走。那棵樹一定很強壯,這樹枝的密度及強度是可以承受一個壯年的身驅及他不斷掙扎發出較大的力量。有約押的僕人告之約押,約押驚奇為甚麼不即時將押沙龍殺死,他甚至出重賞給那報信者趁此良機殺押沙龍(撒下 18:11),但那報信者斷然拒絕,他道出約押縱使出更高的賞錢他也不會遵守此命,因他也親耳聽過大衛的叮嚀,他豈能違抗王命(撒下 18:12-13)。

約押也不再與這報信者糾纏討論下去,他要把握機會趕到押沙龍被困之處用三杆短槍刺透押沙龍的心(撒下 18:14-15),但「短槍」原文是譯作”樹枝”、”杖”或”竿”,故此他不能置押沙龍於死地,但卻起了帶頭作用,使那先圍著押沙龍不讓他逃走的十個少年人用兵器將他殺死,但約押卻放過押沙龍的軍隊。約押將押沙龍的屍體丟在林中一個坑中,在上面堆起一大堆石頭壓著他(撒下 18:17上),這也成了一個諷刺,因他曾為自己立石柱(撒下 18:18上),他為自己立石柱揚名,但死時同為石堆所壓,另類的石柱,但卻讓人想到他的叛逆、失敗、可恥的回憶。可見強項可變弱項,長處可成短處,他最令人激賞是高大身形及濃密的頭髮,但他卻間接死在這些事上,他高舉自己的榮耀,但最終卻成為羞恥,這真是我們的警戒。

一段頗長的內戰結束了,大衛終可敗部復活,可以重回耶路撒冷作王了!但當中卻付上了沉重的代價,他能再得回王位,乃因神的憐憫,是亞希多弗的計謀否決的結果,但一切均在神的掌握中。人的盛衰存亡有其因果,也是彼此緊緊相扣,但一切均在神的主導下,願我們知道怎樣活在神的旨意與主權下。

小結
我們不應單看此事件,每事必有其前因後果,讓我們在此叛逆歷史中再重看其因果:因大衛犯姦淫而引致神的審判,他其身不正不能有好榜樣給兒女依偱,其子暗嫩姦污同父異母的妹妹,但他因曾犯類似的錯而不敢指正,從而引發押沙龍的不滿,及後殺兄長暗嫩為親妹報仇,隨後逃亡在外,可惜大衛愛這個兒子但又不懂表達,使押沙龍覺父不公正、不愛他,而反臉成仇要推翻他,自己作王,結果使國家陷入內戰中,更多無辜人受害,及後押沙龍被殺,大衛才能重登寶座,但這代價太沉重了!可見罪的可怕!求神幫助我們不輕忽罪,過聖潔生活。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