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析讀大衛(28) ~ 世態炎涼

sermon-sharing

析讀大衛(28) ~ 世態炎涼(撒下 15:13-16:23)

押沙龍叛變成功,大衛逃離耶路撒冷,只留下十個妃嬪看守宮殿,過程中看到人情冷暖、世態炎涼,當中有忠心耿耿的跟隨者,有詭詐小人乘機為自己謀算利益,有打落水狗的敵人,我們從中看這不同人物的表現,為免我們只知前因而不知結果,故會一次過看當中一些重點人物的表現、下場,押沙龍及後的敗亡,則留待稍後獨立再研讀。

事實聖經的重點不是在戰爭乃是過程,當大衛逃亡遇到七個人,分兩組:有對他好的,也有不善,而回朝時亦是同樣七個人,故我們要重點是看這些人物。

1. 忠心的僱傭兵(撒下 15:18-23)

V.18提到的基利提人、比利提人應是那些常跟隨大衛的600人,大衛曾與他們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亦曾與他們一同投奔非利士王迦特,這班人仍緊緊的跟隨大衛,迦特人以太是600人之一。在此值得欣賞大衛的情,人在流亡時一定希望越多支持者越好,這可使自己加強信心,亦能有更大的反擊力,但他想的不是自己,仍為他人著想。大衛竟鼓勵他離開自己,或許跟從押沙龍或回歸自己的故鄉不用跟他到處流亡(撒下 15:19-20),但以太卻不聽命,跟隨他過汲淪溪,再往曠野去。

以太只是外邦人,他沒有責任-甚至民族感情-要與大衛共進退,但他卻非常忠心於大衛,甚至向王發誓要與他同生共死,將自己前途、性命置諸度外(撒下 15:21),這與兒子背叛他成了強烈的對比。以太不單是外邦人,更是”逃亡者”,而且他與大衛相處時間亦不長,當時跟隨大衛的人大部份是心受屈、欠債的逃亡者,但以太深深感受大衛的關愛──大衛在流亡中也沒有責任照顧這外邦人,及給予他機會服侍,他死心塌地跟隨大衛,及後以太亦成為大衛在其反攻的戰爭中三位帶領者之一,與約押平起平坐(撒下 18:2)。

2. 無間道的祭司(撒下 15:24-29)
第二批跟隨大衛的是祭司撒督、利未人及亞比亞他等宗教人士,並且是抬著約櫃出來(撒下 15:24)。

撒督及亞比亞他在大衛統治期間一同承擔著祭司的職份。亞比亞他是祭司以利的後裔,而大衛逃亡時因說謊欺騙祭司,祭司給他陳設餅當食物及殺哥利亞的刀而被以東人多益在掃羅前誣告,以致整個祭司城的人被殺,只有亞比亞他逃脫,結果正統神職人員便投靠大衛,所以亞比亞他成為大衛王朝中的祭司,但及後因協助亞多尼雅謀王位而被所羅門革除職位(王上 1:7)。其實所羅門可以用謀反之罪殺他,但記念他是次的恩情而只是革職(王上 2:26-27),以撒督代替亞比亞他作全國的大祭司(王上 2:35)。

撒督是亞倫之子以利亞撒的後裔,及後只有撒督的後裔可以承擔聖殿的職務。

這兩位祭司帶領著利未人及一些子民,抬著約櫃──代表神同在,魚貫離城,大衛則兩次對撒督要求將約櫃抬回城中,其中兩個原因。他相信自己的命運在神的手中,若神許可他可以回歸王城,「我若在耶和華眼前蒙恩,祂必使我回來,再見約櫃和祂的居所。倘若祂說:『我不喜悅你』,看哪,我在這裡,願祂憑自己的意旨待我!」(撒下 15:25下-26),若神定意刑罰,縱使他無法恢復王位,他願順服,那麼祭司們抬約櫃也是毫無作用,故他們應留在耶城中。

另一個更重要原因是請他們作「無間道」假意服侍押沙龍,將押沙龍最新的消息及一些行動可以及早向他報告,「我在曠野的渡口那裡等你們報信給我。」(撒下 15:28),使他可以及早防範,這部署真的產生很大作用。

這裡給我們一些反思,神的僕人應否涉及政治?亞比亞他、撒督是神的僕人是祭司,是次他們不單論政,更是積極參與在政治行動中,他們如此作是否正確呢?事實他們在大衛反攻重得王位中扮演了積極角色,而這事我們又看不到神的阻止或不滿,故此神的僕人是否完全不准涉及政治呢?昔日蘇東坡(蘇聯、東德、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鵝絨革命、羅馬尼亞、甚至菲律賓推翻馬可斯政權的政變,教會(特別教會領袖)的影響很大,故此這值得我們反思,牧者在政治詭秘的情況中應有甚麼定位。

3. 反間計的戶篩(撒下 15:30-37)
當大衛知道亞希多弗轉投押沙龍時內心很難受,自己重用的人竟背叛他,他可以作的便是向神禱告(撒下 15:31),他深信人的計劃在神眼中可變無有,一切均由神掌管,故他祈求神祝福,「耶和華啊,求祢不要遂惡人的心願;不要成就他們的計謀,恐怕他們自高。」(詩 140:8),「人心多有計謀;惟有耶和華的籌算才能立定。」(箴 19:21)。在此我們看到一個真理:深信神是一切事情的掌權者,但人卻不會因此而甚麼都不用作,只是”等候”,人仍需安排、計劃、努力,兩者是彼此配合,及人需有順服的心。

在這段較長的經文中只介紹一個重要人物戶篩,他欲跟隨大衛,但大衛同樣要求他回宮侍候押沙龍,除了同樣可以通風報信外,更重要是對抗轉投押沙龍的謀士亞希多弗,破壞他的計謀(撒下 15:34),事實戶篩日後真的能如其所願,救了大衛。

4. 雪中送炭的人(撒下 17:27-29)

當大衛被押沙龍追殺時,有一班外邦人給他們送上日用品──被、褥及食物,如大麥、小麥、蜂蜜、奶油等,這真是雪中送炭,很難得,特別他們是外邦人,這也是常見的情況,外人很多時比”自己人”更有情。

送禮物予大衛其中一位是富戶巴西萊(撒下 19:32下),這是很難得,因富商多與當權者有好的關係,否則會影響他們日後的生意,巴西萊支持大衛也是一個風險,而值得我們欣賞的他不是為利益才如此作,及後大衛復國回朝耶路撒冷時,巴西萊也迎接大衛,並送他過河(撒下 19:31-32),大衛感恩邀請他入王城與他同住,但他婉言拒絕(撒下 19:34-37),這更顯出他的支持不為私利,結果大衛只祝福他便各自分手。

5. 行詭詐的洗巴(撒下 16:1-4)
另一個在大衛患難中仍”支持”他的人是洗巴,但他只是表面支持,但內裡卻是詭詐,為自己謀私利。大衛因在困境中沒有細察下而中計。

大衛曾恩待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將掃羅、約拿單的田地歸還給他,但米非波設是瘸腿,不能自由行動,故大衛命令他的僕人洗巴照顧他,並為他打理財務事宜。

逃亡的消息已很快通遍全國,他越過橄欖山時洗巴預備了很多禮物給他、支持他,「大衛剛過山頂,見米非波設的僕人洗巴拉著備好了的兩匹驢,驢上馱著二百麵餅,一百葡萄餅,一百個夏天的果餅,一皮袋酒來迎接他。」(撒下 16:1),這種雪中送炭的行動怎不使大衛深受感動?洗巴的部署更表達他對大衛跟隨者的關注,當中包括「王的家眷、少年人、疲乏人」,故大衛對洗巴好感加重,但他隨即問為甚麼不見其主人來。洗巴便作出虛假的聲明,「洗巴回答王說:『他仍在耶路撒冷,因他說:「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撒下 16:3下),大衛信以為真。

一向精明的大衛是次竟被蒙騙,這也難怪,因人當在極度落泊的情況下,很難要求他能冷靜分析事情的對錯、真偽。大衛想自己的兒子也背叛自己,何況是”敵人”呢!因為米非波設是掃羅的孫,但他卻沒想到米非波設是瘸腿,不能行動自如,他即時宣告:「凡屬米非波設的都歸你了。」(撒下 16:4中),洗巴因此便接收了米非波設的一切財產。這也表明了昔日的君王擁有充公子民土地及將其轉讓予他人的權柄。

其實洗巴所作的是立自己於一個不敗之地,大衛的王權雖然被推翻,但他給大衛支持,若大衛不能復國,他失去的只是一些物品──而且這些物品也許來自米非波設,但若大衛信他所講的,若有一天大衛能復國,他或許會有一些利益。是次他真的用計奪取了主人的一切財富,可見有不少人往往「趁火打劫」、「混水摸魚」,故求神幫助我們縱使在困境中也能有清晰的頭腦。

6. 變色龍的示每(撒下 16:5-14)
6.1 打落水狗
大衛及其家眷、臣僕逃亡至巴戶琳──是往耶利哥路上的一個小鎮,屬於便雅憫支派境內地方,遇見了掃羅族基拉的兒子示每,他可算是掃羅的同鄉,有血緣關係,故他極度憎恨大衛,於是當眾的侮辱、漫罵大衛(撒下 16:5-6)。”咒罵”這字共出現了八次,可見是不斷的行動,當中一定是很惡毒、輕蔑、難以入耳的言詞,他不單動口更動手,向大衛及其跟隨者擲石,從「拿石頭砍」的寫法很容易以為他們是近距離接觸,但他們其實彼此間有一段距離──「示每在大衛對面山坡,一面行走一面咒罵,又拿石頭砍他,拿土揚他。」(撒下 16:13下),這種凌辱使他們心靈受到打擊過於肉體的攻擊。

人的言語往往是最厲害的攻擊武器,他的咒罵是「你流掃羅全家的血,接續他作王;耶和華把這罪歸在你身上,將這國交給你兒子押沙龍。現在你自取其禍,因為你是流人血的人。」(撒下 16:8),他當自己是審判官,指控大衛使掃羅一家被殺,但掃羅一家是死在非利士人手下。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不滿時往往將不好的東西均會算到他頭上。他會覺得是大衛謀朝篡位才導致掃羅被殺,又或另外大衛曾將掃羅七個子孫交到基遍人手上,讓他們被殺害,以平息他們的忿怒(撒下 21:1-14),故指控他是流掃羅家血的惡棍。他更說這是神給他的刑罰,今天他受到報應,他的親生兒子竟背叛他,他認為這是天理昭昭。

亞比篩──約押的兄弟,也是勇士之一(撒下 23:18-19)感到氣忿,於是請纓將示每殺死,割其首級(撒下 16:9),但大衛卻即時阻止,因亞比篩是武夫、猛將,若他真的動手,示每一定不是其對手。大衛願意忍受羞辱,他有一種宿命思維,認為他所面對的事是神的命定,是神給他犯罪的刑罰(撒下 16:10下),他更傷痛地道出連自己的親生子也背叛他,要殺他,那何況是敵對的人呢(撒下16:11)!他更希望藉此苦滿足神對罪公義的審判而及後施恩予他(撒下 16:12)。他與跟隨者繼續前行,但示每並沒有放過他,仍是給他咒罵、擲石(撒下 16:13),最終大衛到了一個地方才能安歇。

示每是大衛走難期間使他最受羞辱的人,但大衛忍辱沒有憤憤不平,又值得我們學習。

6.2 前倨後恭
大衛及後反撲成功,班師回朝。示每知道大禍臨頭,當日他當眾侮辱大衛及其跟隨者,他害怕大衛追討其罪,那麼他必死無疑,結果他前倨後恭,急忙地率領一千便雅憫人、洗巴及其家族迎接大衛回朝(撒下 19:16-17),希望討回大衛的歡心,亦表達自己樂於受其領導。他們預備船隻給大衛及其跟者使用(撒下 19:17-18),他一見到大衛便俯伏在地,求大衛饒恕他過去的錯(撒下 19:19-20),並表明自己是第一個出來迎接他的人,這豈不是政壇變色龍,為了自己的利益便隨時變臉。短短兩節經文三次出現”我主,我王”,三次承認自己有罪,可見他是何等的恐懼。

亞比篩又再次為大衛出頭,要將這位曾極度侮罵大衛的示每處死(撒下 19:21),亞比篩的建議並不是錯,因為辱罵、譭謗受膏者是一頗嚴重的罪,甚至將與辱罵神的罪相等(出 22:28),故處死是自然的事,所以亞比篩是為正義,執行法律而發聲。但亞比篩又再次被大衛責罵及阻止,「洗魯雅的兒子,我與你們有何關涉,使你們今日與我反對呢?今日在以色列中豈可治死人呢?我豈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的王嗎?」(撒下 19:22),並向他立誓不再追究(撒下 19:23)。

大衛如此作是否真心寬恕示每呢?不是!這只是政治上的計算,因為他剛剛班師回朝,一切要穩定,若他即時追討曾對他不善的人便會造成人心惶惶──特別那些曾支持押沙龍的臣,甚或子民,這會使社會更動盪,為了維持穩定,製造”和諧”現象,安撫那些願意再投向他們的人,故他才宣佈特赦,但留意大衛也是一個言語”偽術”的佼佼者,「你必不死」當中隱藏了一個信息,是指今日不追討你的罪,因之前他講了三次”今日”,並不代表他以後不追討呢!

6.3 報仇未晚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將怨積壓多年到適當時機才採取行動,其實是非常恐怖的心態。當大衛晚年快要離世時,他留下指示給所羅門:「現在你不要以他為無罪。你是聰明人,必知道怎樣待他,使他白頭見殺,流血下到陰間。」(王上 2:9),結果及後所羅門便用一個藉口將他殺死(詳見 王上 2:36-46),為父報了受辱之仇。在此可見大衛是一個怎樣的人,他可以因為政治大局而虛假饒恕示每,但在他死後仍要兒子為他報仇,這是人性可怕的一面。

在此次信息中我們看到人性的美麗及幽暗面,有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忠心耿耿的追隨者;有趁火打劫、狡滑的欺騙者;亦有落井下石但又會見風轉舵的變色龍;更見到外表寬容,甚或願接受神懲治的人,但內裡仍要有仇必報的偽君子;同樣看到人情冷暖、世態炎涼的情況。這真使我們感到唏噓、無奈。願我們能有智慧分辨外更仍持守忠誠。

當你”表面風光”、”有名聲”時有不少人趨前與你交往、讚賞奉迎,但當你一天”跌倒”、”失敗”,你會深深體會到哪些是真正的朋友;哪些即時與你保持距離,甚至割蓆的人;你會認識哪些是真正給你援助、支持的人;哪些人竟會落井下石、打落水狗。故此”苦難”──縱使是因犯錯而引致,也會是一個測試機會,故未必不是好事,但同時我們亦要不斷提醒自己不作變色龍,當人失敗時不趁機”趁你病攞你命”,而是包容、鼓勵,幫助他重建生命。最後,若我們知悉那些是不善待我們的人,但一天若我們”再得勢”時能給他真正的寬恕,正如主為釘祂十架的人禱告求恕般!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