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誰可相依 (大衛系列)

sermon-sharing

誰可相依 (大衛系列)
詩 34篇;撒上21:10-15

大衛欺騙祭司亞希米勒取得食物、武器後便離開,但卻因此使祭司群體85人及其家眷被害。

隨後經文記載了大衛流亡之事件,我們會概覽這三件事,之後會再看其中一件事作背景的一首詩篇給我們的教導。

1. 走投無路(撒上 21:10-15)

大衛被掃羅追殺走投無路下,他竟投奔迦特王亞吉,但他曾殺了迦特巨人歌利亞,他走往敵陣豈不是自投羅網嗎?我們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但我們可以推想他若逃往非利士人的城,即不在以色列的境內,那麼掃羅便不能再追殺他了;而且他猜想非利士人不一定會認得他(因那時沒有甚麼圖像、相片供人民下載),但怎料他最終被人認出──或許他腰間掛著歌利亞的刀洩露出其身份。「亞吉的臣僕對亞吉說:『這不是以色列國王大衛嗎?那裡的婦女跳舞唱和,不是指著他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嗎?』」(撒上 21:11),他們稱大衛為”以色列國王大衛”,以色列當時的王是掃羅,怎會是大衛,原來原文是”這地的王”,這顯示非利士人認定了大衛是猶大某一地區或某一個部落的領袖。

大衛得悉其身份被揭露,他害怕非利士人對他不利,他又再運用其「智慧」脫身,他裝瘋假顛,「大衛將這話放在心裡,甚懼怕迦特王亞吉,就在眾人面前改變了尋常的舉動,在他們手下假裝瘋癲,在城門的門扇上胡寫亂畫,使唾沫流在鬍子上。」(撒上 21:12-13)──”改變了尋常的舉動”意即把他的分辨力、見識改變,變成一個愚笨、沒有見識、不正常的人,他走到城門上胡亂畫字──LXX譯本是「搥打」,即在城門上狂亂搥打,他更使唾沫流在鬍子上,在那時的傳統中鬍子是男士尊貴的象徵,絕對不能弄污,但他竟然讓唾沫在鬍子上,這絕不會是一個正常男子所作的,這更顯出其瘋顛。結果亞吉如其所願:「亞吉對臣僕說:『你們看,這人是瘋子。為什麼帶他到我這裡來呢?我豈缺少瘋子,你們帶這人來在我面前瘋癲嗎?這人豈可進我的家呢?』」(撒上 21:14-15),這話揭示給我們知道大衛是被亞吉的臣僕帶到迦特來,這可能是非利士人正在招募僱傭兵,而大衛走投無路而參與卻被其臣僕發覺。亞吉便放走他,他便倖免於難。

我們可曾經歷過一些困境,好像全無出路,於是便會作出一些”不正常”的行動,這是可悲的。

大衛又再一次犯錯,他投奔非利士人,是次沒有被捉拿、被殺以報歌利亞之死豈是僥倖?乃是神的憐憫與保守。

2. 烏合之眾(撒上 22:1-2)

「大衛就離開那裡,逃到亞杜蘭洞。他的弟兄和他父親的全家聽見了,就都下到他那裡。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裡;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撒上 22:1-2)大衛逃離迦特便往東南方逃,到了亞杜蘭,那是位於迦特東南偏東約16公里,在迦特和伯利恆中間,這地區有無數的石炭岩山洞,彼此貫通,故不是「洞」而是「山寨」,大衛及其跟從者便分散住在不同的洞穴內。

這段經文主要記載大衛不單單獨逃亡,有不少人加入他的行列中,他的勢力進一步擴充。

掃羅因為被神放棄,加上他的嫉妒,心中沒有平安,更要專注追捕大衛,故定沒有好好的打理朝政,這便使其國陷入紛亂中。

當時投靠大衛的是一群烏合之眾,他們是被社會排斥,不受保護的邊緣人,”受窘迫的”指受惡劣環境困撓的人,特別是指受到政治、家族或受社會壓迫的人;”欠債的”即借了錢無力償還的人;”心裡苦惱的”指個人陷在困苦、對社會、國家不滿的人,他們匯集成為一群,因他們與大衛處境相同──物以類聚,便成為一群。而大衛有其特殊身份──仍是掃羅的女婿,亦有領導才,故他們樂於擁戴他作其領袖──”頭目”是指軍事領袖,好像百夫長、千夫長般,在此大衛便有其隊屬──縱使是烏合之眾。

3. 安置家人(撒上 22:3-4)
大衛被掃羅憎嫌,故他的家人也受累,故此他的父母也要逃亡,昔日他們滿心歡喜藉大衛可以攀龍附鳳,與王對襯家,怎料事情逆轉而使他們成為流亡份子!故此世上的地位、錢財並沒有「永恆」價值,我們要知道我們的信心、焦點應建基在甚麼事上!

大衛將其父母交託給摩押王,「大衛從那裡往摩押的米斯巴去,對摩押王說:『求你容我父母搬來,住在你們這裡,等我知道神要為我怎樣行。』大衛領他父母到摩押王面前。大衛住山寨多少日子,他父母也住摩押王那裡多少日子。」(撒上 22:3-4),大衛的曾祖母路得是摩押人,他父親耶西是摩押人的外孫,故有血緣關係,而掃羅亦與摩押為敵,「掃羅執掌以色列的國權,常常攻擊他四圍的一切仇敵,就是摩押人、亞捫人、以東人,和瑣巴諸王,並非利士人。他無論往何處去,都打敗仇敵。」(撒上 14:47),故此掃羅是摩押人的敵人,因此他們樂於幫助大衛,亦希望有一天藉大衛對抗掃羅,大衛便安心面對他日後的抗衡生活。

在其稍稍穩定的生活中,他再次仰望神──”等我知道神要為我怎樣行”,他知道自己前面的路程是神所掌管,祂會引導,故此他要明白神心意而行。

此刻已有神的先知扶助大衛,「先知迦得對大衛說:『你不要住在山寨,要往猶大地去。』大衛就離開那裡,進入哈列的樹林。」(撒上 22:5),迦得不單為他求問耶和華,還負責記錄他的活動,作出一些策略上的指導,並日後為他訂定一些宗教上的規則,如殿中的唱詩者(撒下 24:11-19, 代上 21:11-19)。

迦得指示他叫他不要再逗留在山寨要往猶大地去,這也是大衛生平一個轉捩點,一個重要的策略決定,因大衛已有不少人跟隨他──400人,稍後更不斷增加,他要回南部自己的家鄉,掃羅居於北面,其勢力較難達到南部,此後大衛活動範圍均在猶大南部,故此有學者認為大衛與掃羅之爭也是南北之戰。

在此我們看到大衛好的一面是他念親情,愛自己的父母,以此安排照顧他們可安享晚年,並且樂於跟隨神的心意,這愛家人、愛神的心是值後我們欣賞與學習。

4. 誰可相依(詩34篇)
若我們細看詩篇34篇的細字便會發現此詩篇與大衛流亡生涯有密切的關連
──“大衛在亞比米勒面前裝瘋,被他趕出去,就作這詩”(詩 34:1細字),亞比米勒與亞吉兩者是同一人,亞比米勒是稱號──正如羅馬皇帝被稱為凱撒,埃及王稱為法老般。

大衛逃亡到迦特城被人認出他是大衛,就是那殺死歌利亞的人,按常理他一定會被捕、被凌辱、被殺以報歌利亞被殺之辱,故此他能脫身,並非單靠他詐顛扮瘋而成功,顛的也可以虐待、凌辱,故他知道背後定有神的祝福。我們相信大衛在這過程中定有苦苦求神憐憫、保守救他脫離險境,故此他脫險後寫下這篇詩篇,他高舉歌頌是神的憐憫,而不是高舉自己的”智慧”,「我曾尋求耶和華,祂就應允我,救我脫離了一切的恐懼。凡仰望祂的,便有光榮;他們的臉必不蒙羞。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便垂聽,救我脫離一切患難。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詩 34:4-7)

弟兄姊妹當我們陷在困境中,我們一定不會坐以待斃,我們一定會想辦法,甚至有些方法是不合神的心意,但神的憐憫、恩典我們仍能得以脫困,但我們可有感謝神?經歷過後我們更應單單依靠祂。當我們越仰望神越少看自己,便會體會神的榮耀、大能。

詩人因深深經歷過神的保守、拯救便向受眾發出一個呼求、挑戰,「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詩 34:8)

「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當敬畏祂,因敬畏祂的一無所缺。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但尋求耶和華的什麼好處都不缺。」(詩 34:9-10),詩人用了兩個相反的處境去描繪依靠神的人會怎樣,”少壯獅子”目光敏銳,牙鋒爪利,行動敏捷,力量宏大,故牠們常能獵取不少食物,但仍會有”缺食忍餓”的時候,他指出惟有依靠神、敬畏神的人甚麼都不會缺乏,因祂是掌管一切的主。”嘗嘗”原文是兩個動詞,”嘗試”、”察看” ──”嘗試”有判決、裁判之意思,”察看”則有飲喝之意,即要親身體會,信仰不單是頭腦上的知識,也非一連串的教條,乃是要經歷、體驗再配合我們的認知才有更大的信心。詩人邀請我們踏多一步,嘗嘗耶和華的美善,便知絕無虛假。主耶穌同樣向我們發出邀請,「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約 6:35),我們願否多踏出信心的一步呢!

我們絕不是在困境中依靠神,事過情遷後又再故態復萌,我們要有好的表現──敬畏神,但實質敬畏的生活是怎樣呢?「眾弟子啊,你們當來聽我的話!我要將敬畏耶和華的道教訓你們。有何人喜好存活,愛慕長壽,得享美福,就要禁止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詭詐的話。要離惡行善,尋求和睦,一心追趕。」(詩 34:11-14)。

「喜愛生命」、「愛慕長壽」、「得享美福」這三樣事豈不是不少人渴求的嗎?三個條件是:「禁止惡言──不說詭詐的話,過誠實生活」、「離惡行善──遠離惡事,積極為善」、「尋求和睦──竭力追求和諧關係」,「所以,我們務要追求和睦的事與彼此建立德行的事。」(羅 14:19),「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羅 12:18),這是我們該朝著這方向進發。

「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詩 34:18),若我們為自己所犯的罪感到難過、傷痛,有痛悔的心,這是我們回歸神身邊的第一步,神便與我們相近。

神垂聽我們的呼求、扶助我們,「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又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折斷。」(詩 34:19-20),這表示神週全的保護,這節亦應驗在主耶穌身上,當祂被釘十架,有兵丁預備到主跟前,打斷祂的腳加速祂的死亡,豈料主已死去而沒有採取這行動,結果主連一根骨頭也沒有折斷(約 19:36),今天神也同樣保守著屬祂的人,只有祂才是我們可依靠的。

詩人經歷了神的拯救,他最終是歌頌、讚美、高舉神,「我要時時稱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話必常在我口中…你們和我當稱耶和華為大,一同高舉他的名。」(詩 34:1, 3),其實人的稱讚、對神的尊崇一點也沒有加多甚麼,因為神本身已經是榮耀的,並不會因我們的稱讚榮上加榮,但在敬拜的行列中,稱讚、歌頌能激發人對神的認識,又能挑起人尊崇神的心,使人一同敬拜神,故此願我們經歷神的拯救,更懂高舉神,歸榮耀予神。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