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48小時 (書9-10章)

sermon-sharing

48小時 (書9-10章)

當我們研讀舊約當中有不少戰爭,這些戰爭雖然已過去,但以史為鏡,當中有很多寶貴的教導。

當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時,神要他們攻城後滅絕一切有氣息的,看似殘忍,但當時迦南地近海處正是腓尼基(即非利士人)興盛時期,他們的文化水平很高且非常凶殘,殺害不少其他民族,神其實給他們數百年的機會悔改,可惜他們均拒絕「到了第四代,他們必回到此地,因為亞摩利人的罪孽還沒有滿盈。」創15:16, 19,他們均是惡貫滿盈、作惡多端下才被審判。

當時迦南的居民已很懂運用兵器,他們已有盔甲及鐵車──他們用鐵的技術比中國更早六百年,文治武功是大大超越當時仍是遊牧民族的希伯來人,他們是大大處於下風,但對神子民最大要脅的乃是精神的文明,文化低的一定被精神文明高的同化。

宗教信仰是精神文明一個很重要的環節,信仰純正與否與民族命運的長短是成正比的,當時迦南宗教是崇拜多神,如:力(EL)、亞斯他錄、巴力等。這些信仰敬拜方式是放縱、縱慾、激情,這些敬拜是很能迎合人的興趣,是有吸引力的。事實當他們在曠野飄流期間已受影響──做金牛犢敬拜作樂,這便是一個好的例証。若他們不清除這些民族,他們原有一神信仰便會面臨浩劫,這便是神要他們進入迦南地後要將一切有氣息的,包括崇拜儀式,宗教行為消除淨盡,這是神給那些外邦人惡行的審判,也是給祂子民的保護。

1.        不慎中計(書9:3-15)

約書亞率領大軍中央突破楔入迦南,先攻耶利哥再取艾城,但之後應是南征或是北討他仍未決定,但因一件事卻使他先向南面進發。

基遍是一座大城,是商業中心,而且當中有不少勇士(書10:2),但他們知道埃及王的頑梗而不願放以色列人離開結果十災降臨,他們怎樣在曠野飄流四十年,神的供應,更知道他們將看似牢不可破的耶利哥城攻陷,再取艾城,他們真的是聞風喪胆,於是他們寧願向約書亞投降好過被殺,但他們不怕約書亞不接受其歸降,故便用計欺騙約書亞。

他們很有心思地假扮從極遠之地而來(書9:3-13),這樣他們便不會對以色列人有威脅,而且他們甘心作僕人,他們便與基遍人立下互不侵犯條約,以色列人不能滅絕他們。「於是約書亞與他們講和,與他們立約,容他們活著;會眾的首領也向他們起誓。」書9:15

他們中計除了沒有詳細細察外,更重要的問題是「以色列人受了他們些食物,並沒有求問耶和華。」書9:14,他們剛攻破了耶利哥城,可惜因驕傲而沒有求問神便派兵打艾城,又因亞干犯罪而連累他們打敗,結果他們在神面前除罪、悔改,重整軍旅,結果又戰勝了艾城,因兩次的勝利下而有點飄飄然,是次不是打仗,只是一些人求和,結果他們在鬆懈下又再沒有求問神。人在順境時警覺性便會降低,結果便容易出錯,約書亞也不能避免,因此我們要學習凡事儆醒、謹慎──特別我們在順境時更需如此。

2.        駟馬難追(書9:16-27)

立約後三天,他們才知道中計,原來基遍與他們之距離只是三天之路程,但他們有言在先,故此便要信守承諾。「因為會眾的首領已經指著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向他們起誓,所以以色列人不擊殺他們;全會眾就向首領發怨言。」書9:18

約書亞受騙,因此斥責他們(書9:22),但他仍要遵守誓言不能殺他們,而基遍人亦同樣要承擔著自己的誓言──縱使他們很多是勇士,但卻要作劈柴挑水的。

約書亞更要為了保護基遍人不受鄰邦的攻擊而要向五王作戰,他們要付很重的代價,但他們不會因為受騙而毁約。

神透過其僕人告訴我們可以居於神的聖山其中一項的質素是「他發了誓,雖然自己喫虧也不更改。...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動搖。」詩15:4下-5節錄。從今天的角度看,這是極愚蠢的事,怎會守一些使自己受騙的約呢?我們一定會推翻,但神是一位信實的神──即使我們多次的叛逆,但祂仍是守約施慈愛,因此祂的子民也需如此。

更可悲的是我們對神也沒有守約,一些肢體對神的承諾、十一奉獻、追求、事奉,但卻沒有完全遵守,這是欺哄神。

我們不單對神,對人亦要守承諾,今天不少人特別在感情上、結婚上出現合合離離,將愛中的承諾拋諸腦後,甚至說因那時是“誤會”“糊塗”才會作出承諾,但約書亞及領袖們是我們一個榜樣,當然其實最重要的乃是我們在許下承諾之先要先好好思想,檢視自己可有能力承擔所許的責任才去許誓、立約。“誤會”“無知”並不是一個逃避責任的藉口,我們又怎可以祈望神祝福我們呢?

3.        信者得救

當約書亞責問他們為何要欺哄他們時,他們回應是因知曉神的大能,故才如此「他們回答約書亞說:『因為有人實在告訴你的僕人,耶和華你的神曾吩咐他的僕人摩西,把這全地賜給你們,並在你們面前滅絕這地的一切居民,所以我們為你們的緣故甚怕喪命,就行了這事。』」書9:24,其實這是他們對神的信心,他們用另類的途徑歸向神而已!神也悅納他們,因此他們便得救了!

救恩是給世上每一個民族、每一個人,只要人願意降服、接受他們便能得到這救恩。

4.        為人而戰(書10:5-7)

基遍附近的五個亞摩利王:耶路撒冷王、希伯崙王、耶末王、拉吉王、伊磯倫王(書10:5),因知基遍投向以色列人便發怒要攻打他。除了是刑罰基遍,要殺雞警猴,使迦南地其他城邑不敢再投向以色列人,不准他們妥協外,其實另一個目的乃是藉此引以色列人進到他們的包圍中,可以裏外夾攻,將以色列人一網打盡,因為基遍已是以色列人的屬國,屬國有難,難道主國不理會嗎?若是這樣只會使其他人不會再信任,因此五王如此作,這也如他們所料。

約書亞也必須負責錯誤的結果(書10:6-7),正如:基督徒蒙恩得救,及後因犯錯認罪已蒙神的赦免,但他們仍需擔當錯誤而引發的責任,不能將錯誤後果一筆勾消。

5.        神人共奮(書10:8-11)

作為領袖,往往承擔的責任是很重的,做得好未必會有讚賞,若錯了便會受責。因為不察中計下首領們便被全會眾埋怨「全會眾就向首領發怨言。」書9:18下,這不是約書亞,也是其他領袖們共同立約,集體負責下因此他們也受責罵,縱使如此,領袖們並沒有放棄其職份與承諾,也沒有反唇相向,這是我們該效法的。

其實不需這五王發動攻勢,約書亞遲早也要與他們開戰的,只是究竟是先南征或先北討而已!他們攻擊基遍只是加快了約書亞對他們攻擊而已!

子民雖然埋怨領袖出錯,但仍順服其帶領出兵,因這不單是為其領袖作戰,乃為自己及神作戰,這也是今天我們信徒應學習的。

他們面對的又是另一種戰爭──面對不同的部族、邦國聯盟──同心合意的攻擊(書9:2),委實不易戰勝,但神卻給他們保証「耶和華對約書亞說:『不要怕他們;因為我已將他們交在你手裡,他們無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書10:8。

神的應許、祝福但也要人配合。事實神介入他們中,給他們很大的幫忙「耶和華使他們在以色列人面前潰亂。約書亞在基遍大大的殺敗他們,追趕他們,在伯和崙的上坡路擊殺他們,直到亞西加和瑪基大。他們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正在伯和崙下坡的時候,耶和華從天上降大冰雹在他們身上,直降到亞西加,打死他們。被冰雹打死的,比以色列人用刀殺死的還多。」書10:10-11,但他們仍要奮力作戰才可以獲勝。

“時間”往往是戰爭成敗的關健,約書亞要救基遍突破五王的包圍,必須要立刻進軍。當時以色列人屯軍在吉甲,此地與基遍兩地直線距離是廿哩,但因當中有山脈阻隔,他們要上山下谷才可到達基遍,這路表面雖短但絕不容易走,但約書亞及以色列民逆地行軍已不易,約書亞竟是晚間急行軍,披星戴月,含枚閉口,安靜急速連夜攀山越嶺,在清晨便到他們當中,「猛然臨到他們那裏」書10:9,是很傳神,這大大出乎敵人意料之外,他們怎料到清晨半睡半醒時敵人竟會出現在他們眼前,結果他們便被殺個措手不及。

6.        疲兵奮戰(書10:12-14)

約書亞領軍連夜行軍,走了一整夜沒有休息便殺入敵陣,結果敵軍潰敗,約書亞乘勝追擊,這戰爭由清晨打至午正,再戰至下午,但五王聯邦的敵人真的極多,要再戰下去並不容易,眼看太陽西墜,約書亞著急得很,因晚間來臨便會給敵人喘息機會,再追殺他們很不容易,如此便不能完成神的使命,於是他竟向神發出一個大膽奇特的禱告「當耶和華將亞摩利人交付以色列人的日子,約書亞就禱告耶和華,在以色列人眼前說:日頭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亞雅崙谷。於是日頭停留,月亮止住,直等國民向敵人報仇。這事豈不是寫在雅煞珥書上麼?日頭在天當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約有一日之久。」書10:12-13,神竟順應約書亞的禱告日月停止,這天共有48小時,聖經很清楚告之「在這日以前,這日以後,耶和華聽人的禱告,沒有像這日的,是因耶和華為以色列爭戰。」書10:14。

由此可見,為神的國度、使命向神“大膽”求,神也給我們出乎意料之外的答允,問題是我們可有信心、膽量為神求而已!

今天很多人均覺得時間不夠用,但我們的時間是用在那裏呢?努力溫習、賺錢、玩樂、或是事奉神?一天四十八小時乃是為了使人可以完成其使命。

其實那時整隊軍隊已疲倦得很,相信他們是手腳酸軟、刄捲盾缺,但仍要為神、為自己的民族作戰,這是約書亞的殘酷,不近人情嗎?絕不!他乃是為了完成神的使命,為了保家衛國才如此。

同樣我們要分辨那些是重要,那些是次要的。傳福音、救人靈魂的事往往是急不容緩的。我們或許疲累,但仍要奮力作戰──為神而戰,而神亦會為我們而戰,我們定能靠主得勝!

總結:

在此給我們教導,除了要小心、謹慎、信守承諾外,為主作工是不能怠慢,要把握機會,今天要作的絕不能拖到明天,否則機會便會失去,或許勝利初定,仍要務必盡心全力去達到主的要求。或許疲乏仍需奮力作戰,乏力可向神大膽求。

參考書目:

  1.   《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作者:羅秉祥,宣道出版社
  2.   《是非黑白》作者:吳羅瑜,天道書樓
  3.    《舊約倫理學探討》作者:華德凱瑟,譯者:譚健明,華神出版社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