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225 八月十二日──約伯記-22 (我若⋯⋯)-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神察看⋯⋯

1 我與眼睛立約、怎能戀戀瞻望處女呢。 2 從至上的 神所得之分、從至高全能者所得之業、是甚麼呢。 3 豈不是禍患臨到不義的、災害臨到作孽的呢。 4  神豈不是察看我的道路、數點我的腳步呢。

我與眼睛立約」(1節)──約伯在本章一開始就表明自己是個謹守的人──「求祢叫我轉眼不看虛假、又叫我在祢的道中生活。」(詩 119:37)

從至上的 神所得之分、從至高全能者所得之業、是甚麼呢?(2節)」──約伯敬畏神是為了什麼?他謹守自己豈是無故?下一節就說了原因:「豈不是禍患臨到不義的、災害臨到作孽的呢?」(3節)

神豈不是察看我的道路、數點我的腳步呢?」(4節)──約伯願表明自己是手潔心清的人,就算讓神來察看、數點,他必仍是謹守自己行為的人。

默想:至於你,你敬畏神又是為了什麼?──「誰領你到這裡來、你在這裡作甚麼、你在這裡得甚麼。」(士18:3)

我若⋯⋯就願⋯⋯

在布西人巴拉迦的兒子以利戶回應約伯之先,這一章是約伯最後為自己爭辯的話語。他極力辯駁自己的為人──「我若⋯⋯」「就願⋯⋯」──約伯呼天喚地向朋友作見證,不惜為自己立下賭咒。

5 我若與虛謊同行、腳若追隨詭詐. 6 我若被公道的天平稱度、使 神可以知道我的純正. 7 我的腳步若偏離正路、我的心若隨著我的眼目、若有玷污粘在我手上. 8 就願我所種的、有別人喫.我田所產的、被拔出來。

使 神可以知道我的純正」(6節)──約伯自言自己所行、所做的,都以為純正──其實箴言有說:「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箴14:12)

有誰能斷定呢?──「惟有 神斷定.他使這人降卑、使那人升高。」(詩75:7)

9 我若受迷惑、向婦人起淫念、在鄰舍的門外蹲伏. 10 就願我的妻子給別人推磨、別人也與他同室。 11 因為這是大罪、是審判官當罰的罪孽。 12 這本是火焚燒、直到燬滅、必拔除我所有的家產。

淫念的罪,約伯不敢行,因這「必拔除(他)所有的家產」(12節)──故他所有家產被拔除實係與這罪無關。

13 我的僕婢與我爭辯的時候、我若藐視不聽他們的情節. 14  神興起、我怎樣行呢.他察問、我怎樣回答呢。 15 造我在腹中的、不也是造他麼.將他與我摶在腹中的、豈不是一位麼。

造我在腹中的、不也是造他麼?」(15節)──使徒雅各說:「我們用舌頭頌讚那為主為父的、又用舌頭咒詛那照著 神形像被造的人.」(雅3:9)我們都是從一位造物主而出,約伯「若藐視不聽他們的情節」,神也藐視不聽他爭辯的情節──然而,約伯沒有藐視,神必興起、察問。

16 我若不容貧寒人得其所願、或叫寡婦眼中失望、 17 或獨自喫我一點食物、孤兒沒有與我同喫. 18 (從幼年時孤兒與我同長、好像父子一樣.我從出母腹就扶助寡婦.〔扶助原文作引領〕)

我若不容貧寒人得其所願」(16節)──人的缺乏,他也實在地一味幫補,也不限於他所認識的弟兄──「聖徒缺乏要幫補.客要一味的款待。」(羅12:13)

我從出母腹就扶助寡婦」──(18節)這是可等自負,猶如有一個官想承受永生,問耶穌該做什麼?耶穌問守了誡命了嗎?「他對耶穌說、夫子、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可10:20)

約伯從小就扶助軟弱的,遵守去行一切善事。

19 我若見人因無衣死亡、或見窮乏人身無遮蓋. 20 我若不使他因我羊的毛得暖、為我祝福. 21 我若在城門口見有幫助我的、舉手攻擊孤兒. 22 情願我的肩頭從缺盆骨脫落、我的膀臂從羊矢骨折斷。 23 因 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

我若見人因無衣死亡、或見窮乏人身無遮蓋.我若不使他因我羊的毛得暖」(19-20節)──約伯行這一切的事,又豈是無故?──「因 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23節)

約伯敬畏神,皆因他恐懼神降的災禍,如此,他對神的認識也只限於認識一位滿有威嚴、降災禍的神,因為「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約一4:18)

24 我若以黃金為指望、對精金說、你是我的倚靠. 25 我若因財物豐裕、因我手多得資財而歡喜. 26 我若見太陽發光、明月行在空中、 27 心就暗暗被引誘、口便親手. 28 這也是審判官當罰的罪孽、又是我背棄在上的 神。

約伯沒有為「財」背棄在上的 神──「因 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23節)

29 我若見恨我的遭報就歡喜、見他遭災便高興. 30 (我沒有容口犯罪、咒詛他的生命) 31 若我帳棚的人未嘗說、誰不以主人的食物喫飽呢. 32 (從來我沒有容客旅在街上住宿、卻開門迎接行路的人.)

約伯自辯他的口、他所行的,皆未嘗叫人受虧損──「因 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23節)

33 我若像亞當〔亞當或作別人〕遮掩我的過犯、將罪孽藏在懷中、 34 因懼怕大眾、又因宗族藐視我使我驚恐、以致閉口無言、杜門不出.

他不像亞當「遮掩(自己)的過犯、將罪孽藏在懷中」(33節)──「因懼怕大眾、又因宗族藐視我使我驚恐、以致閉口無言、杜門不出」(34節)──約伯的懼怕逼使他行善(沒自由)。

35 惟願有一位肯聽我、(看哪、在這裡有我所劃的押、願全能者回答我) 36 願那敵我者所寫的狀詞在我這裡我必帶在肩上、又綁在頭上為冠冕. 37 我必向他述說我腳步的數目、必如君王進到他面前。

約伯甚願自顯有理,願人相信他是正直的義人。

38 我若奪取田地、這地向我喊冤、犁溝一同哭泣. 39 我若喫地的出產不給價值、或叫原主喪命. 40 願這地長蒺藜代替麥子、長惡草代替大麥.約伯的話說完了。

約伯最後大聲疾呼喊冤、哭泣!

默想:約伯行善、遵守誡命,豈是無故的呢?他因恐懼神降的災禍、懼怕大眾,更是因宗族的藐視使他驚恐,這些的恐懼緊緊抓住了他,使他在認識神的事上,未得自由──因為「你們若是與基督同死、脫離了世上的小學、為甚麼仍像在世俗中活著、服從那不可拿、不可嘗、不可摸、等類的規條呢?」(西2:20)「主就是那靈、主的靈在那裡、那裡就得以自由。」(林後3:17)

你之所以敬畏神,是因祂能降災禍,還是真實的與祂面對面的認識,就好像「耶和華與摩西面對面說話、好像人與朋友說話一般.」(出33:11)呢?

當約伯在29章自述昔日之佳景時,他是自誇、讚美自己嗎?可是箴言怎麼教導我們──「要別人誇獎你、不可用口自誇.等外人稱讚你、不可用嘴自稱。」(箴27:2)「鼎為煉銀、爐為煉金、人的稱讚也試煉人。」(箴27:21)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