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生命的網羅(第 185 期)

18:17 掃羅對大衛說:「我將大女兒米拉給你為妻,只要你為我奮勇,為耶和華爭戰。」掃羅心裏說:「我不好親手害他,要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 18 大衛對掃羅說:「我是誰,我是甚麼出身,我父家在以色列中是何等的家,豈敢作王的女婿呢?」 19 掃羅的女兒米拉到了當給大衛的時候,掃羅卻給了米何拉人亞得列為妻。 20 掃羅的次女米甲愛大衛。有人告訴掃羅,掃羅就喜悅。 21 掃羅心裏說:「我將這女兒給大衛,作他的網羅,好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所以掃羅對大衛說:「你今日可以第二次作我的女婿。」
(撒上18:17-21)

當戰事緊逼,國家卻苦無人才,掃羅王曾經許下重賞:「若有能殺他(歌利亞)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並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 (撒上17:25)如今大衛成功斬殺巨人歌利亞,更帶動以色列軍兵大勝一仗,已經超額完成,王帝許諾的獎賞呢?看來還未能夠實現。

對於一個戰士來說,用血和生命換取回來的戰績,卻因為王帝不守信諾,不能領賞,這本來就是對戰士的屈辱。掃羅巧言:「只要你為我奮勇,為耶和華爭戰。」言下之意,雖然王帝打算把大女兒米拉許配給大衛,但似乎又增加了一些額外條款,就是大衛需要繼續為掃羅奮勇作戰!如此看來,掃羅現在將擊殺歌利亞的成就,只看作成為駙馬的部份條件。

掃羅的說話也露出了他那以我為本的心態,「為我奮勇」模糊了「為耶和華爭戰」的焦點,當王權進一步強化,我們不會稀奇它會演變成「為我奮戰」,而這「為我奮戰」就順理成章地化為現實要求和原則,一切變得合情合理!

掃羅的心是歹毒的,他心裏說:「我不好親手害他,要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出於嫉妒、苦毒和恐懼,掃羅竟然謀害功臣,將他本來應該給予大衛的獎賞,成為借刀殺人的網羅,假意恩寵的背後,就是殺人的計謀,為的是掃除自己因嫉妒、苦毒和恐懼而產生的不安全感。

大衛不敢邀功,卻謙卑對掃羅說:「我是誰,我是甚麼出身,我父家在以色列中是何等的家,豈敢作王的女婿呢?」 誰知這謙遜的言詞,正好配合羅反覆無常的決定,敘事者告訴我們,當掃羅的女兒米拉到了與大衛成親的時候,掃羅卻把女兒給了米何拉人亞得列為妻。反覆無常的掃羅,索性撕毁承諾!大衛作為一個戰士,眼看本來屬於自己的妻子,竟然與別個男人成親,那真是非常大的屈辱。但大衛保持沉默,也沒有意圖對抗掃羅,靜觀事情的發展。

掃羅的反覆與大衛的冷靜,形成兩個角色之間十分鮮明的對比。世事難料,大衛的魅力不單在尋常百姓當中爆發,甚至在王室裏頭,一樣有愛慕他的人,其中一個愛慕大衛的人,就是掃羅的次女米甲。當有人告訴掃羅這個消息,反覆的掃羅就心裏喜悅。因為掃羅心想:「我將這女兒給大衛,作他的網羅,好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

其實大衛要作王帝女婿這件事,本來是民眾所預期,而王帝的獎賞和承諾遲遲未能兌現,其實也會影響王室的聲望。如今掃羅可以藉着這個機會,一石二鳥,表面是獎賞,背地裏卻為大衛設下陷阱。掃羅不單遠離上主,他為了權位,連基本的道德倫理也不顧及了。掃羅為大衛設下網羅,但他沒有想到,其實是他親自墮進一個下墜到深淵的網羅。

掃羅無恥地對大衛說:「你今日可以第二次作我的女婿。」掃羅自鳴得意,公然用言語再次羞辱大衛,間接重提本來屬於大衛的妻子米拉,已經成為人妻,如今再來一次,又如何確保,這第二次邀請會實現的呢?第一次既然作不成王帝的女婿,那麼若果第二次又未能成為駙馬,大家倒不必要感到意外!

掃羅所設的網羅,是一個關乎虛情假意、謀害、尊榮和屈辱的人生考驗。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身處江湖,人在職場市井之中,對於隨時遇上的陷阱和網羅,有時真的防不勝防,我們實在需要與主同行,有上主同在,求主保護我們,賜給我們明辨的智慧,也引導我們所思所行,免至因為我們被私欲所牽引,而跌墮這些生命網羅之中。

對於大衛來說,他必須清醒地,不要走在靠攏和討好掃羅的道路上面,以求取權位,而背離上主。當你面對生命的考驗時,你願意安靜在上帝面前,等候祂的作為嗎?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4年3月15日


市井心靈默想

我們身處江湖,人在職場市井之中,對於隨時遇上的陷阱和網羅,有時真的防不勝防,我們實在需要與主同行,有上主同在,求主保護我們,賜給我們明辨的智慧,也引導我們所思所行,免至因為我們被私欲所牽引,而跌墮這些生命網羅之中。

經文默想及祈禱……

所以掃羅對大衛說:「你今日可以第二次作我的女婿。」(撒上18:21下)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