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6,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人生既定公式(第 174 期)

17:12 大衛是猶大伯利恆的以法他人耶西的兒子。耶西有八個兒子。當掃羅的時候,耶西已經老邁。 13 耶西的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出征。這出征的三個兒子:長子名叫以利押,次子名叫亞比拿達,三子名叫沙瑪。 14 大衛是最小的;那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 15 大衛有時離開掃羅,回伯利恆放他父親的羊。
(撒母耳記上17章12至15節)

敘事者再次提醒我們,耶西家中有八個兒子,大衛是最小的。耶西三個大兒子年華正茂,承擔起保家衛國的責任,跟隨掃羅王出征非利士人。映照已經年紀老邁的耶西,就讓讀者有充足的聯想空間:老父親總是期望小兒子伴在身邊的!

看來這種人之常情,也發生在大衛身上。敘事者告訴我們,即使大衛已經成為掃羅王的侍從,但大衛有時候仍然會離開掃羅的住所,回到伯利恆為父親放羊。大衛這種雙職狀態,顯示出他並非參與掃羅王的所有活動。

撒母耳作為士師,所經營的太平日子隨著年日消磨,進入王國時期非利士人又強大起來。那時,非利士人招聚軍旅,要起來與以色列人爭戰。這次換了一個戰場,聚集在較為靠近南面,屬於猶大的梭哥,那裡靠近非利士城邦迦特,位處邊境,地理上更有利於非利士人進攻。掃羅和以色列人也聚集,就在對面的以拉谷安營,非利士與以色列人各站山頭上,兩軍當中有谷地,掃羅擺列隊伍,準備與非利士人打仗。

這是一場硬仗。從非利士軍營中出來一個討戰的人,名叫歌利亞,他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那就是大概三公尺的高度,加上他一身叫人耀眼的裝備,單單是這個全能戰士的台型和形象,已經足以叫以色列的心消化。歌利亞對於以色列軍隊就好像一個惡夢,但更大的惡夢,是以色列人承受不起敗在非利士人手下的代價,幾十年的太平日子可能就此結束。

作為王帝侍從的這位牧羊少年大衛,並沒有被選上隨軍出發,在凡人眼中,看來這是合情合理的安排。掃羅王禦駕親征,這位提供音樂治療服務的侍從,也許年紀太小了,而且毫無在戰場作戰的經驗,那倒不如放假回家,留在老父身邊,再去牧放群羊。敘事者用簡單直接的筆觸,將大衛和三位大哥哥作出對比:「大衛是最小的;那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按人生成長階段,以及人生經驗,大衛與三位已經成年的哥哥,有明顯的差距,他雖然已經是受膏者,但看來與三位哥哥的人生間隙也不容易追上,那麼做王帝這回事,就彷彿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人生道路可真有既定公式?《撒母耳記》的作者先後以「小孩」和「最小」作為分段主題,告訴讀者不應對人生有太多既定的想法!小孩難成大事麼?那個穿起以弗得,身處已經糜爛的宗教建制中的小孩撒母耳,就是上帝所呼召和揀選,去扭轉整個時代的關鍵人物;少年人未經世面麽?牧羊少年大衛即將在讀者眼前,將他牧放群羊時對抗獅子和熊的絕技,轉移到戰場上。

弟兄姊妹,敘事者正要告訴我們,因為生命完全掌握在上帝手中,順境與逆境、得與失、大與小,其實完全在於上帝的旨意和揀選。若果我們仔細將小孩撒母耳和少年大衛的事蹟一起聯想,就會發現大至一個時代的轉變,小若無權無勢的小孩和少年,有什麼不是出於上帝的手?若我們學懂多一點從上頭來的智慧,我們又何必被俗世的睇法、個人的眼界、自己的經驗,去囿限上帝在生命中的作為?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經常掛在嘴邊:「上帝豈有難成的事?」,若果將這一句說話當作順口溜,旨在虛應一番,或者用來走過場,那是貶了值、走了樣的信德。但若果我們的眼目定睛在全能的上主那裏,憑着信專注於上主的作為,就算是歌利亞,都不會成為我們真正的威脅,單單從這一點基礎開始,我們的人生故事,將更有可能迎向更深層次的更新轉化。

迎向新的一年,祝願大家經歷更深層的轉化,全然投進上帝的奇妙大能之中。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3年12月29日


市井心靈默想

若果我們的眼目定睛在全能的上主那裏,憑着信專注於上主的作為,就算是歌利亞,都不會成為我們真正的威脅,單單從這一點基礎開始,我們的人生故事,將更有可能迎向更深層次的更新轉化。

經文默想及祈禱……

大衛是最小的;那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
(撒上17:14)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