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6,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人生突破點(第 176 期)

17:21 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列隊伍,彼此相對。 22 大衛把他帶來的食物留在看守物件人的手下,跑到戰場,問他哥哥們安。 23 與他們說話的時候,那討戰的,就是屬迦特的非利士人歌利亞,從非利士隊中出來,說從前所說的話;大衛都聽見了。 24 以色列眾人看見那人,就逃跑,極其害怕。 25 以色列人彼此說:「這上來的人你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若有能殺他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並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 26 大衛問站在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嗎?」
(撒母耳記上17章21至26節)

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列陣相對,但戰況膠著,而非利士人因為擁有歌利亞在陣,就盡佔上風。大衛的三位大哥哥,身處戰場當中,大衛自然無法親手將食物交到他們手上。敘事者細心地告訴我們,大衛並沒有因為戰場的景象,而忘記了自己的基本責任,他把食物留在看守物件人的手下,才跑到戰場,向他哥哥們問安。

也許有人批評大衛不安於位,因為他其實可以在軍營等待大哥哥們回來。然而,大衛就是擁有這一種拉闊視野、開放胸襟的性情,他有過人的勇毅,樂見自己的人生一步一步向前展開,總要去戰場看個究竟。正因如此,他就親身體驗歌利亞怎樣向以色列人罵陣、討戰,然後引發人生的突破點。

四十天過去,以色列人不單沒有誰膽敢應戰,接連累積的恐懼,叫以色列人的士氣節節挫敗,以色列軍隊看見歌利亞出來,固然不敢迎戰,更逃跑起來,極其害怕。這種未打先輸的恥辱,都看在大衛眼中。

掃羅王按「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道理,他作出承諾:「若有能殺歌利亞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並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換言之,能夠立此戰功,就成為駙馬,晉身皇室貴族,更惠及自己的家族,可以享有免納稅、免軍役的特權。這本來是一屆平民所夢寐以求,乃是極速出人頭地的超級捷徑,只可惜獎品雖然豐富,但看來是必敗之局,更可能恥辱性地,不到兩三下功夫便失去性命,只換來不自量力的嘲諷與批評。

以色列人正彼此談論這個超級獎品之時,大衛走到他們當中。敘事者記下了大衛在聖經中的第一句對白:「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大衛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涉及回報是什麼(Return On Investment/ROI)。ROI乃投資者的核心考慮,大衛有這個現實考量,可見他已經邁向成熟,而且他提問投資回報的時候,連帶一句弦外之音:「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大衛對於以色列軍隊在戰場上當前的尷尬,並非無動於衷。

這句弦外之音,引發了大衛第二個問題:「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問題重心不在於大衛不知道歌利亞那種「全能戰士」的霸氣,他更當然知道歌利亞是非利士人的頭號戰將,大衛之所以有此一問,是帶有「這個誰人算老幾!」之意,所以接連第三個問題就是:「竟敢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嗎?」 與其說這是一個問題,倒不如把它看成信心的宣告。

這個初到戰場的年輕人,從來沒有在戰場上對陣殺敵,也很可能第一次看見如此英偉霸氣的巨人,但他對上帝的信心,可以叫以色列軍隊上上下下眾人,都感到慚愧,以色列人在歌利亞面前逃跑的狼狽,完全失去了作為「永生上帝軍隊」的勇氣和意志,他們那種恐懼,已經近乎失去戰鬥力的狀況。大衛卻從心裏相信,只要堅定相信上主,明白自己的人生定位,乃是「永生上帝軍隊」的一員,就完全有不同的人生視野。將自己與歌利亞相比,結果只怕是恐懼加上恐懼,然而若果看得通透,巨人歌利亞在永生上帝的眼中,又豈能算是什麼!當微小的我,全然投靠全能上帝,無論局面多麽艱難,也可以馬上扭轉過來。

弟兄姊妹,在大小人生戰役之中,有時我們過於自大,沒有倚靠上帝就去衝鋒陷陣 ;有時我們又會把眼前的困難看得太大,發現一個接一個的巨人歌利亞,向我們罵陣、討戰,於是我們可能選擇退縮、離場,甚至埋怨上帝,怎麼讓艱難、困苦來攪擾我們的生活。

親愛的弟兄姊妹,大衛所擁有的這種「信心視野」,叫他勇於踏出自己的安舒區,迎向人生更大的抱負和承擔。在伯利恆的牧場,勇敢的大衛對付獅子和熊,保護他的群羊,他如今站在人生的突破點,準備向前跨出一大步,對抗巨人歌利亞,為要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叫以色列軍隊抬起頭來,打一場漂亮的勝仗。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4年1月12日


市井心靈默想

大衛卻從心裏相信,只要堅定相信上主,明白自己的人生定位,乃是「永生上帝軍隊」的一員,就完全有不同的人生視野。

經文默想及祈禱……

大衛問站在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嗎?」
(撒上17:26)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