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新聞摘要 2017 年九月/猶太曆 5778 年

以色列新聞摘要
2017 年九月/猶太曆 5778 年

聯合國對以色列採取的抵制行動
雖然美國及許多歐洲國家持續反對抵制以色列的行動,因為這乃是施行雙重標準並損害對和平的努力,但是聯合國在今年底前預定要對以色列進行完備的抵制。誠如大部分的人都知道的,BDS 代表抵制、撤資及制裁,是一種在以色列政府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協商之外向以色列國施加條件的壓力點運動。許多 BDS 的要求,包括允許全部的巴勒斯坦人回歸到以色列的每個地方的權利,會表示廢除猶太國。這個星期聯合國的秘書長「古特雷思」(Antonio Guterres)首次拜訪以色列,是他的一個好機會,去反轉聯合國誤導性的單把以色列挑出來懲罰。

上個星期《華盛頓郵報》報導說,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高級專員約旦王子「海珊」(Zeid Ra”ad Al Jussein)計畫公布一份美國及其他國家在具爭議的區域營運的「黑名單」。

這份黑名單是聯合國支持的 BDS 行動。西岸、東耶路撒冷及戈蘭高地等具爭議的區域,都受制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領袖之間的協商進程。試圖把以色列的公司及美國的公司,如Caterpillar, TripAdvisor, Priceline.com 及 Airbnb 等列入黑名單,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高級專員的這個舉動會阻礙雙方的和平對談。

聯合國這項單方面的舉動招致了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Haley)尖銳的斥責。她說:「甚至沒看這些公司雇用員工的做法或是他們對當地就業的貢獻,而只完全根據他們在這些具紛爭區域的地點就把他們列入黑名單,乃是牴觸國際貿易法及任何合理的人權定義。那是個試圖對抵擋猶太人的 BDS 提供批准的國際蓋章,必須被拒絕。歸功於海利,她戳破在 2016 年三月針對猶太國而制定黑名單計畫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這項由來已久的歧視。

美國將近一半的州及許多歐洲的政府及財經機構在過去兩年已經意識到 BDS 的這個危險及其反猶太人的本質。美國的一些州已通過反 BDS 的立法,阻止那些從事抵制以色列公司的州事業。就在上週,德國法蘭克福的市政府通過一項提案,「禁止在市政上補助或租借場地給任何支持反猶的抵制以色列行動的團體或個人所舉辦的活動。

法蘭克福的副市長「貝克」(Uwe Becker)說:「我們也指示市府擁有的公司並呼籲私人房東同樣這麼做。」他進一步表示說:「BDS 行動不僅跟過去國家社會主義者不買猶太人東西的論證非常相似,也建立在相同的有毒根基,正以同樣危險的方式在毒害社會趨勢。」

幾十個法國、德國、奧地利、愛爾蘭的銀行已經關閉 BDS 機構開立的銀行帳戶。這一切都幫忙解釋為何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 BDS 行動危害和平的狀況。美國和歐洲可以怎麼做呢?美國和許多的歐洲國家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共佔 47 個會員國。聯合國針對以色列和與它交易之公司的經濟戰應該促使包括美國及一些持守道德的國家退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UNHRC)的反攻擊。由「海利」及她的同盟,包括德國及英國的大使發表了一篇共同聲明,警告若採用黑名單會有大量的辭職撤席,會是第一個好的動作。畢竟,美國及歐洲的許多公司會因這個反效果且歧視的黑名單直接受到影響。簡單來說,UNHRC 不該使用經濟戰的工具帶出正如它宣稱希望避免的情況的結果:對以巴和平進程的一個強大的挫折。〔八月 30 日《福克斯新聞見解》(Fox News Opinion)〕

和平進程及「回歸權」
Tabletmag.com 的一篇文章說:「在六日戰爭勝利後半世紀,與埃及單獨的和平獲致最重要的外交利益後 40 年――在周圍阿拉伯的結構內爆五年之後,以色列需要一個不同的策略來面對巴勒斯坦問題。當像是新近的奧斯陸、大衛營及安納波利斯等會議預測的和平進程失敗時,那時以色列應當採用像這樣的一個策略。但是最後放棄與巴勒斯坦和平的幻想,而投入雖然不願意但是更實際、單方面解放絕大部份西岸的提議,仍不嫌太遲。有幾個疑問央求一個詳細而負責的回答。

為什麼和平不是可能?「和平,在終止衝突及結束聲稱的這個意義上,雙方自由的追求其各自的建國計畫:一個阿拉伯國家…以及以色列的猶太國家,持續受到巴勒斯坦人國家運動的拒絕。(有些人)說除了對「回歸權」――就人口統計上表示猶太國的殞滅――的堅持之外,巴勒斯坦人幾乎放棄了別的一切。但在這是阿巴斯在 2014 年一月說的話:「回歸的權利」是個人的決定。這表示什麼?表示無論是巴勒斯坦當局或美國或 PLO 或阿巴斯本人或任何巴勒斯坦人或阿拉伯人的領袖都沒有權利剝奪任何人回歸的權利,…選擇是你自己的。你想回歸,就會回歸。即使父親也不能放棄他子女的權利。巴勒斯坦人顯然沒有放棄「回歸權」。

當然,若是所有巴勒斯坦的難民及其子女都回歸,就不會有以色列,猶太人也不會有任何的空間。巴勒斯坦人他們自己會像擠沙丁魚般地擠進來。「巴勒斯坦的領袖不僅持續拒絕建國(最顯著的是在 1947,2001 和 2008 年),而且顯示他們深刻的缺乏興趣。當法雅德 (Salam Fayyad)擔任總理時他夠幸運的能有建國的建設事業,在 PA 的盜賊統治下,法雅德無法動員任何顯著的公眾支持。將近大約四分之一世紀控制其大多數的人口、獲得前所未見對一個小民族的大量捐款、善意與協助,除了藉口及永遠是受害的言論,巴勒斯坦的精英並沒有什麼建樹。他們從來不為由於其誤導性的決定而造成的結果負責任,並對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後改變他們的未來,沒顯出動機。

「根據他們國家的紀錄,自從大約一百年前巴勒斯坦人民的緊急狀況,巴勒斯坦國若是誕生了,也將會是一個失敗、暴力、腐敗的國家,比在該區域的其他阿拉伯實體面對 21 世紀挑戰適應得更差。只要他們仍「被佔領」(我的引用語),巴勒斯坦在國際間就得到最高的關注,會有百萬美金的生活費和行賄方案,不去投資他們的未來的完美藉口,以及得到西方民主制度下輕信他們的支持者、幫助他們把以色列說成非法的軍隊。

「若是猶太人能不再被指責,這些都將結束。既然巴勒斯坦人不願結束這衝突,並且沒有建國的動機,他們不會承擔起建立國家的責任。除了巴勒斯坦人沉溺於受害者的情節,其他無法跨越的和平障礙,包括安全以及代表半數人民(相較之下是侏儒) 在迦薩的野蠻哈馬斯政權。「這是壞消息。與巴勒斯坦人協議的和平很重要,並對以色列一個最深且最困難的問題能提供最好的外交解決方法,及幫助她與這地區其他國家的關係。雖然與巴勒斯坦和睦是使以色列消除她對數百萬名巴勒斯坦人不想要的控制較好的工具,但這不是錫安主義企業的最終目標,而只是個工具。

這篇文章的作者「斯庫夫坦」(Dan Schueftan)分析了問題並提出一個可能的解決之道。因為他相信和巴勒斯坦人不可能有和平,他提議以色列採取單方面解決問題的步驟。他提議單方面撤離爭議地區,也就是西岸、戈蘭高地和迦薩(已經撤離了迦薩)。他認為如果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完全隔離,他們就不再能以自己的問題責怪猶太人。但是有兩到三個理由顯示為何這個提議的解決之道不可行。

首先,以色列整體而言絕不會同意完全放棄西岸,那是極多猶太歷史演出的古老舞台。整個以色列是猶太民族的神聖祖國。這從猶太地和撒馬利亞的許多城市和村莊都是猶太名字這個事實就凸顯出來。即便那些以阿拉伯發音的名字很多都顯示是從希伯來名字衍生而來的。即使不是那樣,也可能是以當地歷史中著名的猶太人命名,如見證拉撒路曾住過那裏的「阿爾-阿撒利亞」(Al-Azariya),當時它被稱為伯大尼。

第二,阿拉伯人,整體來說絕不同意以色列的存在,即使以色列正擁有的產業與從前巴勒斯坦人在該地所建立的家園完全不同。在穆斯林的思想裡面,一個曾屬於伊斯蘭的地區(以色列的本土)必須被帶回到伊斯蘭的懷抱,不然穆斯林拼死也要努力奪回。伊斯蘭聖訓說,必須等到石頭和樹木呼喊:「喔,伊斯蘭的追隨者阿,有個猶太人躲在我後面,來殺了他吧!」末日才會來到。這聽起來不像很快會跟以色列有和平。

最後,「斯庫夫坦」的提議不是神的解決方式。在創世記神對亞伯拉罕說:「當那日,耶和華與亞伯蘭立約,說:我已賜給你的後裔,從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之地,」(創十五章 18 節)。祂還說:「我要將你現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永遠為業,我也必作他們的神。」(十七章 8 節) 在阿摩斯書九章 11-13 節,神應許:「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使以色列人得以東所餘剩的和所有稱為我名下的國。此乃行這事的耶和華說的。…大山要滴下甜酒;小山都必流奶。」這裡必須注意,神所說的眾山是在猶太地和撒馬利亞,有些是部分地區,有些是全部,即今天大部分世界所非議的地區。

讓我們禱告神的解決方式能施行在以色列。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 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 Ruth 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

「基督徒以色列之友」(CFI) 簡介
「基督徒以色列之友」 (Christian Friends of Israel, 簡稱 CFI) 是個慈惠、非營利的福音派國際性基督徒事工,總部設於耶路撒冷,並在全世界都有代表的辦事處。CFI 主要的目標,是教導教會其希伯來的傳承以及聖經中教導我們對猶太人的職責,並透過在以色列的各項外展事工,成為以色列的祝福。這些目標乃是透過我們各項外展的事工和月刊與季刊而達成的。CFI 在耶路撒冷有個配給中心,已幫助了大約二十五萬個新移民。 CFI 耶路撒冷總部的網站:http://www.cfijerusalem.org ; CFI 中文網站:http://www.cfichinese.org。

CFI 在以色列的外展事工:

「禱告城牆」事工:連結列國的基督徒以禱告遮蓋全以色列的城鎮、村莊、集體農場及屯墾區。 「飛彈災民」事工:協助受飛彈攻擊的社區居民。 「翅膀蔭下」事工:將安慰及實際幫助帶給受恐怖分子攻擊的受害者與家人。 「未被棄絕」事工:協助「納粹大屠殺」的生還者。 「在後的要在前」事工:協助榮民及以色列社會中最貧窮及受忽略的人。 「未來指望」事工:協助在以色列有需要的衣索匹亞裔猶太人。 「大衛的盾牌」事工:協助在以色列軍隊服役的士兵。 「初熟的果子」事工:協助主內猶太裔及阿拉伯裔的肢體。 「希望之門」事工:協助在以色列各式各樣貧困的人。 「預備新婦」事工:提供新人婚紗禮服。 「敞開城門」事工:協助需要幫助的新移民。 「傳播媒體」事工: 提供全球的基督徒 CFI 的刊物、影音教導資源及網頁資訊。

若想為 CFI 的事工奉獻,我們接受支票、信用卡(Visa 及 MasterCard)及銀行匯款奉獻。信用卡奉獻,請到訪 CFI 的網站:http://cfijerusalem.net/shop.php?id=2.0。CFI 在以色列的銀行帳戶資料如下:銀行名稱:Israel Discount Bank;銀行地址:15 Kanfei Nesharim (Branch #331)。戶名:Christian Friends of Israel;帳戶號碼:2772657; SWIFT code: IDBLILITJLM;國家:Israel。以下為CFI 耶路撒冷總部接受各類幣別匯款的銀行帳戶:舍克勒 (NIS) 帳 戶- IL940113310000001772653;美金(USD)帳戶-IL330113310000002772657;歐元(EURO)帳戶-IL140113310000004772654:英鎊(GBP)帳戶-IL750113310000003772650;瑞士法郎(CHF)帳戶-IL500113310000005772658;加幣(CAD)帳戶-IL9501133100000011772656。CFI 在以色列的聯絡地址是 PO Box 1813, Jerusalem, 91015, ISRAEL。匯款時請附加美金 20 元或等值的外幣協助我們支付直接電匯的銀行手續費,或指示您的銀行向您收取支付給以色列或海外銀行的一切相關費用。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