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新聞摘要十一月

以色列新聞摘要
2012年十一月/猶太曆5773 年

「耶和華啊,求祢拯救我脫離凶惡的人,保護我脫離強暴的人! 他們心中圖謀奸惡,常常聚集要爭戰。」(詩篇一四O:1-2)

蘇丹的「喀土木」遭轟炸及以色列的「底蒙納」遭飛彈攻擊

已有幾個月,甚至幾年了,人們預料伊朗與以色列之間隨時會暴發戰爭。雖然雙方之間尚未發生公然的攻擊,但是一種沒宣佈的戰爭已在雙方之間進行了一陣子的時間。首先,是破壞伊朗核設施系統的「蠕蟲電腦網絡病毒」(Stuxnet);接著是伊朗的科學家遭暗殺。之後又有「某人」把傳送電源到「佛多」(Fordo) 與「拿坦茲」(Natanz) 核鈾離心器的電纜炸毀。而最近的事件,是在蘇丹為伊朗製造飛彈的武器工廠的爆炸事件。雖然以色列的官員都沒承認與這些事件有關,但也沒有否認。

10月25日,位於蘇丹的首都「喀土木」(Khartoum)、為伊朗製造飛彈的工廠在夜間遭受轟炸。蘇丹的領導者立刻怪罪於以色列,雖然當時這些領袖可能只是自己內心在猜測而已。「四架以色列戰機,對位於『雅木可』(Yarmouk) 工業區的兵工廠發射飛彈」, 蘇丹的情報局長「阿魅‧貝拉‧歐斯曼」(Ahmed Belal Osman) 在聯合國安理會中說道,接著又說:「蘇丹保有權利回應,甚至動武」。蘇丹對於發生之事所說的版本在「喀土木」引發了小型的示威抗議,參與者高呼:「毀滅以色列!」人們相信這並不是以色列首次轟炸那些經常提供給迦薩「哈瑪斯」的恐怖份子武器的對象。這些武器都經由西奈半島走私進入迦薩。

顯然為了報復「喀土木」事件,10月28日,巴勒斯坦的飛彈團隊對以色列的「底蒙納」(Dimona) 核反應爐發射「葛拉」(Grad) 飛彈。根據《德巴克檔案新聞》(Debkafile),這些飛彈在空曠地區爆炸而未造成損傷。

「哈瑪斯」顯然推出了新的及擴大攻擊目標的政策,而那明顯表示兩個「重大輸入」(grave import) 之發展:第一,他們的統治者們將迦薩走廊讓給了「德黑蘭」伊朗的政府,作為襲擊以色列的南方基地;這與「真主黨」在北方的運作配對。第二,取得了改良後的「空對地」飛彈之後,哈瑪斯將會把以色列最敏感而他們發射得到的地點作為攻擊目標 ── 例如核反應爐及空軍基地。他們也可能會瞄準美國在「內蓋夫」 (Negev) 的「X波段雷達基地台」(X-Band Radar Station)。《德巴克檔案新聞》說伊斯蘭在迦薩的領導者們「預料會持續嘗試,以使目標精確無誤」。

當最近的飛彈攻擊開始,以色列國防軍 (IDF) 的發言人透露說,一顆對準「別示巴」(Beersheba) 的「葛拉」飛彈從迦薩被發射後,後來數量增加到兩顆,而兩顆飛彈都在市區外爆炸。

《德巴克檔案新聞》說:「對核反應爐發射『葛拉』飛彈後,官方的反應是數小時的沉默。軍隊的發言人發表說,即使在當時,也只是一般性地說『拉瑪特‧內蓋夫』(Ramat Negev) 受到飛彈的襲擊,而未提及核反應爐乃位於那區域」。這會是在三週當中,看見德黑蘭第二次對以色列的核能廠發動攻擊。
這表示這場沒宣佈的戰爭〜一邊是伊朗加上其魁儡「真主黨」及「哈瑪斯」,而另一邊是以色列〜乃危急的在升級。在某些方面,由於「煙霧」及混亂已瀰漫空中,所以以色列若是趁任何人都還不確定發生了什麼事以前,在黑夜的掩飾下派遣飛機飛行1600多公里,向伊朗的「佛多」(Fordo) 的反應爐做重大的損壞可能還比較容易。

伊朗新的軍事「玩意兒」
伊朗的領袖只會在他們自己還沒有以前,抱怨他人擁有軍事的科技。他們抱怨以色列有核武,因為他們自己還沒發展出來(但正迅速地要完成它)。他們抱怨美國有「無人駕駛的飛機」(drones),直到他們自己也擁有幾架。現在他們擁有了「無人駕駛飛機」,無疑部分是因為他們從2011年12月被他們擊落的的美國無駕駛飛機(UAV) 所獲得的技術,而現在他們誇口有這個技術。在昆蟲學,雄蜂(drone) 是一種無刺而專門與女王蜂交配的蜂。並不清楚為何會稱呼無人駕駛的飛機這個名稱,除非最初它們被視為以相當緩慢的速度「嗡嗡嗡」的飛著,在敵人的領域上方作監視的飛行物。

伊朗擁有「無人駕駛飛機」之事最近已獲得了證實。他們的第一架據稱乃提供給「真主黨」進入以色列的領空,設法拍下了「底蒙納」的核反應爐以及以色列的一些軍事基地。或者說伊朗如此宣稱。這架被擊落了的飛機並未運載武器。以色列還不知道有多少機密被傳回給伊朗,也不知道這隻小「蜜蜂」在未來會製造多少問題。

根據《德巴克檔案新聞》,伊朗正大步向前在製造具更多性能並且能飛更遠的新型的「無人駕駛飛機」。根據軍事情報來源,德黑蘭在九月中旬運送了一批拆解的「T號燕子」(Ababil-T) 無人駕駛飛機到黎巴嫩。他們「悄悄」運送,因為擔心以色列會發現它們的地點,而在這些飛機能起飛以前炸毀它們。在2006年的黎巴嫩戰爭中,「真主黨」使用了早期的「燕子號」轟炸特拉維夫,但被以色列空軍擊落了。從那時起,伊朗就研發了更先進而適合短程及中程攻擊的「T號燕子」,並研發了名為「B號燕子」(Ababil-B) 與「S號燕子」(Ababil-S) 的無人駕駛飛機。這些新型的飛機具有精密的電子、軍事情報收集及線上回傳等性能,適合前線的戰鬥情況。

據說Ababil意思是「燕子」,這名稱乃取自伊斯蘭教(回教)可蘭經的故事。據傳有個敵人派了一群大象去攻擊「麥加」的「卡巴」石(一塊受敬拜的黑色立方石)時,阿拉放出燕子去砸石塊而擊敗敵人(蘇拉 (Sura)105章1節)。

直到最近,人們並不知道伊朗已理解如何製造無須暫停黎巴嫩而能全程直飛到以色列的無人駕駛飛機。《德巴克檔案新聞》說伊朗不敢讓他們寶貴的「T號燕子」經由伊拉克與土耳其的領空,因為可能會被美國或「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派駐在那些國家的軍隊擊落之風險。然而,最近伊朗的一位官員(伊朗航太工業的首長)宣佈現在德黑蘭已經有能夠橫越2000公里距離,直達以色列的無人駕駛飛機了。

也許有人會希望 ── 或猜想 ── 以色列正努力的在研發一些足以使這些新威脅成為無害的電子科技。伊朗顯然極敬重美國和以色列的科技能力,因為最近他們又指控「西方」國家在攪亂他們的「氣候」。我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我個人質疑此事),但是切勿低估以色列高超的科技。若發現以色列真的以某種方式影響了伊朗氣候的能力,我猜我不會太訝異。

「在我們的年代…」一份重要文件的起始
1965年10月28日的第二屆梵諦岡大會座無虛席。猶太人和天主教徒、教會和猶太會堂在將近2000年糟糕的關係之後,大會採用了一份名叫「Nostra Aetate」(In Our Time-在我們的年代) 的文件宣言。我和內人有幸認識其中一位撰寫了這份文件的學者。這份文件重新定義天主教教會對於其他非基督教信仰的宗教,尤其是對於猶太教的態度。(附帶一提,這份文件也重新定義天主教教會與新教(基督教)徒之間的關係,稱他們為「分離的弟兄們」。)

在別的一些事務當中,這文件宣佈不該要求猶太人這個民族得對殺死耶穌這件事負責,「雖然當時的猶太當局以及那些跟隨其行動的人促成了基督的死亡。」這份文件「對於教會看待猶太人在歷史中的角色,以及教會對待猶太人的態度,例如(放棄)要猶太人改信基督信仰的興趣這些事上,開創了一個新紀元。」(資料來源:10月28日David B. Green 在《國土報》 (Haaretz)的撰文)

主後135年,在「巴爾科赫巴 (Bar Kokhba) 起義」 (譯者註:即猶太人起來反叛羅馬人的統治) 的結尾,基督徒和猶太人(包括猶太信徒),幾乎已各奔東西。在那個時代,許多基督徒這一方對猶太人施以許多的毀謗、反感(甚至仇恨)。雖然在早期的一些迫害事件中,猶太人並非完全沒過錯,但大部分的暴力幾乎都是基督徒開始稱猶太人為「基督的殺害者」而施加的。整個中古世紀儼然是教會與猶太會堂的紛爭史。這些紛爭包括惡名昭彰的「異端審判法庭」(Inquisition),而與今天大部分的人所相信的正好相反,當時所審判的,主要是針對那些已經變成了「基督徒」,卻被懷疑仍在偷偷奉行猶太教的人。所有這些錯誤的情操 ── 沒錯,連「馬丁‧路得」(Martin Luther)在一些程度上也做了這些不當的事 ── 最後導致了納粹對「猶太人的種族大屠殺」(Holocaust),而當時的天主教教皇「皮伍思十二世」(Pope Pius XII)由於坐視不管:沒為猶太人發聲,而掙得一些污點。

第二屆梵諦岡大會在1962年由教皇「約翰二十三世」(John XXIII)在「聖伯多祿大殿」(St. Peter”s Basillica,即聖彼得大教堂)致詞後舉行。大會的宗旨,乃鑑於當代的哲學挑戰,而重估教會的教義與實踐。他們稱此舉為「aggiornamento」──帶教會跟上時代。而在天主教這些重要的教義「修正」之中,就是採用了「Nostra Aetate」(In Our Time-在我們的年代) 的文件宣言。

雖然Nostra Aetate (In Our Time-在我們的年代)文件並未以極多的文字承認歷代以來教會扮演了散佈「反猶太人」的態度與行為,但的確譴責了「一切仇恨與迫害(及)反猶主義的表現」,並強調基督教與與猶太教共同的起源,包括耶穌本身的「猶太人本質」。最重要的,在實際的含意上,Nostra Aetate(In Our Time-在我們的年代) 文件否定了指控猶太民族是殺神者,聲明:「不該彷彿是遵照聖經似的,而說猶太人是被拒絕或受咒詛的。」在幕後,一些猶太人的機構及教會的領袖們有許多重要的合作,參與編制Nostra Aetate (In Our Time-在我們的年代) 文件,幫助梵諦岡從猶太人的角度去瞭解這些事(10月28日《國土報》 (Haaretz)的撰文)。

1965年10月28日在「聖彼得大教堂」聚集的主教們,壓倒性地投票贊成「Nostra Aetate」(In Our Time,在我們的年代)宣言。雖然那不表示天主教教會與猶太人之間的問題已不復存在,卻是邁向正確方向的一大步,並且是我們能獻上感謝的一大步。

「就著福音說,他們為你們的緣故是仇敵;就著揀選說,他們為列祖的緣故是蒙愛的。因為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羅馬書十一:28-29)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 Lonnie C. Mings )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透過聖經的視野,他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陳冠妤翻譯、CFI潤稿,特此致謝!

—————————————————————————————————————————-
「基督徒以色列之友」(CFI) 簡介
「基督徒以色列之友」 (Christian Friends of Israel, 簡稱CFI) 是個慈惠、非營利的福音派國際性基督徒事工,總部設於耶路撒冷,並在全世界都有代表的辦事處。CFI主要的目標,是教導教會其希伯來的傳承 以及聖經中教導我們對猶太人的職責,並透過在以色列的各項外展事工,成為以色列的祝福。這些目標乃是透過我們各項外展的事工和月刊與季刊而達成的。CFI 在耶路撒冷有個配給中心,已幫助了大約二十五萬個新移民。 CFI耶路撒冷總部的網站:http://www.cfijerusalem.org ; CFI中文網站:http://www.cfitaiwan.org。

CFI在以色列的外展事工:
「禱告城牆」事工:連結列國的基督徒以禱告遮蓋全以色列的城鎮、村莊、集體農場及屯墾區。 「飛彈災民」事工:協助受飛彈攻擊的社區居民。 「翅膀蔭下」事工:將安慰及實際幫助帶給受恐怖分子攻擊的受害者與家人。 「未被棄絕」事工:協助「納粹大屠殺」的生還者。 「在後的要在前」事工:協助榮民及以色列社會中最貧窮及受忽略的人。 「未來指望」事工:協助在以色列有需要的衣索匹亞裔猶太人。 「大衛的盾牌」事工:協助在以色列軍隊服役的士兵。 「初熟的果子」事工:協助主內猶太裔及阿拉伯裔的肢體。 「希望之門」事工:協助在以色列各式各樣貧困的人。 「預備新婦」事工:提供新人婚紗禮服。 「敞開城門」事工:協助需要幫助的新移民。 「傳播媒體」事工: 提供全球的基督徒CFI的刊物、影音教導資源及網頁資訊。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