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四日 歷代志上八至十章


重點: 便雅憫的後裔;被擄歸回的人;居耶路撒冷之祭司、利未人等;掃羅的祖先及其後裔;掃羅及其子被殺。

鑰節: 以忽的兒子作迦巴居民的族長,被擄到瑪拿轄;以忽的兒子乃幔、亞希亞、基拉也被擄去。基拉生烏撒、亞希忽。(八6-7)

第八章再次提及便雅憫支派的家譜,原因可能有二,一是回歸的是南國猶大,它是由猶大、西緬及便雅憫支派組成(王上十二1-21);另一方面是以色列第一任君王掃羅是出於便雅憫支派。

在一至七節,作者的用意是要帶出住在迦巴的以忽。以忽的兒子作迦巴居民的族長,被擄到瑪拿轄;以忽的兒子乃幔、亞希亞、基拉也被擄去。有關這事,聖經史載不詳;有學者認為是部分便雅憫人曾被擄到以東去。

若我們從回歸的選民來看自己這段家譜,雖有很大感慨,卻也有很大的安慰。一個民族的族長,曾幾何時成為階下囚;一切他所出的都被擄去,他所做的、所擁有一切都失去了。但是,「基拉生烏撒、亞希忽」;他們的生命不斷延續下去,且茁壯成長。照樣,現今被擄的選民也可以生命源源不絕地生長,重建家園,復興國家。

人生何賞不是如此,就在最巔峰的時候會驟然失敗;地上的教會也會有盛衰,然而我們還有盼望,因我們的主是生命之主,生命的力量會再次叫我們茁壯長大,教會復興。

默想:主耶穌說:「我是復活!我是生命!」(約十一25直譯)這是我們信心的所在?是我們生活、事奉的力量來源?


摘自《讀經日引》
承蒙福音團契書局授權轉載
電郵索取/奉獻支持事工:[email protected]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