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四福音手冊)二、撒都該黨 (Sadducees)

撒都該一名從何而來,解經家說法不一,但有兩個較有力的解 說是這樣的:

1‧名字的起源

這名字本於祭司「撒督」(王上一8)。撒督二字,希伯 來文為 צָדוֹק TSADOQ,即公義之意,所以撒督該黨可以解釋為 「義人黨」。撒督是大衛所羅門王時代的祭司,他的後裔代代相 承,掌管聖殿的任務,直至被擄到巴比倫時為止。等到被擄歸回 到主耶穌在世時,任祭司聖職的多半是撒督家裏的後人。以後他 們因為要反對法利賽黨,便成為另外一黨了。

另外有人解釋說,主前二百五十年,猶太議會(七十一人的 議會,英文稱為 SANHEDRIN)的主席安提哥努,有一個得意的 門徒,稱為撒督,創立這黨,黨員多為最高的祭司和猶太貴族, 富人居多,貧人無法入黨。所以窮人都贊成法利賽黨,加入該黨。 耶穌時代的大祭司,都是撒都該人任職,所以他們有相當大的權 力。

這名字除了馬太、馬可、路加三福音書和使徒行傳提說過以 外,新約其他各卷,均未提及。

2‧他們的主張 撒都該黨是一個守舊而排斥任何革新主義的黨派,他們只相 信律法書上的話語而反對遵守任何古人的遺傳,不過對於律法, 卻保持著自由解釋的權柄。

對於供祭司職任,那純粹是一種政治上的活動,並非宗教上 的虔誠。對於國家,特別注重物質上的享受,他們並不希望猶太 民族要變成一個聖潔無瑕的宗教社會。因為在信仰上有許多特殊 點,不信這樣,不信那樣,所以對於以色列將來要享受大榮耀的 觀念,絲毫都不存在。

他們與法利賽黨有一個絕對相反的立場,就是他們並不排 外,反而歡迎羅馬的統治,贊成希拉的文化,所以在當時的政治 佔絕對優勢,可是民眾的力量卻被法利賽黨佔有了。猶太國滅亡 後,法利賽黨至今仍有其餘剩的勢力,撒都該黨卻壽終正寢,成 為歷史上的名詞而已。

3‧撒都該黨的信仰 撒都該黨的信仰很明顯的有三大綱領:第一,不相信死人會 復活;說人死了,靈魂亦死,因此並無來生,也無報應。第二, 不相信有天使和鬼魂的存在,說這些不過是愚民的思想。第三, 不相信定命論,說人人皆有意志的自由。

此外,當然,他們不相信永生,亦不相信有陰府這個地方。 對於舊約聖經的各種教義,凡是不能用理論所證明的,都不相信。 這是因為他們本著注重物質的精神,去判斷一切,所以不贊成受 甚麼過度嚴緊的宗教生活來約束,好像法利賽人所主張的。

他們不相信有天使,這明明與摩西所記載的史跡不合(出 十四19)。不相信善惡,謂與神之賞罰無關,則與創世記三章17 節,四章7 節,六章5 至7 節所載的相反了。他們曾來問耶穌關 於復活的難題,想要難倒耶穌,卻被主耶穌把他們駁倒了(太廿 二23~33),啞口無言。他們也曾問耶穌,「納稅給該撒,可以不 可以?」也被主所駁倒(路二十23~25)。又問過主耶穌,祂的權 柄從何而來(可十一28)。又試探主,請祂顯一個神跡(太十六 1),這些都帶著陰謀意味。

耶穌曾警戒門徒,要防避他們的酵(太十六11),所謂酵者, 是指他們那種不信的惡心和世俗的思想。這一黨人在使徒時代也 曾與守殿官一同逼迫過彼得和約翰(徒四1~21)。最有趣的一件 事,是保羅曾利用他們和法利賽黨不同的信仰,使他們兩黨大起 爭端而得以脫身(徒廿三6~10)。

法利賽人有相信主的,撒都該人卻沒有。但也有撒都該人受 約翰的洗 (太三7) 。撒都該人對於謀殺主耶穌一事上,撒都該人 也是相當重要的主使人。最使他們仇恨耶穌的,是耶穌在潔淨聖 殿時,丟了他們的臉,破壞了他們的黑市買賣(他們兌換銀錢及 賣買牛羊鴿子時,常欺詐猶太良民),所以與法利賽黨同謀殺害 耶穌。

他們當時有多少黨徒,不得而知,但祭司們都是他們的黨徒, 卻是事實。審判耶穌的亞那和大祭司該亞法,就是這一黨的(約 十八13),可見他們謀害主耶穌,出頭定案,比法利賽人兇得多 了。

在外國有這一個小故事。一個主日學教員想叫學生們容易記 得法利賽與該黨的大概,便說:「法利賽人自以為義,看自己甚 麼都好」,所以,他們自稱為法利賽 PHARISEE 意即FAIR!YOU SEE!英文即:「很好,你看!」,這是一種諧音釋法。撒都該人 不信這個,不信那個,所以叫人好憂愁,他們就稱為撒都該 SADDUCEES,意即SAD!YOU SEE!中文即「你看!很愁呀!」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