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好的提醒:時間不多了!──第一次往地獄的旅程

我在納米比亞出生和成長,我在二零零五年二月六日將我全部的生命交給耶穌,主耶穌基督在靈界的領域上顯給我很多事情,包括幾次去地獄的旅程。主指示我要與人分享我的經歷,祂也警告我不可以增加或是減少祂給我看或是告訴過我的任何事情。當寫這本書的時候,就是二零零六年尾,我被主耶穌基督造訪了三十三次,每一次的造訪,主在離開之前也會告訴我:時間將盡。

第一次往地獄的旅程


於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周末上,在我工作和留宿的安丹華(Ondangwa),我打了三十分鐘計程車回我家鄉的村鎮,打算與我的父母渡過周末。在我回家的路上,有一種感覺, 好像將會有一些異常的事情於晚上發生,我大約於晚上六時到達家中,那時就是人們在預備晚飯的時候,我在廚房與餘下的人躺在地上的一張舊墊子上,我的姪女和姪兒正在唱他們主日學的詩歌。忽然間,在我之上感到一個很沉重的膏抹,我的身體變得很軟弱,在神的能力下,我離開了自己的身體。我看見一個人,穿著一件長而白的袍,以一條白色的繩子束著,走向我躺著的地方。那裏有著一道閃耀的光芒圍繞著祂,好像是從祂散發出來的。祂穿著棕色的涼鞋,祂像中東人,有著美麗棕褐色的皮膚。祂的臉面非常慈祥並且滿有榮耀,但是我不能夠在眼裏面看祂。當祂說話的時候,祂的聲線很柔和,慈祥和充滿愛,而然也是帶有權柄的,從祂那裏散發出愛的波浪。

祂向我伸出祂的手,在我躺下的地方拉了我起來。立時間,我就成為一個美麗、變化了的身軀;我看起來像十八歲的時候,我穿著一件束著白繩的白袍。雖然我的袍是白的,但是物料與那人的袍不一樣,祂的袍是絲質而帶著我無法形容的光輝。

祂帶著最充滿愛和柔和的聲線說:「維多利亞,我想你和我一起去;我將會給你看可怕的東西,我現在要帶你去一處在你一生中從未去過的地方。」祂握著我的右手,然後我們起行。我感到我們似乎在空氣中行走,並且在任何時間也正在上昇。在路上過了一會,我感到很疲倦,然後告訴祂我不能再繼續那路程了,乞求祂准許我回去。然而,祂溫柔地看著我說:「你不是累的-你狀態很好,假如你累了,我會背起你,但是現在你的狀態很好,平安與你同在,我們走吧。」

我們所抵達的地方寸草不生,比起人所知道最差的沙漠更加之差,實在沒有任何的生命氣息,那裏連一顆樹、一條草或是任何活物都看見不見,那是一處非常之令人沮喪的地方。

我們來到了一度大門,然後那人轉向我說:「維多利亞,我們會進入那度大門,然後你將會看到的會令你感到害怕和苦惱──但是你一定要仍然確信無論我帶你到甚麼地方,你也會被我很好地保護著,只管張開你的眼睛,然後觀察所有我給你看的東西。」我被嚇怕了, 開始哭起來,我向那人提出抗議並且懇求他帶我回去,我告訴祂我不想進去那地方,因為我能夠看穿那度大門,看見裏面發生著甚麼事情。祂望著我說:「平安與你同在;我與你同在,我們一定要進去,時間將盡。」

我們進了那度大門,我不能夠向你形容那地方的恐怖,我得承認在整個宇宙裏,沒有一處地方比那裏更差,那地方實在非常非常之大,而且我察覺到它正在無時無刻地擴張。那裏是一個極度的黑暗,那裏的熱力無法量度:比最熱的火還要熱。我看不見任何火焰或是熱的來源,但是它就是!那裏有任何大小的飛行昆蟲──綠的、黑的、灰的。所有想像得到的飛蟲都在那裏。除此之外,那裏有短的、粗的、黑的蠕蟲遍佈、和在各處攀爬。那些蠕蟲開始在我們身上爬,而那些飛蟲覆蓋著我們。那個地方充滿著最討厭的惡臭;沒有任何形容詞能夠形容那地方惡臭的濃度,那氣味差不多像腐爛的肉,但卻是比起我整個人生裏面所嗅過最腐爛的肉還要臭一百倍。那地方充滿了哀號和切齒之聲,以及魔鬼的、邪惡的笑聲。

這個地方最差之處就是那裏充滿著人,那裏有數不過來的人,那些人是骷髏形體的,我確信這些骷髏骨是人類,因為我認得出一些我的親戚和我村落裏的人。他們的骨頭是暗灰色和極端地乾,他們有著像野生動物長而尖的牙,他們的口又大又闊而且他們的舌頭長而且是鮮紅色的,他們的手和腳都有著長而幼的足尖,而手指有著長而尖的指甲,他們當中有些人有著尾巴和角。

那裏有魔鬼正在撕裂那些人:那些魔鬼的外觀像鱷魚,和牠們以四隻腳行走,他們在那個環境很舒適,並且持續地戲弄和折磨那些人類。那些魔鬼所製造出來的噪音更像一種慶祝,牠們似乎很開心和無憂無慮似的;牠們無時無刻在跳舞和彈跳。在另一面的人類,看起來痛苦並且苦惱;他們處於無助和絕望的狀態,那些來自人類的噪音是因為他們的痛楚;他們在哀哭、尖叫和切齒,處於一個無法想像的劇痛中絕望的景況。

那些在這裏的人,雖然數不過來,但是我能夠很清楚地看到那大部份都是女人。他們分成很多不同的組別。即使他們是在組別裏,也是無法估計單一組別的人數,因為那些組別是極端地大。

那人帶了我去那個地方東邊的其中一個組別,祂看著我說:「維多利亞,這是一組拒絕去原諒人的人,我用過很多方法告訴過他們要原諒人,但是他們拒絕我;我原諒了他們所有的罪,但是他們拒絕去原諒其他人,他們的時候到了,然後他們發現自己在這裏,他們將永遠在這裏;他們正在永永遠遠地吃自己所作成的果子。然而,看見他們在這恐怖的地方,在這個永恆的境況,我很痛苦──因為我愛他們。」

然後我被帶到下一個組別,那人告訴我在那第二組別的,是那些有債務的人。在那個組別裏,再分開三個類目。第一個類目就是那些欠了人債的,他們能夠負擔應付的債務,但是他們不斷的推遲和耽擱,他們會聲稱將於明天、下一個星期、下一年,直到他們的時間到了,然後那時他們發現自己在這個地方,這裏是他們永遠要停留的地方,他們正在吃自己作成的果子。

第二個類目就是一些人欠了債而有能力償還,他們也願意償還,可是他們害怕面對那後 果,因為,或許如果他們說出真相,他們會被拒絕,或是他們可能會進監牢,或是因著他們所做過的事情,會被公諸於世,並且使他們蒙上羞辱。那人說:「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人來求我給與一條出路,假如他們如此做了,我就會給他們指示那容易的出路,他們用了自己的智慧和理由,並且這些對他們沒有任何的幫助,他們的時間到了,然後他們發現自己將會永永遠遠地在這個地方,他們正在吃自己作成的果子。

然後祂說:「第三類目的人是一些欠了債而沒有能力償還的的人,但是,再一次,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人告訴我他們負了沒能力償還的債,假如他們如此做了,我會償還他們的債務,他們也是嘗試用自己的理由和智慧,並且這些對他們沒有任何的幫助。現在他們發現自己要永遠留在這個地方,他們正在吃自己作成的果子,我為到這裏所有的人都心痛,因為我愛他們很深。」

在第一組別,我看見兩個我的女性近親,以及一個十二歲的,也是我的親人,我知道他是十二歲因為她是在那時死去的。在第二組別裏,我也看見我的一些親人,我還看見一位我很熟悉的牧師。我男朋友──積克,因為我給了我的生命給基督而自殺,也在第二組別裏。我也在這兩組當中看見我的一些鄰居。

我認得一些在他們死亡之前我認識的人;他們也認得我。當我的親人看見我的時候,他們很憤怒,然後開始向我大聲喊叫猥褻的話;他們正在用最粗俗的語言來詛咒我。他們其中一個說我不值得跟從那個和我一起的人;他們指出我給生命與基督以先所習慣做的事情,他們沒有說謊;他們所指控我的事情是真相。積克那時說我是屬於他的,我應該去他身處的地方,因為我跟他犯了同一種罪。起初,那牧師看似很高興見到我,他說我來得很好,但是當他看見那跟我在一起的,他的態度立刻改變了,然後他加入了那詛咒和說穢話的行列。那和我一起的人吩咐我不要理睬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正在做甚麼。

我被嚇呆了,而且極之哀傷,我的身體在擅抖著,我不能夠站立,我無法控制地哭著。那人轉向我,給了我一個擁抱,說:「平安與你同在,維多利亞。」然後我重新得到力量,我在他的擁抱中感到很安心。然後祂告訴我,我們必須離開那地方回去。祂望著我說:「維多利亞,我已經給你看了,現在你要選擇你想去那一個組別;選擇權在你自己的手裏,你要告訴人們你所看見和經歷的所有,但是不可以增加或是減少任何東西。」

我記得我們離開了那恐怖的地方,但是我不知道我在那裏離開祂,因為後來我才發覺:我張開雙眼,返回我的肉身,躺在奧沙加提醫院,在我的左手有一個點滴,並且我看到我母親和其他來自我們村落的鄰居在房間的一角,以驚異的目光看著我。我能在母親的臉上看出她曾經哭過。我問其中一位護士我出了甚麼問題,但是她只跟我開玩笑說:「你被送回來了;或許你做了一些錯事而要悔改。」那護士嘗試輕鬆地講述我的狀況,但是我能夠看見她很害怕去接近我,我請她呼叫那照顧我的醫生。

當他到達,他說他不知道我有甚麼問題。起初,他以為我感染了瘧疾,但結果是陰性。他繼續告訴我的體溫、脈膊和血壓低得危險,但是他無法找出原因。他說他不能為我做任何事;就是不能讓我入住醫院,因為我沒有病。他們用的那點滴開始的時候不能運作,但是當我張開了眼睛,它才開始運作。他建議那護士在我用完第一個點滴時,給予我另一個,才有足夠體力回家。

我所看見的那個地方使我很害怕,我不能停止哭泣。那可怕的地方的惡臭持續著,像我在那裏一樣真實。那情景全時間在我眼前閃過,令我不能入睡,我全身都在很大的痛苦當中。

我感覺我的四肢都被拿開了,然後又接上。噢!我感到很可怕!我腹瀉和頭部劇痛了一整個星期。

我決定了不跟任何人提及我的經歷,因為誰會相信?他們會怎麼想?我不斷告訴自己我不會向任何人提及我的經歷。三天後,我其中一個導師致電給我問候我的康復,因為我傳過一些訊息給她,請她為我祈禱。在我明瞭我正在告訴她我的經歷之前,當我發覺我做了的事,就是告訴了她關於我的經歷,我想踢我自己。我那時在哭,因為我確信我犯了一生中最大的錯。現在那故事已經說出去了,我不能再隱藏了。現在我知道假如神想一些東西被述說,那就會被述說,祂始終是神。

於八月十九日,我起來,感到那膏抹的記號在我的肉身上,當電波貫穿我的身體,我變得軟弱和擅抖。在晚上,我看見一道閃耀的光臨到房間裏,在那光當中就是那同一個人。這次祂坐在我的床旁邊的一張椅子上。我不知道那張椅子來自那裏,但就在祂預備坐下去的那一刻就存在了。它是一張以足金造成的漂亮椅子;外形像傳統的椅子,有背靠。每隻腳有一粒銀星嵌入金裏面;同樣的星星也在背靠的中間。每隻腳也有圓形的輪子。

當祂向我打完招呼後,祂告訴我祂知道我有著很多關於祂的身份、和祂來向我顯現自己、和一些我所經歷的疑問。祂說:「我是耶穌基督,你的救主。假如你有任何疑惑,看我雙手。我們所去過的地方是地獄。」當我看著祂雙手,我看見那刺穿祂的釘痕。

朋友們,我想告訴你,地獄不是一個任何人所虛構的事物,而它是一個真實和令人非常厭惡的地方。那不是為人而設的,而是為撒但和牠的惡魔而設的。我們合適的地方是與耶穌在天堂,但是我們要在來得及的時候選擇耶穌。今天,當你聽見祂的聲音,不要硬著心; 今天接受耶穌為你個人的救主,然後為祂而活。地獄是一個恐怖的地方:它是一個恐懼和哀傷的地方;那是一個折磨、永遠哀哭切齒的地方。撒但想盡可能帶很多人和牠去地獄, 不要與牠聯合;要與耶穌聯合,你就能得生命而不是死亡。

我不明白,我已經是一個重生的基督徒,為何主告訴我要在祂給我看的地獄裏,兩個組別當中作一個選擇,我已經接受了祂在我的生命裏,祂仍然要我作出一個選擇,就是去地獄與否。我不明白,我開始祈禱求神給我一個關於祂的意思和我應該作甚麼的啟示。主顯示出我正在向我的一位姊姊和一位表親懷怨和有著一顆不能原諒的心。我求主原諒我不饒恕的靈;我也請我的姊姊原諒我在心裏向她懷有憤怒和怨恨,主指示我去向我的表親求原諒。

主亦提醒我有一個時候,當我以一個欺詐的文憑去獲得一份教學工作,祂認為我這個是虧欠和偷盜。我決意去做對的事情,我請求主幫助我渡過這個難關,和指示我一條容易的出路,因為這是一個嚴重罪行,可以進監牢的。祂指示我去教育局坦白承認自己所做過的,我已經預備坐牢,假如無可避免的話。我經歷了主的一大好意,那教育局的官員告訴我,我要決定我想做甚麼:歸還那些曾經從政府所得的「薪金」或是不肯。他們承諾不會作出指控,因為被我的坦白承認而感到吃驚,我們的神是信實的,祂榮耀祂的話語。

如果你處於像我一樣的境況,我想鼓勵你去選擇做對的事情,無論後果如何,你可能會被關在地上的監牢裏,不過那是暫時的,沒有痛苦和羞恥能夠跟與 神永遠分隔相比。地獄不是一個好地方:還是讓神在太遲以先去審判你,當我們在恩典之時日,不要懼怕神 的審判:我們一定要讓祂暴露在我們生命裏是錯的任何事,就是我們仍然有時間去與祂成就對的事情,因為在墳墓的另一邊沒有饒恕

…未完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