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召的人(四)

section_christina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
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你們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勞力得來的飯,本是枉然,
唯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
~ 詩篇127篇1-2節 ~

1999年9月中旬的某一天,我接到了好友Anette傳真來的一封信件,Anette是一位南非白人女士,在台灣擔任英語教師,是我屬靈的摯友。因外子工作的關係,當時我們以外商的身份帶著孩子們”僑居”在台北。Anette傳來的信件上面註明是昨夜聖靈感動她寫給我的(就是上述的詩篇127:1-2),我過去讀過詩篇幾次了,所以唸了這2節經文,並未覺得有什麼特殊之處,我便打電話給Anette問她這是怎麼一回事?Anette說她也不明白,只是在靈裡知道這幾句經文對我很緊急很重要,叮囑要我警醒禱告!我將這傳真信件放在書桌上,卻轉眼就忘了它。

一個星期之後,台灣發生了921大地震,天搖地動的那晚,兒子第一個醒來,睡眼惺忪的跑到客廳面對陽明山的大落地窗前,屏氣觀察是不是火山爆發了?他常常提醒我們說陽明山並非死火山,要我們保有危機意識,他說:「萬一陽明山突然醒過來,我們在一瞬間就直接回天家了!」第一波餘震過後,兒子就跑上樓來告訴我們說火山沒有爆發。我們曾居住過美國加州多年,所以孩子們對地震並不陌生也不驚慌,(註:加州是美國地震最頻繁的地區)。等到第二波餘震過了以後,我就催促孩子們回房去睡覺,明早還要上學。這時,電話響了,大弟驚慌的聲音傳了過來:「大姊,剛才地震的震央在日月潭,聽說附近地表都沉進地裡了…」大弟話未說完,已經嗚咽起來了。台灣南投縣是我出生的故鄉,那地區山脈連綿,群山環抱,而且城鎮相連,如同唇齒相依,日月潭離我父母的住家只有半小時車程,如果日月潭沉了,我父母家一定無法幸免,而921當天晚上我的老父老母就單獨住在故鄉家中!我覺得全身血液都凝固了…這時,外子打開電視,台中方面的緊急報導來了:7.7級的大地震襲擊台灣南投地區,外圍的台中縣不少高樓倒塌,傷亡嚴重,而處於震央的南投地區卻完全失去電訊,災區一片死寂!我盯著電視畫面,腦袋一片空白… 忽然,有一串句子迅速的浮現在我眼前: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我跳了起來,呼喊孩子們過來:「快!我們來向天父禱告!」

921清晨,尚未天亮,我和大弟就驅車直奔南投。一路上餘震不斷,路面躍動,橋墩搖擺,又大雨滂沱,好不容易才到了台中,卻看見往災區的路面已經封鎖,幾輛個警車擋在路中禁止任何人車進入南投縣災區,原來前面橋樑斷裂,到處路面柔腸寸斷,路基或高高隆起或斷裂下陷,落差深達兩米,根本就無路可走了!道路上一片車山車海。我們坐在車裡焦慮不堪,這時車上收音機裡的播音員不斷的呼籲著:「有人在南投縣嗎?請和我們聯絡,請告訴我們裡面的情況…。有人在南投嗎?有人聽見嗎?有人嗎?……。」簡直聽得令人頭皮發麻,可是整個南投縣音訊全斷,根本就沒有人回應。

我堅定的告訴大弟我們非等到救出父母決不回頭!大弟經營旅行社多年,十分熟悉日月潭附近的地形,他想起了一條老山路,是日據時代開闢的,現在鮮少有人熟悉。於是我們決定退出主道路,改走老山路進入日月潭,有些車輛也紛紛轉頭跟著我們駛入山區。已超過50年歷史的山路年久失修又遭強震,山坡落石不斷,我們一路上左右閃躲驚險萬分,有好幾處山體滑落,阻斷前路,我們只好開下溪床涉水行車。餘震來時,大家都高聲警告互相關照。如此戰戰兢兢的不知開了多久,終於進入日月潭地區,我回頭一看,跟在我們車後只剩不到3輛車,其餘的都放棄冒險而回頭了。

我迎面看見一座數層樓高的觀光飯店像一座山似的垮塌在日月潭邊,簡直驚心動魄!我們心急如焚,高速飛馳往父母家。車子駛入鎮裡時,路上不見一個人影,我遠遠看見父母的房子牆裂垣斷,但並未倒塌,我的心差不多停頓了…裡面有人嗎?!我衝進屋裡,看見父母坐在垮了半邊的客廳,身上毫髮未傷,只是受到驚嚇,神情有些茫然。我淚如湧泉,身子一軟,就跪坐下來感謝天父:「…你們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勞碌得來的飯本是枉然,唯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 天父啊!謝謝祢的警句,謝謝祢應許保護我的老父母!」

安定心神之後,我們開車帶著父母出去街上查看災情,我在加州也曾經歷過幾次地震,卻從來沒見過這般慘不忍睹的災區,我幾次捂住口強制自己不驚叫出聲!街上的房子沒有一棟是完整的,多數已塌成了廢墟,許多3層的透天樓垮下來成為2層樓,甚至於只剩一層露出地面,底下的部份都壓成礫土了。街心最高的電視大樓轟然垮塌,橫臥在路中央,令人觸目驚心!住宅密集的市中心瓦礫磚塊堆壓如山,沒有一間屋子得以倖存,幾個木著神情的街人說:「電捲門壓扁了,全家人都逃不出來,全部埋在裡面了!」

街上只有一架挖土機正在挖掘一棟高樓,樓身已垮成大廢墟,看不出原來是飯店或是住宅樓,有少數幾人不知所措的站著看。所有公立小學的教室樓層全數夷為平地,大地震發生在半夜,所以學校裡沒有壓著任何學生,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最恐怖的是,我們所經之處都是一片死寂,除了少數幾人站在自家廢墟前發呆,人都不知去哪裡了?我只聽見有一個女人在哭喊:「都沒了…他們都沒了!」

這時,街頭的車輛漸漸多了起來,原來軍方已經連夜開闢出道路,頓時,成千上萬居住在外地工作的親人們心急如焚的趕回來了,隨著大軍車載著挖土機和攜帶挖掘工具的大批軍人一輛輛開進市中心來,哭泣呼喊聲也開始此起彼落,真是哀鴻遍地,慘不忍睹……

不久,我投入了台灣故鄉災區心靈重建的工作,我製作了聖樂專輯{心靈頌讚}作義賣,捐款給災區教會作重建,這就是我決定跨出音樂廳的象牙塔,用音樂開始事奉主的第一步。公元2000那一年,我巡迴台灣/香港/美國/日本/中國各地,舉行了上百場的見證演唱會。2002年,我再度巡迴美加地區演唱,為的卻是發生在我視為”第二故鄉”的美國紐約市…。911事件!!

從那時起,我以”重建上帝的聖殿”為主題,不斷的跟人分享: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
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你們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勞力得來的飯,本是枉然,
唯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
~ 詩篇127篇1-2節 ~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