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純真

  多年來覺得,做人最重要的修養,就是維持自己的純真。正如老子所謂:〝我欲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即淡泊得像嬰兒還沒長成孩子之前的狀態;耶穌也曾說過,只有回復到像孩子的人,才能進入天國。

  但要純真實在艱難,現世間有非常複雜的關係,有權力、有金錢、有情慾,更可怕的是有一些看似好人的大壞蛋。

  若想純真,首先要學會真實地哭和笑,看到感動的場面,見人為真義和真理犧牲,見人間的悲哀或和諧快樂,均會無端熱淚盈眶。

  當你能真誠地哭時,往往就能真誠地笑。對他人常存寬和的心,笑意就會湧出。

  不過人間卻複雜得很,自己在暗中流淚,大概沒甚麼問題,若一旦在對群眾演說時,或在電視鏡頭前,悲從中來,淚盈不能言,就會有人認為這是嘩眾取寵,是虛偽的哭。

  世俗的觀點認為,孩子可以哭,但成人不可以哭,成人應隱藏自己的感情,若流露感情,也不過是做給人看的罷了。大概這就是中國傳統的社會文化,是一種虛偽化的禮文。

  本來中庸認為〝誠〞是天之道,宇宙的真理就是誠,但詫異的是在現實中傳統之禮文,卻不大欣賞〝誠〞。

  在複雜的人世間,要保持誠,堅持誠,實在需要勇氣和修養。

  維持純真像孩子的心,實在有無比的舒暢,因為可以不需謀算任何接觸的人,假設人人都是好人,人人都以誠待人,人人都盡心盡力去幫助人,如此做人,自由自得,不受機心、成見所束縛。

  人的心靈有時像監牢,因為自己的創傷、恐懼、內疚,形成重重圍牆,去提防他人,量度他人,人人保持隔絕而外在的關係。這些圍牆成為自己的監牢,囚困自己,封閉自己,不再欣賞天地之美,不再信任他人,更沒有愛與公義可言。

  不過這種純真也要付點代價,就是總有些人不以誠意與你相交,卻在背後陷害,使你受盡冤屈。

  遇著這類人,如何保持率性之真呢?或者這就是生命的挑戰。若善良得好報,人人都會善良,但真正的道德,卻是明知沒有好報,仍要堅持善良,這才是自由的道德抉擇。不以利害為本,卻基於義之當然,及對愛與義的真理之信心。所以,我仍然決定,縱使再遇千年老妖,再遇奸詐偽君子,仍以純真待之,不改做人原則,雖遭橫逆,心中卻有喜樂平安。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